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小说 > 《天界美食街》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001章:1970夜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天界美食街》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001章:1970夜更新时间:2016-08-29

    ?1970年的夜,深的厉害,看不到半点星光,乌云遮盖住残月,季节还未入冬,就感觉夜里凉飕飕。

    火光在夜里闪烁,不知从哪杀出一干人,连喊带骂,手里各自拿着棍棒,棍棒底头全是血垢,干了许久,走在最前面的是一蹬鼻子竖眼、阴沉着脸的人,人称刘大队长。

    “队长,队长······。”

    声音从远由近传来,刘队长立住脚跟,看着不远处跑来的二愣子,凶道:“啥事,这般匆忙?”

    二愣子连忙答道:“村口地主老财家长子连夜就跑了,追了几盏茶功夫才追到,已经押到架台了,村长叫我通知你开会。”

    话音刚落,刘队长忙喊道:“快,大会快开始了。”

    走的利索,不远处就看到一架台,台上两人,一人站着,手指连指跪地之人,骂的难听:“地主,社会蛀虫,欺压百姓败类,压榨人民血汗······。”

    话说到一半,刘队长刚到,又甩一人上台,就地跪着,不远处几人拿来绳锁捆绑跪在地上的两人。

    戴高帽,穿小鞋,挂牌坊,斗地主,破封建。

    地主就是我祖父,人称挂羊头卖狗肉的破家阴,全名阴鑫源,祖父不是什么老实人,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时不时骚扰黄花大闺女,是有名的败家子,街坊邻居都嗤之以鼻,恨之入骨。

    “打倒狗地主,破除死封建,铲除敌人,将阶级斗争进行到底······。”

    这一夜弄得着实厉害,都不知怎么过的,两人尽数被折磨的不省人事,最后众人索性把两人扔入牛棚,到了半夜,还能听到痛苦挣扎的**。

    祖父喘口气,气未入口,反倒吐口血。

    “繁花现,人命残,天无眼,死茫茫。”麻衣子白眼纷翻,嘴角瞎嘀咕。

    祖父残喘,麻衣子深呼吸,极力伸手在身上乱摸一通,许久,脸上方露笑容,手上拽着小瓶,急忙打开,囫囵一吞,咽下几颗。

    片刻,胸口疼痛消减,方能坐立,回望地上疼痛不堪的祖父,看了看手上的药,斟酌片刻,感觉同病相怜,便扔了过去。

    祖父只觉有东西滚过来,细细看,是个药瓶,祖父没有犹豫,抓起打开就吞,也不知是什么药,方才吃下,便觉身上疼痛减轻。

    “你谁家娃,叫啥,他们为何批斗你?”麻衣子索性问道。

    “你村长啊,查户口!”祖父倔道。

    “爱说不说。”

    “老阴家,阴鑫源。”

    “哼,你啊,活该,地主,该斗。”麻衣子心里明白道。

    祖父不爽,直瞪麻衣子,回道:“屁话,别嘚瑟,别以为我不认识你,村西口那装神弄鬼的臭道士,挂羊头卖狗肉,骗死人不偿命,你他娘的才该斗。”

    麻衣子冷“哼”一声,凶道:“我靠真本事吃饭,你少给我戴屎盆子,你也不是什么好狗。“

    麻衣子突然一改口吻接着道:“算了,算了,都到这份上了,你我还闹什么,说什么都没用,同病相连,还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明天!”

    祖父也不说话,想咽下这口气,但闷了半天,还是不解气道:“一个死封建,还配跟本少爷同病相怜,呸,你才是狗。”

    “你个混蛋,要不是我好心拿药救你,你还得受罪,还给我摆架子!”

    “哼,你他娘的私藏药瓶,我没去揭发你,就是在给你面子,少嘚瑟。”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还想揭发我,什么世道?”

    “世道!就这世道。”

    “你耍无奈是吧!”

    “不服是吧,有种就弄死我啊!”

    麻衣子只觉无奈,连连叹气,碰上祖父也的确是他的无奈。

    他凝聚的目光盯着祖父的脸,看了些许时间。

    被麻衣子这么一看,祖父倒是浑身起鸡皮疙瘩,颇为不爽道:“看啥,我脸上有花啊?”

    “公历的,1940年12月13,晚上亥时,怪不得是一小人嘴脸。”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生辰,这,这······。”

    麻衣子大拇指磨了磨食指,然后掐了掐二指线,道:“早死鬼。”

    祖父一听这话大吃一惊,赶忙问道:“你个瘪驴子,你诅咒我?”

    “你祖上算是积了德,不然你早就夭折了。”

    祖父知道麻衣子不会说什么好话,却也没想到会说这屁话,毕竟这话谁听了都生气,怒道:“你个······。”

    还没骂出口,就被麻衣子打断,一边做手势一边说道:“你小声点,你生怕别人听不到是吧,你也别生气啊,你先听我说的对不对,你再骂,你骂也得小声点,要是把红卫兵招来了,我两今晚就别休息了,直接滚石头去了。”

    祖父觉得有理,硬生生屯住了气,听麻衣子接着说道:“你家本是大户人家,但是现在恐怕不是,想必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家钱财其实已经被你败的差不多了,你也根本没几个钱了,一副空皮囊。”

    祖父倒吸一口凉气,调凯道:“你这道士,你是吃了没事,之前打听我的家事是吧!”

    麻衣子连连摇头,祖父苦笑道:“也是,就算没打听过,想必我嗜赌如命的恶习也早在村子传遍了,你瞎猜也猜得到我把家产败光了,这很正常,你骗骗那些死老头,裹脚妇人还行,别在我面前瞎扯,吹牛行波!”

    麻衣子不理会,回道:“你啊,庚辰年出生,属龙,按道理来说龙年出生的人本是大吉大利之像,恰恰你的命盘破了一道,你是龙年的龙末这一天出生的,这一天叫做睡龙,就等于龙困浅滩,是祸不是福,这表明你人生之路坎坷,这也不是大碍,最不巧的是你栽跟头到人世这一天的时辰恰好碰到龙年和蛇年十二时辰星君值守交替之时,这龙年身后是长蛇,犹如猛龙化长蛇,是退变之意,注定你这辈子难过二八,十六岁必有大灾。”

    祖父毫不相信的望着麻衣子,讥笑道:“继续编,继续,怪不得批斗你,**才过不了二八呢,老子现在都三十了。”

    麻衣子顿时回答道:“是啊,这可都是你祖上给你取了个好名字,你五行之中金木水火土,金多水少,所谓先天不足后天补,你姓阴,这后面两个字:鑫源,便如同三金化水,这就让你五行俱全,也就破了你夭折这一道,但是有其利必有其害,你这个名字取的是个源,水源从地上涌出,涌出之时,腾空万里,于高处流下,此谓水往低处流,也形成了高山流水一场空之势,所以也注定你败尽家财,此谓一得一失。”

    “得你大爷,你不吹牛会死啊,别以为拿着几根鸡毛就当令箭,你要是真有本事怎么算不到自己会被抓啊!会被批斗,受这苦啊!死骗子。”

    “你信不信由你,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

    “啥事?”

    “就是今晚,村子里,必死三人。”

    麻衣子十分诡异的说出这句话。

    祖父满不在意的听着,就当臭道士吹牛,而且这牛皮吹大了。

    “你可知道前几日的吊猪仔?”

    祖父貌似想起什么,颇为害怕,缓缓说道:“你,你不会说的是那个吧?”

    “对,就是前几日,几个地主挨批,吊死在村尾歪脖子树上的事,这可掉了一天一夜,不死都难,你可知那地方是啥地?”

    “啥,啥地?”

    “极阴之地,要知道,以前大户人家就是在那建的阴阳宅,这三人死在那,又是怨气死,今晚是头七,话说回魂夜,定到村里索命。”

    祖父顿时感觉脑门上一脑门的汗,这倒不是被臭道士的话吓的,是想起那日这三人被吊死的场景实在太恐怖,死相历历在目。

    祖父咽了口口水,问道:“这,这会取谁的命?”

    “这个啊,可不好说,你可要知道这人身上有三把火,俗称火焰,这村子里谁火焰低谁就倒霉,还有和谁关系好的,也可能被缠上,这些鬼怨气可重,只要被缠上就会一把掐住脖子,咬断喉咙而亡,因为他们就是被吊喉咙死的。”

    祖父咬了咬牙,牙齿都在打抖,要知道前几日被吊猪仔而折磨死的三人,其中一人便是祖父的赌友,平日里关系十分密切。

    麻衣子一眼便看出祖父的恐惧,安慰道:“你,别怕。”

    “怕,怕什么,听你,你这几句就怕?我,我不怕。”祖父壮了壮胆。

    “那你结巴什么,还不怕呢,我看是怕被缠上。”

    “我······,你······。”

    “别我我我,你你你的了,你啊,放心,这里很安全。”

    祖父听了这话,不由松了口气,不解问道:“安全,为,为什么?”

    “这里是个牛棚,这押送孤魂野鬼的就是牛头马面,这牛头住的地方,冤魂自然不敢来,所以我们很安全。”麻衣子解释道。

    祖父听了这话,琢磨着,然后仔细一番打量,冷哼道:“你个臭道士,差点被你吓过去,你不去讲鬼故事真是屈才,吓我一身冷汗,还以为是真的,懒得理你,老子先睡觉。”

    麻衣子望着沉睡的祖父,摇了摇头,道:“信不信由你,冤魂索命,势在必行。(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天界美食街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