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弹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毕业与情人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弹痕》 作者:作品集

第四章 毕业与情人 更新时间:2014-07-26

      面对特种部队士兵,一只号称百善之王的孟加拉虎,就这样搁着大概二十米的距离,一动不动的凝视若对方。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但是出于不同的原因,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战歌侠手上的军用手表,秒针在一下下的跳动,在这个时候在这种战歌侠做梦也没才想到的环境中,竟然是分外的清晰。

    慢慢的拿只孟加拉虎放松了随时可能对战歌侠发起致命进攻到身体,慢慢地。他那深沉得让人几乎看不到,却偏偏又清澈如婴儿搬的双眼中,警惕和戒备的神色变成了无聊和无趣。

    它突然对着战歌侠发处一声轻吼,虽然听不懂它在这一声轻吼到底想表达什么,但是在自己“宿舍”里,和毒蛇、蝎子、蜘蛛、蜈蚣甚至是析疑等生物曾经同居一室。战歌侠本能的感觉到,这只孟加拉虎的这一声轻吼,含着休战的意思。

    战侠歌尽量用轻缓不引起孟加拉虎误会来的动作,略略弯身用左手勾住了地上的背包,他仍然面对着这只孟加拉虎,右手死死抓着那柄威力不足的长枪,慢慢向后退出了一步。看到孟加拉点没有任何反应,战歌侠又向后退了第二步。

    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

    从两头野猪身边守边的时候,战歌侠全身的三百六十五根汗毛全部倒竖起来,如果那只孟加拉点只是不想和他单打独斗,而让他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他死得才叫奇哉冤枉了!

    但是。那只竟然略略向两边靠了造,它们看内战使歌的目光中,竟然他妈他多了一种类似于敬畏的东西!天知道也们的猪脑袋里转动着什么玩艺,大概它们认为能和一只成年雄性孟加拉虎对峙,并全身而退的生物,是很……伟大的?!

    目送战歌侠慢慢走开后,这只雌性孟加拉虎昂首发出一声长吼,三十多只成年野猪,乖乖的跟在这只孟加拉虎的身后走远了。

    战歌侠面对这一幕,只觉得自己忧在梦中,真是怪事年年有,唯有今年多,这一头孟加拉虎和这群野猪到底哉玩什么游戏?!

    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惊奇,战伙形干脆把军用背包藏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自己独身一个人带着他那把粗糙的长枪,一路悄悄尾随这一支奇怪的队伍后面。

    那只孟加拉虎又仰天长吼了一声,一群野猪就像是听到放风信号的犯人一样,哗啦一声散开了,它们有些用自己的獠牙在地上刨啊刨的,不知道在找什么食物,有些直接去啃咬比较低矮树枝上的树叶,还有的走到一条小溪前去饮水。

    突然一条金色的影子从一棵足足七八米高的大树上狠狠弹射而下,直直砸到一只走到小溪边喝水的野猪身上,那只野猪只来得及才发出一声哀鸣,就被那道金色的影子砸得瘫软哉地上,这只野猪身边就有两三只同伴,它们作鸟兽散,一边发出惊惶的嘶叫。

    扑在那只野猪身上的,是一只金黄色的猎豹,它虽然身形较小,但是它爬到七八米高的大树上,再加上它强劲有力的后肢力量,只是这一扑,就能生生砸断一只大型野兽的脊椎骨!那只一击得手的猎豹大嘴一张,狠狠的咬到野兽的要害上,鲜血和凌厉的嘶吼从那只被砸断脊椎骨的野猪身上发出,眼看怎么也活不成了。

    突然一股沛不可挡的力量狠狠撞到猎豹的身上,猎豹一击得手捕获得了一头足够么吃上五六天的猎物,估计还在那里暗自得意,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生生撞出七八米运,在地上连打了五六个滚,也还没有来得及来起来,一条粗大的尾巴狠狠抡到他身上,抽得它金色的皮毛四处飞溅,猎豹不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进攻它的,赫然是那只成年雄性孟加拉虎!

    双方的体型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上。孟加拉虎又扑又剪又咬,它那条尾巴更象是一把铁鞭。抽的猎豹身上瞬间就淀放出十几条血痕,这一场自然界食肉猛兽之间的战斗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就以孟加拉虎大获全胜而告终。

    孟加拉虎对者猎豹逃走他方向,发出一声胜利者宣言式的长吼,然后它慢慢走到了那头受到致命伤他野猪面前,鲜血从那只野猪身上的伤口里不断奔涌出来,那只野猪躺在他上,发出临死前不甘的哀鸣,看到孟加拉北走过来,它努力想重新站起来,可是它沉重的身体,只是在地上颤动着。

    孟加拉虎围着野猪转了两圈似乎在观察这只野猪的伤势,这只野猪的守护者突然扑到野猪的身上。对着它是伤口又狠狠补了一口!那只野猪在孟加拉虎的利牙下徒劳的挣扎了几下,就被孟加拉虎连嘶带咬的成了它嘴里的个食物。

    而其他的三十多投野猪,对面同类被“守护神”嘶碎吞食的惨状,竟然保持了“理智”的沉默,他们该哉地上刨食的还在地上刨食,该啃树叶的还是在那里啃树叶。那几只受惊逃走的野猪,小心翼翼的走到小溪边,在确定没有危险后,它们又开始几继续喝水,丝毫没有理会在不远的地方,一只孟加虎正在吞食他们的同类!

    战歌侠真的看傻眼了!

    他没有记错的话,野猪的繁殖能力狠强,一只雌性野猪。一年就能生二胎,一胎就能产下十几头小野猪。而野兽长得又很快,一只成年野猪好几百公斤重,怎么也够这只孟加拉虎吃上那么一个多星期地。

    换句话来说只要这只孟加拉虎省着点吃,不要大破坏“生态环境”,偶尔再出去打打野食换换口味。它完全可以凭这一群野猪,从最初食物来源不稳定的原始拥措,一跃过上游来民然的幸福生活!

    这群目光浑浊的野猪,天知道是第几批游牧养殖出来的品种了,它们已经忘记了逃跑,野忘记了自己的战斗本能,也许再它们的心中,这已经是一种固定的生活方式了。孟加拉虎保护它们不被其他猛兽攻击,带领他们找食物,他们就理所当然的咬每搁一断时间,被、孟加拉虎猎杀一个同类。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战歌侠带着满心的惊叹,慢慢退开,慢慢的远离这个特殊的群体,他走回去找到了自己的包。

    但是在他找到自己的背包,搁着几百米的距离,准备和这个奇怪的群体错神而过的时候,他突然听到那只孟加拉虎愤怒的咆哮!

    战歌侠再次潜到这个特殊的群体附近,他惊讶的看到,那只孟加拉虎正在和一只野猪战斗!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孟加拉虎和那只看起来并不比其他同类更强壮的野猪,搁着大约三米的距离,它们彼此对视着,在它们的神上那一道道伤痕,证明它们已经经历了一场也许短暂,但是绝对激烈的惨烈战斗!

    战歌侠只用了一眼就确定,在刚才他没有看见过这只野猪,否则他神陷包围的时候,就不会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到那只孟加拉虎的身上!

    如果非说这只野猪和其他同类的差别的话,那就是它的那双眼睛!没有浑浊,没有胆怯,那样麻木,有的只是冰冷而锋锐,明显经历过太多风雨,经历过太多生死考验的顿悟!在比其他同伴更显得消瘦的身体上,到处都是清晰可辩的伤痕,这些就是在自然界最伟大而光荣的勋章!

    他面对孟加拉虎,骄傲的扬着自己最锋利,就连成年公熊,也能生生挑的飞起来的獠牙!

    一群被放养的野猪,用好奇的眼神望着哪个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同类,看着它用自己沉重的身体和锋利的獠牙,和孟加拉虎一次次对撞在一起!

    孟加拉虎锋利的爪子和牙齿,一次次在它的身上留下深深的獠牙,更加在孟加拉虎的深上留下了一条又一条鲜血喷溅的重创!

    在五分钟后,孟加拉虎被击退了!

    一只本来在丛林中四处游走,必须时时和饥饿斗争,为了自己的食物而四处奔走,而悄然潜近的猛兽,拥有了自己固定的食物,过上了稳定的游牧生活,它本来就已经失去可一些深在孟加拉虎的特点和优势!

    战歌侠只能说,大自然强存劣汰这种竞争法则是残酷的!

    其他野猪习惯性的想跟着新的强者,重新去获得保护和安全,可是那只野猪的转身,用它锋利的獠牙狠狠的撞翻了击搁同类。

    他只带走了一只野猪,大概它已经到了交配的时间,想给自己找一个伴侣了。至于交配后,它是继续让哪个伴侣跟在自己的身边,还是继续选择孤独的流浪,那就只能它自己知道了!

    因为它是一头孤猪,一头孤独的在大自然中流浪,没有同伴,没有伙伴,只能自己独立面对各种危险,去挑战各种强敌的孤独战士!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流浪,磨尖了它的牙齿,更坚定了它的意志!

    直到这个时候,战歌侠才真正明白了他在小时候就听过的一段话,那是老猎人经常对新猎人说的话:遇到野猪,一群野猪并不可怕,开上一枪他们就会四处惊逃。但是如果遇到了孤猪,逆千万不要去惹他!因为孤猪连熊瞎子都不敢轻易去惹,连老虎它们都能打过!如果你真的对它开枪,你最好能一枪打死它,否则它就一定会用自己的獠牙对你狠狠撞过来!最可怕的,就算你打中了它的要害,它也会在临死之前,拼尽全力顶你那么一下!

    战歌侠目送那只孤猪,带着它用鲜血和勇气,通过战斗赢得的“美人“消失在密林深处。

    “谢谢,真的谢谢!”战歌侠对着那只孤猪消失的方向,轻声道:“谢谢你让我看到了如此精彩的战斗,谢谢你让我明白,孤独竟能给予一个你如此的强悍力量!从此以后,我不会再害怕孤独!”

    连战歌侠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吃了几条蛇,闭着眼睛生吞了几只不知名的鸟,逮了几只老鼠,连蚂蚁带虫子的嚼可几颗蘑菇!只要能为身体提供必要的营养,他什么都吃。他不停的在丛林中移动,不断修正那份地图上被朱建军故意动了手脚的坐标,从中间破解朱建军在这一系列假情报中,为他预设的解答方程式。

    在三天后,战歌侠找到了第一个补给点。

    拨开经过高手伪装的泥土和树枝,战歌侠望着补给点里的物资,他无力的坐在地上,翻着白眼再次发出一声无力的诅咒,“操,教官,你果然绝!断子绝孙的绝!”

    在这个所谓的补给点里,赫然放了一块二两重的压缩饼干,五钱用塑料纸裹住的碱盐,和一枚求救信号弹!

    在这枚信号弹上那歪歪扭扭犹如蚯蚓乱爬的字,不就是朱建军打教官的亲笔嘛:四号,失望了吧?撑不下去了吧?我真的很担心你会不小心把身上的信号弹丢了,所以在这里为你多准备了一枚,块点打开吧!舒舒服服的让直升飞机把你载回来吧,不要死撑着了!

    在这枚信号弹上,标注了第二个补给点,这个补给点除了压缩饼干,碱盐,信号弹之外,竟然多了双手套。这东西可是太有用了,战歌侠解开缠在手上的布条,戴上了手套。

    第三个补给点多了一双袜子,战歌侠立刻脱下了自己已经被汗水浸透磨出几个大洞的臭袜子,换上了新的。

    在第四个补给点,战歌侠终于找到了武器,那是一根竹竿,和八枝小型吹箭,这种玩意现在估计连印地安人都不屑使用了吧?拿着这种“武器”去和特种部队退伍,手里拎着AK自动步枪见人就扫的毒贩叫板,那和找死游什么分别?

    到了第五个补给点,战歌侠看着地图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照片森林的边缘,当他打开最后一个补给点的时候,里面除了压缩饼干之外,多了一封用密封塑料袋小心保护好的信。

    战歌侠象个世界最吝啬的小气鬼一样,用舌头添湿了压缩饼干,一点一点的刮着上面的味道,先哄着自己口水长流胃里传来一阵镇咕咕乱叫,他再猛的往嘴里塞上了一块老鼠肉,骗自己也能骗成这样,也算是别游一番意境。

    战歌侠打开了那封信,信当然是朱建军教官写的,里只有几个字:恭喜你,任务结束,立刻滚回来吧!

    战歌侠瞪大了双眼,他呆呆的坐再地上过了很久,才咬牙切齿的狠狠一拉手中的信号弹……既然专机接送,他为什么不用?

    一辆军用吉普车就停再原始丛林的最边缘,朱建军坐再地上,在他面前的一小堆篝火上,架着的野兔肉正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那肉块上泛起的油花不断炸开,发出滋滋的声响,朱建军用树枝从火堆里挑出几个竹筒,用军刀劈开后,里面的野蚕豆都炸开了笑脸,随意洒上一把盐,就成了一盘下酒的好菜。

    肯上一口野兔肉,往嘴里丢上一颗烤蚕豆,再翘着二郎腿,咪上一口烧刀子,朱建军舒服地叹了一口气,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在他的身后狂吼道:“朱建军,你这个混蛋!”

    战歌侠甩掉身上那只硕大的背包,将六只信号弹狠狠甩道朱建军面前,嘶声叫道:“你竟然骗我,这六只信号弹没有一个能用的,全他妈的是假的!”

    “可是里面野没有罪犯分子啊!”朱建军看了一眼手表,道:“不错嘛,四号你这垃圾中的垃圾,只用了三十天零四个小时就从里面走出来了,比我预想的整整提前了二十个小时。”

    战歌侠踏前几步一把拎朱朱建军的衣领,放声撕吼道:“如果我真的在里面遇到了危险,如果我受了重伤,必须得到援助,你真的想让我死在一颗根本不可能使用的信号弹上?!”

    “我相信你可以从里面活着走出来,因为你是我朱建军带出来的徒弟!”

    朱建军凝视着战歌侠死死抓住他衣领的双手,沉声道:“如果一个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学习完可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六年基础课程的小天才,会无法征服一片原始森林,那不但是个笑话,更是耻辱,你干脆死在里面算了!”

    战歌侠瞪大了双眼:“你说什么?”

    “我说你毕业了,我可以在你的初级毕业证书上签字了!”

    朱建军突然笑了,这一年时间,战歌侠还是第一次看道朱建军脸上看道哦了这种温暖而赞赏的笑容。

    朱建军道:“战歌侠你听好了,你毕业了!”

    “你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学会了其他人需要六年时间才能掌握的课程!如果你想听道我的赞美到话,我现在可以毫不吝啬的赞美你,你真的很棒!你在接受我的训练之前,就已经拥有了不错的射击,格斗基础,你的体力和抗击打能力更是出类拔萃得让我这个教官都感到惊异!别人都认为你在海路空三军种浪费了整整三年时间,可是我这个教官却非常清楚,你在哪个三年时间里,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在不停的充实自己,当你第一次站在我面前时,你已经是一块被自己反复雕琢了三年地美玉,你天生就应该是嘴优秀的军人!”

    “嘴关键的是,你还拥有一个非常聪明,甚至可是说是狡猾的头脑”说道这里朱建军的眼睛里已经满是笑意,“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在你的“宿舍”里放了毒蛇,蝎子和蜘蛛后,你第三天就跑到学校小卖部,把里面所有库存地樟脑丸都买了个一干二净。你还真是够有创造性的,可以想到用这种办法来驱蛇赶蝎子!你大概是怕我发现吧,竟然把那些樟脑丸都浅浅的埋在地下,围成一个圆圈。你晚上往那里一睡,还当真是有了几分划地为界,占山为王的味道。”

    战歌侠一脸汗颜。

    “我故意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暗中观察你,我当时已经坐好了请你滚蛋的准备,因为我最讨厌的,就是仗着几分笑聪明耍滑头偷懒的学生,这样的人再有潜力,也只是扶不上墙的啊斗。令我想不到的是,只是过了四天时间,你就主动将那两百多颗樟脑丸全部挖出来丢进垃圾筒。”

    朱建军轻轻拍着战歌侠的肩膀,认真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我教的学生将来的成就一定会超越我。因为我这个学生不但聪明,而且好强,更知道如何根据自己的情况,一点点有节奏的适应我本来准备给你一个下马威的严酷训练,你是那种拥有创造性思维,更能用理智的心态把自己放再密局之外,去分析眼前一切的优秀人才!”

    “我教会了你如何将自己隐藏再自然中,我教会了你再任何情况下,都保持必要的警觉,我也教会了你如何再最短的时间内拆装武器,我更教会了你如何利用设计诡雷来保护自己,如何再搏斗中对人体弱点进行致命打击。你无论是狙击步枪还是自动步枪,射击成绩都是我四个学生中最优秀的,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你进入原始森林,精神一直处于最紧张。随时准备面临战斗的状态,但是你毕竟没有和任何敌人交手,只是十来天时间就让你劲疲力尽。你欠缺的是对各种地形的适应,生存能力,一个好的特种作战高手,就是要能再任何情况下,迅速融入道任何环境中,只有能把任何战场都当成自己最熟悉游戏的人,才可能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

    “去吧,去新的教官那里,接受更多的训练,跟着他们学习真正的实战知识吧,更重要的是,你必须要结识更多的战斗伙伴,去和他们一起培养兄弟式的默契和信任!没有理解什么叫做同在一口锅里吃过饭的兄弟,你的作战能力再强,军事能力再优秀,也只是一个人罢了!”

    战歌侠默默的望着自己的教官,突然间他发现,原来朱建军是这样的可爱。没有一次次被朱建军整的体无完肤,没有被他折磨的一次次吃饭道半截就陷入沉睡,他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就从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学完了所有初级课程!

    当战歌侠突然出现在雅洁儿面前时。她吓的惊咦了一声,讶异的薄嗔还没有从她地眼睛中消失,她的双瞳里就爆出一阵快乐的光芒。

    一束细细碎碎的鲜花就在雅洁儿的面前,这些看起来真的好丑好小的小花,却散发着属于原野的清香气息,那种洒洒然然无拘无束地馨香,那种带着大地宽厚气息的美丽,就算是把十束从温室培养的玫瑰花集中在一起,也不会给她这样的感觉。

    “怎么样,我很不错吧,在原始丛林里查点活活饿死了,还不忘给你采上一束鲜花。”战歌侠把鲜花塞进雅洁儿的手里得意洋洋的道:“向第五特殊部队未来最优秀的军人欢呼吧,因为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完成了别人需要六年时间采能走完的历程!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一颗灿烂的将星将就要冉冉升起了!”

    “美的你!”

    雅洁儿微笑起来,她如暗夜星辰般的双瞳盛满了笑意,她伸出手轻轻在战歌侠的头上扣了一下,微嗔道:“骄傲的笑公鸡啊,你知道不知道,别人都是六岁入伍的孩子,他们六年级初级课程,还包括了一些必要的普通文化知识课程?而我们骄傲的小公鸡,似乎已经是高中毕业了吧?由于年龄和身体发育的限制,他们更需要循序渐进的慢慢学习,那象你这个小变态跟着朱建军哪个大变态,用那样吵得四邻不宁全校不安的方法,进行非人的特训?!”

    战歌侠真的呆了,他直勾勾的看着手里捧着一束野花,坐在那里掩嘴轻笑的雅洁儿,他已经看傻眼了,一束初生的朝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温柔的倾斜在雅洁儿的身上,使他看起来就象是一个降临道人世间的女神,全身都带着一种柔和的晶莹色彩。配合上她的微笑,她的潜嗔,她成熟的风姿,和唇角那缕至尽还没有消失的本来只应该属于少女的顽皮,让她拥有了一种超脱凡俗的动人于美丽。

    战歌侠知道这个时候,采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一笑倾城。过了很久战歌侠采缓缓吐出了一口长气,发出一声轻叹,因为直到这个时候,战歌侠采突然发现,原来文字面对真正的美丽的时候,是那么的惨白,你要用什么样的文字,才能书写出雅洁儿嫣然一笑时,那带着啊菠萝般令人感动的灿烂与百媚千红?

    战歌侠又要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让别人理解,他这一刻突然被彻底击中击晕的震撼和沉迷?

    战歌侠直勾勾的望着雅洁儿,直到把雅洁儿看得低下了头。直到把雅洁儿看得连脖子那洁白晶莹的皮肤上都镀了一层玫瑰般的艳红色。

    战歌侠久这样死死的盯着雅洁儿,雅洁儿久这样低着头感受自己的脸硖上那种火烧一样的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浓。一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奇异感觉,在俩个人之间暗暗流淌。虽然他们都没有说话,但是聆听着对方已经开始微微急促的呼吸。轻轻嗅着对方身上那股异性才会拥有的味道,已经足够让他们心理产生一圈又一圈无形却实实在在的涟漪,悄悄吹熬了一池春水。

    “喂,”实在受不了战歌侠目光那种越来越炽热地温度,雅洁儿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道:“你来就是要告诉我你初级课程毕业了,想听到我的恭维吗?”

    “不,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战歌侠轻声道:“今天下午,我就要和二十多个同学一起去号称生命绝壁的隔壁沙滩的沙漠训练场,接受地形生存适应能力训练了。”

    “这么块?”

    雅洁儿低声问道:“你好象应该要洁沙漠,丘陵,丛林,雪原风环境中分别接受长达半年的学习吧?”

    “是啊,我听教官说,就算我非常努力。大概也需要两年时间,才能接受完所以的地形训练。”

    “两年……”雅洁儿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她低声道:“可是我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

    当雅洁儿发现不对时,这拘花已经不经大脑的从她嘴里飘出来,两个人面面相觑,又都傻了。

    雅洁儿被公认是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有史以来,嘴年轻的女教官,同时也是接到教官追求最多的女教官女医生,但是她却对谁都不加以辞色,她曾经当众说过,她已经有了心仪的男人。

    “他的年龄不一定要比我大,但是在他的面前,我要能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正在被宠爱,正在被关心,可以对着他撒娇的小女孩。他可以官职比我低,他可以在这个社会上一事无成,甚至他在家里做驻家妇男都可以,但是他一定要拥有男人的气概,他一定要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让我有事的时候可以第一个想到他。让我受惊吓的时候,只要躲进他的怀里,久再也不害怕任何风风雨雨……”

    这是雅洁儿一篇自己随手写出来,却不知道怎么的,再整个校园里广为流传的,已经被大家视做她选择人生伴侣标准的条例。感受到战歌侠越来越近的身体,迎着他犹如有魔力一般的火热视线,雅洁儿慢慢闭上了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

    战歌侠嘴唇再一次印到了她的唇上,只是轻轻的一次接触,雅洁儿久被他嘴唇上那种灼热温度汤的浑身一颤,战歌侠突然双臂一紧,雅洁儿只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就被揽进一个坚硬而温暖得让她只想赖在里面一辈子也不用再钻出来的怀里。战歌侠的嘴唇再一次盖到了她的嘴唇上,两个突然一起发出一声轻呼,因为在心慌意乱中,两个在这方面只能用菜鸟来形容的男女,在火热的激情中,牙齿彼此碰痛了对方的牙齿。

    但是就是趁着雅洁儿的低呼,战歌侠的舌尖终于成功的登樘入境,雅洁儿发现自己身体飘啊飘的,当她终于重新找到落到地上的感觉时,她已经被战歌侠抱到了自己单身宿舍的床上,一阵颤述到极点的感觉直冲进雅洁儿大脑,她不由猛然瞪大了双眼,伸手按住了战歌侠那只颤抖着散发惊人热力,已经穿过衣摆,探到她胸前禁地的大手,战歌侠的手略略用力似乎想摆脱她的束缚,那种从未有过的奇异触感,让雅洁儿的心里不由产生了一种软弱想找一个依靠的想法。

    但是战歌侠的身体却突然僵住了,因为他看到了雅洁儿那犹如暗夜星辰的双瞳中,那可以让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倾尽全部力量去保护的动人双瞳中,正在缓缓淌出两缕细细的泪痕,在这一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我是学校的教官,你是学校的……学员啊……”

    战歌侠狠狠一咬牙,梦的从雅洁儿身上跳起来,他伸出右手的动作弄痛了雅洁儿,她不由发出了一声低哼,战歌侠低声道:“对不起,下次我不会再这样做了!”

    不等雅洁儿回答,战歌侠就大踏步走出雅洁儿的单身宿舍。

    “嘭”

    宿舍的门被战歌侠关上了,雅洁儿做再床上双手紧紧抓着被单,聆听着战歌侠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伤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从雅洁儿的双眼中倾淌出来。

    “战歌侠对不起,不是我想伤害你,我其实不想拒绝你!我刚才就忍不住想,算了吧,我就从了你吧。”雅洁儿低泣道:“可是我又真的担心如果我这样轻易把自己交给你,你会看不起我!我拒绝了那么躲教官的追求,我再这里等了一年又一年,就是因为我忘不了那一次你把我抱再怀里,给我安全和感动,我……喜欢你啊!!”

    但是,战歌侠没有听到雅洁儿我表白当天下午,他就背着背包,和二十多个同学,一起踏上新的学习旅途。

    这将是一个既枯燥,又多资多彩,注定要于平凡无缘的两年!百度搜索泡书吧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 大_学生小说_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诡刺第五部队星痕弹痕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