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弹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三章 监禁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弹痕》 作者:作品集

第十三章 监禁 更新时间:2014-07-26

      战侠歌牵着赵海平的手,跟着军法处特勤人员,一路走进了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a级禁闭区,战侠歌用力拍着赵海平的肩膀,目送他走进其中一个禁闭室,然后自己走进了另外一个禁闭室。

    面对这样一个绝对意外的变数,无论是军法处特派员,还是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代理校长李要向商,都大感头痛。两个人在私下密谈的时候,军法处特派员道:“我命令他们没有锁战侠歌的禁闭室大门,他随时都可以自己走出来。我就不相信在没有上锁的禁闭室里,他能坚持多久。”

    “你不要当他是开玩笑,而且他有一句话说得没有错,你虽然是军法处特派员,但是你真的太不了解第五特殊部队训练出来的士兵了。”

    李向商无奈的道:“战侠歌是我们训练出来最精锐全能作战型狙击手,他可以趴在最狭小的空间里四十八小时一动不动,他也可以用整整八个小时,用人类肉眼几乎无法分辨的缓慢动作,一点点爬出二十米距离。他虽然个性冲动张扬,但是如果形势需要,还真没有人敢和他比什么耐性。”

    从墙壁左边走到右边,是四步,从房间的前面走到后面,是五步,这就是战侠歌呆的禁闭室。

    这种禁闭室建在学校的地下某地里,针对第五特殊部队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而设计,整体全部用最坚固的石块加上混凝土垒砌,外边再加了一层足足两寸厚的钢壳,当真称得上是固若金汤。就算是动用反坦克火箭炮直接轰击墙壁,也难在保证不伤害禁闭室人员地情况下,将墙壁击穿。而在禁闭室里还有一层一寸多厚,摸起来十分柔软,但是用虎牙格斗军刀去切,也得费上半天劲的特殊塑胶,有这么一层东西在,你拼尽全力一头撞上去,也最多是碰得自己头晕脑涨。

    整间禁闭室里有一张两米长一米宽,用青石板和混凝土制成的“床”,外加一张经过特殊加工,保暖性能不错,但是稍一用力就会撕破的毛毯,险些之外,禁闭室里连张纸片都找不到。

    这里的伙食还不错,每天每人居然有三十五块钱的伙食标准。但是仅仅是特种餐具就占了这份标准的一半。这些餐具你就算是放进嘴里大嚼,再把它们咽进肚子里,军法处特勤人员也不需要把你送进医院里,因为那些餐具都是可以被胃液分解消化地。

    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说是逃跑,就算是想自杀,你也打不到好的办法。

    噢,对了忘了说了。在一块加厚型防弹玻璃的后面,还有一台小小的液晶电视机,但是你千万不要以为在这里禁闭时,还能象享受休假一样,看到各种有趣的节目。每天四小时,这台液晶电视机里,都会反复播放你加入第五特殊部队第一天,面对庄严国旗宣誓的画面。

    “我面对庄严的国旗宣誓,我愿意加入中国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成为一名学员,我愿意努力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叛离军队……”

    藏在禁闭室各个角落里的音响设备。将带着单音的誓言一遍遍反复播放,这对于犯了错误的第五特殊部队士兵来说,的确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精神攻击。这些从小在军人家庭里长大的士兵。对祖国对军队,尤其是对自己曾经发下的誓言,有相当深厚的感情,几次三番的疲劳轰炸下,没有几个人还能硬挺住。

    但是这一次,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地下基地的禁闭室里,终于迎来了两个与众不同地角色。

    赵海平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一个老实而憨厚的男人,那些军法处的特勤人员几乎都不能相信,这个男人就是杀了十九个平民的罪犯。但是当他们把赵海平三年前加入第五特殊部队的宣誓的录影刚一开始播放,赵海平就发疯了。

    “砰!”

    赵海平手里的水杯狠狠砸到液晶电视前面的防弹玻璃上,赵海平放声狂吼:“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我是杀了人,我是犯了错误,可是你们把这一段录相放出来干什么?!我赵海平这一辈子也没有想过背叛军队,也没有想过背叛祖国!”

    站在一个特殊的房间里,通过禁闭室隐藏在某个角落地监视器,仔细观查赵海平每一个表情每一个肢体细节的军法处特派员,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冷笑,他对一名军法处特勤人员命令道:“重复播放前面的话!”

    “我愿意努力学习,全心合意为人民服务……我愿意努力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愿意努力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赵海平的这两句誓言,在狭小的禁闭室里不断回荡。

    “哈哈哈……”

    赵海平猛地仰天发出一阵悲呛意味的疯狂大笑,炽热的眼泪已经蕴满人他那双憨厚中带着朴实的大眼睛。

    “努力学习,全心合意为人民服务!好一个努力学习学习,好一个全心合意为人民服务!”赵海平一拳重重一双令人一看就心中发怵的血约色双眼,嘶声叫道:“我是军人,我就得为人民服务!没错,敌人打进了我们地家门,我们就得扛上武器,到战场上去当炮灰,有了灾害有了困难,我们就得抓起铁锹扛起麻袋。去给人民当免费的苦力当免费的义工!就是这样,我们还经常被人看不起,说什么好男不当兵,说什么我们都是一群狗腿子。这一些我认了,谁叫我身上穿了军装,谁叫我想做一个终身的职业军人?!但是……我们也是人啊!”

    赵海平象发了疯一样,一拳接着一拳狠狠打在禁闭室地墙壁上,犹如铁锤狂擂的巨大轰鸣在禁闭室里狠狠响起。他一边打一边哭,他一边哭一边叫,“我可以去你保护他们,我可以去为他们服务,我可以流血,我可以战死在战场上!但是……为什么我要保护杀了我女儿的混蛋,为什么我要贱得去保护夺走我赵海平这一生唯一的希望与骄傲的混蛋啊?!你们告诉我。告诉我啊!难道穿上了军装,就只有奉献,只要我们用军事技术对着那些所谓的平民,所谓的人民动了手,我们就是混蛋,就是叛徒,就是罪人了吗?!”

    赵海平犹如受伤野兽般地长嗥狠狠撞在禁闭室的墙壁上,在反复回荡中,余音不绝。直听得另外一个房间里的军法处特派员和几名特殊勤务人员心中微微一颤。

    一名精通行为心理学和犯罪心理学的特殊勤务人员,对着军法处特派员微微摇了摇头,低声道:“不能再刺激他了,否则发疯的。他的心理状态极端不稳定,我建议在短时间内不要对他进行提审,等我们派到当地调查案情的人员取得足够的证据,将案情报告发送回来之后,再进行下一步地工作吧!”

    赵海平突然跪倒在禁闭室坚硬的地板上,放声痛哭:“我好恨啊……我的女儿,我的盼儿……”

    望着那个在战场上杀敌超过一百人。在战场上流血流汗的英雄,眼睛里流出来的伤情泪水,军法处特派员的心里突然被什么东西给刺中了。就是这个憨厚老实的男人,跟着战侠歌在俄罗斯战场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就是这个男人。在身负重伤后被他对着伤中狠狠踢了几脚,却哼都没有哼上一声!

    但是现在这样一个英雄却哭得泣不成声!

    英雄流血再流泪,这是一种何等的悲哀?!

    军法处特派员犹豫了良久,在所有特殊勤务人员地注视下,还是缓缓点了点头。军法处特派员突然起来什么,问道:“他怎么样了?”

    被军法处特派员盯着询问的特殊勤务人员连连摇头,苦笑道:“您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那名特殊勤务人员随手按下几个按键。主监视器的画面转到了另外一间禁闭室。这间禁闭室里的设施和赵海平呆的那间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一间禁闭室的大门竟然没有锁!

    那个吊儿啷当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军人气质与模样的可恶家伙,赫然就是第五特殊部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班长、助理教员,兼有史以来第三颗全能作战型獠牙……战侠歌!

    战侠歌正在饶有兴味的欣赏着自己十年前,面对国旗地宣誓录像,他连连点头,不停的叹息,嘴里一直在喃喃自语的说着点什么。

    军法处特派员命令道:“把他的声音放大!”

    “嗯……帅!靓!有型!原来我他妈的十年前就这么帅了?可是为什么我在高中学校里,却没有一个女孩子主动和我约会,也没有一个孩子主动偷偷塞给我一只避孕套呢?”

    战侠歌摸着自己地下巴,思索了片刻,才得到一个结论:“一定是我太帅了,帅得让那些学校里的小花小草们自惭形秽,不敢向我提出约会的申请。唉……人有时候太帅,也是一种过错啊!”

    无论是军法物特派员还是房间里的特殊勤务人员都不由自主的倒翻起了白眼,自恋到这种程度的人,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军法处特派员没她气的命令道:“把禁闭室地大门打开一尺,这个家伙最好能自己滚蛋,省得让我们看着烦心!”

    在轻微的电动马达转动声中,足足四十厘米厚,可以抵挡反坦克火箭炮近距离轰击的禁闭室钢门缓缓开启了一尺,战侠歌眯起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切,他突然跳起来,就在所有人以为他至少也会先把脑袋探出去,看看四周环境的情况时,战侠歌竟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伸出右手的五指手指,胡乱叉了叉自己那一头象刺猬刺,又短又硬的头发,摆出了一个只有在七十年代电影中,英雄儿女们面对国民党反动派威逼利诱时,才会展现出来的“英雄”形象!

    “嗯……那个……咳……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却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喊着,出来吧,给我自由!”战侠歌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竖起了一根中指,朗声道:“战侠歌面对这样的狗洞,放声大笑,自己人宫殿在笑声中动摇,战侠歌曰,我呸!”

    军法处特派员和几句特殊勤务人员面面相觑,彼此看到了对方无奈的神色。进了军法处禁闭室,还能这么嚣张的人物,当真也只有战侠歌这样一个怪胎而已,但是他们却偏偏真的拿不出什么好的方法来对付战侠歌。

    就在这个时候,战侠歌却收回了自己的中指和搞怪式的笑容,真的不知道他通过什么,判断出监视器的位置,他对着监视器隐藏在墙壁里的镜头,沉声道:“听着,不要再向我播放这样的录像,我战侠歌这一辈子闯过祸,过工功,从死人堆里几次爬出来,死在我手中的敌人连我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但是我确信自己没有杀错一个人,我得坦坦荡荡,仰不愧对蝅,俯不愧对地!而且,这种心理战术,就算是对赵海平都不会产生你们希望的作用,对我来说,更只是让我感到好笑的小把对罢了!也许你们的学历比我高也许你们的年龄比我大,但是我必须认真的告诉你们,在我的眼里,你们太嫩了!”百度搜索泡书吧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大.学.生.小.说.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诡刺第五部队星痕弹痕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