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弹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神风(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弹痕》 作者:作品集

第六十二章 神风(下) 更新时间:2014-07-26

      “我不想去懂什么政治,我不想明白为什么我们中国为了保护自己,加强军备就有人指手划脚;我更不了解。我们中国自己内部的事情,兄弟之间的摩擦,母亲与儿子间的误会,想解决起来,为什么就这么难!我更不知道为什么一些几十年前,以战败者的身份,带着累累血债滚回老家,至今还没有偿还没有承认的乌龟儿子王八蛋,怎么摇身一变,又敢趾高气扬带着一种优越的,不可一世的姿态出现在我们的土地上,厚颜无耻的询问中国‘奉天’在哪里!”

    战侠歌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猛然发出犹如轰雷般的怒吼:“小看中国的人,敌视中国的人,你们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们就是中国人!我们中**人八年抗战的血性,我们中**人三年抗美援朝的血性……还在!!!”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战侠歌的怒吼震得双耳嗡嗡作响。以色列特种部队队长奥尔默德脸色大变,在他长达十一年的战场经历中,他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疯狂,又如此能激发起身边每一个士兵噬血**,最终于形成一道最可怕洪流的队长?

    在战场上,每一位特种部队成员,都会尽量把自己掩藏起来,减少受到攻击的可能。又有谁敢在最激烈的交火前线,纵声狂吼,喊出中**人心中最无性的战歌?

    在战侠歌的狂吼声中,中国特种部队已经达到巅峰的士气、杀气、霸气,竟然在绝不可能的情况下,再次向上飚升。十名中国参赛队员,在战侠歌的带领下,竟然从伏击圈中,进行一次绝对经典,能够载入特种作战教学案例的凿穿!

    “大哥,我们已经冲出了他们的伏击圈!”

    严峻放声叫道:“但是东大、东二、还有王宏伟。为了排斥我们突击,落在了后面,他们现在又被敌人包围了!”

    战侠歌猛的止步,谢宇然、东四连续中弹,被判出局。现在还能跑在战侠歌身边的,只剩下赵剑平,严峻,李春艾还有沈韵彤四个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战侠歌的身上,战侠歌狠狠的挥身,推开刚刚为他注射了一枝吗啡,用止血绷带勉强帮他包住伤口的沈韵彤。战侠歌瞪着血红色的双眼,狂叫道:“还愣着干什么,跟我一起打回去!”

    仅仅是为了“不在战场上再抛弃一个兄弟”誓言,第二次特种凿穿战斗开始了。面对突然跃马回枪的中国特种部队,以色列特种部队和韩国特种部队,虽然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仍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冲在最前面的,仍然是那个最疯狂的中**人战侠歌!在这第二次凿穿战斗中,战侠歌只喊了一句话:“兄弟们,给我狠狠的打,一个也不要留!我们已经把他们包围了!!!”

    在世界第一流的特种部队对抗中,以只有一半人数部队和敌人陷入着胶作战状态。就敢喊出已经把敌人“包围了”的口号,并提出“一个也不要留”的作战目标,在目空一切上,战侠歌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的境界。

    但是跟在战侠歌身边的中**人,包括来自女子海军陆战队的少校沈韵彤,都一起放声狂呼。被敌人隔离在一百多公尺外的雪狼突击成员,只觉得胸膛里一股热血无法压抑的翻跳腾跃,当他们听到战侠歌发起进攻的命令时,他们竟然在这种绝不适合的情况下,以一种螳臂当车的姿态。跳出自己的掩体,配合队长战侠歌带队的部队,对敌人防御阵地进行复合性凿穿。

    当战侠歌和东大带领的部队,在战场上终于相逢的时候,东二和王宏伟被判出局,而战侠歌身边一直陪他背肩作战的兄弟李春艾,也放下了手中的M134火神炮,它真的太沉重了,沉重得让李春艾无法做出太多的军事规避动作。

    到了这个时候,中国参赛部队人员损失过半,已经无法再组成最适合突击凿穿战术的单箭战斗队形,没有队形没有递进掩护的一窝蜂乱冲,面对以色列野小子007特种部队这样的铁血劲旅,那只是最蠢愚的自杀!

    东大、沈韵彤已经开始不能自抑的剧烈喘息,能在最激烈的战场上,一直追随在战侠歌这样一个彻底发了疯。发了狂的人形作战机器身后,陪伴他并肩作战,仅凭这一点,从来没有真正上过战场的他们,已经称得上世界最优秀的军人!

    赵剑平和严峻的目光都落到了战侠歌脸上,赵剑平沉声问道:“师父,怎么办?”

    “战!”战侠歌从牙缝里挤出了最后的命令:“战到最后一刻,战到最后一兵一卒!就算我们全军覆没,我们也要给敌人最大的重创,拉着他们一起完蛋!”

    中国特种部队在埋伏圈的中央会合,三支特种部队的成员已经完全混合在一起,当战侠歌的这个命令下达,一场双方投入军人数量已经不到二十人,却整整打了三个小时的特种对抗战开始了。

    将近二十名世界第一流特种部队军人在这个占地几十平方公里,拥有多种复杂地形的岛屿上厮杀缠斗,橡皮子弹在空中乱飞,中间混合着愤怒的狂吼。在短短三个小时时间内,这不到二十名军人,就在这场军事对抗竞赛中,进了狙击手对决,突击战对决,攻坚占对决,诡雷战对决,心理战对决……各种只要有用、好用、能用的战术、战技、战法,全部被他们毫不犹豫的使出来。

    一个小时后,他们身上所有的手雷和榴弹都全部用完。

    两个小时后,所有人身上的主武器子弹全部用完。

    三个小时后,当最后一声枪响划破小岛的上空,整个岛屿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静……三支特种部队,在长达三小时的高强度特种对抗中,已经用尽了他们身上所有的步枪、手枪子弹。

    而在这个时候,中国特种部队还有三个人活着,他们是战侠歌、严峻和赵剑平!

    以色列野小子007特种部队,连队长奥尔默德在内。还有五名队员生存,至于韩国707特种部队,除了队长朴闵兰之外,所有队员全部阵亡。双方的人数对比,仍然是一比二,但是……通过电视机大屏幕观战的所有人都认为。中国特种部队,已经在最惨烈的胶着战中,用他们出色的单兵作战技巧,一点点将胜利的天平扭转。现在三名连队长战侠歌在内的中国特种部队军人,和五名以色列军人一名韩**人组成的联军,所拥有的战斗力,已经基本持平。

    九名刚刚经历了最残酷战斗的世界第一流特种兵,在一片密林中小心的将自己身体隐藏,然后努力瞪大了双眼,竖直了自己的耳朵。大家手里都死死的抓着已经打空了所有子弹的枪。虽然这些枪已经不可能再发射出子弹,便是出于军人对武器的尊重,或者说是一种军人在战场上渴望生存的本能,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丢弃自己的主武器。

    毫无疑问,能“活”到这一刻的人,都是最棒的军人!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终于在一片灌木丛的后面,有人扬起了自己手中的M16步枪。以色列特种部队队长奥尔默德沉声道:“战侠歌队长,你是我见过的,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军人和队长!”

    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扭开虎牙格斗军刀的刀柄,从里面取出一套针线,正在给自己左肩伤口进行缝合手术的战侠歌,用微微发颤的声音回应道:“彼此!”

    “你带着数量处于绝对劣势的部队,又被我们利用你们和日本部队之间的矛盾,成功引入陷阱。战斗刚一开始,就损失了两名队员,可是你却能带领自己的部队,打出这样的战果。以军人的立场来说,无论这是一场竞赛,还是在真实的战场上,战侠歌队长你已经做得足够多,做得足够好了。”

    奥尔默德道:“现在我们已经打光了所有的子弹,我们这一方还有六名成员。而你们那边只剩下三名成员。战侠歌队长你自己更是身受重伤,我想你带着左肩上那个伤口和我们连续作战三个小时,你现在应该因为缺血,而觉得呼吸困难,头晕目眩了吧?我希望在这种情况下,战侠歌队长你能根据‘蓝盾’军事竞赛的规则,承认你们在这场联合对抗中失败。”

    战侠歌沉默了很久。才道:“我有几个问题想向奥尔默德队长请教,希望你能够回答。”

    “请说,”奥尔默德队长诚心诚意的道:“只要是我能回答,保秘守则允许回答的问题,我一定不会推诿。”

    战侠歌道:“我是收到了日本‘雄鹰’反恐特种部队的求救信号,才会带领部队跳进你们预设好的埋伏圈。但是我想,日本‘雄鹰’反恐特种部队,就算是和我这个中国参赛队队长不合拍,怎么也不会和你们联手,来陷害自己的‘盟友’吧?”

    “这个问题,我可以代替奥尔默德队长来回答一下。”

    潜伏在丛林另外一个角落里的韩国707特种部队队长朴闵兰开口了,“你们中国参赛部队,和日本参赛部队一开始就因为‘握手’事件,变得势成水火。在长达三周的集中特训时,你们两位队长,还有手下的二十多名队员,所有对话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三十句。对你们来说,日本‘雄鹰’反恐特种部队,就是一支陌生的部队。哪怕是我们缴获了日本‘雄鹰’反恐特种部队成员的步话机,再让我们懂得日语的队员向你们发出求救信号,你们也无法分辨真伪!我想就算是现在让我们韩国部队成员站在你的面前,只要他说话的速度快一点,证据高昂一点,再加上一点目空一切的自大态度,战侠歌队长阁下你一样无法分辨出来吧?!”

    “对极了!”战侠歌轻叹道:“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计划,就是因为你的队员在求救时,证据快了一点,自以为是了一点,目空一切了一点,我才对他的身份深信不疑。就算我觉得日本‘雄鹰’反恐特种部队突然向我们求助。有点突然,但是我仍然带领自己的部队,傻傻的踏进了你们的陷阱。看来我还真是一个大笨蛋啊!”

    “不!”

    朴闵兰咬着自己的嘴唇,道:“就算战侠歌队长阁下你和日本‘雄鹰’反恐特种部队很不合拍,但是我从一开始就确信。你只要接到求救讯号,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这就是好像你不会在战场上,放弃自己的士兵,带领所有人重新杀回包围圈一样。”

    说到这里,朴闵兰的声音不由略略一顿,但是她不是继续道:“你,是一个真正的勇士!”

    “嗯,这个问题的答案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战侠歌道:“那么我就有第二个问题了,日本‘雄鹰’反恐特种部队,既然没有和你们合作。那么小山村木队长,为什么要故意背对着我们,让我无法及时发现他已经被判定阵亡的胸牌?”

    “这当然是我们命令的!”

    听到朴闵兰的这句话,战侠歌不由大讶,他虽然不喜欢小山村木,便是他看得出。小山村木绝对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战侠歌真的无法想象,朴闵兰是用什么方法,可以对小山村木下令。

    朴闵兰猜到了战侠歌的想法,她微笑道:“我只问了小山村木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真的在战场上,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在小山村木队长点头后,我又问了他第二个问题,我们想把尸体摆放得有技巧一点。让他们的盟友无法一眼就分辨出他的死活,尸体是没有权力反抗,更不会开口抗议的吧?”

    听到这里,战侠歌不由摇头苦笑,这位韩国707特种部队的队长朴闵兰,身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和男人斗智斗嘴的时候,果然在先天上就占了便宜。要是他战侠歌去问小山村木相同的问题,只怕小山村木已经是脸朝天一抬。眼睛向上一翻,回上一句诸如“我们日本军人宁死不屈”之类的话了。

    “最后我又给他了一个选择,他这具尸体是希望背对着你们过来的方向站在那里,还是希望我们把他丢进烂泥里,让他彻底变成一头在烂泥里打滚的猪,让中**人看足笑话。”朴闵兰回想着小山村木队长当时脸上精彩得有若见鬼的表情。她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丝顽皮的笑意。她微笑道:“我们的小山村木队长先生,就算是知道不妥,但是最后还是面子问题宁死不屈,选择了堂堂正正的站着。”

    战侠歌这次真的要摇头苦笑了,谁能想到成为整个陷阱关键的小山村木队长,竟然是败在了这样的“无赖”式战术之下。

    朴闵兰问道:“战侠歌队长阁下,你不家问题吗?”

    “没有了!”

    “那……”朴闵兰小心翼翼的问道:“战侠歌队长阁下,现在我们已经打空了所有的子弹,用光了所有杀伤性武器,你现在能根据‘蓝盾’军事体育竞赛的规则,宣布以你中国特种部队为主导的联合作战失败了吗?”

    “当然不行。”

    战侠歌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紧紧跟着赵剑平和严峻。战侠歌手一抬,在“嗒”得一声轻响声中,零五式自动步枪上仅仅二十厘米长的刺刀,就被他擎起。战侠歌活动了一下吗啡药效已经过的左肩,他咧着嘴,沉声道:“我们还有一项没有比,那就是……拚刺刀!”

    “嗒!”

    “嗒!”

    赵剑平和严峻跟着战侠歌一起擎起了手中零五式自动步枪上的刺刀,望着这三个人手中自动步枪上,那散发着幽幽冷光的刺刀,无论是奥尔默德还是朴闵兰都呆住了。

    “刺刀战,也许你们并不擅长。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打刺刀格斗战,是我们中**人最基本,也是最光荣的传统战斗技术!我们第一个中**人,在踏上战场之前,都早已经做好了射完最后一颗子弹,用刺刀和敌人进行最后生死搏斗的准备!”战侠歌幽幽冷冷的道:“刺刀,才是我们的最后一种武器!”

    战侠歌缓缓擎起了手中的自动步枪,他虽然左臂的伤口仍然渗着细细的血丝。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举枪动作就让战侠歌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但是他的双手仍然坚定而沉稳,他手中的自动步枪斜斜扬起,在一种奇异的韵律中,战的杀气。战的神韵在他的身上不断聚集,最终配合着他的双手,他的武器,形成一个攻守兼备的无懈可击格斗式。而牢牢拱卫在战侠歌身后的赵剑平和严峻,更和战侠歌成形了一个密不可分的铁三角形整体。

    惊人的杀气在三个中**人身上不断聚集,以长江入海流的姿态,最终全部倾注到这个铁三角最尖锐的棱角……战侠歌身上。

    三支中国第五特殊部队专用零五式自动步枪,三把高碳钢制成的折叠刺刀,三名受过最严格训练,在最惨烈战场上哭过、笑过、恨过、死过、活过的第五特殊部队军人……

    他们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把手中擎出刺刀的自动步枪,扬起一个相同的角度。他们不需要说和衣而卧,不需要惺惺作态,不需要虚张声势,他们只是往那里一站,那种相同的神韵。那种无懈可击犹如铜墙铁壁般的稳定,那种就算是用半圆仪去量,也找不出任何误差的格斗起手势,那种血红色的双眸,他们身上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着任何一个人,他们已经做好了生死一搏的准备!

    任谁都知道,这三个中**人身上的杀气已经积蓄到了极限,一旦真的爆发刺刀格斗战,在他们的队长战侠歌倒下之前。他们这支队伍必然……所向披靡!

    朴闵兰队长只觉得身上发冷,当战侠歌那就像是宇宙黑洞般幽冷的目光,划过他们之间不足五十米的距离落到她的脸上时,朴闵兰突然心里产生了一种只想转身逃跑的软弱想法。因为她惊讶的发现,在战侠歌的眼睛里,根本没有男人对女人的欣赏,甚至连人类的基本温情,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战侠歌只是用一种冰冷的,犹如眼镜蛇锁定攻击猎物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反复打量。不知道为什么,朴闵兰突然有了一种明悟:“他是……真的想杀了我!”

    突然有一具宽厚的身躯拦在了朴闵兰面前,隔断了战侠歌那幽冷得没有任何温度的目光。朴闵兰望着奥尔默德那宽厚得能为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支起一片天空的雄伟身躯,她的心里,不由涌起了一种安全的感觉。

    奥尔默德沉声道:“对于你们中国参赛队那位使用弓箭,为了掩护大部分队员。甘愿放弃闪避,用没有任何保护的身体,硬接了一轮子弹扫射的队员受伤,我深表歉意。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尊重他的选择,更敬佩他的为人,但是我希望战侠歌队长,你不要将这种愤怒和内疚,随意转移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毕竟朴闵兰队长,只是为了胜利,做了自己最正确的选择。”

    战侠歌没有再说和衣而卧,他只是扬了扬自己手中已经擎起刺刀的自动步枪。

    没有人想到最后比赛会打成刺刀战,为了更加逼真的体现军事竞赛的真实性,也是考虑到在特种作战中,格斗军刀、刺刀这些武器,很可能会起到多功能用途,每一位参赛队员携带的刺刀和格斗军刀,都是货真价实,杀人见血的利器!

    到了这个时候,当战侠歌扬起自动步枪上的刺刀,并以这种武器,向他们邀战的时候,这已经不再是一场比赛,而一场正直的厮杀,一场再没有花巧,力强者胜,气强者胜,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战斗!百度搜索泡书吧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大.学。生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诡刺第五部队星痕弹痕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