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弹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十章 尔虞我诈(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弹痕》 作者:作品集

第五十章 尔虞我诈(下) 更新时间:2014-07-26

  赵剑平从战侠歌那里学到的隐蔽技术,在世界第一界“蓝盾”军事体育大赛中,和世界最精锐的三十支特种部队一起进行了实战验证,现在当真称得上是炉火纯青出类拔萃,就连刘伟在这方面也要略逊一筹。

    在赵剑平的带领下,万立凯每天在深山老林中东跑西窜,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带着刘伟这个在战场上几乎无懈可击的强敌,玩起了捉迷藏兼丛林益智探险的游戏。他们三个如此精锐如此王牌的职业军人,打了十五天的丛林游击战,有时候他们相距超过了十公里,有时候他们仅仅相隔着一两百米擦肩而过,总之,到现在为止,他们三个人竟然还是一枪未发。

    如果看到这一幕,估计战侠歌的师父朱建军教官,和刘伟的师父金择喜教官,都会又气又急的从坟墓里蹦出来,对着他们几个混帐小子的屁股狠狠踢上几脚。

    刘伟越追越吃力,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孤军奋战中,体力与精力不可避免的快速消耗,更因为赵剑平身边那个菜鸟级见习学员,那种嚼树枝、乱吐口水、甚至是到处折下一朵野花送到鼻子前面嗅上几下,再吸上几口花芯里的甜汁之类的小动作越来越少,留下的痕迹当然也是越越少。

    不过刘伟并不惊讶,双方玩了这么久的捉迷藏游戏,如果那个菜鸟见习学员,在死亡的威胁下,直到现在都没有长进一点点,都没有在赵剑平的教导下,收敛一点点,减少一点冒露的可能,减少一点遗留下来的尾巴,那反而不正常了。

    刘伟当然清楚赵剑平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一点也不惊不慌,甚至配合的用赵剑平和万立凯的节奏,陪着他们在深山中做游戏。刘伟坚信就算打这样的消耗战,最后的胜利者也一定是他。

    他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体力消耗要比前面两个人大,但是刘伟有充足的自信,在这样的消耗战中,拖垮赵剑平身边的那个菜鸟级见习学员。像这样一个见习学员,当然经历过严格的训练才有资格走上战场。但是他们缺乏必要的实战经验,更不懂得如何在战场上,放松自己的身体,进而有效的保存体力。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那个见习学员有比刘伟更充沛的体力,但是在不懂得合理运用的情况下,最后三个人当中最先倒下的,一定还是那个菜鸟见习学员!

    所以刘伟不急。而万立凯留下的一些痕迹。更证明了他的推断。

    在长达十五天的连续逃亡中,高强度的体力消耗再加上精神过度紧张,已经消耗了万立凯几乎所有的体力与精神。到了最后,万立凯跟在赵剑平的身后走路时。都摇摇晃晃起来。

    当赵剑平终于又找到晚上的宿营地点时,万立凯坐到一棵大树下面,抱着自己的狙击步枪,把脑袋缩在怀里,还没过十秒钟,就陷入了沉沉的梦乡。望着今天夜里休想再把他叫起来的万立凯,赵剑平这个大师兄不由摇头苦笑。不过这也真不能怪万立凯,实战经验这种看似抽像的东西,本来就包括了身体对战场高强度体能消耗和精神消耗的适应性。这就好像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明明身体机能处于生理状态的最巅峰,但是在扛起一袋粮食走山路时,表现出来的状态,却根本无法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去相比。

    赵剑平在他们选择的营地附近,一些刘伟可能对他们发起突袭的位置上,系了几根绑了子弹壳的细绳。这些细绳和地雷的绊索不同,任何一个精通诡雷设计的职业军人都知道,它们的放置方法,确定它们不可能拥有致命危险。但往往就是这样一种放弃了攻击力的警戒线,更容易起到警戒效果。

    如果刘伟真的接近他们,一旦碰到那些隐藏在灌木和杂草中的细绳,就会带动绑在上面的子弹壳,让赵剑平接到警报,及时做出反应。

    在一些位置,赵剑平又放了几根干枯的,一踩就断,一断就会发出轻脆声响的树枝,并在上面撒了一层细细的浮土,又用杂草在上面细心的扫平。如果不是房间去搜索,就连刘伟也不可能看出来,在地面上竟然藏着这样的玄机,更何况在这种密林中,泥土里埋进去几根树枝,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出于对刘伟这样一个强敌的尊重和小心赵剑平甚至用拉环式手雷,在他们的周围,制造出几个诡雷。

    赵剑平做完这一系琐碎却必须完成的预防工作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抬起头,望着头顶那一片已经黑透的天空,和在幽黑的天空中,那点点犹如宝石般发着美丽光芒的繁星,赵剑平舒展自己在这半个月中,已经积蓄下太多疲劳的身体,他全身可以活动的骨节,随之发出一连串“噼噼叭叭”的轻脆声响。

    看着已经呼呼大睡了一个小时,就连怀里的狙击步枪,在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丢落到脚边的万立凯,赵剑平还真有点羡慕万立凯这种哪怕大刀架在脑袋上,该睡就睡,该吃就吃的自然与纯粹。

    “还真的是难为这个孩子了。”

    带着淡淡的微笑,赵剑平也坐到了一棵大树的下面,就在他的双眼慢慢合拢的时候,赵剑平突然听到在远方隐隐约约的传来一声子弹壳碰撞在一起,发出的轻脆声响。赵剑平眼睛猛然睁开,在声音传来的地方,响起了一片犹如微风掠过灌木的沙沙声响。

    是风吹动了他挂在绳线上的子弹壳?

    赵剑平还没有做出判断,他又听到了“啪”的一声压抑的轻响,是他埋进土里的干树枝!只有埋进土里的树枝被人踩断,才会发出这样压抑的声音,而在这片过于潮湿的丛林中,只有赵剑平亲手埋进土里的树枝,才可能是干的!

    是刘伟来了!

    赵剑平望着明显累坏了,现在仍然陷入沉睡。根本不知道危险已经接近,连巴雷特狙击步枪都丢到脚下的万立凯,他当真是又气又急。赵剑平悄悄从地上拾起一枚石子,把它投到了万立凯的身上,在这种要命的时候,平时够机警干练的万立凯,当真是把他另外“猪”的面目展现得淋漓尽致,万立凯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没有任何实质含意的喃呢,在身体舒展中。万立凯竟然把自己的狙击步枪,又瞪出一米多远。然后他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继续和周公的女儿去花前月下,丝毫不知道一枝狙击步枪。已经指向了他的脑袋。

    通过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刘伟看着斜靠在大树上,连枪都不要,只知道呼呼大睡的万立凯。他的手指就搭在板机上。犹豫了片刻最终也没有扣动下去。因为在这个连枪都丢掉,暂时没有威胁的菜鸟级学员附近,战侠歌的徒弟赵剑平,已经隐藏起来。只要他开枪击毙这样一个菜鸟学员。很可能就会因为暴露目标,立刻遭到赵剑平的凌厉反击。

    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狙击手来说,只要有一次疏忽,就足以造成无可挽回的致命漏洞!为了狙击一个在战场上睡得像一头猪,连枪都能丢掉的不入流垃圾,而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不值!

    但是赵剑平绝对不可能抛弃自己身边的战友,所以他一定就在这个菜鸟见习员的附近。如果赵剑平真的抛弃了自己的战友,那么更好。因为以他一个人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是刘伟的对手!而且现在是黑夜,如果他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赵剑平的狙击步枪上的夜视仪,已经成为吸引他开枪使用的一次性道具,换句话来说,赵剑平现在就等于是半个瞎子!

    抱着这种无论结果如何,都对自己有利的想法,刘伟气定神闲的以万立凯为核心,慢慢在丛林里游动。刘伟的狙击镜一次次落到万立凯的脸上,刘伟仔细观查着万立凯的肢体语言,通过万立凯胸部的自然起伏,推测万立凯的呼吸频率和心跳。最后刘伟得到的判断是,没错,这个像头猪一样的小子,的的确确在睡觉。这样一个菜鸟见习学员,又怎么可能在知道自己随时可能被狙击的情况下,装睡装得这么像,表情这样安祥而自然,甚至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幸福笑意?

    刘伟和赵剑平他们两个人的脚步,一个轻得像一只猫,一个流畅得像一条蛇,他们都默不作声的在丛林中不断移动,努力寻找敌人的踪迹,这两个王牌狙击手都知道,致命的强敌就在自己的附近,只要谁能抢先发现目标,谁就能成为这场丛林狙击战的真正胜利者。

    狙击手的战争,胜负就取决于零点几秒钟时间!

    在黑暗中又传来子弹壳碰撞的轻脆声响,赵剑平却当没有听到,到了这种全神贯注狙击对决的时候,那些警戒线绝对不可能再逃出刘伟的双眼。而传出这样的声音的原因,只可能是刘伟用那些子弹壳,为他反设下一个陷阱。

    在隐入黑暗的丛林某个角落,突然闪起一丝银色光芒,是狙击镜反射出月亮的光芒!刘伟在第一时间就将手中的狙击步枪瞄准了那个位置,可是他却没有扣动板机。在这种到处都是参天大树的丛林里,想让一缕月光落入地面已经是很困难的事情,要正好把落到地面的月光,再通过狙击镜反射到自己的眼睛里,这也巧合得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吧?仿佛赵剑平专门寻找了这么一个会暴露自己目标的位置,等着刘伟一枪击毙他似的。

    这种把一面镜子放到特定的位置上,吸引敌对狙击手的注意,并开枪狙击的伎俩,刘伟在十五岁时,已经玩得炉火纯青。

    大家各为对方设下了一个必杀死局,但是都用自己丰富的实战经验,看破了对方的陷阱,算是打了一个平手。而形成这个平手局面的前提是,赵剑平用了一个多小时,侦察四周的地形,并在一些可能隐藏狙击手的位置上,安置了警戒装置和诡雷,使他占有了地利优势。

    刘伟悄无声息的从一片烂树叶中。起出一枚已经拆掉保险环的高爆手雷,他又将这枚手雷埋到了两米远的位置上,找到敌人设计的诡雷,稍稍移动位置后,引诱对方踏上自己留下的致命陷阱,这一向是刘伟的拿手好戏。当年在冰大板战役中,刘伟化妆成恐怖集团三号头目阿米拉力,就曾经用这种方法,让赵剑平和万立凯的师父战侠歌吃了大亏。

    刘伟的脚踏到地面上,赵剑平埋在浮土下的干树枝。受到压力微微变形,就在它即将折断的时候,刘伟却奇迹般的抬起了自己的脚。

    随着时间的流失,刘伟一点点熟悉这片战场。一点点消除掉赵剑平留下的各种警戒线。虽然他们整整对恃了二十五分钟,也没有开上一枪,但是无论赵剑平还是刘伟都清楚的知道,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慢慢向刘伟倾斜了。

    刘伟的脸上已经扬起了一丝胜券在握的笑容。他有充足的把握认定,最多再用五分钟,他就可以在这片他们不知道已经转了多少圈的战场上,锁定赵剑平的身影。

    赵剑平当然是很优秀。很可惜,他还是笨了点,他平时是用对狙击绝对的专注和热情,再加上战侠歌这样一个好师父,和他远超常人的训练时间,才弥补了他欠缺逆向思维,欠缺创造力的缺点。但是面对一个训练比他更严格,实战经验比他更丰富,头脑更是比他灵活得多的刘伟。赵剑平身上的弱点,就不可弥补的暴露出来。

    刘伟已经基本看穿了赵剑平的作战风格和方法,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再慢慢的,不动声色的把赵剑平,驱赶到自己预设的狙击区域。只要进入那个区域,在零点八秒钟时间内,赵剑平会得不到任何隐蔽和掩护,而零点八秒钟时间,对于刘伟这样一个资深狙击手来说,就意味着消灭目标!

    当刘伟再次从狙击步枪都丢到一边,仍然呼呼大睡的万立凯正前方悄悄走过的时候,刘伟的脚下突然传来一声轻脆却绝对可怕的声响,他踏断了一根直接掉落在地表上,没有任何掩护的干树枝。

    刘伟的心脏在瞬间就几乎停止跳动,还好赵剑平没有开枪,就在这个时候,在丛林的某个角落里,传来子弹壳碰撞的声响,赵剑平竟然碰到了自己安设的警戒线。

    这两个王牌狙击手,都犯了一个就算是普通狙击手,也不会去犯的错误。

    原因很简单,他们都累了。

    一个正常的人,把自己所有注意力都完全集中起来,放置到某一件事上,可以让自己的思维更敏锐,反应更灵活。但是一个正常的人,最多只能保持这种状态三十分钟!超过这个时限仍然不能休息,一个人就会精神恍惚反应变慢,更容易产生在平时根本不可能去犯的错误。

    刘伟和赵剑平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们谁也不敢松懈,面对一个如此可怕的强敌,稍和松懈就得死!

    刘伟狠狠甩了甩自己的脑袋,试图将自己的注意力再次集中起来,当他再次抬起头,目光不经意从万立凯的身边划过时,刘伟突然看到了一朵艳丽到极限的火花!

    “砰!”

    就是片刻的恍惚,让刘伟没有走到安全的位置,就是片刻的恍惚,一直呼呼大睡了超过一个半小时的万立凯,猛然扬起了自己的右手,在他抱住膝盖的右手里,赫然抓着一枝大口径自卫手枪!

    刘伟看到了万立凯那黑得发亮,黑得深隧,黑得悠然的双瞳,刘伟甚至看到了万立凯嘴角斜斜扬起的那缕洒脱而充满一击必杀自信的笑容。在战场上仍然可以拥有这种眼神,带着这种微笑的男人,绝对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绝对是一个最可怕的军人!

    从大口径自卫手枪里射出来的钢芯子弹,狠狠打穿进刘伟面前那棵一尺多粗的大树,刘伟的身体就像是被人迎面打了一拳般,不由自主的狠狠一颤。

    “我中弹了?”

    刘伟低下头,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鲜血正在不断狂涌的胸部,他伸出自己的左手,掂起一缕鲜血送进自己的嘴里。尝着那种淡淡的甜腥味道,感受着生命力正因为这个伤口而高速流失,刘伟瞬间变得一片苍白的脸上,竟然扬起了一丝怪异到极点的笑容。

    “砰!”

    “砰!”

    “砰!”

    万立凯手中的大口径自卫手枪枪口火舌不断迸射,在子弹壳落到地面的轻脆声响中,刘伟的身体就像是触电一样不停的颤抖,一朵又一朵艳丽的血花,接二连三的从他的脸膛上美丽的绽放。

    连续受到这种致命重创,刘伟终于双手一松,那枝他自制的狙击步枪,狠狠摔到了地上,就在他双腿一软,要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刘伟突然拔出了自己身上的格斗军刀,狠狠刺向身边的大树。

    “砰!”

    面对刘伟的突然动作,万立凯下意识的再次扣动扳机,刘伟紧紧贴在大树上的身体又一次狠狠一颤,但是他却死死抓住那把连柄刺进大树的格斗军刀,硬生生的挺住了自己的身体。

    “小子,干得……不错!”刘伟一开口,鲜血就从他的嘴里呛出来,但是他仍然望着万立凯,坚持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万立凯!”

    万立凯举着手枪,缓缓的站起来,面对刘伟这样一个敌人,就算他身中数枪伤重垂死,可是只要他没有真正断气,又有谁敢稍有轻忽大意?万立凯一字一顿的道:“我的师父,是战侠歌!”

    “战侠歌?”听到这个缠绕了他一生也挥之不去的名字与噩梦,刘伟喃喃自语的道:“战侠歌什么时候,又收了第二个徒弟?”

    在丛林的某个角落里,传来沙沙的脚步声,赵剑平带着一脸的疲惫,慢慢走到了万立凯的身边。虽然只是半个小时一枪未发的狙击战,但是看赵剑平的表情,在和刘伟的对决中,他的精神与意志都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

    刘伟回想着这十五天来发生的一切,他瞪着万立凯,嘶声问道:“那些嚼碎的小树枝、随意乱吐的唾沫,到处乱摘的野花……”

    “对,都是我留下的。”万立凯凝视着眼前这个太过优秀的狙击手,沉声道:“如果我不一路留下这种错误和漏洞,你又怎么可能把我当成一个无足轻重的垃圾,又怎么可能把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师兄的身上,而给了我向你发起进攻的机会呢?”

    刘伟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个中**人,他们一个木讷老实,在训练场上天知道付出了多少辛苦和汗水,更跟着战侠歌纵横天下,拥有了近乎天文数字的实战经验;他们一个机灵诡诈更胆大包天,竟然敢一动不动的坐在大树下面,任由自己的狙击步枪一次次指向他,仍然“睡”得坦然,睡得理直气壮。而在这两个师兄弟身上,共有一种特征,就是属于军人的顽强与勇敢!

    刘伟的心里突然扬起了一种明悟:赵剑平的实战经验和经过千锤百练的狙击技术,再加上眼前这个叫万立凯的家伙,拥有的那种胆大包天的诡诈,与异想天开的战术揉合在一起,不就是一个完整的战侠歌吗?

    “哈哈哈……”刘伟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虽然他的笑声听起来是那样的虚弱和嘶哑,他放声叫道:“战侠歌,我还是输给了你,我和你斗了一辈子,现在我是输得心服口服,你他妈的就是牛逼,就是厉害,我刘伟能输在你的手里,我认栽了!”百度搜索泡书吧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诡刺第五部队星痕弹痕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