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将门》在线阅读 > 正文 第957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宋将门》 作者:作品集

第957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更新时间:2017-11-25


    郑侠死了,只是开了一个头儿,接下来还有更多的官员,更高级别的,面临着朝廷的严惩……规模之大,绝对创造了记录,不说是大宋开国以来所未有,就连秦汉隋唐,也未必有这么大的手笔!



    首先,刘沆作为东林的发起人,且多次参加密谋,勾结倭寇,罪行之大,罄竹难书,被判处腰斩弃市三日。另一位相公王珪,他虽然没有什么出太多的主意,但是漕帮作乱,他也是知情的,甚至是赞同的。



    知情不举,又试图帮着罪犯通融,也是十恶不赦,他的待遇好了一点……得到了绳子、匕首、白凌子……传说中的赐死三件宝!



    三旨相公王珪哭得稀里哗啦,别提多惨了……前半夜不断让人送各种美食,吃不下去就扣着嗓子吐出来,然后继续吃,最后一顿饭,不吃够本,绝不罢手!



    到了后半夜,他就呆呆坐着,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想想这么多年的经历,王珪真想大哭一场,他趴在牢门口,一遍一遍喊着。



    “圣人,王爷,给老朽一条活路吧,我不想当官了,让我修书,修史……青灯古佛,一卷经文就行……要不,也给我田地,10亩薄田,自种自吃啊……”



    他不停哀求,越来越卑微,可是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王宁安决心在一年之后退位,他就不会再给这些老家伙机会,该清理就清理,绝对不会手软,就这样,王珪一直拖到了快黎明时分,牢头不敢再等下去了,只能按住他,往嘴里灌了鹤顶红……



    除了这两位之后,原吏部尚书吕公著,公器私用,勾结奸党,陷害忠臣,且数次回护私人,全然没有朝廷重臣该有的风范,勒令家中自尽。



    礼部尚书孙固,勾结东林妖人,上下勾结,结党营私,所作所为,令人发指,斩立决!



    表面上看,吕公著的罪行更大,但是为何孙固得到的处置更惨烈呢?



    这就涉及到了孙固曾经联络后宫,希望曹太后出面,劝阻赵曙。作为皇帝,最难以饶恕的就是挑唆亲情!



    本来赵曙和曹太后未必会闹到这个程度,只是一波接一波的臣子,都希望利用曹太后,来约束皇帝,弄得天家不和,赵曙把怨气都撒在了孙固身上,直接送上了断头台。



    四位重臣被干掉,接下来的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钱顗,钱暄,还有许多钱家的核心子弟,悉数判处极刑,钱暄被拉出去,千刀万剐,钱顗腰斩,堂堂东南的第一世家,轰然倒塌。



    其余刘家、王家、李家等等,也都类似,核心子弟全都处死。



    再有,以孙昌龄,宋敏求等人为代表,一共三百多位,和世家漕帮有勾结的官吏,也被悉数开革,交给刑部论处。



    一道道旨意下来,所有人都是心惊肉跳,不寒而栗,昔日高高在上的大员重臣,豪门世家,此刻全都土崩瓦解,从天堂跌落地狱。



    每一道旨意,都有无数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每一个字都是杀气十足的刀子,锋芒毕露,从上到下,所有人都领教了什么叫做权力,什么叫做天子一怒!



    事到如今,再也没有人敢小觑赵曙,更不敢把他当成小孩子欺负糊弄。立威之后,赵曙显得很兴奋,但是他很快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或许是立威的效果太好了,朝廷上下,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其他臣子都变得缩手缩脚,不敢做事,遇到大事小情,尽量往皇帝那里推,害怕承担责任,引来皇帝的怒火。



    赵曙哭笑不得,也十分无奈,他努力支撑了几天,就感到脑袋大了,果然,当年父皇就是这么被累趴下的。



    必须找个帮手了,无可奈何之下,赵曙下旨,让王宁安尽快回京,主持政事堂,负责一切事宜。



    同时赵曙也下旨,让王安石回京。



    只是王安石因为弄丢了粮食,一肚子怨气,正在督兵攻打鄱阳湖的水贼,还要继续调拨粮食,满足东南的需要,实在是抽不开身。



    就这样,文彦博侥幸获得了被调回京城的机会。



    此次南下,文相公已经赚足了分数。



    他拿下了王珪,为整个案子的侦破提供了帮助,又操持秀才科,选拔贤能,整顿官场,这些事情上,老文都干得很不错。



    有些报纸甚至把文彦博和二王并列,称为“三贤相”,或者“中兴三相”,其中老文资历最深,排名甚至压过了王安石。



    来的时候,文彦博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回去的时候,却是收获满箩筐,止不住喜笑颜开,眉飞色舞,高兴地飞起。



    趁着休息的时候,文彦博直接找到了王宁安。



    “二郎,这次陛下调我们回京,自然是让我们整顿朝纲,二郎可有什么看法,老夫一定鼎力支持,萧规曹随,不会含糊的。”



    王宁安轻哼了一声,“我说宽夫兄,你就那么笃定,能够接替我的首相之位?”



    文彦博急忙摆手,“老夫视名利如浮云,金钱如粪土,只是一心谋国而已……二郎,咱们也共事多次了,你还没有看清老夫是什么为人吗?”



    王宁安真想吐了,你丫的就是来恶心我的!



    “宽夫兄,我劝你一句啊,挺大岁数的人了,要注意点,毕竟还有一年时间,万一闪了腰,摔了腿,可就不妙了……你说是吧?”



    文彦博哑然一笑,“二郎,你这么说,只能证明你心虚了,怕了……其实你不该这么看老夫的,老夫绝不是个保守的人,如果我能执掌朝政,一定会锐意进取,大刀阔斧,在老夫的手上,大宋一定会焕然一新……老夫年轻时候,就曾立下志向,要匡君辅国,中兴社稷……老夫这一生,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真是年轻了十岁啊……请二郎放心,老夫一定会保重身体的,倒是你,年纪不大,心思这么重,慧极不寿啊!”



    老文说完,得意地拍拍屁股,笑嘻嘻离开。



    他走之后,王宁安倒是一扫刚才的郁闷之情,露出了阴森森的笑容。



    姓文的,你以为吃定了老子是吧?



    做梦去吧,只要老子在,哪怕我不是首相,也能把你挡在政事堂之外,你等着瞧吧!



    闲话少说,两位相公回京,得到了百官郊迎,隆重到了极点。



    赵曙再次下旨,王宁安晋位燕王,加太师、中书令衔,昭文馆大学士,总揽朝政……这一串任命,可把很多人吓坏了。



    从二字王变成一字王不说,还成为真正的宰相,执掌大权,哪怕开国的丞相赵普都没有这个威风。



    王宁安当然上书恳辞,可赵曙执意不从,而且赵曙也讲了,之前封王宁安为西凉王,是奖励他开疆拓土之功,如今西夏已灭,变法成效斐然,大宋天威赫赫,王宁安居功厥伟,这一次的封赏,实至名归,不需要推辞。



    就在别人还迷糊的时候,文彦博主动上书,他盛赞王宁安的作为,堪称人臣的表率,古今第一贤相,教导圣人,开启圣聪,刷新朝政,铲除弊端,功勋之大,亘古未有,如果朝廷赏罚不公,只会寒了满朝之士的心。



    老文的作为,简直义气无双,仿佛谁敢说王宁安不够格,他都能跳出来直接拼命!



    “老陈啊,你能告诉我,文宽夫这么干,到底想什么不?”



    陈顺之笑道:“还不是之前的心思,他是让王爷欠他的人情,以此来挟持王爷,到时候好能顺利上位。”



    王宁安当然能想得到,只是他并不相信文彦博会以为,靠着人情就能约束住他,这玩意一毛钱都不值!



    “王爷,其实未必如此,我猜测文宽夫只是想让你不反对而已,其他的人,他应该能摆平!”



    “我不这么看!”王宁安轻笑了一声,“不说别人,光是拗相公,就不是他能约束的!”



    陈顺之摇了摇头,“王爷,有件事情,我也是刚刚听说。”



    “什么事情?”



    “就在三个月之前,文宽夫曾经给陛下上了一道密奏。”陈顺之探身道:“老文在奏疏里面,向陛下保证,今年河套能多提供200万石粮食,故此,今年1000万石的东南漕粮,就能减少为800万石!”



    陈顺之又道:“此事是文彦博暗中所做,显然,他是想利用东南缺粮,示恩王爷!”



    “哼!他小瞧了我!”王宁安怒道:“不管他怎么折腾,我都不会感激他的!”



    “可是王介甫会!”



    陈顺之一句话,点醒了王宁安。



    “原来如此!”



    王宁安气得一拍大腿,“奶奶的,偏偏拗相公丢了粮食,老文这时候雪中送炭,拗相公不中招也不行了!”



    陈顺之点头,“王爷,要说起来,布局手段,文宽夫是丝毫不比王爷弱啊!”



    “你那是高抬我了,论起手段,我哪里比得上文彦博!”王宁安说的倒是实话,他要没有千年的见识,早就被文彦博秒得渣都不剩了!



    “必须压制住这个老货,不能让他再兴风作浪下去了!”王宁安背着手,来回踱步,走了差不多一刻钟,他突然放声大笑,“老陈啊,我们不妨就用文彦博的招数来对付文彦博,你看如何?”



    “王爷的意思?”



    “我给他请功,也封文宽夫一个王爷!”王宁安笑得跟狐狸附体似的。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宋将门我要做首辅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