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4章 拦路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64章 拦路更新时间:2018-01-08


“就是这里了!”磐珠隽秀将赵子良带到一间大院子门口说道,“疏勒镇军中但凡受了重伤的将校都在这里养伤,这里有专门的军中大夫疗伤和照料”。



    赵子良点点头,门口一个持枪兵士问道:“你等何人?来此何事?”



    赵子良掏出自己的官凭鱼符给兵士看,说道:“我乃托云堡堡主,前来看望席云庆校尉!”



    “哦,原来是赵堡主,请进!”兵士查验了一下官凭鱼符,很快将它还给了赵子良,并请两人入内。



    走进大院内,赵子良看见不少院子内不时有人走动,说道:“此地风景如画,确实是一处养病的好地方!看来,席堡主在这里过得不错!”



    赵子良正与磐珠隽秀说着话,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喊:“子良,你怎么来了?哈哈哈,某正想与你痛饮三百杯!”



    赵子良和磐珠隽秀扭头一看,屋檐下正站着一个壮汉,不是席云庆是谁?赵子良大笑,挥手打着招呼:“哈哈哈,席老大,看来你身体硬朗得很,我也就放心了!”



    两人走到一起,互相打量了一番,同时仰头哈哈大笑。



    “席老大,看来你死不了,既然死不了,喝酒肯定是没问题的!”



    席云庆拍拍胸脯大笑:“那当然,喝!一定要喝!”



    这时从旁边传来一声冷笑:“喝?不想死你就喝,只管喝,早死早好!”



    席云庆大怒:“谁?谁说老子不能喝?”



    “我!”这怒气比席云庆更甚。



    席云庆扭头一看,待看清说话之人,顿时焉了,颇为尴尬地说:“郭郎中,您早!”



    赵子良和磐珠隽秀看见不远处走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席云庆看见这白胡子老头就如同孙子看见爷爷一样,老实了。磐珠隽秀看见席云庆刚才还气势汹汹,眨眼之间就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感觉有趣极了,当即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这让席云庆很不得找条地缝钻了进去。



    席云庆好不容易把郭郎中哄走,拉着赵子良走到一边问道:“子良,你不在托云堡,怎么有空来这里?”



    赵子良道:“有点公务来疏勒镇处置,我可不是私自来的,是得了夫蒙将军允许的!”说着将手中一坛酒递给席云庆说道:“没带什么东西,就一坛子酒,既然席老大不能喝酒,那这酒就留在这里,席老大身体完全康复之后再喝!”



    席云庆看了看手中的酒,欢喜地接过,笑道:“好,也只有子良知道我的心意,这酒我就留下了!”



    说到这里,席云庆看了看赵子良,笑道:“如今子良统管托云堡,也算是真正有了用武之地了,可怜我,被困在这小院子里进出不得,都快憋死我了!”



    赵子良笑道:“席老大不必烦恼,难道你不知道夫蒙将军要对你有重用?”



    席云庆闻言立马瞪大了眼睛,急切道:“子良,你是说真的?”



    “自然是真的!”



    “你如何得知?”



    “今日我去见夫蒙将军,他亲口跟我说的!”



    “将军有没有说要让我去哪里?”



    赵子良道:“好像让你去城防军当任校尉一职,也算是高升了,统带的兵马一点都不比托云堡少”。



    席云庆无奈道:“高升是高升了,可是在城防军管治安,这可真是难为我了!不过在城防军有一点好处,以后再也不必像在托云堡一样要操心军械粮饷了”。



    粮饷?赵子良听了这两个字,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对啊,如今朝廷要对突骑施出兵的消息还没有传开,安西各地的粮价还是正常水平,过段时间大都护府和四镇镇守府肯定要在各地大肆征收粮草,到时候安西和北庭各地的粮食价格会一路上涨。何不趁着消息还没有传开,尽快出手大量囤积粮草,等以后粮价上涨之后,再想囤积就晚了。



    想到囤积粮草,赵子良脑子里马上就想到了一个人名,吉巴姆!当初在疏勒镇的镇北货栈内,吉巴姆这个疏勒国最大的粮食商人就在其中,赵子良也算是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还强行将此人带来的粮食全部扣下,不过吉巴姆也算是逃过一劫。



    心念转动之下,赵子良很快便有了决定,他对席云庆道:“这倒是!既然席老哥无碍了,子良就放心了!子良还有事情要办,就先告辞了,日后闲暇再来拜访!”



    席云庆见赵子良要走,也不好强留,这里毕竟不是他的住处,于是说道:“那好,某也不留你了,待某在城防军安顿下来,子良如果来疏勒镇,一定要来找某喝个痛快!”



    “一定一定!”



    告辞了席云庆之后,赵子良对磐珠隽秀道:“公主,我想起一事,要马上去办,就不能陪你了,如今夫蒙将军回来,你也快回镇守府在夫蒙将军帐下听用吧,以免将军想要找你却找不到”。



    磐珠隽秀尽管有些不情愿,可也知道赵子良要办正事,只好不情愿说道:“那好吧,你何时再来疏勒镇?”



    “有空我就会过来的!”



    与磐珠隽秀分开后,赵子良赶回驿站,带上二十多个骑兵护卫向城外而去,“堡主,我们这是要回去吗?”



    “今日怕是回不去了,今日本堡主要去疏勒王城办点事情!”



    二十多骑刚刚从出城,从城门口附近就走过来一个丫鬟拦住了赵子良的去路,赵子良立即勒马停下,发现拦路的这丫鬟竟然是昨晚孟夫人的丫鬟翠娥。



    “将军,奴婢有礼了!”翠娥道了一个万福。



    赵子良皱眉道:“姑娘拦住在下有何事?”



    “将军,我们家夫人在这里已经恭候将军多时了,还请将军上马车一见!”



    赵子良心里直叫苦也,扭头看了看,发现路边果然停着一辆宽大的马车,心下权衡了一下,看来不去见孟夫人是不行了,他向护卫长楚歌招了招手。



    楚歌策马上前拱手道:“堡主?”



    赵子良:“楚歌,你先带弟兄们去王城找一家客栈住下,打听出粮食商人吉巴姆住在哪儿,再派人回托云堡,让郑三带着辎重队和堡内所有马车过来一趟!”



    楚歌担心道:“堡主,您一个人······属下担心······”。



    赵子良笑了笑,拍拍楚歌的肩膀道:“不用担心,我去会一会一个朋友,会完朋友很快就会追上你们的!”



    “诺!”楚歌答应一声,向后挥一挥手:“我们走!”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