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11章 刑加于自身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111章 刑加于自身更新时间:2018-01-08


次日辰时,驻军各营早操完毕并吃完早膳之后,各营在主官校尉和副尉的带领下赶到了西城外的空地上集结,在守捉府官员和校尉们规定的位置待命,而此时这里早就聚集起了很多拨换城城内百姓和附近城镇、村落的各族百姓,受邀的城主府磐冷冷和各官员们都陆续赶来。



    赶来这里的百姓们都是想看看守捉府要如何处理那七名驻军兵士,这七名兵士在追突骑施溃兵的过程中做出危害百姓之事已经在当地引起了轩然大波,原本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只不过发生之后就被官员和驻军高层将校给压下了,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然而赵子良在这件事情上不但没有压制、捂盖子,反而还下令驻军开出军营在西城门外集结,说要当众宣布处理这件事情,这就让当地社会各阶层议论纷纷,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拨换城周边城镇和村落,因此临近巳时赶到这里的各族百姓们人数已经有近万人,而且人数还在增加,这些人都是想来看一看守捉府守捉使赵子良要如何处置这七名犯事的兵士。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尽管气味依旧很低,但太阳出来照在人身上还是感觉和暖和,再加上现在人数众多,百姓们也不感觉到冷。



    就在接近快要接近巳时,西城门外上万人引起的嘈杂声被一声巨吼听了下来,“将军到——所有人等肃静!”



    这声巨吼停下之后,又是一声锣响,只见东面外围的百姓们纷纷退后,很快就让开一条通道,一队衣甲鲜明、威风凛凛的大唐骑兵分成两列策马缓缓走来,之后是两列守捉府仪仗队举着“回避”、“肃静”的牌子,赵子良骑着乌力马、头戴红缨盔、身披狮头护肩黑色明光铠,这让年纪轻轻的他略显老成。



    “赵将军好!”



    “赵将军威武!”



    自从赵子良上任拨换城守捉使以来,驻军的军纪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让拨换城的百姓们再也没有受到过驻军兵士们的骚扰和祸害,因此很多百姓都对赵子良很有好感,他骑着宝马一经出现就受到了很多百姓们的欢迎。



    赵子良见沿途不断有人跟他打招呼,很是激动,要知道平民百姓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却也是很斤斤计较的,百姓们只在乎谁对他们好,他们就爱戴谁。现在这些百姓们都对他很友好,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他们对他的认可和拥护,还有什么比得上这种回报呢?



    赵子良骑在马上,一边走一边举手向两旁百姓挥手,不过大部分百姓还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想看看赵子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赵子良的仪仗还是很威武的,尽管他只是一个游击将军,可却是一座城池的守捉使,也是姑墨州的最高军事长官,守捉府也有和他身份匹配的仪仗,走出来也很有几分威仪,很多百姓们慑于仪仗队的威仪而吓得战战兢兢,看到赵子良的仪仗都连连后退。



    空地上早已经搭起了一座台子,台子的对面搭着棚子,官员和将校们都在棚子里就坐,赵子良的仪仗到来之后,所有官员和将校们都站了起来。



    “将军!”



    “将军!”官员和将校们都拱手行礼向赵子良打招呼。



    赵子良跳下马,将缰绳丢给身后扈从,走上台子向官员和将校们点头,磐冷冷在众官员最前面拱手道:“赵将军,时间刚刚好,请将军上坐吧!”



    赵子良走到主位上坐下,挥了挥手:“来人,把那七个欺负百姓的混账押上来!”



    魏猛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感觉不好,立刻就要上前说话,却被副尉梁琦死死地拉住。



    果然,七个壮汉被五花大绑的押到了台前,又被身后的兵士们按倒面向百姓和兵士们跪下。



    赵子良起身面向所有兵士和百姓们大声道:“将士们,你们当中有疏勒人、龟兹人、车鼻人、回纥人、吐蕃人、也有归化的突骑施人,还有其他部族之人,但你们现在都是我大唐的军人,你们与汉人兵士一样,汉族兵士有的,你们同样有,汉族兵士吃肉喝酒,谁也不曾让你们吃糠咽菜,是也不是?”



    所有将士轰然应答:“是!”



    赵子良又道:“既然对你们是如此,那么大唐王朝对于你们的家人和治下的各部族子民同样如此,谁也不曾将你们与汉人强分彼此,我们都是大唐王朝的子民,亲如一家人!这位兵士,你是哪族人?父母是什么人,做什么营生?”



    被赵子良指着的一个唐军兵士左连忙回答:”启禀将军,小人是龟兹人,父母是农人,靠给赫比施老爷种地过活!”



    赵子良又指着另外一个唐军兵士问道:“那你又是哪族人?父母是什么人?做何营生?”



    “小人是疏勒人,父母是牧民,家中有一百多只牛羊!”



    “那你的家境应该不错,为何来从军?”



    “只因家中兄弟姐妹众多,就算有如此多的牛羊,也养不活我们全部的兄弟姐妹!所以小人才来从军养活自己”。



    赵子良一连问了四五个兵士,每个人的情况都差不多,不是农民就是牧民,又或者是小商贩的庶子,有的人家有田地,算是自耕农,而有的人家却没有田地,只能靠给地主种地养活一家人。



    “很好!”赵子良继续说道:“看来你们当中绝大多数人的父母都是百姓,而被这七个混账祸害的三家人也是百姓,百姓跟百姓有区别吗?你们这七个混账,欺负的三家人,就等于是欺负了你们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一样,如果有一天,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也一样被跟你们一样的混账欺负了,你们又作何感想?你们回答我?”



    七个被五花大绑、跪在台上的兵士听了赵子良的话都惭愧的低下了头,台下所有将士们听了赵子良的这番话,内心也都颇为震动。



    “你们做出这等事情,与土匪何异?昨日我军刚刚大胜突骑施人,还没过一夜就发生这种令人齿冷之事,何其讽刺?慑于我军军威,前来告状的苦主们以及都督府和城主府是敢怒不敢言,为了息事宁人,城主府已经派人给苦主们送去银钱,打发他们走了!苦主们虽然拿了银钱走了,但是他心里真的舒坦了吗?虽然他们不追究了,但是我们自己就可以不再追究此事了吗?先前侍卫长楚歌还劝本将军,既然苦主不追究了,那这件事情就算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本将军也就可以不必为难,将士们也可以松一口气,但是本将军想问一句,你们真的可以过自己心里那道坎吗?”



    跪在台上的七人当中有人忍不住哭了起来,想来是对自己曾经做下的错事后悔不已。



    赵子良对所有将士道:“将士们,我们是军人,是大唐帝国的军人!大唐帝国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疆域最广阔的王朝,就算远在西方万里之遥的东罗马帝国、大食国都派使臣过来朝觐,我以生活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帝国而自豪,并发誓要以生命去守护她,让她永葆繁荣和强盛,这就是我的信念,我不要求你们也和我一样,但你们至少要对得起那份军饷和身上的那身甲胄!我们既然身为大唐帝国的军人,就绝对不能使她蒙羞!”



    说到这里,赵子良看向那七个跪着的兵士,问道:“你们七个,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七人当中为首的一个什长痛哭道:“将军,小人有罪,罪该万死!小人自知今日必死,还请将军看在小人等还有些功劳的份上,不要将小人等是因为这等丑事而死的消息告诉家中父母,小人不想家中父母因小人而蒙羞!”



    其他六人也纷纷痛哭请求:“是啊,将军,小人等自知必死,还请将军念在我等有些功劳的份上替我等隐瞒家中父母!”



    赵子良正要说话,有一个官员在磐冷冷的示意下站起来大声道:“将军,据小人所知,他们七人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而且在出征之前,将军也并未立下军规,将军现在要杀他们,好像有些说不过去,还请将军看在他们颇有功劳的份上饶他们一命!”



    有好些官员听了这话也站起来纷纷求情,“是啊是啊,将军,看在他们有些功劳的份上,饶他们一命吧?”



    这些人居心叵测,赵子良脸上一冷,暗自冷哼一声,当即大声道:“你说得对,出征之前本将军并未立下军规,因此他们才会犯错,这是本将军之过!他们身为军人却做出危害百姓之事,死不足惜!左右听令:第一,将这七人即刻斩首,按阵亡将士记录上名册,给他们的家人发放抚恤;第二,游击将军、守捉使赵子良一时疏忽而未在出征之前立下军规,致使此七人犯下侵犯百姓之罪,重打六十军棍,以儆效尤,即可行刑!”



    所有人一阵愕然,随即大惊,校尉李嗣业、魏猛、霍堪、梁琦、雷武、陈彪、李文通等人、还有守捉府长史崔建林、判官等人都纷纷起身拜倒请求赵子良收回成命,崔建林更是道:“将军万万不可,自古以来,哪有打自己军棍的将军?他们七人犯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与将军无干啊!”



    赵子良面色坚定,摆摆手道:“崔长史,你我都知道,如果不是本将军没有在出征之前立下军规,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他们自己固然有错,但本将军也难辞其咎,尔等不必再劝了。在军中,唯有以身作则,让军规加于立下军规之人,才能让三军莫敢不服!来人,行刑!”



    “唰唰唰······”一片片刀光闪过,七颗人头落地,鲜血染红了木质断头台和台下的白雪。



    而赵子良上身脱得只剩下白色内衣,趴在一条板凳上,两个兵士手持手臂粗的木棒打得他背部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一棍棍下去,他都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剧烈的疼痛感却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声闷哼。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