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09章 都是大名人啊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209章 都是大名人啊更新时间:2018-01-08


    王维不愧是大诗人,在萧炅为盖嘉运、赵子良等人准备的接风洗尘宴席上诗兴大发,连续作了两首高质量的诗,让盖嘉运赞不绝口。



    在酒席上,王维拉着赵子良,不停的让他讲述与突骑施作战的情形,赵子良可不是说书先生,虽然经历过,却不知道怎么表述出来,他告诉王维,想要了解战场上的具体情形和感受,只有亲身上战场体验才行,但这无疑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因为上战场可不是闹着玩的,随时有掉脑袋的风险。



    王维一想也觉得是这样,这两年河西地区还算是比较安定,前几年崔希逸为河西节度使时还跟吐蕃狠狠打了一战,大破吐蕃,当时王维被玄宗派来做监察御史出塞宣慰,还做了一首佳作《使至塞上》,诗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队伍在凉州城内补充了补给之后,于两日后继续启程向长安进发。



    三月二十二日上午,盖嘉运、赵子良一行人终于抵达长安,整个行程耗时两个月有余,大约平均每日行一百里。



    由于皇帝喜好边功,大臣们在得知盖嘉运回来时押送了俘虏回来,便早就派了快马前往通知,让盖嘉运这天上午押着俘虏们从明德门进城后沿着朱雀大街一直向北,最后抵达皇城朱雀门,皇帝大臣们将在朱雀门城楼上接受俘虏们的朝拜。



    所以,为了迎合皇帝的喜好,盖嘉运等人不得不绕过西门,来到长安城南边的明德门进城。



    明德门外站满了长安百姓,就在所有人都在引颈张望之时,一骑快马上的骑士背着八百里加急的彩旗飞驰而来,一边奔驰一边大喊:“来了,来了,安西副都护、四镇节度使、碎叶都督府赵子良将军押送俘虏来了!”



    听到这喊声,站在城门口的所有人都骚动起来,道路左右两侧的百姓向前移了又移。当盖嘉运和赵子良等人押着俘虏来到明德门时,城门口无数百姓大声欢呼起来,



    真正是锣鼓喧天、鼓号齐鸣。



    然而在这时,押送俘虏的队伍前面却还有一队人马正准备进入城门,那一队人马有十几骑护送着一辆豪华马车,这些骑士人人穿着衣料华贵的劲装、马靴、腰配刀剑,马匹高大健壮、他们护卫的马车上镀金镶银,颇为大气。除了这些护卫的骑士之外,马车旁还有几个年轻的方士骑马随行。



    许是受到了城门口大量人群高声呼喊的惊吓,那豪华马车前面拉车的马突然焦躁起来,不断停止了前进,还扬起前蹄立身而起长鸣嘶叫,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这匹马前蹄落地之后立即转身,反向而行,护卫在马车左右两侧和后面的骑士们顿时大惊,左边四个骑士反应不及,被突然掉头的马车撞翻在地,马车的车轮从好几个人和马匹的身上碾过去,让这些人发出一声声惨叫。



    “啊——马惊了,马惊了!”城门口两侧的百姓们惊恐的大叫起来。



    护卫豪华马车的骑士们顿时一阵大乱,为了不被马车撞到,后面的骑士立即打马逃走,就马车上坐的人的安全都不管了。



    连续撞翻五名骑士,并从他们身上、倒地的马匹身上碾过之后,受惊的马瞪着发红的双眼拉着马车向盖嘉运和赵子良等人这边狂奔而来。



    押送俘虏的队伍这边,盖嘉运居中,赵子良居左,仆骨怀恩居右,三人策马行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



    “不好,那马惊了!”赵子良脸色凝重道。



    岂知盖嘉运冷哼一声,怒道:“也不知道那帮酒囊饭袋怎么搞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让闲杂人等在在献俘队伍行走的路径上行车?就这样让它拖着马车冲过来,还不得把身后兵士们给冲散吗?待老夫斩了它!”



    说着,盖嘉运就从得胜钩上取下一杆长矛准备将那冲过来的惊马斩杀,赵子良看见那惊马后面拖着的是一辆豪华马车,这种装饰豪华的马车,而且此时还能够进城的马车,车上坐着之人的身份必然不凡,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形下斩杀了对方的马,万一对方身份高贵,又是睚眦必报之人,岂不是会惹下大麻烦?要知道这里可是京城啊,不是在安西,在京城这种地方,随便拉出来一个人都有可能是皇帝或大臣的亲戚。



    赵子良立即拦下道:“大人且慢,待末将拿下它!”



    说着,赵子良将金钉枣阳槊插在德胜钩上,一拍马背,身体腾空而起,稳稳落在前方四米的地面上,正好那惊马拖车马车冲过来,赵子良在刹那间一转身,伸手抓住了马头上的缰绳,而后用力一拉,那惊马被拉得转向,停了下来,高速行驶的马车突然急转弯,整个马车向一旁倾斜,差点就翻车,好在赵子良控制得极好,马车没有翻车,而且还停了下来。



    被抓住缰绳的惊马竟然狂暴不止,马头不停的扭头,前蹄也在大力的踢打着地面,想要挣脱扎赵子良的控制。



    赵子良何等力气?最大力量已经突破两千斤,一匹普通的拉车马如何挣得脱他的控制?他一边紧紧得拉住缰绳,一边伸出另一只手不停地抚摸着马颈上的马鬃,凑到马耳朵处低声说着什么,不一会儿功夫,惊马就停止了烦躁,情绪平静下来,还仰着马头摩擦着赵子良的手臂,一副亲昵的模样。



    然而这一切都被马车内坐着的两个女人从门帘缝隙中看得真切,赵子良身穿明亮盔甲,身材高大、英武不凡的模样都深深印入了两女的心里,待赵子良安抚好马匹,走过来向马车内拱手说道:“适才马惊了,此时已然镇定,车内贵人还无恙否?”



    听到赵子良问候的声音,车内两个女人才回过神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之中都流露出震惊和神采奕奕。



    年纪稍长一些的女子连忙撩开门帘,另一只手抚着胸口,一副受了不小惊吓的模样道:“我等无事!”



    当门帘被一只葱嫩如白玉的手掀开之时,马车内一左一右坐着两个绝美女子,左边一女看上去约莫二十几、三十不到的模样,娇艳中带着成熟,右边一女子二十岁许,清丽脱俗,两女美貌绝色,各有千秋,都穿着女道袍,左边年纪稍长者头顶戴着一顶长长的玉叶冠,这玉叶冠显然是无价之宝,看到这女子和她头顶上的玉叶冠,赵子良脑子里马上闪现出一首诗:“知有持盈玉叶冠,剪云裁月照人寒”。



    再看右边年轻女子,头顶上的娥冠数十颗相同大小的珍珠,此时阳光正从东面照过来,此女正面对着东面,在太阳光的照耀下,娥冠上的珍珠发出刺眼闪目的光芒。



    赵子良看得虽然有些痴迷,但眼神很快恢复清明,拱手道:“既然二位贵人无事,能否请贵人让马夫驾车让开道路,让我等押送俘虏先行?向皇帝陛下献俘可耽误不得,否则谁也吃罪不起,还请两位贵人行个方便”。



    听到赵子良说的话,右边年轻女道士反应过来,立即道:“贫道号太真!”



    左边年长女道士接口道:“贫道号玉真!适才多谢将军出手相救,否则我姐妹二人只怕就危险了。敢问将军高姓大名?”



    “呃??????在下赵子良??????”赵子良总感觉太真和玉真这两个道号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赵子良的话还没有说完,年轻女道士就立即兴奋道:“原来你就是赵子良?”



    “呃??????在下很有名吗?”赵子良不由摸了摸鼻子,“好像在下与二位贵人素不相识,也从未谋面,贵人怎会知道在下?”



    那年纪稍长的女道士捂嘴轻笑道:“你杀得突厥人风闻丧胆,从去年开始,你的大名就传遍长安了!”



    听了美人的夸赞,赵子良倒是颇有些不好意思了,笑道:“都是外人夸大了,在下却是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威猛”。



    就在这时,护卫马车的那些护卫们和几个年轻的方士才匆匆打马跑过来,一个看上去领头的骑士焦急的跳下战马快步走到马车前下摆道:“属下无能,让两位道长受惊了!死罪,死罪!”



    那年长女道士看着这骑士头领,冷哼一声道:“哼,要靠你们,贫道只怕早就横遭不测了,真是一群饭桶,还不退下!”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那骑士头领连忙退到了一边。



    这时又有一个年近四十、看面相有些像混血儿的中年人上前焦急的问道:“玉真道长,您没事吧!”



    玉真道长看见这个中年文士,面色好看了一些,勉强露出笑色:“无恙,太白不要担心!”



    “太、太白?”赵子良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傻眼了,指着中年文士问道:“你、你是诗仙李白?”



    李白听得一愣,扭头看向赵子良,见是刚才拉住惊马,救了车内两位贵人的将军,连忙拱手道:“不敢当将军‘诗仙’的称呼,吾是李白,只是写了几首不入眼的诗罢了,不知将军怎认得吾?”



    赵子良这时才想起来这两位道号分别为太真和玉真的美貌绝伦的女道士是谁了,她们分别是大名鼎鼎的杨玉环杨贵妃和唐玄宗一母同胞的亲妹妹玉真公主李持盈,听了李白的话后,赵子良连忙掩饰,笑道:“听说过,听说过”。(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