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42章 聂三娘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242章 聂三娘更新时间:2018-01-08


    李林甫的手下终究是慢了一步,等他们想要去改变与宫内外眼线的联络方式时,他们才发现他们的动作太慢了,他们再也联系不上这些人,而这些人都是麻六发展起来的,也只有他知道这些人的真正身份,现在麻六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他的音讯。



    当李林甫在家中得知这个消息时,顿时雷霆大怒:“到底是谁在与老夫作对?谁在跟老夫过不去?不要让老夫发现,否则老夫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李林甫气得胡子上翘,哼哧哼哧如老牛喘息一般。



    幕僚张先生拱手道:“相爷,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这次对方做得滴水不漏,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和线索,咱们的对手又太多了,短时间之内只怕难以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在下以为,寻找麻六的事情不能放弃,但是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以在下之见,咱们还是得另外再发展一条眼线,不然的话,相爷会十分被动!”



    李林甫闻言当即立断:“好,就这么办,此时就交给张先生去做,那些家丁下人终归是眼界格局小了一些,难成大器,此事交给张先生,老夫是放心的!”



    “多谢相爷信任,在下必不辜负相爷期望!”



    李林甫又想起派人去搞掉赵子良的事情,也不知道进行得怎么样了,问道:“对了,赵子良的事情进行得如何了?吴振,怎么还没有消息?”



    叫吴振的人拱手弯腰道:“相爷,刺客已经派出去了,现在还没有消息只能说明他没有找到机会!”



    李林甫眼神中闪烁不定,摆摆手:“算了,那就再等等”。



    被派去刺杀赵子良的刺客确实没有找到机会,对于刺客来说,寻找最合适的时机动手是极为关键的。



    刺客这种生物自从有人类文明伊始就出现了,与娼这种职业一样,都是极为古老的职业,因为古老,所以有它的传承,因为有传承,所以有独特的守则和规矩,这些守则和规矩,都是从事这些职业的前辈们一次次血的教训而总结出来的经验,就比如,刺客和娼这两个职业都有一个共同的守则,就是不能动感情,一旦动了感情,要么立刻退出,从此隐姓埋名,否则必然要付出代价。



    没有机会就不能出手是刺客守则中最为重要的一条守则,聂三娘就是准备刺杀赵子良的刺客,她是一个合格的刺客,至少在接到刺杀赵子良的任务之前是这样的,她一直遵守着刺客守则上的每一个信条,并且从未失过手。



    此时的刺客,杀人的手段还很单一,基本上都是以刀剑这样的兵器为主,远远没有达到像后世那样精通物理、化学、医药等这类领域的杀人手段。



    在聂三娘看来,赵子良这个人真是徒有虚名、贪生怕死的典型代表,要不然他怎么整天都带着白孝德等几个扈从在身边?她也是搞不明白,既然这赵子良这么怕死,为什么还能够在战场上取得那么多战功?



    其实聂隐娘不知道,赵子良招募扈从的目的并非是保护自己,而是随大流,耍耍身为一个将军的威风,毕竟他也是人,也有那么一点点虚荣心,让自己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就是此生最大的成就了。



    白孝德这些扈从们这段时间成了聂三娘的眼中钉、肉中刺,想要对赵子良进行刺杀,就要先解决白孝德这些扈从,可是如果先杀了白孝德等人,必然会惊动赵子良,赵子良给聂三娘的感觉很危险,要刺杀这个人只怕不是那么容易,比她之前杀过的任何人的难度都要大得多,不过她这次的酬金也不少。



    刺客很少有出身,很少知道自己的身世,聂三娘就是这样的人,她是一个孤儿,被她的师傅从路边捡到并收养在身边,从此她就开始了地狱一般的训练,在正式成为一个刺客之前,再残酷的训练在她眼里都算不上什么,最让她恐惧和害怕的是饿肚子,她那个已经下了地狱的师傅经常几天几夜不给她饭吃,以此训练她对求生的渴望,因此,她时刻都在为生存而杀人,她的潜意识里对挨饿的感受实在是太深刻了,所以她不停地接任务,不停的杀人,先拿定金再杀人,杀人之后再拿余款,有了钱就可以买粮食,不用饿肚子了。



    刺客有传承,有的有组织,有的单干,聂三娘的师傅是一个独行刺客,在她师傅死后,她也成为了一个独行刺客,刺客有一个必须要遵守的守则,那就是不完成任务决不罢手,至死方休,除非你从此不再从事刺客这个职业,这是独行刺客的自由,但是对于有组织的刺客而言,想要退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跟踪赵子良已经十天了,聂三娘一直没有在好的刺杀机会,这让她有些烦躁,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赵子良每天来往于家中和左监门卫府衙,很少去其他地方,而他的家里在聂三娘看来虽然没有几个人,但那几个扈从都是百里挑一的悍勇之士,而且极为警惕,想要悄声无息的潜入赵府,困难太大,赵子良处理公务的左监门卫府衙门也是岗哨林立,动手成功的可能性太低。



    怎么办呢?聂三娘这两天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段日子,赵子良总是觉得不对劲,好像每时每刻只要自己从家中走出来或者从左监门卫府衙出来都有人在后面盯着似的,每次回头或是转身查看,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就像是牛皮糖粘贴在身上一样,甩都甩不掉。



    几天过去后,赵子良终于确定自己被跟踪了,跟踪之法非常高明,他根本就发现不了,但是杀机时刻笼罩着自己,这种感觉极为强烈,他久经沙场,对杀气极为敏感,他坚信自己的感觉不会欺骗自己,一定是有什么人盯上了自己,想要对自己下手。



    赵子良也一直在等,等待这个隐藏在暗处的刺客对自己动手,但是让他失望的是,这个刺客却迟迟不动手,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还不动手?



    很快,赵子良终于明白刺客迟迟不动手的原因,因为刺客找不到动手的机会,赵子良明白原因之后开始琢磨如何把这个刺客引出来,毕竟谁都无法忍受永远被一个刺客在暗处盯上。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赵子良把陈清莹叫了过来,“中秋佳节没几天了吧?”



    陈清莹点头:“恩,今日初八,只有五六天了!”



    赵子良道:“今年咱们家人比较多,就好好过一个热闹的中秋节,这样吧,你明日带赵虎、芷韵去街上买些东西,买了东西之后带去庄子,让下人们把庄子好好打扫收拾一番,中秋节我过去住几天,这几天你们就不要回来,免得来回跑,太麻烦”。



    “诺!”



    次日下午,陈清莹等人临行前,赵子良嘱咐道:“要督促赵虎练功,别让他偷懒”。



    “奴家知道了!”



    赵子良又对白孝德吩咐:“你带人护送他们回庄子,这里留两个人看门就行了,你们也在庄子里好哈休息几天”。



    白孝德道:“将军,只留两个人是不是太少了?”



    “不少了,这里毕竟是长安城,治安还是不错的,你去吧!”



    “诺!”



    送走了陈清莹等人,赵子良心里稍稍放心下来,路上有白孝德带着十几二十个扈从保护,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些扈从都身经百战的悍勇之士,而且都是有军籍在身的,个个都是全副武装,不仅作战配合默契,而且个人战斗力也是不弱,就算敌人有两百人,也不一定能够拿得下他们。



    一直盯着赵子良的聂三娘看见赵府大批的扈从都护送赵子良的家人离开,她马上知道自己苦等的机会来了,大批扈从的离开让赵府完全没有了戒备和守卫,只要一个翻身就可以翻阅围墙潜入赵府内。



    聂三娘这些天早就把赵府周围的街道、小巷和房屋弄得很清楚了,她很快制定了两套刺杀计划和两条撤离的路线,刺杀计划当然是要尽可能的一击得手,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改变方案,撤离的路线也是尽可能的避开金吾卫和候卫的沿街巡查。



    聂隐娘的伪装技术不错,她本想伪装成一个丫鬟去刺杀赵子良,但经过调查之后她果断放弃了这么做,因为赵府的丫鬟实在太少了,只有两个,家丁也只有两个,赵子良这么年轻,难道以他的记性会记不住两个丫鬟的相貌?



    天黑之前,聂三娘回到自己的住处准备夜间刺杀事宜,她在长安城内有自己的房子,平时做着给人缝缝补补的针线活掩护身份,不过她这段时间不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而是住在一间主人没在家的房子,以免自己的真实住处被人发现。



    对于一个刺客来说,小心谨慎是必须的,而聂三娘在这件事情上可谓极为重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