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44章 叫阵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344章 叫阵更新时间:2018-01-08


    八月二十二日,新泉军和赤水军五千人马留守大营、看守粮草军械,河西节度使王倕率麾下两万五千将士抵达水渠弯城下。



    看着日渐升高的太阳,高大健硕的肃州刺史、玉门军使曹裕向王倕拱手道:“大帅,攻城吧,早日攻下水渠弯,好让将士们早些回去!”



    王倕竖起手掌道:“不急,兵法有云,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先挫一挫敌军锐气,哪位将军与本帅前去叫阵?”



    曹裕一听,当即拱手道:“大帅,末将请命前去叫阵挑战!”



    众官员将校听了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心里嘀咕着,作为一州刺史、一军大将,怎么能轻易上阵挑战?除非手下全是窝囊废!你这想讨好王倕也做得太过了吧?万一马前失蹄被人斩了,岂不是冤枉得很?



    王倕也觉得不妥,摆手了摆手:“大将岂能轻动?叫阵不是大将该做的事情!”



    曹裕也不气馁,连忙道:“大帅,末将手下有一员骁将陆文彬,可去叫阵!”



    王倕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命陆文彬前去叫阵!”



    “诺!”曹裕大喜,当即回首大叫:“陆文彬何在?”



    一员二十多岁的年轻将领大声应答:“末将在!”



    “令你前去叫阵!”



    “遵命!”



    陆文彬提着长枪策马冲出军阵,很快奔行到水渠城北门下一箭之地勒马停下扯开嗓子大叫:“城上的贼将听着,某是陆文彬大爷!有种别据城而守,下来与你爷爷大战三百回合,这才算是真汉子!”



    城楼上的吐蕃大将、原吐谷浑王子悉弄参听了陆文彬在城下叫骂,气得胸前起伏不定,脸色涨得通红,不过悉弄参虽然气愤陆文彬在骂他,但也知道陆文彬是想激他出城对战,他强忍着心中怒气不出声,任由陆文彬在城下不停地叫骂。



    “悉弄参,你还是吐谷浑王子呢,我呸,你这无胆鼠辈,难道只知道躲在城墙上马?吐谷浑有你这样的王子简直是耻辱,你们吐谷浑当年降了我大唐,数千帐内迁归附,却又复叛,反复无常的小人!你们背叛了我大唐,难保他日又不会背叛吐蕃人,吐蕃人肯定早就对你们防备甚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你们当替死鬼了,你们这些蠢猪、蠢猪·····哈哈哈······”。



    悉弄参气得七窍生烟,握着刀柄的手指咯咯作响,脖子和额头上的青筋凸显、暴起,却还是强忍着没有任何动作。



    悉弄参忍得住,他手下的兵将们却忍不住了,一个个气得大叫不止,许多人用兵器在城墙上敲着,有两个千夫长实在忍不住,对他道:“王子,城下这唐将太可恨了,让属下等出城去斩了他!”



    悉弄参冷冷道:“不准,没有本王子的允许,谁都不许出城迎敌!”



    两个千夫长还带努力劝说,“王子······”。



    悉弄参大怒:“怎么,想造反吗?本王子说不准就不准!”



    两个千夫长黯然退下,心气儿顿时下降了一大截,其他兵将见状,顿时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士气瞬间大跌。



    陆文彬一直骂着,见悉弄参并不出城迎战,却也不气馁,继续骂着,而且骂人的话越来越恶毒和恶心,最后甚至到了丑陋的地步。



    “悉弄参,你这个杂种,某听说你父王当年年事已高,那方面不行了,你母亲寂寞难耐,就与手下侍卫长暗通曲款,你是你母亲和侍卫长生的,不知是也不是?”



    如果说其他骂人的话,戏弄参还可以承受得了,但这种话一骂出来,悉弄参当即就炸刺,暴跳如雷:“放屁,你这该死的唐将,再敢胡言乱语,本王子一定把你大卸八块,剁成肉泥!”



    陆文彬见悉弄参被激怒,心中大喜,当即再添一把火:“哇哈哈哈,悉弄参,你还敢说不是?你与你父王半点不像,不仅长相不像,就连性情也不像,吾听闻你父王年轻时英勇果敢,而你却胆小如鼠,畏首畏尾,你还敢说你是你父王的儿子?”



    “混账、混账、该死的陆文彬,本王子要宰了你,你等着,有种别跑!”悉弄参怒气冲冲的大叫着,转身下令:“库巴,点起一千儿郎随本王子出城斩了那唐将!”



    千夫长库巴大喜,当即道:“是,四王子!”



    随着城门大开,悉弄参领着一千兵马冲出城门,很快在城下立下阵脚,悉弄参把兵马交给千夫长库巴统带,自己提着一杆大刀拍马冲向陆文彬,大叫:“陆文彬,速来受死!”



    悉弄参已经恨极了陆文彬,他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骂过,还骂得这么狠,谁受得了?他没有当场把肺给气炸了都是好的,如果不斩了陆文彬,如何出得了心中这口恶气?



    陆文彬见悉弄参拍马提刀冲过来,心中大喜,大叫着策马迎了上去,一边策马飞驰,还一边大叫:“果然是头脑愚笨的蛮人,被某三言两语就给气昏了头脑,正好,待本将军砍了你的头颅换功劳!”



    两人冲到一起,兵器相交,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转眼之间就交手了十来招,各自使出浑身解数,悉弄参看上去身体瘦弱,骨架不大,但是一身力气却大得出奇,他这也是从娘胎里带来的神力,如果不是亲自与他交手,根本看不出此人有如此神力。



    此时陆文彬开始渐渐落入下风,他本不是力大之辈,招式上也不比悉弄参灵活多少,因此很快被压制。



    又斗了十来个回合,陆文彬终于支撑不住,一时不察,躲避不及被悉弄参砍成了两段。



    陆文彬被斩,悉弄参获胜,城楼上吐蕃兵士们发出一阵欢呼,反观唐军这边,一片唉声叹气,有人还在军阵中小声说:“看着这陆将军长得一脸的猛将模样,原来是中看不中用啊,才打了二十多招就被斩了,哎······”



    却说悉弄参斩了陆文彬,憋在心里的一口恶气出了,十分畅快,忍不住一声长啸,心中又有些得意,长啸过后,对着唐军军阵大叫:“还有谁来送死?”



    听了悉弄参的挑衅,王倕的脸色很有些不好看,扭头叫道:“谁去斩了悉弄参,官升一级,赏钱两千贯、布百匹!”



    沙州刺史李宏定抱拳道:“大帅,末将手下有猛将蔡剑可斩悉弄参!”



    王倕点点头,摆摆手:“让蔡剑出阵斩了悉弄参!”



    一脸络腮胡的蔡剑提着大刀拍马冲出军阵,大叫大吼:“豆卢军副使蔡剑来也,悉弄参受死!”



    悉弄参看着冲上来的蔡剑,冷笑一声,当即策马飞奔迎上,待两人相距不过十余米时,悉弄参突然从马背上跃起,手中大刀突然向马背上的蔡剑劈下,蔡剑大惊,立即架起刀杆格挡,却没想到悉弄参突然腰腹一收,双脚踢中蔡剑胸膛。



    悉弄参好大力气,蔡剑被踢中后当即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也飞离马背,兵器掉落在地,此时悉弄参却在他的上方,手中大刀再次劈向他,人还没有落地就被劈成了两半。



    却见悉弄参手中大刀又在地上一撑,双脚落地后瞬间发力,在刀杆的支撑下身体跳起刚好落在他的马背上,从杀人到落地,到再次上马,只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可见此人的骑术何等了得。



    城墙上吐蕃士兵们看见悉弄参再次斩杀了一员唐将,顿时再次爆发出欢呼声,整个城头喜气洋洋,旌旗摇动、锣鼓喧天。



    唐军军阵这边一片死气沉沉,连续折损了两员大将,将士们倍感颜面尽失,士气大跌。



    此时太阳高照,气温升高,唐军军中中将士们一个个被晒得汗流浃背,又加上士气大跌,情形很不好。



    赵子良见状,拍马上前向王倕拱手道:“大帅,如今我军士气大跌,再加上此时太阳高照,天气炎热,将士们体力损失严重,战力大减,如果悉弄参此时挥军进攻,我军定然讨不到好处,不如先行收兵回营,待明日再战?”



    王倕也不是意气用事之人,听了赵子良的建议,深觉有理,于是下令道:“传令,后军变前军,前军变后军,徐徐退回答应,赵将军,由你带着大斗军断后!”



    “遵命!”



    悉弄参见唐军开始撤退,且丝毫不乱,有心想挥军趁势追杀,但却知道唐军军阵不乱不能追杀,否则他只有一千兵马只怕会陷入重围。



    悉弄参不敢追击,却不放过嘲笑唐军的机会,“哈哈哈······就这么撤走了?原来唐军也都是一些无胆鼠辈!有本事留下来再与本王子大战三百回合!”



    回到营地,众将随着王倕来到了中军大帐,王倕坐在主位上怒气冲冲,大骂:“饭桶、废物,动手之前一个个说自己有多厉害,上阵之后却挡不住悉弄参三招两式就被斩了,真是废物!”



    判官王维劝解道:“大帅息怒,将军难免阵上亡啊!”



    王倕咬牙道:“明日再战,还有哪位将军敢对战悉弄参?”



    就在这时,站在赵子良身后的第三营都尉董延光站出来向王倕拱手躬身行礼道:“大帅,末将愿出战悉弄参,不胜,则提头来见!”



    赵子良看见是董延光,顿时大怒,一拍面前小几:“董延光,这么多将军都没有说话,你出来凑什么热闹?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是想上阵找死?还不退下”。



    董延光此时也才发现自己好像越过赵子良直接站出来向王倕请战,这可是犯了大忌,他当即脸色一变,心中不甘,正要打退堂鼓,王倕却发话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