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74章 祭旗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674章 祭旗更新时间:2018-01-08


    孟夫人端着茶杯的手轻轻颤抖不止,显示着她内心的极不平静,她来之前想得好好的,认为凭她和赵子良的交情,让赵子良网开一面应该是不难办到的,却没想到她还没有开口,赵子良就把她的话堵回去了。



    孟夫人有些不死心,问道:“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赵子良摇头道:“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如今崔光远和边令诚已经在被押来刑场的途中,没有人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放了,别说我不能,就算是皇帝也不敢这么做,如今大唐王朝处于风雨飘摇之际,皇帝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太监让自己失去威信,更何况是我呢?以我与边令诚之间的过节,我自然是早就想致他于死地,夫人今日前来想必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我也不能让夫人白来,我能为夫人做的最大程度就是取消他千刀万剐之刑,改为斩立决,反正都是一死,何种死法其实并不重要的,重要是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良久,孟夫人用手绢擦了擦眼泪道:“既如此,多谢赵郎网开一面,否则的话,妾身连给他收尸都不能!”



    赵子良看着孟夫人的模样,叹道:“边令诚死定了,这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倒是夫人,你想过你现在的处境吗?长安城内有多少人对边令诚恨之入骨,天下又有多少人对边令诚恨之入骨,你知道吗?如今主管长安秩序的是我的部将楚歌,想必你应该对他有些印象,当日我军攻入长安城内,在皇宫内搜出了崔光远和边令诚,崔光远的家当夜就被抄了,这些天以来,但凡是叛军入城时有投降的官员和勋贵全部遭到了清算,唯独只有你的府上没有人,楚歌知道我和你往日的交情,因此故意装作不知边令诚的府邸在何处,就算是有人问起,他也是总是推脱,所有你还能安稳地呆在府中,也没有人敢骚扰贵府,你家中的生意还能继续下去!如今我就要出征了,长安城的治安和驻防也将要移交给别的军队,等我这边率大军一走,只怕就会有人像饿虎一样扑上贵府和贵府上的生意,我在前线与敌军交战,被战事羁绊,恐怕不能时时都盯着这边,所以你还是要早做打算,我可以帮你挡住一些官面上的麻烦,不过我在这里也不是能一手遮天的,朝中有很多大臣都看我不顺眼,他们不会买我的面子,另外还有那些普通平民百姓呢?全长安城有多少百姓在这次大乱中死了妻儿父母的?他们会不找你和贵府发泄怒火?”



    听了赵子良这些,孟夫人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她花了这么多年经营家中生意,如今已经颇具规模,边令诚已经靠不住了,现在长安城刚刚被北庭军夺回不久,长安城正在实行戒严,一些牛鬼蛇神都不敢妄动,可长安城不可能一直戒严下去,有楚歌的关照,京兆府这个时候不会冒着得罪军方的危险去动她和她家的产业,再加上朝廷绝大部分衙门都还没有回复,因此她和她家中的产业才得以保全到现在,可是赵子良走了之后呢?



    想到这里,孟夫人脸色开始发白,她清楚官府中人的德性了,太清楚官府的力量了,在官吏面前,平民百姓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为什么“有官员代天子牧守一方”这种说法?隐含的意思就是把平民百姓当牲口一样放牧啊!养肥了再杀!



    孟夫人楚楚可怜地看向赵子良问道:“赵郎,你说妾身现在该怎么办?你可不能看着那些贪婪之辈欺负妾身啊!”



    赵子良抚了抚额头,思索良久才对孟夫人道:“这样吧,你先找人把府邸盘出去,能折现多少就折现多少,这个时候不要在乎这点钱,不能再住在那儿了,需要另外找地方住!另外,我已令金吾卫将军臧希晏驻防长安,我走之后,长安的治安和驻防都由他负责,我把他找来,跟他交代一下,再让你们见一见,以后如果有事,你就派人去找他,我想他看在我的面子上,应该会对你照看一二。另外,我军为了筹备粮草和军械,还会留下一支人马继续留在灞桥军营,主要负责人是郑三,你应该也认识,我会关照他的,你看行吗?”



    孟夫人闻言点点头道:“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赵子良当即对外面喊道:“来人,把臧希晏、郑三找来!”



    “诺!”



    不一会儿工夫,臧希了和郑三就先后来到了中军大帐,两人见大帐之中竟然还有一位贵妇,忍不住有些惊奇,郑三却是感觉此女有些面熟,只是一时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拜见大帅!”



    赵子良抬手:“二位免礼,把你们叫来是想介绍一个人给你们认识,这位是孟夫人!”



    孟夫人首先对二人道了一个万福:“妾身见过二位将军!”



    两人诧异,不知道赵子良为何给他们介绍一个女人认识,但基本的礼数还是懂的,连忙抱拳还礼道:“见过孟夫人!”



    “呃、孟夫人?”郑三这时才想起来,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原来真是孟夫人,您看我这记性?夫人见谅!”



    孟夫人笑道:“郑大人好!”



    赵子良对臧希晏和郑三人说道:“孟夫人是一个可怜人,当年年纪尚小就被边令诚抢去做了妾室,一个太监找妾室,我们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如今边令诚罪孽深重,自是死不足惜,但孟夫人却是身不由己的,所以本帅认为孟夫人不应当受到边令诚的牵连,但是只怕朝中很多大臣和不少长安百姓不会知道这些,他们也不会管这些!当年在安西从军,本帅还只是小卒之时,孟夫人对我多有关照,可以说孟夫人是我的恩人,我不能看着孟夫人受到伤害,今日把二位请来,是想等本帅统兵东征之后,请二位对孟夫人关照一二,特别是臧兄,等完成防务交割之后你就是长安守备,此事还请臧兄多多费心才是!”



    臧希晏闻言抱拳道:“末将与大帅相识十多年了,有何事大帅只要派人招呼一声就行,今日却专门找我来说这事,足见大帅对此事的重视,请大帅放心,有臧希晏在长安城,谁也别想动孟夫人一根汗毛!不如这样,我专门派一什兵丁在孟夫人府上守卫,一些地痞混混、普通百姓和小官小吏自然不敢靠近,有能耐对孟夫人不利的人想要动手必要要惊动末将!”



    赵子良看向孟夫人,孟夫人点点头,心中松了一口气。



    郑三这时却道:“有臧将军派兵护卫,一些牛鬼蛇神自然不敢动,怕就怕想要对孟夫人动手的人是臧将军都吓不退的人!”



    郑三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孟夫人手里的产业可不是一点点钱,叛军洗劫了长安城,如今长安城内可谓是繁华不在,空虚得很,那些朝中大臣们能不盯上孟夫人手里的产业和生意?



    赵子良皱起了眉头,想了想对郑三道:“这样吧,如果真有人连臧兄的面子都不给,你就拿我的名刺去见此人,就说孟夫人是我的外室,谁要是敢动孟夫人,就是与我赵子良为敌!”



    孟夫人没想到赵子良能为她做到这一步,到了赵子良如今这个程度,其他的都无需担心,唯一要担心名声不好。她急忙道:“赵郎,这不行,这会毁了你的清誉!”



    赵子良笑着摆手道:“你无需为我担心,我一个领兵大将,如今又主掌天下兵马平叛事宜,如果一点点缺点都没有,皇帝陛下只怕也不会那么放心,朝中那帮庸才正愁找不到机会在皇帝面前进谗言呢,我怎么能不给他们找点机会?此时就这么定了!”



    孟夫人走了,赵子良答应等待行刑完毕就派人把边令诚的尸首给她送去。



    送走了孟夫人,赵子良对臧希晏和郑三道:“走吧,刑场那边已经准备完毕了,时辰已经差不多到了,我们也是时候过去了!”



    “大帅请!”



    赵子良和臧希晏、郑三等人来到刑场,随行亲兵一声大喝:“大帅到——”



    兵将们顿时发出山呼海啸的一般的欢呼声:“大帅威武、大帅威武??????”



    赵子良骑在马背上不停地挥手:“将士们雄壮,将士们雄壮??????”



    来到刑场上,赵子良跳下战马,按剑走到刑台上来到背插标签、跪在地上崔光远,蹲在他们前面看着批头散发的两人。



    “崔光远,当你和边令诚下令打开长安城们迎接叛军入城之时,可曾想到会有今日?你是皇帝临行前任命的长安留守,而你却不但辜负了皇帝的信任,而且还祸害了长安的百姓,你觉得你该死吗?”



    崔光远抬头看了看赵子良,一脸的惨笑:“嘿,此时说这些还有何用?我要早知道你赵子良的兵马会来得这么快,我又何必枉做恶人?你赵子良应该比我清楚,如果你没领兵前来,如果让叛军攻城,一旦攻破长安城,叛军为了发泄只怕会把长安城内杀个鸡犬不留!打开城门我苟活一世,不开城门我还是要被叛军杀死,长安城也会毁于一旦,你他妈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所以你选择了承担骂名、保住长安城和百姓!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崔家所在的博陵被占据而担心崔家遭到叛军的杀戮才选择投降的,原来你是心怀大义,我误会你了,但你选择投降的时机太不对了,人们只会认为你的贪生怕死才这么做的!你一路好走吧!”



    赵子良说完走到边令诚面前蹲下道:“边令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边令诚抬头用沙哑的声音道:“孟莹儿归你了,希望你好好待她,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赵子良直接起身走到他们的背后对刑场周围高声道:“原长安留守崔光远和中使边令诚在叛军抵达长安时不战而降,打开城门放叛军入城,致使长安城和全城百姓遭到叛军的肆虐和屠戮,中使边令诚心怀私怨,献媚进谗、陷害忠良,致使原范阳、卢龙节度使封常清、原天下兵马副元帅高仙芝惨遭杀害,此二人罪大恶极,今我大军就要拔营东征讨伐叛军,特用此二贼之头颅来祭旗,以此来激励将士军心、平息民怨,为百姓们报仇雪恨!现时辰已到,开始行刑——”



    赵子良说完退到了监斩官的位置上,待两名刽子手准备好了只,他拿出一支令签丢在地上大喝一声:“斩!”



    两道刀光劈下,只见两颗头颅滚落在地,无头尸体喷出大量的鲜血倒在地上不断地抽搐。



    刑场周围的无数百姓无不大声哭着大喊:“杀都好,杀得好?????”(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