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709章 王维之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709章 王维之事更新时间:2018-01-08


    赵霆与李淑原本就互相有好感,再加上两人被双方家长指定相亲,经过上元节一晚游玩到天亮的关系,两人的感情直线上升。



    又经过几天的相处,双方已是互相爱慕,感情至深。正月十八,两人商量着去灞桥军营里玩耍,但是军营不允许无关等人进入,更不允许女人随便进入,因此赵霆只得给李淑找来小一号的盔甲,让她披上,女扮男装成他的随从。



    一大早,两人骑着一匹马来到灞桥军营,在军营门口却看见一辆四品大臣规格的马车,一个中年官员搓着手在原地不停地来回走动,神情似乎有些焦急,还有两个家丁随从站在一旁。



    赵霆和李淑看见这情形都不由多看了那中年官员几眼,这时营门校尉认出了赵霆,连忙上前抱拳笑道:“原来是二公子啊,您不是在华阴么?怎么有空回长安了?”



    赵霆和李淑也没有下马,抱拳还礼笑道:“常校尉,我父说你们在驻留在这里筹集粮草军械很是辛苦,这不让我回来看看你们吗?”



    营门校尉一阵欣喜:“哎呀,二公子真是太会说话了,看把卑职感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来人,还不快给二公子打开营门!”



    营门随之打开,赵霆抱拳道:“常校尉,你慢点,我们先进去了!”



    “怎么两个人骑一匹马?”常校尉心想,对着赵霆和李淑的背影大喊:“二公子啊,卑职还有一匹马,要不待会派人给你送去?”



    已经策马跑进营内的赵霆挥挥手:“不用了,多谢!”



    刚才在营门旁边焦急等待的中年官员上前询问:“这位将军,刚才进去的是?”



    常校尉道:“是我家大帅的二公子!”



    “原来是他!”



    赵霆和李淑骑着马跑进了军营,赵霆想起刚才营门旁边穿着四品官服的官员问道:“淑姑娘,你认识刚才站在营门旁的官员吗?”



    李淑道:“我不常出门,也很少注意朝堂之事,不认识此人!”



    赵霆也没在意,策马小跑着,沿途遇到所有将校官吏和兵士都纷纷向他打招呼,远远便看着岑参疾步向这边走过来,他勒马停下问道:“岑叔叔,你怎么知道我来了?还亲自出来迎接,你看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额?”岑参一阵无语,“原来是二公子来了,营门外来了一个老友,我得去见见!对了,二公子不在华阴练兵,怎么跑回来了?”



    “敢情岑叔叔不是来迎接我的,真是太伤心了!”赵霆开了一句玩笑,说道:“父亲派我送三姨娘回长安过上元节,可能过几天就得回去吧,这不我趁着还有时间就过来玩玩!”



    岑参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只有二公子你敢跟岑叔叔开玩笑。行了,自己去玩吧,我得走了。对了,你们怎么两个骑一匹马,也不怕把马给骑坏了,去马厩领一匹马吧,就说是我说的!”



    赵霆赶紧打马向校场方向走了,免得被岑参看出端倪,要是被赵子良得知他把女人带进军营里玩耍,只怕又有把他的屁股打肿了。



    岑参走到营门口,看见站在营门口的中年官员,连忙上前拱手作揖道:“哎呀,王兄,让你久等了,恕罪恕罪!”



    王缙连忙也拱手作揖道:“是小弟来得匆忙,打扰岑兄办理公务了!”



    岑参连忙道:“王兄说哪里话,你我同窗同年,自从回到长安,小弟就一直向去贵府拜访王兄,但奈何军中军务繁多,实在脱不开身,却还要劳烦王兄来看小弟,小弟实在过意不去,这外面够冷的,咱们还是去营内说话,快请!”



    “岑兄请!”



    两人来到岑参的营帐,岑参命人上茶,又在营帐中升起了一堆炭火,帐内温度很快暖和起来。



    岑参招呼道:“王兄,军中条件有限,只有一些粗茶,实在过意不去,改日小弟在长安城内醉仙楼宴请王兄,今日请王兄别嫌弃,来来来,喝茶!”



    王缙连忙道:“岑兄太见外了,想当年你我二人什么交情,哪里会计较这些?”



    岑参叹道:“那倒是!一晃十多年不见,王兄却已经是官居刑部侍郎,春风得意,如今正是施展才华的大好年纪啊!”



    王缙指着岑参笑道:“岑兄,你也不比我差,赵大帅如今官居太尉、平叛东征副元帅、骠骑大将军,实打实的正一品,你身为他左膀右臂,如今的官职比我还高,却在羡慕我,不当人子,不当人子啊!”



    两人相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



    一阵闲聊,两人谈起这些年的境遇,又谈起其他同窗好友的境况,都忍不住唏嘘不已。



    转眼快到了正午时分,王缙说他已经在长安城的醉仙楼订了一桌,请岑参去赴宴,两人不是一般的关系,岑参盛情难却,只能却之不恭,把营中事务跟下属交代了一下就和王缙到了长安醉仙楼。



    上了酒桌之后,岑参就知道王缙来找他肯定有事,于是酒过三巡,岑参就问:“王兄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来见小弟,想必是有事,不妨直说!”



    王缙闻言放下酒盅,说道:“岑兄慧眼如炬啊!其实小弟这次来拜会岑兄是为了家兄王维的事情!”



    岑参一愣:“令兄王维怎么啦?”



    “岑兄有所不知,去年叛军攻入长安城内,恰巧家兄王维在长安被叛军抓获,叛军大将孙孝哲素问家兄大名,以其和全家老小的性命相威胁,胁迫家兄做伪官,家兄倒是不怕死,可家中还有老小几十口,如何能让叛军给祸害了?只能违背意愿忍痛做了伪官,可没过两天北庭军就打回来了,家兄因做伪官被下狱问罪,如今丰王身为京兆府尹,正在审理这类案件,马上就要审理家兄的案子了,陛下也盯着这次的审理,还派了三司官员旁观,丰王也殿下不敢懈怠。真要定罪的话,家兄只怕有杀身之祸。该想的办法小弟都想过了,想来想去,也只有岑兄这条路子可走,还望岑兄斡旋一二,如果需要花费打点,请岑兄只管开口,小弟和家兄及全家老小感激不尽!”



    “原来如此!”岑参说完皱起了眉头,想了想说道:“如果是其他人署理京兆府,小弟或许还可以想想办法,可是如今是丰王李珙主持京兆府,我岑参说到底也只是一介辅官,丰王殿下不一定肯卖我岑某人这个面子!如果我家大帅肯出面说句话,此事就好办了!对了,据小弟所知,当年令兄与我家大帅在河西时也算是同僚一场,有些交情,如果我家大帅获悉此事,说不定肯说句话!”



    王缙连忙道:“还请岑兄无论如何替小弟引荐赵大帅,小弟深知岑兄为人,也不敢拿沾满铜臭味的财货污了岑兄的品节,日后岑兄有用得找小弟的时候,只管开口说话!”



    岑参道:“王兄言重了,说起来令兄的事情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处在那种情形之下,家中老小几十口的性命被别人捏在手里,谁能大义到不顾全家几十口性命的地步?令兄只是运气不好,受了其他人的牵连,再说他的情况与别人不同,其他受审官员是主动降敌而令兄是被胁迫的,岂可等同其他人一样处置?”



    王缙叹道:“岑兄所言甚是啊!”



    岑参想了想,说道:“这样吧,过两天有一批军械要押送至华阴,小弟也要向大帅禀报军械打造和新兵征兆的事宜,王兄如果公务不太繁忙,可随我一同前往华阴,届时小弟替你引荐大帅,王兄认为如何?”



    王缙大喜,连连拱手作揖:“如此就有劳岑兄了!”



    正月二十,王缙向刑部衙门请了几天病假,随同岑参前往华阴,而皇帝也就赵霆和宜宁郡主李淑的事情颁了圣旨,册封李淑为宜宁公主,将之下嫁给赵霆,具体婚期待定,赵霆和李淑的关系算是正式确定下来,孟夫人这次长安之行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赵霆告别李淑,与正月二十这天护送孟夫人返回华阴,正好与岑参和王缙同行。



    正月二十三下午,孟夫人、赵霆、岑参和王缙等一行人抵达华阴,岑参要押送军械去东征唐军大营,赵霆护送孟夫人回元帅府,王缙先行进城在华阴城内找客栈落脚,华阴县令不知怎么得知王缙来了华阴,带着几个官员到客栈拜会王缙。



    岑参交接完军械的事情后进了城,王缙派来随从找到了岑参,告知了王缙的落脚客栈,岑参先去元帅府见赵子良,禀报了这段时间军械筹集和征兵事宜的情况,最后提起了王维的事情。



    赵子良听了王维的事情之后叹道:“想不到王判官如今落到了这步田地,以他的情况如果被判杀头的话确实有些冤枉了,王缙如今在何处?”



    岑参道:“就在城内的客栈内,大帅如果想见他,随时都可以!”



    赵子良想了想说道:“王判官当年与我也算是有些交情,虽然他这个人淡泊名利,不适合做官,但在那个位置上也没有违法乱纪,而且作诗的才华也是出类拔萃。这样吧,明日我还要去军营巡查军务,今晚你带王缙来元帅府,我见见他!”



    “诺!”



    其实赵子良对王维还是有些看法的,当年盖嘉运赴任河西节度使,王维还是河西节度判官,盖嘉运自恃功高,到了河西之后整日沉迷于奢侈的生活,不思部署军事防务,以至于被吐蕃大举杀到了河西腹地,在这一点上,王维身为河西节度判官是有责任的,身为节度判官,至少要敢于直言进谏、提醒主官做好防务工作,而王维做官一向不管闲事、独善其身,这在赵子良看来是不作为,因此对王维的看法不好。(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