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865章 大破可萨军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865章 大破可萨军更新时间:2018-01-08


    “东罗马帝国的无敌重步兵方阵就这么被破了?三千人被两百骑兵和一个带刺滚轮给大败了?”



    哈比尔和身边好几个万夫长都看得脸色发白,全都一个个不可置信的神情。作为东罗马帝国的外交官——赫提乌斯此时更是浑身颤抖,嘴里不停地念着:“上帝啊,几千年来的无敌重步兵方阵就这么不堪一击?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哈比尔尽管难以置信,但他此时已经没有心情去关心这三千重步兵为何被两百骑兵打败的事情了,因为他在中军派出去的两千骑兵已经被两千西秦骑兵杀得连连败退,西秦骑兵不但马术精湛,骑射之术也比可萨汗国的骑兵强得多,他们不用拉着缰绳既能够射箭,也能够用双腿控制战马转弯、停下、调头,他们甚至可以利用战马的冲刺速度让箭矢射得更远!



    在第一轮的对射之中,两千可萨骑兵就吃了大亏,他们的骑射之术虽然很不错,但是准头却没有西秦骑兵精准,在装备防具上更是比西秦骑兵差了许多,他们身穿牛皮甲,有的没有甲,穿着羊皮衣服,而西秦骑兵都是钢甲,这种钢甲采用冲压技术铸造而成,不但防御力强大,而且还很薄很轻便!



    连续三轮的对射,可萨骑兵吃了大亏,两千人马损失了超过八百人,在双方接触之后,各自拔出腰刀砍杀,西秦骑兵利用冲刺速度、再加上战刀的锋利,让可萨骑兵损失惨重,只要被砍中,不是重伤就是直接死掉,而西秦骑兵被砍中之后,盔甲抵挡了很大的伤害,许多人被砍中之后,盔甲都被没有被砍破。



    双方的实力差距在这一战之中分毫毕现,两千可萨骑兵只剩下五百骑左右的时候,哈比尔终于看不下去了,他知道再不做出布置,这五百人转瞬之间就会被西秦军吃掉,他立即下令:“命令这五百人向右翼撤退,加入右翼进行作战!”



    旁边一个万夫长问道:“答刺罕,那么中军呢?总不能放着这一千六百多西秦骑兵不管吧?他们若是直接向这边冲过来怎么办?如果他们追击那五百人又怎么办?”



    哈比尔摆手道:“先不管这么多,看西秦人怎么应对吧!”



    “是!”



    此时西秦军的左翼和可萨军的右翼也正在杀得难解难分,刚开始双方都排成密集的阵型互相冲击,前排因此都受到了惨重的损失,在这么剧烈的冲撞之后,可萨人因为战马体质、力量和骨架的原因吃了一点亏,可萨人的是北方草原马种,在冲刺速度、体力和身体健壮程度都不如西秦军的阿拉伯马种。



    尽管在这次互相对冲之中西秦军稍微占据了上风,但双方都因此失去了冲刺的速度,只能互相在原地进行砍杀,这就要拼单兵骑战能力了,而在这方面,西秦军似乎不惧任何军队,西秦骑兵特别重视单骑作战的训练,可萨骑兵们在经过最初的砍杀之后开始渐渐不敌,前面的人纷纷被砍杀,后面又不能退,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但巨大的伤亡影响了可萨人的士气。



    西秦军特别重视团体配合作战,整体的战斗能力绝对不是单人可以比拟的,他们进场三五个结队围杀两三个可萨骑兵。



    “答刺罕,那剩下的五百骑已经退往右翼,但我军右翼似乎有些抵挡不住西秦军的左翼进攻了,是否要从中军抽调人马过去增援?”一个万夫长对哈比尔问道。



    哈比尔怒道:“我这中军加上重骑兵也只有六千人了,还怎么抽调兵力过去增援右翼?如果从中军抽调人马过去增援,西秦军在中军大局进攻怎么办?传本汗的命令,让右翼给我死死的顶住,后退一步者立即杀死!既然右翼已经落入了下风,那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子在左翼了,命令我军左翼向西秦军发起全线进攻,传我的话,杀死西秦军百夫长的,赏赐牛羊各两百头、女人三个、官升一级;杀死西秦军千夫长的,赏赐牛羊各两千头、女人十个、官升两级;杀死西秦军万夫长的,赏赐牛羊五千头、女人十个、金二百、官升三级;杀死赵子良的,赏赐牛羊各一万头、女人五十个、金一千、直接提升到万夫长!”



    “是,答刺罕!”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如此重赏之下,左翼的可萨骑兵们士气急剧飙升,一个个变得悍不畏死,都发疯似的打马向西秦军右翼狂冲而去。



    赵子良见状皱眉道:“这右翼的可萨军的士气怎么完全不同?一个个都打了鸡血?”



    高尚说道:“只怕是哈比尔传下了什么重赏的话,要不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大王请看,他们只是情绪上更加激动和狂暴,这对于那些没有严格军纪的军队确实有很大的威胁,但是对于我军这种有着严格军纪的正规军来说起到的作用不大,单兵和整体战术能力不能得到提升就无法威胁到我军!”



    赵子良点点头,下令道:“既然可萨人已经在左中右三路都开始了进攻,我军岂能不迎战呢?传令魏猛,命令第四军团第一二三部迎战,第四、五部做好增援的准备!”



    “诺!”



    这时马璘叫道:“大王快看,可萨人在他们的左翼部属了重骑兵,看兵力有三千重骑兵!如果魏猛将军率军冲上去就要损失惨重了!”



    赵子良颇为奇怪:“这哈比尔是脑子坏了还是怎么的?竟然把重骑兵部属在左翼而不是部属在中军?难道他不知道左右两翼并没有被限制作战地域吗?传令魏猛,让他率军让开可萨军的重骑兵中锋,然后攻击可萨人左翼的后部的轻骑!命令第四军团的第四和第五部采用帕提亚回马射箭术对付可萨重骑兵!”



    “是!”传令官答应,号角声再次响起,旗语也随之打出去了,战鼓声催促着将士们只许前进不许后退。



    魏猛率领三个部已经冲出去了,这时听到了号角声,再扭头一看,旗语让他率部绕过正面冲过来的重骑兵方阵去攻击后面的可萨轻骑兵,他的人马身处在右翼,旁边也是一片大草场,想要绕开冲过来的重骑兵方阵时分容易,而重骑兵方阵想要转弯和调头却极为困难的。



    “分——”魏猛举着大刀一挥,他带着左边一半人向左侧斜插过去,他的右翼与中军之间有两里宽的间隙,带一半人从绕到间隙中去丝毫不显得拥挤,而右边的另一半人被一个部将带领从右边绕了过去。



    三千可萨重骑兵冲过来却发现对面的敌人分作两队绕到两侧去了,他们扑了一个空,但此时他们已经冲起了速度,如果停下必然被会被围攻,再想跑起速度来就不容易了,好在对面还有西秦军三千骑兵,他们直接向对面剩下的三千西秦军冲过去,至于从两侧绕过去的六千西秦骑兵就交给后面的人去对付吧!



    等三千可萨重骑兵冲到西秦军右翼的第四和第五部的近处,却发现他们竟然早已经调头,并且开始向前飞奔,这三千西秦骑兵一边飞奔一边开始转身回头向他们射箭!



    “嗖嗖嗖······”



    一支支箭矢飞射而来射在了可萨重骑兵们身上厚实的盔甲上了,绝大部分都被厚实的盔甲和马甲挡住并掉在了地上,但西秦军并没有停止射箭,总归有倒霉鬼被射中,一个中间的可萨重骑兵倒地很大程度会连累后面的队友,他们的战马停下来被后面冲过来的战马撞上,紧接着发生一连串的撞击,造成数十人的伤亡。



    “加把劲,追上去杀死他们!”一个重骑兵千夫长大吼。



    被追击的西秦骑兵们距离追击的可萨重骑兵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只要再加把劲就可以追上,但是这个距离似乎永远遥不可及,眼看就要被追上了,前面的西秦骑兵们却又可以突然加速增大了双方之前的距离。



    直到三千可萨骑兵被这三千西秦骑兵利用帕提亚回马射箭法引诱脱离出战场并且发现他们已经损失了大半人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此时想要撤退和调头已经晚了,他们的战马已经跑得口吐泡沫,随着一匹匹可萨战马倒地,这三千可萨重骑兵算是彻底完了!



    “报——大王,三千可萨骑兵已经被我军用帕提亚战术彻底歼灭!”



    赵子良闻言大声道:“好!传我命令,令中军护卫军第二、三、四部发起攻击,重骑兵军阵紧随其后!”



    “是,大王!”



    哈比尔得知己方重骑兵已经失去联系,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看见西秦中军出动了大队兵马,超过五千人的骑兵向他这边冲过来,他立即命令中军全部冲击迎战!他不得不如此,因为他已经没有更多的兵力可以调动了。



    直到此时,哈比尔已经出动手里所有的底牌,而赵子良手中还有大量的底牌没有出手!



    当可萨中军的六千轻骑兵冲向对面六千西秦骑兵的时候,却发现对面的西秦骑兵们又开始向两侧绕开,呈雁行阵向他们包抄过来,这时可萨军的领兵大将立即命令身后大军也一分为二迎战西秦中军骑兵,绝不让他们完成包围。



    但西秦军并未是要包围这六千可萨中军骑兵,他们的雁行阵的地步很开裂开一个大口,从底部的大口冲出来一排排整齐的穿着黝黑厚实盔甲的重骑兵军阵,这些重骑兵连人带马都包裹在钢铁之中,只有口鼻露在外面,他们手持四米多长的长枪排着密集的阵型狂奔而来。



    “噢,天神啊,是西秦军的重骑兵!”可萨骑兵们看见西秦军的重骑兵放着直接向他们冲过来,都纷纷想要向两侧挤过去,但两侧已经被西秦轻骑兵占据了,双方正在进行殊死搏杀,中间的可萨骑兵面带惊恐地想要打马调头逃跑,在这种重骑兵方阵的冲阵之下,没有轻骑兵可以活下来,可萨骑兵们胆怯了,他们互相拥挤着调头后退,但换来的后果是混乱,一片混乱!



    “轰——”的一声巨响,重骑兵方阵撞上了可萨轻骑兵们,挡在前面的一切人畜都被碾成了齑粉。



    可萨军在这一刻彻底崩溃,然而就在这时,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布蓝带着他的一千人倒戈一击,向着哈比尔所在的位置冲过去。



    哈比尔又惊又怒,大骂:“叛徒、叛徒,背叛者从来都不得好死!”



    布蓝一边砍杀哈比尔的侍卫,一边大骂:“你从来都不拿我们当人看,我们只是你登上汗位的垫脚石,用完你就弃之不顾,你不配做可萨族的王!儿郎们,杀了哈比尔,我们重新另立新王!”



    “杀!”



    “答刺罕,顶不住了,我们顶不住了,全线溃败了,赶紧撤走吧,再不撤就来不及了!”一个大臣大声说着,立即派人架住哈比尔就向后方逃去。



    “哪里走,纳命来!”一声暴喝之后,段秀实领着他的一千八百骑兵出现在哈比尔逃跑的路上,一杆大刀横扫过去,哈比尔的人头飞上了天空。



    大局已定,赵子良松了一口气,大声下令道:“传本将命令,全面进攻!”说完对勃勒罕大叫:“龙卫军跟着本王杀敌,驾——”



    “杀——”无数西秦军骑兵策马飞奔在草原上向溃逃的可萨人追击过去。



    一个个可萨人被西秦军追上后砍翻落地,一支支箭矢飞射而出,不时有可萨人背后中箭之后从马背上掉落下来被马蹄踩死。



    随着哈比尔的死亡,可萨军的大纛也随之倒下,可萨人看见答刺罕的大纛都倒了,逃命更加迫切了,没有了答刺罕,可萨骑兵们再也没有勇气和希望,此时他们只希望能够逃离西秦大军的追杀和家人团聚在一起。



    王缙看着西秦大军追击溃逃的可萨人场面,心中汹涌澎湃,忍不住对臧希晏说道:“看西秦王领兵作战果然是一种享受!这也许是王某一生之中唯一的一次机会!王某想做一首诗,但却怎么也作不出来!”



    臧希晏笑道:“王大人,你太激动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