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991章 主持朝会(4)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991章 主持朝会(4)更新时间:2018-01-08


    见郭子仪说起来瑱之死,赵子良就一肚子火,来瑱虽然不是他的亲信部将,但来瑱在很长时间内作为他的行军司马和副手,赵子良对他还是很了解的,来瑱出身将门世家,如果说他有些骄纵,这倒是没有冤枉他,但说他如果有反意,打死赵子良也不相信,而且来瑱被赐死之前,来瑱之父来曜都还在世,而且就在长安,他怎么可能反叛?



    赵子良对众臣说道:“来瑱是皇帝下旨赐死的,这个本王知道,咱们暂且不论这件事情是对是错,而且为人臣子也不应该妄加评论君王的过失,一切自有后人评说!但是本王想知道,皇帝为何要赐死来瑱?郭子仪,你说!”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郭子仪有些吞吞吐吐,这么大年纪了,他这副表情还是众臣们第一次看到,毕竟郭子仪如今在朝廷中的地位已经是少有人比肩,大家能看到他这种尴尬、吞吞吐吐的表情还真是稀奇。



    俱文珍这是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唯恐赵子良把这件事情牵扯到他身上,毕竟是他在背后捣鬼,害死了来瑱。



    赵子良拍着桌子冷哼道:“那你就长话短说!你统兵多年,难道连一件事情的经过都表述不清楚吗?”



    郭子仪被赵子良逼问,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上元三年,来瑱屡次率军击败叛军,履立战功,先帝命来瑱来京师受赏,据说来瑱当时暗示部将向朝廷上书挽留他,朝廷也确实收到了他部将们的上书,当他时来瑱已经到达邓州,先帝收到部将们的上书,因此在此下诏让来瑱返回襄阳镇守,但先帝很快得知了来瑱的这一伎俩,因此对来瑱很不喜欢·······”



    赵子良听到这里皱着眉头打断道:“来瑱为何不肯来京师受赏?”



    郭子仪支支吾吾:“这个······这个臣就不知道了,也许是他乐意呆在襄阳,也许是他不想要赏赐······”



    “扯淡!”赵子良板着脸,“如果是你,你会舍得不要赏赐?哦,他乐意呆在襄阳就连皇帝的召见都可以推脱吗?别人不清楚来瑱的为人,本王却是清楚的,如果说他有些世家子弟的骄纵之心,这倒是没有冤枉他,但是如果说他敢不奉诏,本王绝对不信!你继续说下去,本王希望你实事求是,若你要顾及别人的颜面而不说实话,那本王可就对你太失望了!”



    郭子仪知道今日只怕要得罪人了,在这种时候必须要站队,否则如果站在赵子良的对立面,后果是注定的!他不得不照实说道:“当初的淮西节度使王仲升嫉妒来瑱的才能,上书皇帝说来瑱在襄阳收买人心,这样的人不能留任,应该把他调离。先帝认为有道理,就调他做邓州刺史、山南东道六州度使。而来瑱的行军司马裴奰又谋图夺取来瑱的位置,因此向先帝上书说来瑱这个人有勇有谋,只怕不好节制,如果现在马上动手,可以一举将他擒获,请求让他率军袭取襄阳,先帝认为这个建议很正确,于是下旨调来瑱为检校户部尚书、兼任御使大夫、安州刺史、淮西十五州节度使。后来先帝驾崩,当今天子继位,来瑱得知先帝调他去淮西的事情感觉朝廷已经猜忌他,于是托词说淮西无粮草,等收了襄阳各地的粮食之后再走,裴奰趁机率军来攻,却被来瑱大败。当时王仲升正与叛军作战,被围在申州两月有余,来瑱恨他向朝廷上书说他的坏话,因此按兵不救,导致王仲升兵败被俘。后来来瑱押送裴奰上京请罪,皇帝饶恕了来瑱的罪过,任命来瑱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任山南东道节度使、观察使。不久王仲升从叛军处逃回来,在皇帝面前控告来瑱见死不救,陛下于是剥夺了来瑱的官爵······”



    “等等!”赵子良打断郭子仪,“你说皇帝是听了王仲升的控告才下旨对来瑱动手的?王仲升一个人只怕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吧?再说他一个从叛军处逃回来的败军之将的话有多少可信度?皇帝和朝中大臣们难道不担心他已经被叛军策反了,假意逃回来对朝廷大臣大将们施行反间计的?”



    俱文珍听到这里,一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不停地拿眼睛去看郭子仪,希望他别把他招出来,但这件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在场众臣几乎都知道这件事情。刚才为赵子良委以重任的御史中丞吴损站出来对赵子良拱手道:“殿下,据臣所知,在来瑱驻守襄阳期间,俱文珍公公曾请求来瑱替他办事,但来瑱拒绝了,俱文珍为此怀恨在心,所以在皇帝面前说了来瑱的坏话,皇帝才下旨把来瑱贬为播川县尉,中途又下旨赐死了他!”



    俱文珍大怒,指着吴损吼叫:“吴损,你别血口喷人,你这条疯狗,真逮着谁咬谁!”



    赵子良敲了敲案桌看着俱文珍道:“俱公公,稍安勿躁,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本王只要现在去内宫求见陛下,亲自询问一声,马上就可以得到答案,你要不要随同本王一起去?”



    俱文珍顿时脸色煞白,浑身冷汗直流,如今已经是十月,天气开始转凉了,这个时候大汗淋漓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心虚、害怕了。



    俱文珍眼神闪烁不定,又用眼睛看向门外的禁军兵士,赵子良看见他的神色,问答:“俱公公,难道你想下令让神策军兵士冲进来把本王乱刀砍死?本王十五岁从军,十七岁冲入突厥万军之中斩将夺旗,今年本王四十五岁,正当壮年!就殿外那些神策军的小兵,就算来一万人也休想把本王怎么样,你要不要试一试?”



    俱文珍听了这话,顿时身体都抖筛糠、双股不停地战栗。



    大殿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俱文珍这副狼狈样,这个曾几何时权倾朝野、朝廷百官都不得不看其脸色行事的人竟然被赵子良这么轻而易举就搞成这样,众臣看向赵子良的眼神之中一时间都充满了敬畏。



    赵子良知道俱文珍的心理已经开始崩溃了,他说道:“俱公公,来瑱之事已经成为历史,本王不想再追究这件事情,因为一旦追究这件事情,就势必要牵连到皇帝身上,如今大唐正式风雨飘摇之际,皇帝已经不管军政大事了,就不要再让皇帝遭受天下非议了!既然这件事情已经不再追究,俱公公自然没什么事情!现在朝廷要用到来瑱的部将梁崇义,但梁崇义认为是因为你的缘故才让来瑱冤死的,因此他不太听从朝廷的号令,他还扬言要替来瑱报仇,这件事情总归是因你而起,你是不是应该出面解决一下?”



    俱文珍见赵子良承诺不再追究他害死来瑱一事,心中放心下来,但又要他出面解决梁崇义的事情,让梁崇义听从调遣,他抬起袖子擦了擦汗,问道:“不知大王要杂家如何做?”



    赵子良说道:“你有几个选择:第一,去邓州说服梁崇义,让他服从朝廷的号令,率军南下解除襄阳之围,并与哥舒曜一同平息李忠臣之乱!第二,你率神策军去解襄阳之围,同时威慑梁崇义部,若他一意孤行不服从朝廷号令,就与哥舒曜一同解决他,再挥师东进收复淮西!”



    俱文珍听了这番话,当即急得差点哭出来,练练拱手作揖对赵子良道:“大王啊,您这不是把杂家往火坑里推吗?您也知道那梁崇义恨我入骨,我若前去做说客,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而且杂家乃是阉人,又不通晓兵事,杂家如何带兵打仗?您还是绕了杂家吧,杂家根本就不是当说客和带兵打仗的料啊!”



    赵子良闻言笑了笑道,“那也简单,你交出神策军兵权,本王另外任命一员大将率军前去解除襄阳之围!你不敢去,总不能不让别人也不去吧?”



    “是是是,杂家交出兵权,交出来,呃······”俱文珍突然愣住了,怎么就答应把兵权交出来了?



    众臣们也都傻眼了,敢情赵子良的目的在这里!



    赵子良问道:“怎么,俱公公,你不愿意?你既没胆子去说服梁崇义,又不会统兵打仗,你握着神策军兵权有什么用?”



    俱文珍据理力争:“可神策军是禁军,是护卫宫禁和皇帝安危的军队,岂能轻易调离?”



    赵子良指着北面说道:“你去问问皇帝,看看他对神策军的表现是否满意!两次叛军打进长安城内,神策军都顶了什么用?神策军在安史之乱中是立国大功的,是有很强作战能力的,可自从在长安呆了两年,京城的日子过得舒坦,整支大军就彻底废了!他们还能护卫皇帝的安全吗?你要把神策军留在宫禁内负责皇帝的安全也可以,若是皇帝的安全再出了问题,本王就斩你的狗头!”



    俱文珍不敢跟赵子良赌下去,他已经彻底散失了跟赵子良斗法的勇气和底牌,一脸颓废地说道:“好吧,大王既然想要让神策军出宫去磨练磨练,杂家也只能答应,大王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杂家随后就交出神策军的调兵鱼符!”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