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286章 金蝉脱壳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1286章 金蝉脱壳更新时间:2018-01-08


    大批的官兵包围了宣王府,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长枪兵、刀盾兵和弓箭兵撞开了并不怎么气派的宣王府大门,一股脑的涌进王府内。



    当年的太子李适死的时候,李诵才不到十岁,但那时他已经记事,所有人都知道李适当年是在战场身上中箭,在逃回荥阳之后重伤不治而亡,但是有人却认为是赵子良故意把太子李适派到战场去,才造成李适重伤而死的,而这些人又把这种想法灌输给了李诵,因此李诵一直对赵子良恨之入骨,但随着他年纪越大,他越来越觉得要动赵子良几乎是他不可能做到的,但他还是想到了成立一个秘密组织的办法发展势力,而且他也正是抓住了这个特殊时期皇权被严重削弱,引起了皇族宗室们王爷和国公们严重不满的历史机遇,让他短短的时间内把他的组织发展壮大到一个不可想象的地步。



    一个老太监敲门后走进房间内,看见李诵正坐在镜子前,一个婢女正在为他梳妆,老太监将拂尘搭在手臂上,上前躬身,语气谦卑地禀报:“王爷,他们到了!”



    李诵面色平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问道:“领头的是谁?”



    老太监回答:“御史台御史中丞梅田黍!”



    李诵神色黯然道:“是我太心急了,太冲动了,我终归还是太年轻了!倘若我再忍耐几年,等我们的势力在暗中发展得足够强大,要推翻赵子良就易如反掌了,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老太监道:“王爷,还不晚,虽然这次咱们失败了,但咱们还有机会,王爷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怎么能够气馁呢?”



    李诵扭头看向老太监:“彭伴伴,你就不要安慰我了,大批官兵已经到了外面,我已经插翅难飞,一招走错,满盘皆输啊!”



    “王爷,老奴让你见一个人,您见过之后就知道了!”老太监说完将拂尘夹在腋下,双手拍了拍。



    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穿着王袍的年轻人,头戴金冠,身形和相貌与李诵极为相似,此人走近房间后向李诵拱手鞠躬道:“本王李诵,拜见王爷!”



    坐在梳妆台前的李诵看见此人顿时瞪大了眼睛,如同见了鬼一样,他目瞪口呆指着此人问老太监:“这······彭伴伴,这是?”



    老太监道:“王爷,这是老奴在十年前收养的孤儿,叫刘毅仁,他对老奴忠心耿耿,从现在起,他就是宣王李诵!从此以后,王爷需隐姓埋名,等待时机再东山再起!王爷,老奴已经安排好了王府内的一切,王府内的家丁和婢女们全部都是受过王爷恩惠的人,他们将慷慨赴死,知道王爷还活在世上的只有这里我们三人!王爷,时间不早了,请王爷快随老奴来,我们需躲避一阵子,再伺机出城!”



    假李诵留在了房间内,李诵和贴身侍女小瑶跟着老太监来到旁边一间房内,老太监不知道按了什么机关,墙面突然挪动移开,一扇门出现在眼前,在老太监的带领下,三人依次走近了门内,随后墙壁缓缓挪动恢复了原位,睡也看不出这堵墙上竟然有机关。



    三人刚刚躲进密室内没多久,梅田黍就带着捕快衙役和兵丁们闯进了假李诵所在的房间内,坐在梳妆台前的李诵转过身来面对着门口的梅田黍等人,脸上面无表情,“梅大人,你终于来了,本王已经恭候多时了!”



    梅田黍脸上的肌肉抖了几抖,挥手下令:“来人······”



    “且慢,梅大人!”玄十八从后面走过来按住梅田黍,走到他身边,发现李诵表面虽然平静,但眼神之中还是出现了恐惧之色,只有一心求死的人才会坦然面对死亡,而到了这个地步,李诵眼神之中出现了害怕和恐惧,这似乎有些不太正常,毕竟李诵应该明白自己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这时李诵站了起来,一只手从另一只手的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张嘴就往嘴里倒,玄十八和梅田黍大惊,当即大喝:“快,阻止他!”



    兵士们纷纷涌进房间内控制李诵,但为时已晚,李诵已经把小瓷瓶内的药丸吞进了肚里,梅田黍大叫:“快抠出来,把药抠出来!”



    玄十八虽然有些惊慌,但他要比梅田黍镇定得多,他立即吩咐道:“来人,去茅厕弄些大便和尿来,再去弄一些肥皂水,另外派人去请太医过来!”



    李诵终归只是一个年轻人,虽然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吞下了药丸,但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他还是害怕了、恐惧了,求生的本能让他配合着衙役捕快们对他的救治。



    一盆屎尿被一个捕快端了过来,在玄十八的吩咐下,捕快把一勺勺大便往李诵的嘴里塞,李诵哪里吃得下,开始大吐特吐,吃下去的药丸很快被呕吐出来,但药丸已经被体液融化了一部分。



    玄十八又吩咐捕快们给李诵灌肥皂水,一大盆肥皂水不停的往李诵的肚子里灌,李诵不停的呕吐,弄了近半个时辰,李诵吐得一塌糊涂,整个人吐得脸色惨白,浑身瘫软如泥。



    太医在一个兵丁带领下走近房间,立即吩咐:“快把窗户都打开,不相干的人都出去!”



    窗户被打开,房间内只剩下几个人之后,风吹进来,房间内的气味被吹散不少,空气好了很多,太医检查了一下李诵的情况,先翻了翻眼皮、又号脉,再拿过李诵吐出来的药丸看了看、闻了闻,当即对梅田黍和玄十八说:“二位大人使用办法很及时,应该只有很少的药被吸收进体内,老夫开一副方子煎药,给宣王喝上几副解毒,过两三天就应该没事了!”



    玄十八拱手道:“那就麻烦太医了!”



    梅田黍把玄十八拉到一边问道:“玄大人,你看是把宣王押送到天牢还是就留在这里诊治?”



    玄十八说道:“我看就先暂时留在这里吧,派人严加看守,宣王毕竟还昏迷不醒,关进天牢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你我都担待不起!先不说他的罪行轻重,那是上面的事情,咱们只要保证在上面的决定下来之前不让他出事就行了,如果上面还没有决定如何处置他,让他出了事情,你我就会有大麻烦啊!”



    梅田黍点头道:“不错,玄大人所虑甚是,就这么办吧,等他没事之后再押送天牢!”



    五天后,梅田黍来到摄政王府向赵子良禀报:“大王,李诵已经康复了!但我们还没有把他的组织成员全部挖出来,这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赵子良问道:“还需要多久?”



    梅田黍回答道:“时间无法确定,毕竟有很多人都在各地,我们需要派快马赶过去实施抓捕并进行审讯,顺着各条线抓出其他人!”



    赵子良道:“不要用无法确定这些词汇来搪塞孤,孤不看过程,只要结果!”



    旁边玄十八站出来拱手道:“大王,我们虽然顺着各条线索抓捕了许多人,但是很多人都拒不认罪,特别是有相当一部分宗室王爷和国公们!”



    赵子良看向梅田黍问道:“梅大人,这些人拒不认罪,你能让他们认罪吗?”



    梅田黍额头上冒出汗珠,他想起赵子良第一次召见他时送给他的那本书——《罗织经》,看来面前这位爷早就有了对他进行了暗示,只是那时候案情还不明朗,他不明白赵子良什么意思,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赵子良当初的用意。



    如果按照赵子良的意思去做,那他很快就会成为名扬天下的酷吏,被一些卫道士骂得体无完肤,但是如果不按照赵子良的意思去做,那么······眼前这位主会怎么对他?梅田黍不敢想象下去。



    “臣······臣尽力!”



    赵子良淡然地挥了挥手:“行了,你下去吧!”



    梅田黍走后,陆贽站出来对赵子良拱手道:“大王,看来这位梅大人似乎信心不足!”



    赵子良道:“律法无情,对任何人都应该一视同仁,御史台是执法衙门,执掌御史台的官吏们就应该铁面无私,如果官吏们都感情用事、按人情办事,律法还何谈威严?既然这位梅大人不是这种铁面无私的人,那就换一个铁面无私的人来吧!传孤旨意,迁御史中丞梅田黍为魏州知州,御史台事务暂且由御史中丞田敬嗣接手!宣宰相卢杞过来见孤!”



    “是!”



    摄政王府的官吏们都知道梅田黍完了,经过官制改革之后,各地州取消了刺史这个官职,州最高长官为知州,但权力大不如刺史,虽然御史中丞和魏州知州都是正四平下,但是从朝廷到地方平调显然是有贬的意思,接下来那些闻到味的人肯定会如鲨鱼一般疯狂的攻讦梅田黍,等待他的是什么结局似乎已经注定。



    不久,卢杞接到通知很快赶了过来,“臣拜见大王!”



    赵子良道:“卢杞啊,谋逆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明朗了,抓了一大批人,但是其中有很多人都拒不认罪,而且还有不少是皇族宗室王爷和国公们,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卢杞做宰相也许是不合格的,但是此人最会揣摩上位者的心思,在这一点上,此人丝毫不比李林甫、杨国忠和元载等人差,他马上猜到了赵子良的想法,否则赵子良也不会派人找他过来。



    在对待如今官场种种不良之风的问题上,他已经在赵子良面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一点他在那次朝会之后很快想明白了,这些天他一直惴惴不安,一直在想办法补救,但是却没有想到办法,现在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重新获得赵子良信任的机会,他当即拱手道:“大王,这些人肯定是在心存侥幸,想要顽抗到底,臣认为必须要采用严刑酷法,用嘴是不能让他们屈服和认罪的!另外,这些都是宗室王爷和国公们,身份地位较高,御史台调查审讯他们似乎级别太低了一些,如果大王允许,臣自请负责此案,一定让他们心服口服的认罪,被这件谋逆案办成铁案,让全天下人都无法可说!”



    赵子良似乎对卢杞的态度很满意,脸上露出了微笑,点头道:“卢卿之言深得孤心,此案就由刑部、御史台、大理寺进行三司会审,由卢卿做主审官!”



    “是!”



    卢杞很清楚,赵子良需要一个酷吏来铲除这些谋逆的宗室王爷和国公们,即便他不做,也绝对会有其他人来做这个恶人,而他就再没有机会重新取得赵子良的信任,在朝中做官一旦失去上位者的宠信,很快就会失势,到时候以前的政敌们绝对会把他往死里整,他若想保持权势就只能抱紧赵子良的大腿,即便是变成一条乱咬人的恶犬也在所不惜。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