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457章 以一敌九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1457章 以一敌九更新时间:2018-01-08


    “没错!”阿古尔乌斯把法杖举在胸前说道,同时法杖一摆,一个魔法盾把他和其他八个老头全部都罩在其中。



    赵子良身体没动,他看见对方已经使出魔法盾护身,万一他动用物理攻击不能一次摧毁对方的魔法盾,那么等待他的就是九个人的精神攻击,他没有把握同时对付这么多人。



    “还跟他废话干什么,动手!”其中一个老头大喝一声,瞬间从他的眉心当中飞出一道近乎实体的利箭。



    其他八个老头听见后也立即发动,纷纷从他们的身体内飞出一间间近乎实体化的兵器,这些九种兵器瞬间合拢在一起形成了一柄实体巨剑。



    赵子良眼神中精光一声,他手掌一动,竖在胸前形成一道剑诀,一个身穿黄金甲缩小版赵子良提着一把战刀从他的头顶跳出来举起战刀飞向上空迎击正劈下来的巨剑。



    “轰!”一道无声的能量波动扩散开来。



    双方经过这一次交手,缩小版赵子良一连在上空翻了几个跟头才稳住身形,而对方凝聚而成的那柄巨剑却分散成九种兵器。



    “合!”九人同时大喝一声,九种兵器再次瞬间合并成一柄巨剑向赵子良斩来,缩小版的赵子良也立即举着战刀杀过来。



    双方在上空杀得难解难分,没有兵器的交鸣之身,没有喊杀声,没有任何动静,无声的战斗看似平静,实则凶险异常。



    “轰——”在斗了上百招之后,双方再次撞在一起,各自退了开来。



    赵子良竖着的手掌剑诀一动,缩小版的赵子良当即举着战刀向对方的巨剑隔空劈下,一道刀光从战刀中飞出,瞬间击中了对方的巨剑,巨剑被这一记刀光斩成两半,其中一半突然化作一道利箭射向赵子良。



    缩小版的赵子良仿佛被锁定,在空中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利箭射中,“叮!”的一声,身上的黄金甲挡住了利箭,但他整个人却被撞飞出去,嘴角留下了几滴金色的血液,整个人也变得暗淡了一些。



    利箭迅速弹回去与另一半巨剑再次合拢,但是它却变得虚幻了许多,地上九个老头的脸色此时也变得煞白无比,他们现在刚才也被赵子良那一招刀光伤得不轻。



    缩小版赵子良发出一道无声的怒吼,手中战刀瞬间化作一柄巨锤,从空中砸下,由多人同时操控的巨剑毕竟不太灵活,被砸了一个正着,巨剑毫无抵抗之力的化作了点点星光钻进了九个老头的身体内。



    “噗嗤——”九个老头同时突出一口鲜血。



    “走!”阿古尔乌斯大叫一声,瞬间消失不见,其他八个老头身体一转,消失在大厅内。



    缩小版的小人“嗖”的一声钻回赵子良头顶,赵子良正想追出去,刚卖出一步就忍不住突出一口鲜血。



    他的脸色变得冷峻无比,张口吐出一柄法剑,伸手接住举起,另一只手捏个剑诀在剑刃上一抹,剑刃上瞬间出现一线缨红的鲜血。



    “雷!”赵子良张口突出一个字。



    “轰隆隆——”晴天突然出现一道霹雳,外面仿佛是世界末日到了,瞬间变得乌云密布,无数闪电从天空落下。



    方圆百丈之内的生灵全部遭到了灭顶之灾,大树、房子、人全都遭到了雷击,所有人都倒在地上,有些大树和房屋直接被劈得起火。



    施法完毕的赵子良再次突出一口鲜血,身体有些摇晃,他深吸一口气,卖出坚定的步伐向外走去。



    来到大街上,地上一片狼藉,大量烧焦的尸体躺在地上,不少房屋都在起火燃烧,一些野狗和夜猫也没能在刚才的雷击中幸免。



    赵子良找了一圈,也没能找到那个九个怪老头的尸体,就知道他们已经跑远了,他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骂道:“吗的,这下亏大发了,没有十年八年根本就恢复不了受伤的元神!”



    回到办事处,赵子良勉强催动精神力量把刚才在战斗中受到精神冲击的手下们唤醒,这些虽然醒了,但是一个个都神情萎靡,仿佛都是大病了一场,两个老家伙独孤峻和刘单更是像老了十几岁,更加显得老态龙钟了。



    刘单问道:“公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像是被人打了闷棍一样呢?”



    “我也是!”其他人纷纷说起来。



    赵子良看着众人道:“刚才来可几个厉害的角色,我跟他们斗了一场,你们遭到了战斗余波的波及。梁振武,传令下去,让所有人都立即做准备,下午我们就离开君士坦丁堡回国!”



    梁振武刚要答应,却是一愣,问道:“额,公子,难道我们不继续西行了?”



    赵子良摇头道:“我也想啊,但是我刚才跟那些人斗了一场,受了不轻的伤势,如果对方再招来像刚才那种境界的高手,只要人数多一些,我就没有把握制胜了!说不定他们回去之后就会立即召集更多人手杀过来,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必须尽快离开,商队就不要管了,让他们招募佣兵们沿途护卫,我们这些人先走!”



    众人纷纷大惊,独孤峻问道:“陛下,您的伤势要不要紧?赶快找郎中来医治!”



    刘单也道:“对,来人,快找郎中来!”



    赵子良摆了摆手,对梁振武、张虎臣和张贲等几个明白人说道:“不用去找郎中了,我伤了神魂,郎中是没有办法医治的,这种伤势只能自己修炼疗养,再辅以药物,只是时间长一些,是没有性命之忧的!”



    众人听他这么说,顿时松了一口气。



    赵子良不担心那些老家伙们对秦氏商队的普通人动手,如果他们敢对普通人下手,只要他能够返回西秦,就有借口发动修行者大战。



    赵子良挥挥手:“行了,你们去准备吧,早点做好准备,我们早点走!”



    “是!”



    众人散去各自做准备之后,赵子良对站在一旁的巴特招手,巴特走过来抱拳道:“陛下!”



    赵子良看了看躺在椅子上还昏迷的伊琳娜,说道:“我答应过的事情不能反悔,我们回国之后,你继续保护伊琳娜,十年之后再返回圣山城堡向我复命,如果这中间她不需要你的保护了,你可以向她请辞!”



    巴特抱拳躬身道:“是!”



    “她还要再过半个时辰才能醒来,你带她回城吧,如果她问起我,你就说不清楚!”



    “明白!”



    巴特带走伊琳娜之后不久,所有人都做好了撤离的准备,赵子良对送行的秦子鹏吩咐道:“我们走后,你立即派人去告诉刘崇文,让他对君士坦丁施加外交压力,让他给一个交代!另外,我们先行之后,商队就没有了护卫,那些伤员还有二十多个,等他们的伤势痊愈之后商队再上路,另外你让廖正楷在去招募一些佣兵,我会派人通知万清明,让他派人沿途暗中保护,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就算出事了,西秦国一定会替你们讨回公道!”



    秦子鹏撩起长袍双膝跪下道:“草民明白了,草民没什么本事,不能替陛下分忧,只能祝陛下早日安全回国,不必在意我等,想必他们也会跟我们这些屁民计较的!”



    赵子良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递给秦子鹏,吩咐道:“你把这封信给刘崇文送过去,让他交给君士坦丁堡大牧首塔拉修斯!”



    秦子鹏接过书信答应道:“是,草民亲自给刘崇文大人送去!”



    赵子良拍了拍秦子鹏和廖正楷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把手一挥,“上马!”说完跳上马背,其他人也纷纷翻身上马。



    “出发!”随着梁振武一身大喝,只剩下五十多人的队伍快速向东方而去,还剩下二十多个伤员因伤势无法跟着,只能等伤势养好之后再跟着商队一起返回。



    商贸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立即惊动了官方,君士坦丁堡市长格里契斯很快亲自过河来查看情况,看见满地被烧糊烧焦的尸体,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他大骂道:“该死的,这些该死的家伙没有半点约束,竟然在闹市区发生大战!来人,去把秦氏商行的人给我叫过来!”



    “是,大人!”一个将军答应,带着几个转身离开。



    没过多久,秦子鹏带着几个商行的人走了过来向格里契斯拱手道:“西秦商人秦子鹏拜见大人!”



    格里契斯怒气冲冲指着满地的尸体咆哮道:“秦掌柜,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这里连续几次发生这种恐怖的事情?你们的修行者想要干什么?把他叫出来见我!”



    秦子鹏赔笑着说道:“大人,这可不是我们主动挑事,是有人要干掉我们啊,您看这两次都是他们到这里来攻打我们!你作为君士坦丁堡市长,不会偏袒你们国家的人吧?另外呢,你要见我们的修行者,这个请恕我无能为力,因为他们已经走了!”



    “走了?他们早就应该滚蛋了,这些该下地狱的家伙,以为自己是修行者就不普通人的生命当一回事,要我说,就应该把他们全部杀了,没有了这些人破坏世间的法律,这个世界要安全和平静得多!”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刘崇文又不得不跟东罗马帝国官方打嘴仗,双方在黄金议事宫吵得不可开交,君士坦丁甚至一度气得掀翻了桌子,刘崇文由始至终都紧紧抓住是战斗发生在秦氏商行办事处,是秦氏商行遭到了攻击,这件事情是东罗马帝国官方的错误。



    这天,刘崇文跟东罗马帝国君臣在黄金议事宫吵了一整天,直到黄昏时分,双方才不欢而散。



    “喂,塔拉修斯大牧首,等一下!”刘崇文看见塔拉修斯在前面正准备上马车,开口立即叫住他。



    塔拉修斯停下来转身问道:“刘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刘崇文从怀中掏出赵子良写的信递给他,“有人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塔拉修斯疑惑的接过书信问道:“谁给我的?”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刘崇文笑着说完上了马车离去。



    夜里,吃过晚饭之后,塔拉修斯坐在油灯下拿出书信,用裁纸刀裁开封口,从信封里拿出书信,展开了看起来,他只看了两句话脸色就变了,等他把全部内容看完,额头上已经是布满了汗珠,背心也汗湿了。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沉思了半响后把信和信封一起伸到灯火上,信件很快烧起来,不一会儿工夫就变成了几片黑灰散落在地上。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