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合体双修》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225章 五行混元身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合体双修》 作者:作品集

第1225章 五行混元身更新时间:2018-05-02


    六博神魔棋是一种规则复杂的古棋。



    棋子的类型有六种:【神】【魔】【妖】【仙】【鬼】【灵】。



    棋盘上的地形有四十九种:【山地】【平原】【河流】【鹿砦】【城池】【虚空】…



    棋盘上的天象有二十四种:【雨】【风】【旱】【灾劫】【天祝】【空震】【流星】…



    此棋涉及天、地、人三方变化,随着战局进行,双方棋子或因厮杀减少,或因特殊条件增多。战到最后,双方棋子往往不止最初数量。



    规则宁凡都懂,宁凡不懂的是,为什么下个棋会下得天崩地裂。



    谁来解释一下,西宫岛为何会被突然出现的洪流淹没?



    谁来解释一下,洪水滔天的西宫岛,为何眨眼之间,又变成了沙漠古城?



    谁来解释一下,棋局的中心,为何随机刷新了一只混沌巨兽,无差别杀戮双方棋子?



    谁来解释一下,这里动静这么大,为何西宫修士们没有任何反应?



    就好似那些人完全看不到这里发生的事…



    “果然,我看到的一切,都是棋局衍生的幻象,这幻象并非人人都能看到。我之所以能看到这些,恐怕与我身上的【灵】字符文有关…”



    宁凡若有所思闭上眼,再睁开时,眼前天崩地裂的幻象通通消失了。



    天地不曾崩溃过。



    二女也不曾将整个府邸、整个西宫岛当成棋盘。



    果然…都是幻象…



    从始至终,北小蛮与北清寒都坐在后花园的凉亭中,以一个造型古怪的三十三寸盘对弈六博;棋盘两边站着双方的侍卫,喋喋不休,赞个不停。



    “原来是这样。”



    “这一手太妙了。”



    “厉害厉害。”



    “好激烈,连眨眼的时间也没有!”



    “太沉重了,这就是真正的六博吗!”



    宁凡没有理会旁人议论,只徐徐走近凉亭,眼中青芒微闪,看那古怪棋盘。



    在他盯住棋盘的瞬间,棋盘内部似传出成千上万的巫祝声,直接传入他的脑海。



    霎时间,宁凡胸口【灵】字闪起黑芒,心神则有了离体的趋势,似要被生生吸入棋盘之中。



    好在他此刻所有防备,内心一定之下,心神自是轻易守住,没有再度迷失在棋局营造的幻象世界。



    饶是如此,宁凡仍是暗暗惊讶,这世间能让他心神失守的宝物可不多,这古怪棋盘似乎有些不简单呢。



    并不是棋盘本身有什么厉害之处,厉害的,是棋盘内部的古老巫祝声…



    这是宁凡头一次领教真正的六博神魔棋。



    之前他和北小蛮下的,只是普通的六博棋,斗的是双方棋艺。真正的六博神魔棋,原来需要进入棋局内部厮杀…



    …



    北小蛮输了。



    她和北清寒连下九局,居然输了八局;唯一赢下的最后一局,还有北清寒故意相让的嫌疑。



    好歹赢了一把,可北小蛮哪有半点开心,“可恶!最后一局你在让我!”她这是看出来了,自尊深深受伤!



    “可可可可,前八局也让了哦,只是似乎让的不够呢,害你连输了八局,所以第九局只好多让一些了。愚蠢的妹妹呦,你对力量根本一无所知呢…”北清寒团扇挡着嘴,阴阳怪气笑道。



    “可恶可恶可恶…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可恶!”



    “可可可,你输了,所以你家小凡凡,姐姐不客气的收下了…”



    “不、不行!只有小凡凡,只有小凡凡不可以输给你!”北小蛮几乎急哭了。



    “人没有牺牲就什么也得不到,为了得到什么东西,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可可可,你可以付些代价,来交换这个小男人呀…”北清寒柔指挑起了北小蛮的下巴。



    北小蛮俏脸一红,气呼呼拍掉北清寒的咸猪手,“你、你想怎么样…”



    北清寒没有直言,而是耳语了一番。



    闻言,北小蛮直接气炸了,“开、开玩笑!你居然让我给你当贴身丫鬟!还要当三天!”



    “可可可,你拥有拒绝的权利。若你不愿,姐姐也可以让让你,直接将你小男人还给你…”



    这下子轮到北小蛮不愿意了!



    “丫鬟就丫鬟!我不需要你让!是我的东西,我就要堂堂正正拿回来!”



    于是乎…



    北小蛮非但没有抢回宁凡,连她自己都栽在北清寒手中,成了北清寒为期三天的贴身丫鬟。



    …



    所谓的贴身丫鬟,不仅要负责主人的衣食起居,必要时,甚至要负责给主人暖床。



    北清寒爱洁,活着的乐趣就是不停打扮自己,以及洗澡。



    作为贴身丫鬟,北小蛮不得不连洗澡都一起服侍。天知道她为什么服侍着服侍着,就被二姐一把拉下水一起洗了。



    浮满花瓣的水池中,北小蛮气呼呼地和北清寒打闹了一番,闹得累了,直接四仰八叉睡着在北清寒床上,反而要北清寒给她服侍更衣。



    直到北小蛮呼呼睡着,北清寒才一改捉弄的表情,露出难得一见的宠溺眼神,给北小蛮小心折好被角。



    “真是个可爱的妹妹…欺负小蛮果然比欺负小璃更有趣。”原来北清寒还是个变态妹控。



    从始至终,宁凡没有干涉这对姐妹的胡闹,见二女都睡着,他便也收回神念,不再探听。



    当年杀戮殿收徒大典上,他误以为北清寒待小蛮不好,故而曾对北清寒下过重手。



    如今则不会这么想了,这姐妹二人,分明亲密无间,感情极好。姐姐捉弄妹妹,并不需要他护短啊…



    宁凡久违地感到了一丝安静。



    月色入户,宁凡推门而出,坐在花园凉亭中,恍惚间竟不觉身在北天,仿佛仍在雨界一般。



    唯一遗憾的是,他一直等到半夜,元瑶都没有再回来找他,莫非又在避他不成?这女人,难道只有喝得醉醺醺时,才肯把真正的心意展现在他面前吗…



    倘若真是如此…



    那下回见了面,便再一次将她灌醉好了…



    左右无事,宁凡从天空中摄下一缕月光,指地为灯,借由月光照明,取出假道经翻看起来。



    时而又取出全知老人所送的神通玉简,细细研究其中的两仪宗绝学神通。



    以宁凡眼界,等闲神通自是看不入眼,能让他重视的,只有两仪宗镇宗级别的绝学。



    【一气封仙鼎】(缺)



    【云龙三现术】(缺)



    【梅花影落飞神剑】(缺)



    【三世火元之术】(缺)



    【六丁六甲之阵】(缺)



    【九转玄功】(缺)



    【八仙护海不朽神识】(缺)



    【七尺魔种】(缺)



    【五行混元体】(残)



    【两仪四象之术】(残)



    【太极生灭境】(残)



    …



    或许是全知老人记忆不全,他交给宁凡的神通玉简,记载的两仪宗神通并不完整。



    绝大多数的镇宗绝学都缺失,只有三种镇宗绝学没被全知老人遗忘,但也记得不全。



    这让宁凡颇感遗憾,他是对普通的神通法术不感兴趣,但若是那种逆天神通,则例外。



    那什么云龙三现术,居然是一种闪避类绝学,若修至大成,甚至可凭护体云气强行闪避掉涅圣全力一击!



    太实用了好吗!



    其中包含的云术手段,更是宁凡近来感兴趣的东西!



    可惜,此术缺失,无从修炼…



    那什么三世火元之术,居然是一种养火之术,可将自身火焰培养至第三步威能!



    倘若宁凡能修出个第三步魔火,还不是在幻梦界横着走?



    可惜,修不出,因为功法缺失…



    还有那七尺魔种,一旦修成,可令古魔修士的精气爆发出七倍以上威能,一旦修成,古魔破山击瞬间强上七倍!



    还有那九转玄功,功成之日,可肉身成圣,轮回不灭,堪称逆天!



    还有那不朽神识,只听名字就知道有多逆天了…



    “我本以为,自己的逆天手段已经算是多的了,没想到单只一个两仪宗,就有这么多逆天传承。身为两仪宗之祖,两仪圣全盛时该是何等厉害的人物?真是令人神往。”



    宁凡感叹不已,恨不能与两仪圣生在同代,瞻仰一下两仪圣的风采。



    感叹之后,他开始细细研究仅有的三种两仪绝学。



    首先是太极生灭境。



    以他的悟性,领悟此术不难,难点在于没有足够的阴阳二气施展此术,不得不将此术暂时搁置一边。



    其次是两仪四象。



    宁凡蓦然发现,原来这两仪四象还是太极生灭境的前置技能,只要修成两仪四象,貌似就能获得足够的阴阳二气。



    初步修成两仪四象需要一大堆的仙料、药材,而这些,好巧不巧正是全知老人令他去抢的东西。



    那些不值钱的东西居然真的有用?



    “难怪我离开地渊时,全知前辈疯疯癫癫,令我将那些东西全部带走,甚至还给我补了仙料灵药…”宁凡笑了笑。



    莫非从一开始,全知前辈就想帮他修成两仪四象?



    倒是误会他了。在此之前,宁凡真以为之前的踢宗,是在瞎折腾呢…



    只要修出两仪四象,便有足够的阴阳二气发动太极生灭境…太极生境可打开全身限制,太极灭境可不死长存,生灭合一,便是修之极致…便是,太极!



    “材料已经备齐,两仪四象我可以自行修炼,虽说此术残缺不全,好在缺失的并非关键之处。以我悟性,未必不能自行补全缺失的部分。唯一麻烦的是,两仪四象居然也有前置神通…”



    五行混元体!



    倘若不修成五行混元体,便无法修成两仪四象,更无法进一步修炼太极生灭境。



    这三种神通,竟是环环相扣,由浅至深的关系!



    修炼五行混元体,需要先修小五行体,再修大五行体,最终令大五行体进一步进阶,成为混元身。



    混元身的进阶方向并非固定不变的,而是每个人都不同。



    根据玉简介绍,当年两仪圣进阶的混元身,名为元磁极灭体。



    全知老人进阶的混元身,名为阴阳幻光体。



    不止是名称上不同,混元身的能力更是有着天差地别。



    好巧不巧,宁凡同样修有大五行体,倘若他的大五行体进阶,不知会进阶出什么样的混元身。



    “混元身什么的,应该多少能令我的实力提升一些吧,倒也不是全无用处…”玉简当中对于混元身的介绍不多,故而宁凡不清楚混元身的具体强弱,期待不是太大。



    考虑到修炼混元身,需要寻一处混元之地,宁凡不得不取出搜宝罗盘,定了北天所有混元之地的方位。



    而后身形一晃,悄然消失于西宫岛的夜色中…



    北清寒府上侍卫,哪有本事感应到宁凡的行踪,自是丝毫不知宁凡居然悄然离去。



    …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是北天流传极广的一句诗句,描述的是北天广寒宫的美景。



    广寒宫是上古宗门,却早已没落,不复往昔荣光。古时的广寒宫好歹诞生过仙帝强者,且与古天庭关系匪浅,但自古天庭覆灭后,广寒宫的仙帝强者亦随之失踪。之后广寒宫再无仙帝诞生,每一代仅有万古老怪坐镇。



    到了这一代,坐镇广寒宫的,只剩下一名二劫仙尊——当然,若是算上避天棺里的古修士,广寒宫仍旧是一处不容小觑的势力。



    广寒宫中,有一处月祖魂泉尤其出名,是广寒宫的最高禁地。



    没人知道月祖魂泉有多深,从古至今,下到泉底的广寒修士,就没有再上来过的,一个个全都死在了里面。



    也曾有某个北天准圣对月祖魂泉好奇,想要前往一探,可那名准圣仍旧没有下到泉底,就逃了出来。当时那名准圣肉身毁灭,只剩元神侥幸逃脱,观者皆惊。



    所有人都在好奇,泉底究竟藏了什么凶险,竟能让堂堂准圣狼狈逃跑。



    有人开口询问,那名准圣只是缄口不言,但还是有人从那名准圣逃跑的元神之上,感受到了混元的气息。



    混元者,元气未分,混沌为一,元气之始也!



    幻梦界的天地元气并不是凭空而来,而是从千千万万的混元之地诞生的。



    当时就有人断言,广寒宫的月祖魂泉怕也是一处混元之地,且还是混元之气极浓的那种,非等闲修士可以踏足。



    至此,再没有哪个疯子跑进月祖魂泉一探究竟了。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人忘了月祖魂泉的存在,不再提及。



    唯有广寒宫的长老们知道,月祖魂泉并不是混元之地那么简单,这里不仅仅是幻梦界一切幻梦开始之初,更是某个无上存在寄予思念的地方。



    【君问归期未有期,十年朝月涨秋池;还君明月双泪垂,恨不相逢月上时】



    这几句话,记载在广寒宫的隐秘卷宗之中,貌似是创建广寒宫的人留下的话。



    可没人知道广寒宫的始祖是谁。



    这简直太奇怪了,一般的宗门,往往会留有始祖的画像,可广寒宫,居然没有这么做…



    这也导致后人对广寒宫始祖一无所知,放眼整个北天,都没人知道广寒宫是何人创建。



    今夜,又是广寒宫月夜传道的日子。



    广寒宫与其他宗门不同,长老开坛讲法,往往选在黑夜,而不是白昼。



    这自然是因为一宗弟子皆修月光之道,而月光,只存在于夜晚。



    此刻,数千名广寒宫女弟子席地而坐,围成一个圈;坐在中心的,是一个舍空修为的蓝衫女修。



    她是广寒宫的传功长老,人称寒舞仙子。



    寒舞仙子已讲了一个时辰的课,一番传道之后,众女弟子神情各不相同:有人神色欢喜,似有明悟;有人神色茫然,显然听不懂她所讲的东西。



    “弟子有一事不明,请传功长老为我解惑?”忽有一名女童模样的女弟子站了起来,怯怯道。



    “不要怕,是哪里不懂,但说无妨。”寒舞仙子清冷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笑得不染人间烟火。



    “我广寒弟子皆修月光之道,可时至今日,弟子仍然不明白,何为月…”



    “何为月?这个问题倒是很有深度,完全不似你能问出的呢。”寒舞仙子美目微诧,继而赞许地点点头。



    她看得出来,提问的女弟子已经突破炼虚瓶颈的关键时刻,心中疑惑若能解决,炼虚期指日可待。



    “你问的,是真虚吧。也难怪你会疑惑了,我等身处的世界,既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那这月光,究竟从何而来?本质又是什么东西?答案其实就在这月祖魂泉里,你修为尚低,有所不知,四天九界的月光,其实都是从此泉散出,继而投影至婆娑世界…可魂泉之中,到底也只是有月光罢了,泉底是否沉没着真正的月,谁也不清楚。月是否真的存在,月是真是假,莫说是你,就连本长老也无法确定。这,便是真虚,世间真虚,你根本无法事事看透,更不可能事事验证,真虚只在你心中一念…”



    “真虚只在一念…”那名女弟子目光茫然,坐回地上。她隐约懂了,但还是有什么地方不明白,若能彻底明白,她便可真正突破炼虚期的窥虚之境了。



    那名女弟子刚坐下,不多时,又有一名美妇模样的女弟子站了起来,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后问道,“弟子也有一事不明,弟子同样想问,何为月…”



    这是一名临近突破渡真境的弟子,是整个广寒宫弟子当中,修为最高之人,一旦突破渡真境,她便有资格成为广寒宫长老中的一员。



    她虽然也问何为月,不过寒舞仙子知道,这个问题和之前那个并不相同。



    “你问的也是真虚,不过侧重的不是虚,而是真。你对于月之存在没有迷惑,可却无法在心中,勾勒出月的真正模样。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月,那是比性命更重的东西,那月,便是你的道。倘若你看不清泉水中的月光,并不是因为月色模糊,而是因为心乱了,风起了,搅碎了水中月。寻道者朝生夕死,护道者视死如归,你缺的不是道悟,而是觉悟…可是听说了突破渡真的危险,故而有些惧怕…”



    “是、是的…弟子听说渡真艰难无比,数十人中,未必有一人能够成功,且踏真桥时一旦出错,便会,便会…”女弟子惭愧道。



    寒舞仙子笑了笑,“会害怕也是人之常情,你只是还没有找到那个值得你性命相托的人或事,当你找到了,你便不会恐惧了。近来不要闭关苦修了,多出去走走,或许会有什么际遇,令心境有所不同。”



    “弟子遵命。”女弟子若有所思地坐回地上。



    可旋即她又难为情得站了起来,“弟子可不可以看一眼长老的月…”



    “这…”



    寒舞仙子犹豫了片刻,终是变化出了自己的真桥,桥下河水中,有月色空濛,那月色是她的道。



    从前那月色十分纯粹,透着一丝孤独的意味,但自从去了一趟蛮荒之后,那月色之中,似乎多了其他什么。



    “咦,那月色之中,似乎有一个影子…那人影是谁,莫非是对寒舞长老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是男子还是女子…”有女弟子眼尖,发现了什么。



    “当然是…女子。”寒舞面色微红,却很好隐藏了表情,抬手将真桥收回。



    “什么啊,原来是女子,真扫兴…”一些女弟子失望道。



    “那,寒舞长老心中,有没有哪个男子是尤为特别的?”仍有一些性格八卦的女弟子不甘心,把话题带偏了。



    “…”寒舞仙子大感无奈,这让她怎么回答。



    “果然有!是谁是谁,长老从来都对男子不假辞色,能令你尤为重视的,究竟是谁!说说嘛!”一些年轻女弟子顿时叽叽喳喳起来,果然对于她们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谈情说爱比悟道更有意思。



    “你们呀…”寒舞仙子苦笑不已,或许是被这些小姑娘勾动了心思,她的眼前,依稀浮现出一个白衣青年的影子。



    当初正是那个青年,于蛮荒大乱之中救她性命,却又拂袖而去…



    那个青年自称是叫宁凡,但或许,远古大修赵简才是他的真正身份吧…



    “那人是什么样的人…”众女弟子叽叽喳喳问道。



    “他,他是一个好人。”



    “嘻嘻,那敢问长老,对方究竟哪里比较好,果然是那里比较好,比较大么…”



    “…”寒舞仙子哭笑不得,难道她真的老了,跟不上这些小姑娘的思维了,她竟无法秒懂小姑娘们说的什么意思。



    好不容易想明白了其中意思,却又闹了个大脸红,她和赵前辈才没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呢,怎么可能知道赵前辈那里大不大、小不小…这群小丫头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莫非不是器大,而是活好?嘻嘻嘻,说说嘛说说嘛,我们想听,真的真的…”



    一个少女模样的女弟子正调侃着自家传功长老,忽得一个不慎,腰间荷包掉进了月祖魂泉。



    这个倒霉少女叫做樊小月。什么叫乐极生悲,这就是了。



    那荷包意义十分重要,是她娘亲留给她的最后遗物,怎么就掉了呢!



    且,掉哪里不好,非得掉进月祖魂泉,这下好了,掉进这里的东西,准圣都不敢去捞,她的荷包再也拿不回来了!



    呜哇!



    伤心这下,涉世未深的樊小月,直接跪在湖边哭了起来。



    “…”寒舞仙子真不知是该感到同情,还是该感到好笑了。



    堂堂修士,竟连一个荷包都拿不住,还跪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温室里养出的修士,果然性格柔弱了些,和凡人小姑娘简直没区别啊…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再等等,说不定那个荷包自己就浮上来了…”寒舞仙子明明想要责备一二,话到嘴边,竟然成了安慰,且还胡编了自己都不信的鬼话。



    “长老,你骗人…”樊小月抽噎了几下,弱弱道,显然她虽然性格软弱,却也不是傻瓜。



    “总之你别哭了,改天我找人给你打捞你的荷包,哭哭啼啼像个什么样子…”不行了,编不下去了,她根本找不到比准圣还厉害的人,冒死下水打捞一个平平无奇的荷包…



    “真、真的…”樊小月满含希冀。



    忽然间小姑娘想到了什么,大喜过望,对着月光直接拜了下去。



    “对呀,我可以求人帮我打捞荷包呀,传说中,这月祖魂泉是准圣都不敢轻易踏足的地方,但若是远古大修,应该就能踏足了吧!内事不决问前辈,外事不决问真君!天灵灵,地灵灵,道德真君快显灵,求求您老人家帮我打捞荷包吧,那可是我娘亲留给我的唯一遗物呢!若你办成此事,小月愿以身相许,童叟无欺!”



    静。



    周围死一样的寂静。



    所有广寒宫弟子都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这个小姑娘。



    完了,这小姑娘没救了,她肯定是听那远古大修赵前辈的故事听多了,居然被洗脑成了赵前辈的信众。



    如果拜一拜月亮,就能求来那位远古大修帮忙,世人早就把月亮拜烂了!



    如果以身相许就能请来那位远古大修,北天不知有多少女修愿意倒贴…



    堂堂远古大修要有多闲多无聊,才会跑来捞一个小姑娘的荷包啊!



    “咦,那人是谁,为何可以站在月祖魂泉的水面,竟没有沉下去?”



    忽有眼尖的女弟子,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樊小月才刚刚拜完月亮,月祖魂泉的水面上,就凭空多出了一个白衣青年!



    没人知道那白衣青年是如何无视广寒宫的护宫大阵,直接降临此地的!



    当部分同样身为赵简信众的女弟子,从储物袋中取出画像比对后,惊喜的发现。



    来人居然真的是道德真君赵前辈!



    天呐!



    赵前辈居然仁义到了这种程度,竟听到了少女的祈祷!



    什么叫勿以善小而不为,这就是了!



    居然愿意为了打捞荷包这等小事,跨越星空而来。这是怎样的古道热肠,怎样的感人肺腑!



    “是、是赵前辈,他听到我的呼唤了,他居然真的愿意帮我!前辈踏月而来,只为抚平少女心中的伤痛…好暖!好帅!”樊小月一秒变成花痴。



    越来越多的广寒宫弟子加入到花痴队伍,朝着月祖魂泉水面的宁凡顶礼膜拜,大呼小叫。



    这可是远古大修啊!



    而且这么帅,这么暖,花痴一下也不过分啊!



    唯一没有变花痴的,只有寒舞仙子。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水面,怎么都想不到会在此时此地,以这样一种方式,再次见到那个舍己为人的前辈。



    双目一时间,竟有微微水光,而不自知。



    “宁…不,赵前辈,原来虔诚祷告,真的能叫你呼唤来么,我竟从来不知…若早知如此,我或许,或许早就…”



    “寒舞仙子误会了,这其实只是一个巧合…”



    宁凡一时尴尬无比。



    他不过是想趁夜偷入广寒宫魂泉禁地,借用此地混元之力成就自身混元身。



    殊不料,广寒宫女弟子一个个半夜不睡觉,全都聚集在魂泉旁边,他才刚来此地,就被一大群人目击到了。



    且貌似还闹出了什么奇妙误会…



    他怎么可能为了打捞一个陌生少女的荷包,大半夜不睡觉到处助人为乐?这些小姑娘的脑洞要不要这么大?



    那种滥好人,修真界根本没有;就算有,是谁都不可能是他…



    话说那些人口中的道德真君,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那个丢了荷包的小姑娘,身上似有一缕气息,令他微微失神,这种感觉,和当初遇到司盈月、苏满月、林晴月好像…



    眼见少女们的呼声越来越多,竟吵得整个广寒宫灯火通明,宁凡微微一叹,没有继续思考樊小月身上的奇怪。



    最近面对的二货太多,他次次都要解释,已经太累,实在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此刻也不是叙话的时机,故而他纵然遇到故人,也不好和寒舞仙子多聊,只朝着寒舞仙子微微点头示意后,直接一头扎进月祖魂泉之中,躲了个清净。



    他是要忙着修炼去了,混元身踏入门庭,并不需要太久,他还打算初步修出混元身以后,连夜赶回遗世宫呢…



    可旁人不知道他的想法啊!



    无数少女感动到落泪好吗!



    问天下,有几个名宿老怪会回应少女的卑微请求?



    只有赵前辈一个!



    盛名之下无虚士,道德真君这名号,赵前辈当之无愧!



    “月祖在上,请你保佑赵前辈平安无事!”那些知道月祖魂泉可怕的女弟子,一个个跪在地上,朝月光虔诚祷告,只为替宁凡祈求平安。



    …



    宁凡一面朝泉底下沉,一面无语。



    他最近是气运太好了么,怎么走到哪里,都有人传唱美名…



    世人忙碌,只为名利,他什么都不做便能名利双收,明明应该高兴才是,可为何内心深处会有淡淡的尴尬…



    考虑到此地乃是一处混元之地,颇有凶险,宁凡没有再胡思乱想,只将心中杂念通通扫去,开始朝着月祖魂泉更深处下潜。



    随着他下潜到足够深度,水中终于开始出现细微的混元之力。



    这些混元之力直接接触的话,其实是对身体有伤害的,便是准圣层次的体修,也不敢直接吸收混元之力入体。



    好在宁凡方一运转五行混元体的法门,那些混元之力便朝着身体疯狂涌入,哪有半点伤害,分明成了大补之物。



    宁凡的大五行体早已困于平静多年,恰似一棵急需养分的树;骤然得到混元之力这股甘泉滋润,那坚不可摧的瓶颈顿时有了一丝松动。



    但也只是一丝而已。



    这等深度的混元之力,远远满足不了混元身的修炼需求,他必须潜入更深处,借用更多的混元之力突破自身!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合体双修执魔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