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在线阅读 > 正文 403章 吾乃燕人张翼德!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作者:作品集

403章 吾乃燕人张翼德!更新时间:2018-05-02


    枪矛之战在长街留下一片狼藉,已战至小镇外的莲塘畔,却依然分不出胜负。



    杀得兴起的两人,浑然没发觉已经脱离了妖道左慈蒙蔽天机的范围,也没注意到就算是这样,天穹依然不落惊雷。



    圣人庙前,范姓庙祝很是惬意的看着远处,轻声嘀咕着,丈八蛇矛勇猛第一,纯净苍穹狂傲无双,倒真是个棋逢对手。



    范姓庙祝喝了口酒,摇了摇头,可惜都只是配角。



    身后,生机已断绝的聂隐娘,胸口隐隐起伏。



    英布很狂,他有狂傲的资本。



    楚汉之争中,天下英雄尽出,张良、韩信、萧何、樊哙、陈平、曹参、彭越,这是刘邦那地痞手下的一些雄才。



    霸王手下,不提自己和亚父范增,尚有龙且、季布、钟离昧、虞子期以及后来判楚归汉的钟离昧。



    这些人中,英布自认兵道只弱韩信、范增。



    个人武力,除了项羽英布谁也不服……就是龙且,英布也不认为他能稳胜自己,偌大的一个乱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焉能没有狂傲的底气?



    否则何敢反了项羽反刘邦。



    是以当手中长枪竟然一时之间难以稳操胜券,英布有些怒了。



    我乃九江王英布,你他妈是谁?!



    怒而不乱。



    英布反手一枪帅出,将燕人震退,收枪而立,盯着燕人冷声问道:“纵观我所知晓的岁月,用蛇矛者并无如此能耐的英雄,你可是异人?”



    燕人犹豫了刹那,点了点头。



    半异人也是异人。



    英布有些恍然的问道:“那便是我英布之后的王者?”



    英布也并不在意是否得到回答,在他看来,无论后来者还是古人,能成为自己对手的,都是一个时代的绝对王者。



    燕人沉默不语,许久才摇头。



    体内暂时蛰伏的那个他,并非一个时代的王者。



    仅为将军耳!



    看到燕人点头,英布有些自嘲的喟叹,“想不到我九江王,竟然沦落到土鸡瓦狗之辈亦可欺凌的地步,真是个可怜呐。”



    持枪,直指燕人,“今日我必斩你于枪下!”



    这是身为诸侯王的尊严。



    燕人冷笑一声,巧了,我也这么想,不为我自己,而为小姐。



    战斗毫无预兆的再次爆发。



    英布凌空纵起,双手持枪,手中纯净苍穹带起蓝色残影,如一道蓝色闪电穿刺,强横的走中宫,欲要将燕人一枪穿心。



    端的是狂傲。



    燕人如今身为半异人,从某方面来说,他和君子旗很像,如果更准确一点,此刻的燕人其实就是李汝鱼的暴走状态。



    面对英布这一枪,燕人几乎想都不想,丈八蛇矛顺势一撩。



    枪矛相撞,依然平分秋色。



    皆是猛将,力和力的碰撞下,不会如阴阳交融消失无踪,只会爆发出强横的反震——英布向后倒跳,燕人原地转了两圈。



    倒跳落地的英布,几乎是瞬间的时间,脚下微微一弯,趁势而起。



    这一次跃得更高。



    人在空中,英布手中长枪抡了半圈,扫出一个半月的蓝色光弧,纯净苍穹从背后猛然带起一片绚丽的蓝光,从上而下砸落。



    枪做棍用。



    英布和燕人这个档次,若是不为异人,力盖山河加上精妙招数,自然无往不胜,可称为异人后,实力暴涨,便如虎贲王越一般,其实所有的精妙招数都已无用。



    说到底,还是意气与力量之争。



    力量之说,历来有一力降十会的说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技巧都是浮云。



    但两人半斤八两。



    意气之上,英布是狂,燕人是勇,谁更胜一筹,则看谁能在大凉天下将这种意气发挥得更好——毕竟大凉天下已一夜入高武。



    英布现在的意气发挥得酣畅淋漓。



    枪做棍用,从后到前从上到下的砸落,那股舍我其谁的狂傲之气睥睨天下,仿佛是楚汉之争里那个无惧霸王亦无惧汉高祖的九江王现身大凉。



    坚硬的枪身似乎弯曲出了弧线,带起的蓝色光弧,宛如一轮月牙,从高空洒落。



    一阵劈里啪啦的声音中,些许细小电纹在枪尖滋滋作响。



    燕人眉头蹙起,这一枪极狂,看似简单的一枪砸下,但那种舍我其谁的意气已势,牢牢的锁住自己,无论怎么闪避,都必须迎接。



    怎么接?



    燕人心中在一瞬间闪过十数种方式,发现都不够完美。



    但绝不退缩。



    燕人心中一动,向右斜跨了两步,双手握蛇矛,两掌之间的差距不过不过半尺有余,蛇矛横至身后,然后猛然发力。



    斜斜的迎着空中落下的长枪横扫。



    硬撼!



    蓬的一声,宛若低空炸了个闷雷,莲塘畔骤然闪现火光,无数火星四溅,狂暴的气浪吹得水面荡漾起层层波澜,枯叶翻卷。



    燕人闷哼一声,身影不由自主的一阵狂退,直到在莲塘边缘处才站稳。



    五指掌心一阵灼热,手臂发麻。



    英布同样也不好受,被磅礴大力震退,落在远处后,电光石火间换了个口气,顾不上五指灼热如火烤,也忽略了手笔的酸麻,再次跃起。



    这一次,跳得更高,已和远处圣人庙所倚的青石小山登高。



    依然是一枪砸落。



    劈啪声不断!



    这一次不仅枪尖缭绕着电纹,整个枪身都有细小闪电缭绕,衬得英布宛若魔神降临,欲要将那削瘦青年一枪砸进地狱。



    燕人深呼吸一口气,长笑一声,“如你所愿!”



    你既然狂得欲要如此诀胜负,那我又岂会畏缩,枪来,我矛拒便是。



    斜跨两步,手中丈八蛇矛横扫。



    如出一辙,燕人手中的蛇矛,亦有电纹滋生,在他身后莲塘里,波浪滚滚的水面,靠近燕人的方圆三米之后,倏然间如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按下。



    三米方圆的水面,齐齐下沉了一尺。



    旋即形成一道浪花,向着其他三面扩散而且,莲塘顿时浪花汹涌,宛如大江大河。



    刹那的寂静。



    枪矛粘连在了一起,两人都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



    时间仿佛静止。



    哗!



    在静止的时间中,燕人身后的莲塘中,水面倏然间出现一道断痕,狂肆向对岸激射,仿佛有把看不见的巨大铡刀落在水面,如破墙一般将整个莲塘的水一分为二。



    直到此刻,才有爆裂声响起。



    气浪涌卷,莲塘畔田埂上的一排桑树早就掉光了叶,在涌卷气浪中疯狂摇摆,几欲折断,被一分为二的莲塘,反倒安静至极。



    水面齐刷刷的下沉半尺,没有一丝水花卷起。



    英布倒弹而起,落地后哈哈大笑:“快意!”



    燕人退无可退,无处卸力,闷哼了一声,体内五脏六腑如有火炙,气血翻滚难耐,横握蛇矛,面目凝重。



    直到此刻,莲塘里席卷起滚滚大浪。



    如有蛇妖在其中兴风。



    “再来!”



    英布又一次跃起,这一次直接跃上了半空,一枪如剑的劈落。



    枪身电光缭绕,就连英布浑身也缭绕着蔚蓝电光,劈啪作响长发飞舞,浑身黑衣鼓胀如蓬,冬云密布的半空之下,响起一阵阵风雷声。



    劈落的纯净苍穹,如一病蓝色的大剑划过长空,一闪之下,便已在燕人前方上空。



    狂野绝伦。



    燕人无所畏惧,一声怒喝,倏然双手抱住蛇矛如抱大刀,迎着那兜头罩脸劈落的纯净苍穹横撩上去,没有丝毫取巧之处。



    你强,我比你更强。



    绝对的硬撼。



    狭路相逢勇者胜。



    嗡~



    绝对力量的硬撼之下,所产生的声波已超出人耳极限,在嗡的一声后,莲塘之畔再无任何声音,知道燕人如沉石一般被震落入水中,才有声音响起。



    先前所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坑,仿佛是被从天而降的陨石砸出来的坑。



    遍布的裂纹延伸至七八米开外。



    就连青石堆砌的莲塘璧上亦出现了无数裂缝。



    英布倒弹了二三十米高,落地后脸色一片潮红,强行压下了翻滚的气血,吞回了即将涌出的鲜血,笑了。



    这一刻,自信睥睨。



    就算你是异人,又如何,依然是我英布手下败将。



    燕人落水之后,莲塘很快恢复平静,连水泡也渐渐消失,仿佛就这么死在了水里。



    英布手持长枪来到石堤边,盯着水面,脑海里却想起了过往的故事。



    曾经的天下,有个孩子是上古时候正直之士皋陶的五十九世孙,在小时候,被一位相士相面,说此子当刑后为王。



    那人在壮年时果然犯法,按大秦律法,在脸上黥纹。



    世人便称其为黥布。



    后黥布至骊山为大秦皇帝修建皇陵,最终不堪忍受,带着人逃出骊山落草为寇,而那时候,斩白蛇的人还在当亭长耍着流氓。



    随着大泽乡一声振聋发聩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神州大地处处见烽烟。



    黥布带着人马,先败秦军,后投项梁,拥熊心为楚怀王,之后救赵,黥布作为先锋率兵渡过黄河,打败河西秦军,这才有了霸王率八千江东子弟过河。



    黥布功不可没。



    其后定关中,霸王大封天下。



    相士算得很准,黥布被封为九江王。



    但黥布却知道,相士算得不准,他只算出了自己将要为王,却没算出,自己也欲为皇!



    但他知道,霸王不死,自己永远没有机会称帝。



    黥布很狂。



    但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在那个时代,世间武将无一人是霸王之敌,只有霸王身死,他这个九江王才有可能去实现心中的野望。



    于是反楚。



    如他所愿,霸王自刎乌江。



    又非他所愿,霸王自刎乌江后,他非得没有成为汉军中功高盖主的人,反而只是众多诸侯王中最被忌惮的一人。



    当另一位和黥布齐名的名将彭越被杀后,他就知道,自己迟早也会被刘邦所杀。



    他不甘心。



    我英布亦是盖世人杰,岂会落入彭越的下场。



    他决定反汉。



    大战,接连不断的大战。



    黥布终究是那个仅次于霸王的狂傲九江王,麾下精兵勇猛无敌。



    终于在蕲县以西的会甀和刘邦的军队相遇。



    王与皇的直接对话,然而那开国霸主竟然怂了,率领大军闭城不战,于城头之上遥望黥布,问他为何要反汉。



    黥布只说了一句:“吾欲帝也。”



    然而事实却如此讽刺,明明畏战的汉军最后竟然打败了黥布的精兵,黥布只能渡过淮河,却要面对围追堵截的汉军。



    屡败屡战。



    最终,黥布只剩下一百多人逃到长江以南。



    天下彻底和他无关。



    最不甘心的是,已经无力争霸天下的黥布被人欺骗来到番阳,最终死在一所普通的民宅里。



    简直讽刺。



    想到此处,英布摇了摇头。



    这一世,我脸上再无黥纹,我亦还没称王。



    但那一天迟早会来。



    再给我一个乱世,我必然崛起于军伍之中,取赵长衣而代之,坐拥蜀中而进取天下,大凉没有韩信,没有霸王,谁可阻我!



    就凭那少年身上的白起?



    何惧白起!



    况且若是自己坐拥蜀中,便可凭借势力,收拢天下异人,若是能得一二枭雄,比如龙且彭越之流,纵然是韩信成为异人,也可一战!



    楚汉三大名将之二,战不过韩信一人?



    英布长笑一声,意气风华狂态萌发,盯着平静的水面傲然笑道:“我乃九江王英布,你以为你是谁,敢与我为敌?”



    “死得其所!”



    英布转身,欲回小镇杀任红婵,坐等天下大乱。



    哗啦啦!



    一连串水声在身后响起,英布猛然一惊,顿足回首,愕然发现平静的水面上骤然涌卷起滚滚大浪,如有一条巨大水蛇将要破水而出,心中一惊。



    还没死?



    轰!



    水面翻滚中,倏然起龙卷,一条巨大的水柱破空而起,跃出水面之后,便化作一条十余米长的勇猛水蛇,腾空直上高空,便如一条蛟蛇盘空。



    盘空蛟蛇中,有人持茂而立,旋即带起莲塘之水凝就而成的蛟蛇凌空扑下,一往无前勇猛无比,晴空骤起风雷滚滚声,绵绵不绝在云霄里荡向远方。



    天穹之上,异象横生:冬云翻滚,亦如蛟蛇腾空盘舞,亦吞噬一切!



    水蛇之大,数人不能合抱。



    水蛇之勇,电光缭绕。



    水蛇嘴中,一条丈八蛇矛如蛇信,闪烁着夺命的寒光。



    有声音炸响如惊雷。



    “吾乃燕人张翼德!”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宋仕妖娆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