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书籍 > 《连环》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0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连环》 作者:作品集

第10章更新时间:2014-08-10

???说网这与当年的香权赐有什么不同?若干年前,香宝珊的父亲也是这样自虐虐人,毁灭整个家庭。 只见楼下的香紫珊伸出她的双臂,熟腻地搭在徐可立的肩上,抬起脸,凝视他,用轻化的语气说:"这上下你该抵达伦敦了。" 屏风"格"地响了一声,连环开头以为是香宝珊颤抖的身子不着意推动了它,然而发觉颤抖的不是她,而是他。 香宝珊才不会震惊,这一幕她肯定已经看过多次,连环才害怕惊惶,感觉犹如胸中刺进一把利刀,一时不觉痛,但心房即死。 徐可立没有回答,他走到一角斟酒。 香紫珊走过去,"你已经站在我这边了,是不是?" "你还要问多少次?" "我需要肯定呀。"香紫珊"格格"笑起来。 她穿着玫瑰紫颜色的衣裳,仰起脸,只觉得相映之下,皮肤更如雪一样白。 "还能抵赖吗,明天要签合约了。" 香紫珊笑,过一会儿,她低低说:"我一早同你说过,徐可立,你终于会属于我。" 徐可立没有言语。 他自斟自饮,过了一会儿,才说:"连环那一份,你取到手没有?" 连环低着头,即使听到自己的名字,也已无意外。 香紫珊当下回答:"连环那边绝无问题。" 徐可立郑重地说:"一贯以来,我们的错误是低估了连环。" 香紫珊转过头来,"连环不碍事,连环会听我的话。" 连环在屏风后面,忽然抬起了头,谁说不是,在阿紫面前,他几时都似一只哈巴狗。 徐可立说:"这一下你应该满意了,我出卖了至亲的人,来换取你的欢心。" "不,"香紫珊声音很温柔,"你出卖香宝珊,是为着你自己的地位。徐可立,近年来你同她的关系已经很动摇,与其她联合我对付你,不如你联合我对付她。" 徐可立僵立一旁。 "我直到最近才发觉你不是我想像中那么高不可攀十全十美的人,原来你同我、我同她都没有分别,我们活该纠缠在一起。" 徐可立放下杯子,冷冷地说:"既然你已扫尽所有的兴,可以走了吗?" "走,怎么不走,"香紫珊站起来,"姐姐当年怎样把我自大屋赶出去,瞧我的,我也照样地赶她走。" 徐可立不耐烦地拉开门,香紫珊跟着走出去,顺手关了灯。 他们离开之后,连环与香宝珊动都没有动。 引擎声早已消失在黑暗中,他们仍然站在屏风之后。 刚才一幕多么像话剧中那种精彩的独幕剧,男女主角鲜明的扮相,加上玲珑剔透的说白,暴露出骇人的阴谋。 香紫珊终于夺到一切:家庭,地位,还有徐可立。 檀香木的幽香越来越浓。 香宝珊先推开屏风,这次,由她开亮了灯。 她斟出酒来,递给连环。 挪揄他:"你还会不会听香紫珊的话?" 连环不出声,他一向迁就忍耐女性,这次香宝珊受的伤最重,他不忍落井下石。 "你都明白了吧,如果你愿意,你们三个人就可联合起来对付我,把我驱逐出香氏。你是香紫珊手上的一张王牌。" 连环喝干杯中的酒,站起来,向香宝珊欠欠身,"我不是扑克牌,我是一个人,对不起,我要走了,谢谢你今晚招待我。" 咎由自取,连环不抱怨任何人。 香宝珊追上去说:"她不爱你,她从来没有爱过你。" 连环没有回答。 "司机还没有来,你很难步行回市区。" 连环忽然回头,看着香家的大小姐。 香宝珊见连环粗眉大眼,瞪住她,生怕他盛怒之下会做出一些什么惊人的事来,不由得退后两步,自小到大,她都觉得他是一个粗人,有求于他,才不得不与虎谋皮。 但忽然连环对着香宝珊笑了。 他独自开步向市区走去。 天已经蒙蒙亮,走了一段路,寒风扑面而来,反而使他清醒。有一辆载满蔬果的货车徐徐而来,连环向之招手,它停下来义载陌生人。 司机居然是一位中年妇女。 她问连环,"去哪里?我只开到地车总站。" 连环答:"那已经很好。" 他跳上车去,道谢,坐稳。 货车摇摇晃晃驶往市区,女司机看他一眼,关心地问:"你没有事吧,脸色那么差,像生病。" 连环不由自主抬起头望向倒后镜,看到自己的脸,非常讶异,怎么搞的,他不禁伸手去摸面孔,似戴着一只铁灰色的面具,他尝试去将面具剥下,但是不行,他拉扯的只是脸皮。 大滑稽突兀了,人的皮怎么会是这样死灰色,不可能不可能,定有人向他开玩笑,连环掏出手帕,用力去擦,盼望把那一层土色抹掉。 女司机同情地对他说:"你要看医生呵。" 连环颓然低头,没有人帮得了他,只有他能解救自己。 车子驶到地车站停下来。 连环几经转折,才回到宿舍,换上干净衣裤,赶去上课。 说也奇怪,那一天,他比往日更加用心,资质略差的学生重复向他提问题,他都可以不嫌其烦,细细作答,举了一个又一个例题。 其中一位女同学感激得泪盈于睫。 连环并不觉得累,睡眠不足,理应急躁不安,他却异常平和。 下课之后回到房间,他斟出冰冻啤酒,静静坐在大沙发内听音乐。长窗外有同事孩子嬉戏声,哈哈哈哈,可爱清脆地笑,互相追逐。 往日连环只要听到他们的笑声,便觉得快活松弛,安然盹着。 今日他沉默地喝着啤酒,一点睡意都没有。 很快地下便囤积了一大堆啤酒罐。 门外小孩争吵起来,一个说:"你为什么推我?" 另外一个答:"你不同我玩,我怎么推你。" 连环叹口气,站起来去推开窗,孩子们见大人出来,纷纷跑开。 天色暗下来,他做三文治吃,同事叫他过去下国际象棋,他并没有推辞,坐在人家客厅,一连赢了三局,杀得英文科教授面目无光。 人家站起来尴尬地打呵欠,"夜了夜了,该休息了。" 连环一点不困,他的时间忽然比人多出三分之一来,平日来不及做的工夫,都可以趁深夜赶出,他自嘲地说,那多好,羡煞旁人。 第二天,他照常上课。 回到镜子面前,自觉面具颜色又添深了,更像一只壳子,几乎敲下去会有"咯咯"声。 那天晚上,他仍然没有睡,学生来探访,一聊便三两个小时。 他坐在大沙发里,看着天空转为鱼肚白,连环真不相信有人可以从此戒却睡眠。 他换上干净衣服,周而复始,再踏进演讲厅。 那天下午,回去取讲义的时候,他看到有人坐在他的大沙发里,背着他,一头长望发落在椅背上。 终于找上门来了。 连环异常镇静,把门关得大声点,好让不速之客听见。 她没有转过头来,只是举起双手,伸一个懒腰。 连环语气平和,"十分钟后我有课,你要说话就得快。" 客人一怔,笑说"没有特权了吗?"她仍背着他。 连环找到他要的讲义,"你若不讲,就要等三小时之后。" "我等你回来好了。"她没有犹疑。 连环笑笑,他不相信。 "一直都是我等你,坐在门口大石上不知多少次,你不是忘记了吧?" 连环答:"那么,就请你等等我。" 学生也在课室等他。 足足三小时后他才回到宿舍,香紫珊仍然坐在原位,好像动都没有动过。 连环放下书本,"让我听听,你有什么话要说。" 香紫珊转过头来,"我会好好地报答你。"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我低估了你,我愿意补偿。" 连环举起双手,笑道:"我已退出这个游戏。" "你现在不能退出!" "为什么?" "此刻已经到了要紧关头,即分胜负,你必须坚持到底。" "像你们这种玩法,赢了也是输了,不会有胜利者。" "连环,我说过我会补偿你。" "我丝毫没有损失,毋须补偿。" 香紫珊变色,她打开烟包,抽出一支香烟,点着它,深深吸一口,连环已经注意到厅堂间已经充满这种烟味,他闻了有点眩晕。 他去推开长窗,顺手抢下阿紫手上烟卷,用力扔出园子。 香紫珊过来,双臂搭在连环肩上,她喜欢对异性采取这个有利姿势,连环轻轻推开她,她趁势看到连环双目里去。 他任由她看个足够。 她轻轻说:"你喜欢做什么都可以,连环,让我们放一把火把老屋烧掉,我们不住,也不要给别人住。" 连环静静看着她,不出声。 "这样吧,我同你先联合起来,把香宝珊踢走,然后再撇徐可立,这样够精彩了吧?" 连环仍然一声不响。 "你喜欢怎么样尽管告诉我,我设法替你办到。" 连环维持缄默。 "你要我戒掉坏习惯是不是,没问题,都依你。" 连环摇摇头,"你的坏习惯是你的事,与人无尤。" "怎么了,还没有消气?" "我并没有生气。阿紫,像你这样聪明的人,应该看得出来,你的魔术已经消失。" "你是什么意思?"香紫珊大惊失色。 "我自由了,经过那些年,我终于自由了。" "我不相信!" 连环静静说:"我何尝相信,我比你更以为这是一生一世的事,但事实如此,香紫珊,自此你归你,我归我,我俩再不会走在一道。" "你拿着我母亲一半财产预备怎么样?"香紫珊声音已变。 "我会保持它留为纪念,令堂有深意,少了我这一份,你们三人斗不起来。" 香紫珊冷冷讪笑,"原来她是为我们好,我还以为我们这一套都自她处学来。" 连环不再言语。 香紫珊蹲在连环面前,逼他转过头来,看他的眼睛。他眼中燃烧的那一点火从来都瞒不过她,无论他装得多么冷酷,无论他如何心灰意冷,那点火从来没有熄灭过,他会听她的。 但是这一刻,连环双目碧清,一点杂质都没有,如两汪潭水。在他瞳孔中,她可以照得见自己影像,没有火,那朵小小火焰不知在几时已经熄灭。 香紫珊退后一步,坐到地上。 连环扶她起来,"回去吧。" 她失去了他,这是不可能的事,她一向拥有他,他的身体他的思想他的时间他的灵魂。 她竟失去了他。 "回去同徐可立与香宝珊言和,大家仍是朋友。" 香紫珊不相信连环会说出这样清醒的话来,她双臂抱在自己胸前,不知道失却连环会使她觉得如此冷。 她从来没曾想过他会离去,她满以为生生世世,他是她家生的奴隶,他自幼便已属于她。 连环打开了门,恭敬送客。 香紫珊仰一仰头走出去,连环关上门。 香紫珊在石阶上绊了一下,要扶住栏杆,才能跌撞地站稳,匆匆上车而去。 屋内,连环呆呆站了一会儿,才慢慢坐下来。 那股特有的烟味尚未散尽。 他牵动嘴角,无奈凄然地笑起来,演技好得连香紫珊都瞒过去了,几时可以瞒过自身? 他走到房中,打开书桌一格抽屉,取出那只盒子,打开它,看着盒内一双小小鞋子。 连环的心境异常平静。 他把小鞋捧在手内,不相信这许多年已经过去,不相信他与鞋主人已有这样远的距离。 他把鞋子放在窗台上。 忽然之间,他听到一个云雀似动听的声音说:"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新鞋。" 阿紫! 连环转过头去,窗外站着一个小小的女孩,穿水手服,长发结成一条大辫子,垂在胸前,正艳羡地看着那双鞋子。 连环不禁问:"你是哪家的孩子?" "我住在甲座,我姓施,我们新搬来。" "请进来。" 那小女孩轻轻地走进客厅,挑一张小小的矮凳坐下。 连环把鞋子交到她手中,"合穿,就是你的。" "送给我?"女孩绽开天使般的笑容。 连环点点头。 她连忙试穿,踏进去,刚刚一脚,站起来,转个圈,顾盼一番,向连环说:"谢谢你,谢谢你。" 连环见她如此可爱,双目儒湿。 她兴奋地奔出去,一不小心,摔一跤。 连环以为跌在草地上无妨,谁知她半晌没爬起来。 连环急了,跑出去看。 女孩坐在地上呼痛,分明扭伤足踝。 连环对她说:"别怕,我马上去甲座找你父母。" 女孩抬起小小面孔,"求求你,背我回家。" 连环一听,马上吓得退后两步,镇定下来,才柔声说:"不,我不能背你,这生这世,我都不会再背任何人。" 女孩皱起眉头,楚楚可怜。 连环不以为动,"我去叫你母亲。" 一位年轻太太已经急急跑来。 "小妹,小妹,你没有事吧,"她一把抱起女儿,"这位叔叔,多亏你看住她。"连环还来不及说什么,施太太已经抱着女儿回家。 连环静静回到室内,仍然窝在大沙发内喝啤酒听音乐,他不复记忆,已有多久没睡过觉。 过了不知多久,有人在门口问:"连先生在吗?" 是满脸笑容的施太太,她手中捧着一锅食物,分明是特地过来结识新邻居新同事。 "这是我刚刚炖好的五香牛肉豆腐干鸡蛋,味道还不错,请你笑纳。连先生是独身吧,难得那么喜欢小孩,我家小妹说连叔叔送她一双新鞋。" 连环张开嘴,想说几句客套的语,不知如何开口,施太太见他沉默寡言,知趣地告退。 食物热腾腾香喷喷地搁桌子上,连嫂一进门,误会了,欢呼说:"湘芹回来了。" 连环心酸酸地笑笑。 连嫂把儿子肩膀扳过来一看,吓一跳,"连环,你怎么瘦得又黑又于,工作忙吗?" 连环点点头,"这两天就去看医生。" "卖力就可以,不必卖命。要是湘芹在,她恐怕劝得动你。" 连环微笑,"妈妈,我去把她接回来可好?" 连嫂转过头来,审视儿子的脸,这小子虽然怪怪的,却不擅说谎,一向一是一,二是二。 连嫂在他脸上搜索半晌,不见破绽,便欢喜地说:"好极了,怎么不好。" "爸呢,爸可喜欢?" "当然喜欢。" "湘芹现在是个很出名的记者了,不同从前那个黄毛丫头。"连环微笑。 "湘芹从来都聪明懂事。" 又骗过了母亲,没想到那么容易。 他只希望能够快快骗过自己。 一闭上眼,便看见融融的火光烧上来,先是他双手着火,眼看着十只手指头似蜡烛般融化,但一点不觉得痛,接着是他双目,除了红光,什么都看不见,他逃都没有办法逃,烈火终于包围他全身。 他猛地惊醒,只见夜凉如水,满天寒星。 他一直踌躇,没有去寻访湘芹。 日子自动会过,并不难过。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连环因接到一个电话,心头一惊,才知道已打破多日的麻木,一时不知是悲是喜。 他急急问对方:"你是区律师的医生,告诉我应当怎么办。" "区律师请你来一趟,由他付飞机票。" "我马上来,细节容后讨论,区律师还说了什么吗?" "他自觉病殆,想见两位远方的朋友,另一位是林湘芹小姐。" "林湘芹在纽约。" "我们已经通知她。" 连环立即赶着上路。 在飞机上,他忽然觉得眼涩嘴苦四肢酸痛,噫,知觉一一恢复,他好像又回到人世间。 活下来了。 下飞机出海关立刻叫部车子直赴医院。 休息室中只见湘芹双目红肿呆呆地坐着。不见多时,她瘦了,看上去又沉实了。 一见连环,她忙不迭站起来,浑忘前嫌,眼泪直流下来,连环前去拥抱她。 一时连环只知自己要哀悼的实在太多,面孔搁在湘芹肩上,不愿抬起头来。 "两位都到齐了。" 湘芹连忙介绍:"这位是主诊医生。" "老区怎么样?" "请跟我来。" 连环哀告地看着湘芹,不敢走进病房。 湘芹在他耳畔说:"他能说话,脑血管栓塞,中风,左边身子瘫痪。" 连环真想找个墙角蹲下痛哭,这个好人为何受此折磨。 他深深吸一口气,跟医生进去。 老区躺病床上,连环过去,握住他的右手。 老区笑一笑,张嘴说话,连环把耳朵趋过去,只听得老区轻不可闻地说:"茶摩架……" 连环忙不迭点头。 "……目多点时间给自己,多在茶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没有季节的都会曼陀罗邻室的音乐烈火连环绝对是个梦假如苏西堕落假梦真泪寂寞的心俱乐部阿修罗花解语忽而今夏红尘黑羊故园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