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书籍 > 《时寒冰说》在线阅读 > 正文 时寒冰说(21)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时寒冰说》 作者:作品集

时寒冰说(21)更新时间:2014-09-11

   大_学生?小_说网
        第三部分 第58节:大棋局·大狙击(9)


        失去了德国的欧元可能崩溃,但失去了欧元的德国依然强大。


        德国的这种心态,在它与欧元国的相处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如果理解了这一点,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


        默克尔还面临着一个更棘手的阻力——德国民众强烈反对援助希腊。大部分德国民众对于援助希腊持消极的态度。多次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甚至接近60%的德国 民众反对政府对希腊进行援助。有民众表示,援助希腊不仅对改善希腊经济益处不大,对德国也是一种负担。而且,德国大选在即,总理默克尔不得不顾及国内民 意,故而短期内对援助希腊的反对态度很难改变。在希腊2010年3月表示考虑向IMF求助后,欧盟委员会轮值主席巴罗佐立即表态敦促各成员国在峰会上就援 助希腊的具体计划达成一致。法国方面更是高调表态支持强势欧元,尽快与德国出台具体救助方案。但默克尔在3月21日措辞强硬地表示,援助希腊的议题不应成 为本周领导人峰会的焦点。默克尔指出,希腊完全有能力解决当前的债务问题,她呼吁各国领导人不应立即出手援助纵容希腊。


        默克尔必须让希腊竭尽全力自救,消耗"敌人"。而且,在消耗投机大鳄的过程中,德国也将是受益者——欧元贬值,制造业所向披靡的德国,出口增长势头将无人 可及。我们对比一下事后公布的数据,就可以知道德国的底气之所在:2010年5月12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德国2010年第一季度季调后国内生产总值 初步统计结果,表明第一季度的经济比预期的要好,开始走出经济衰退阴影,原因是出口明显增长。尤其是2010年3月,出口环比增长10.7%,达856亿 欧元,是1992年7月以来的最大增幅。德国联邦统计局2010年8月2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德国出口额较上一季度增长8.2%,设备投资较上季 增长4.4%。德国GDP环比上升2.2%,创造近20年来最大季度增幅,并引领欧元区GDP当季实现了1%的增幅。德国联邦统计局2011年1月12日 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出口贸易和投资活动的提振下,德国2010年GDP大幅增长3.6%,创自1992年两德统一以来最快年度经济增速。


        危难时披挂上阵


        默克尔敢以静制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她胸有成竹——不幸中的万幸是,这时候的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是一个洞悉国际局势、善于借力打力的高手,是当今世界政坛的顶级忽悠大师。


        2009年10月5日,帕潘德里欧领导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在希腊大选中获胜,获得希腊总统卡罗洛斯·帕普利亚斯授权,组建新一届政府。他延续了家族神话,成为继祖父和父亲之后帕潘德里欧家族的第三位总理。


        帕潘德里欧面临的是一个烂摊子,可用千疮百孔来形容——国家负债高达3000亿欧元。希腊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已高达12%,远远超过欧元区设定的3%上限;公共债务余额占GDP的比重则高达110%。希腊危机让很多人预言,它可能成为"下一个雷曼"。


        而且,希腊的"名声"也很不好。


        在这场把整个欧洲卷入麻烦的希腊债务危机中,希腊人被抨击为"世界上最挥霍的人",却要整个欧元区为其错误埋单——经济学家认为,危机的罪魁祸首是希腊政 府持续借贷超出自身收入能力的资金,以供养该国民众的高福利。一家美国媒体讽刺说,希腊像一个亿万富翁那样消费,可事实上他们连百万富翁都算不上,拿着士 兵的工资,却过着国王的生活。在希腊,很多人认为缴不缴税无所谓,因为政府并没有对此依法惩处。即使在希腊政府着手采取紧缩措施时,这个漏洞也没人在意。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一份研究报告认为,贿赂、献金和其他公职腐败致使希腊政府每年损失200多亿欧元,相当于希腊GDP的8%。"透明国际"2010 年3月的调查报告称,2009年希腊有13.5%的家庭曾行贿,平均每个家庭行贿1355欧元。报告称,"希腊百姓拿出装有现金的信封来获得驾照、医生预 约和建筑许可,或是降低他们的税负"。


        尽管如此,帕潘德里欧必须全力以赴拯救希腊。


        第三部分 第59节:大棋局·大狙击(10)


        帕潘德里欧非常清楚自己的境况,也清楚德国的意图。他知道,他必须靠自己,也只能靠自己。他领导的希腊政府决定实施严厉的紧缩计划。2010年3月3日, 希腊公布了总值48亿欧元(65亿美元)的一揽子紧缩方案,冀望借此缓解高达3千亿欧元的巨债压力,在2010年将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从2009年的 12.7%减至8.7%。为有效"开源节流",希腊政府决定加税和减薪并重,计划各从中间获得24亿欧元收入。加税方面,未来希腊将提高烟酒类商品的消费 税,营业附加税税率将从现在的19%提至21%;减薪方面,方案决定削减公务员年薪,将以"第13个月"、"第14个月"工资形式发放的复活节、圣诞节等 节日补贴减少三成,同时冻结当年公务员养老金。


        帕潘德里欧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他必须以对自己苛刻赢得欧元国的同情,也为自己赢来更多的机会。


        在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他必须冒这个险。


        紧缩计划给希腊人的生活带来巨大压力,大罢工席卷全国。


        此时此景,即使隔岸观火的美国,也不禁为之动容。


        帕潘德里欧已无暇顾及这些,他开始了欧美之旅,先后访问了卢森堡、德国和法国,以寻求各国领导人对希腊解决债务危机的政治支持,恢复国际投资者对希腊政府 债券的信任。他明确表达的观点是:希腊只是一个小国,但它如果被击中,有可能形成多米诺骨牌,导致欧元的倒塌,并导致世界重陷危机。


        欧元国的成员无不担忧这一点。帕潘德里欧把希腊的命运,与欧元国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借助这种观点,他不再是一个祈求救援者,更像一个保卫欧元的战士。


        欧元国在思考。它们在对救助希腊问题上,更近了。


        但所有的国家依旧在紧盯着美国。


        帕潘德里欧忽悠了谁?


        美国的选择,决定着希腊的命运,也决定着欧元国的应对策略。在美国表态以前,任何贸然行动都可能带来灭顶之灾。帕潘德里欧希望美国政府出面,干预华尔街的嗜血攻击。


        2010年3月8日,帕潘德里欧不远万里赶到美国,开始他的忽悠之旅。


        尽管国内危机重重,帕潘德里欧的姿态却摆得很高。面对强势的美国,他说:"我们不是来要钱的,我们不是来借贷的,我们只是希望可以以平等伙伴的身份,得到其他国家可以得到的,就是正常利率的借款。"


        希拉里当日与帕潘德里欧会谈后证实:"希腊总理本人和希腊都没有向美国提出任何经济援助要求。"


        帕潘德里欧以他的睿智,总结了三点要害,而这三点无一不恰好击中美国的痛处。其一,"债务危机的蔓延会导致欧元兑美元汇率滑坡,也会导致美国贸易赤字上 升,不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其二,希腊危机会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包括美国这样的大国的国债发生危机,"推高其他拥有巨额赤字国家的借款成本, 并导致全球债券和汇率市场陷入震荡"——而这一点,正是美国最担忧的。其三,他针对一些美国主要对冲基金正在大幅做空欧元的举动警告说:希腊债务危机可能 在欧元区甚至欧盟引发连锁反应,"如果欧洲的危机转移,可能触发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严重程度堪比两年前开始的那一轮金融危机"——在人们尚未走出次 贷危机阴影的情况下,帕潘德里欧的话,让美国人不能不考虑。


        3月8日,帕潘德里欧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发表讲话说:那些曾经在美国制造金融危机的金融机构正从希腊的"不幸"中大举牟利,美国和欧洲必须一起对这些不计 后果的投机行为喊停。帕潘德里欧强调,希腊债务问题引发近期国际金融界的波动,希腊和欧洲的金融不稳定对美国也造成威胁。


        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口口声声表态希腊危机不是全球危机的帕潘德里欧,却巧妙地告诉美国人:希腊的危机,也至少有一部分是美国要面对的危机。此时的希腊好像不再是欧元国,而像一个"美元国"。


        帕潘德里欧以自己的睿智,把希腊的命运与欧元国、美国,都联系在了一起——无论利益一致或者对立,能够如此完美地揉捏在一起,并非一般人所能做到。


        第三部分 第60节:大棋局·大狙击(11)


        那些高喊口号抗议的人或许还不知道,帕潘德里欧正在努力为希腊赢来重生的机会。


        帕潘德里欧不卑不亢的表态,使美国媒体也禁不住感叹,他是一位含而不露的高明的谈判对手。


        欧元国并不需要美国提供援助,他们只需要美国做一件事:不落井下石、推波助澜。美国只要去遏制投机活动,欧元国就已经谢天谢地。当然,美国需要选择时机。


        德国待而不发,坐视希腊自救,不仅为欧元国自救赢得了更多宝贵时间,也消耗了"狙击者"。诚如《左传·庄公十年》"曹刿论战"所言:"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投机大鳄们在焦急的等待中,黯然神伤。


        第四节


        反击


        5月,欧元的生死之战


        无论对于默克尔,还是整个欧元国而言,逼迫希腊自救是化解危机成本最低、风险最低的措施。而且,希腊自救让金融大鳄们无从下手。


        默克尔在等时间,这个时间就是2010年的5月。我曾经在2010年的3月份,连续撰写多篇文章,指出5月是一个生死节点,是欧元与狙击者全面对决的时间。


        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这个时间无法更改,所有的节点都与它有关。


        2010年5月对于希腊、德国、美国而言,都是必须面对的一个时间点。


        希腊拖不过5月,美国熬不过5月,德国也忍不过5月。5月,注定应该承担一种历史赋予的使命和责任。


        默克尔在沉默中等待。


        2010年2月21日,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说:"希腊拥有的资金可以应付到3月中旬。"


        这意味着,默克尔在4月份后,就必须改变立场。


        事实上,默克尔的态度已经开始出现细微变化。默克尔表示,德国已基本做好准备援助希腊,但对希腊提供财政支持必须遵守严格条件。希腊需向欧盟和IMF提交 一份可信的财政节约方案。欧洲中央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评估确认这一方案是合理可行的,德国才会实施援助计划。


        尽管默克尔曾经表示,希望IMF援助希腊,但默克尔的底线绝对不是让IMF单独行动,最佳状态是IMF和欧元区国家一起行动,这样才能确保万无一失。事实 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在3月初,提出建立一个"欧洲版"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货币基金"(EMF),以向陷入财政危机的欧盟国家实施救助,消除欧元 区内徒有统一货币而缺乏统一财政和援助机制的弊端。


        2010年4月23日,希腊政府撑不住了,正式向欧盟和IMF提出救助申请。


        2010年4月27日,标准普尔评级研究机构将希腊的主权评级降低至"垃圾级"——对希腊的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BBB+"级下调至"BB+"级,前景消极。


        评级机构再次落井下石,反击的时机渐渐成熟,默克尔终于决定出手。


        默克尔挥剑反击


        4月27日,默克尔在总理府发表声明说:"如果希腊政府采取严厉的财政节约措施,并在未来几年内始终执行节约方针,我们就有维护和保障欧元稳定的良好机 会。"当天,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和议会各党派领导人就援助希腊问题进行磋商,并原则同意对债台高筑的希腊提供财政救助。


        时间到了5月,欧元国集体出手。5月3日,德国内阁通过希腊救援案,同意在未来3年中给予希腊总计224亿欧元的援助。默克尔此举表明,希腊必须挺过危机,否则,德国的捐助资金将"血本无归"。


        显然,默克尔不仅出手了,而且,显出了破釜沉舟的决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拯救希腊的过程中,西班牙等具有同样问题、面临同样危机的国家(实际情况要比希腊好),在援助希腊的过程中态度积极。


        道理非常简单,诚如西班牙第二副首相兼经济大臣萨尔加多所言:"援助希腊对于西班牙具有积极的意义,因为有助于欧元区稳定并降低西班牙融资成本。"只要希腊挺过去,西班牙连迎战的力气都省去了。


        这意味着,欧盟在拯救希腊问题上已经达成共识。

Www.d x s x 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时寒冰说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