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书籍 > 《惶然录》在线阅读 > 正文 酒的奴隶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惶然录》 作者:作品集

酒的奴隶更新时间:2014-09-15

小.说+
        ——两种痛苦同居于一具躯体。


         


          理性的闪亮划破生活的沉沉黑暗,我看得非常清楚,在闪亮中涌现出来的事物完全是由道拉多雷斯大街上卑微的、涣散的、被忽略的、人为做作的东西所组成,它们构成了我整个生活:卑贱的办公室将其卑贱渗透到它每一个上四者的骨髓。逐月租下的房间里,在租居者的生命之死以外不会有任何其他事情发生。那个劳角的杂货店老板,以人们萍水相逢的方式与民相识。老旅店门前站着的那些小伙子们,在@一个相同日子里付出那些白白劳累。人们像自员们持久地演出着他们不变的角色,或者说,生活像一出只有布景的戏剧,而在这出戏剧里,甚至布景也颠三倒四……但是,为了逃离这一切,我也看出来了,我必须驾驭这一切,或者必须拒绝这一切。我无法驾驭,是因为我不能超脱现实;我无法拒绝,是因为无论我可以怎样做梦,梦醒之后还是我确切无误地留在我之所在。


         


          我梦见了什么?刺人内心的羞耻,生活中错误的怯懦,一颗灵魂的垃圾场,而人们仅仅在睡梦里,在他们的鼾声中,才会以死者的外表来造访这种垃圾场。在那种平静的神态中,他们不是别的什么,看上去不过都是一些人模人样的死物!他们无法对自己作出一个高贵的行动,或者心如死水的同时却又欲念未绝,如此而已!


         


          他撤曾经对雄心作过最完整的定义,他说:“作一个农夫Lbllx马当副官更好。”我欣悦于自己既不是农夫又没有在罗马的地位。无论如何,在阿萨姆普卡大道和维多利亚大道之间街区里的那个杂货商,还是应该受到某种尊敬。他是整个街区的信撒。我对于他来说是否更高贵一些?当虚无不能向人们授予余亩,也不能向人们授予低践,而且不容许这种比较的时候,我能得到一种什么样的尊敬?


         


          杂货商是整个街区的消撒,而那个女人,没错,正在崇拜他。


         


          我就这样拖着自己走,做着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梦想着我不能拥有助I……」像一面设存刻度的公共时钟已经停摆……黄昏秋天突如其来。在秋天最初的一些日子里,似乎有擦于我们在白天的劳累里拖延得太长,黑暗到来得有些早。甚至在白日里我们就提前品尝到黑暗里无须工作的愉快,因为黑暗意味着夜晚,而夜晚意味着睡觉、回家以及自由。当大办公室里移行着的光线驱除着黑暗的时候,当我们浑然不觉地从白昼滑入黄昏,我被一种令人欣慰的怪异感所袭。我在这种记忆中恍若非我。我感到就像自己写的那样,我正坐在入睡前的床头读着自己。


         


          我们全都是外部环境的奴隶:甚至在后街咖啡馆里的一张桌子前,一个晴天可以打开我们面前广阔的视野;一片乡野里的阴云也可以引起我们内心的不寒而栗,让我们在茶座废弃的旧屋里以求自己的惊魂稍定;而白日里黑暗的来临,可以像一片展开的扇面,展开我们需要休息的深度意识。


         


          但是,我们不会在工作中落后,这倒不是因为工作能使我of兴奋。我们不会多干。我们乐于完成自己的任务以免遭骂。我会计命运的巨大表格纸上突然出现了我大婶与世隔绝的房子,出现了那个睡前十点钟必有茶香飘溢的世界,那个我遥远童年中油灯仅仅圈照着桌布的世界。那个灯光射入黑暗的世界无限遥远地离开了我,眼下M会计的视象被一支昏暗的电灯所照亮。茶还是送来了,不过是女招待送来的,她甚至比我婶婶还要老,像特别老的侍者那样,有倦懒之态,有察言观色之间尽力而为的温和——我超过自己全部消逝无痕的过去,正确无误地写下每一笔数字或者每一个总数。


         


          我再一次重新回味自己,我在内心中失去自己,我在那些遥远的、没有被职责和世界所污染的夜晚,在那些神秘和未来的童贞般的纯净里,忘却了自己。


         


          如此温柔的感党已使我从借方和发方前科’目里解脱出来。有人向我提出一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回答同样温柔,如同我的存在已经空洞,我已经什么都不是,仅仅是我携带着的一台打字机,一本我自己打开的袋装圣经。这样来打断我的梦并不让人难受,它们如此温和,我甚至可以在说话、写作、答问以及进行交谈的同时继续做梦。最后,往日的饮茶时间已近结束,办公室要下班了。我缓缓地合上帐本,抬起眼睛,泪水盈眶地疲倦不堪,所有混杂的情感在心头涌起。我什么也没有感觉到,只感觉到一种悲凉,因为下班可以意味着我梦想的结束,我合上帐本的动作可以意味着跨越了自己不可修复的过去。我将进入生命的睡眠,不是带着丝丝疲倦,而是带着孤单和困境。我陷入混乱意识的潮涨潮落,陷入黑暗夜晚的浪谷,陷入怀旧和孤寂的外在眼界之中。一句祝愿今天,我的身体被一种老毛病所折磨,痛苦不时涌入我的体内,侵入餐馆或食堂的楼上房间,侵入那些我的存在得以延续的补给基地。我既没有怎么吃好也没有畅饮如常。我离开的时候,侍者注意到酒杯里还有个半满,转而对我说:“晚安,索阿雷斯先生,但愿你明天喝得更好一些。”


         


          如一阵风突然驱散了弥漫天空的云层,这句简单短语如喷亮和雄壮的号角振奋着我的灵魂。我体会到我从来不曾充分认识的什么:我有一种自发的、自然的同情,牵连着咖啡馆和餐馆里的侍者,还有理发师和街头干着杂役的小伙子。我不能不坦率地说我感到了对他们的“亲密”关系,如果“亲密”这个词也算合适的话……兄弟情谊是一种非常细微的东西。


         


          一些人统治世界,另一些人组成了世界。一个在英国和瑞士有百万财富的美国阔佬与一个村庄的社会主义领主之间,并没有质的不同,只有量的差别。在这种统治之下【……」对于我们来说,便只剩下难以名状的会会众生,有天马行空的戏剧家W·莎士比亚,有学校教师少密尔顿,有四处漂泊的但丁,有昨天替我跑过腿的小伙子,有总是给我讲故事的理发师,还有刚才这位诗者,他仅仅因为我没有把酒喝完,就献出了充满兄弟情谊的期望,祝我明天更好。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惶然录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