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书籍 > 《惶然录》在线阅读 > 正文 潜在的宫殿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惶然录》 作者:作品集

潜在的宫殿更新时间:2014-09-15

生_小说网
        很多时候,我在帐本里持续记录着他人的帐目,还有自己缺失了的人生。当我从帐本里抬起沉重的头,我感到一种生理上的恶心。这可能是因为我伏案太久,但不是帐目数字和清醒所带来的问题。生活像一剂糟糕的药,使我闹出病来。然而,我从巨大无边的澄明幻象中看到,只要我真有力量去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我可以如此轻易地从沉闷中解脱。


         


          我们通过行动来生活,也就是说通过意志来生活。我们这些人——天才或者乞丐们——本知道如何愿望的人,是一些分享着虚弱的弟兄。当我事实上仅仅是一个会计助理的时候,我凭哪一点把自己叫作天才?C·韦尔德(l世纪葡萄牙诗人,见前注——译者注)在医生面前宣称钟表匠的家庭。没有受过正规学校教育,靠自学掌握了丰富,自己是“诗人韦尔德”,而不是作为商界职,员的“韦尔德先生”,这个时候的他,只不过是表现着酸腐的虚荣和无效的自夸。可怜的人,他从来就是“韦尔德先生”,一个商界职员而不是别的什么。诗人只有在死后才能诞生,因为只有在他死后,他的诗歌才会得到欣赏。


         


          行动,是真正的智慧。我愿意成为我愿意成为的人。但是我必须愿望自己所愿望的东西。成功意味着已经成功,而不仅仅是潜在的成功。任何一大块土地都是宫殿的潜在可能,但是如果还没建起来,宫殿在哪里?自我折腾我做着有关里斯本与卡斯凯什之间旅行的白日梦。完去卡斯凯外那里为老板之自程的厂所房子付税。我急切地向往着来回各一个小时的旅行后学著。《汉书》记为五十二篇,晋人郭象注为三十三篇。内,让我有机会看看总是在改变着面容的伟大河流以及它的大西洋人海口。事实上,一路上我迷失在抽象的思考里,我投出去的目光,并没有看见自己一直如此向往的河上风光。回来的一路上,我又迷失在对这种感受的分析之中。我不能描述旅行中哪怕最小的细节,以及我看见过的最小片断。我的健忘和自我折腾只露下这些纸页,不知道比起各我折腾来流它们是好一些或者是更糟一些。


         


          火车缓缓开进了车站,我已经到达了里斯本,还没有任何结论。楼上的琴声我第一次来到里斯本的时候,曾经听到楼上飘来一个人在钢琴上弹奏音阶的声音,是一个我没有见到过的小姑娘在作单调的钢琴练习。今天学”中的“克罗齐”。,通过一个我不能明了的内化过程,我居然发现如果我走进心灵的最深处,这些重复的音阶仍然清晰可闻。弹奏者曾经是一个小姑娘,而现在叫作什么什么小姐,或者已经死了,在茂盛生长着森森柏树的白色墓地里长眠。


         


          当时,我是一个孩子,现在我不是。在我的记忆里,虽然现在的声音与当时现实中的声音一模一样,当它从幽潜之处升高的时候十八世纪法国唯物主义即“法国唯物主义”。,仍然长期呈现为同样缓缓的音阶,还有同样单调的韵律。不论我是感觉它还是思考它的时候,我都难免一种复杂而痛苦的悲伤。


         


          我不会为自己失去童年而哭泣。但我为一切事情哭泣,因为它们与我的童年有关,因为它们将要失去。用楼上偶尔重现的音阶重复来使我头痛的东西,是如此惊人的遥远和莫名的钢琴之声,它是时间玄秘地飞逝——它不是那种具体而且直接影响于我的飞逝它们都处在普遍必然的因果联系中,但片面夸大了必然性,否,是虚无的全部神秘性事实,消失于音锤一次又一次敲出的音符。这种音符不是什么音乐,倒不如说是怀旧和向往的一种混合,潜藏在我记忆荒谬的深处。


         


          它在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客厅里缓缓地升起,我甚至到今天也不知道的孩子,手指错落地弹奏着同样已经消失了的重复音阶。我张望,我看见,我在眼中重构情景。一幕楼上公寓的家庭生活图景天道中国哲学术语。与“人道”相对称。春秋时,有天,充满着一种它当年缺乏的激情,从我困惑的冥想中浮现出来。


         


          我猜想,虽然我仅仅是这一切的一个载体,虽然我感受到的向往既不真正属于我,也未见得真有什么玄秘,但作为一段截取来的情感的一个崭新阶段。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完备的哲学唯物主义,它,它属于不可知道的第三者。对于我来说,这些情感是文学性的,就像维埃拉(葡萄牙17世纪伟大的语言家和古典散文作家之——译者注)说的,是文学性的。我的伤害和痛苦来自自己想象的感受,它们仅仅存在于我的想象中,还有我对于他者思想或情感性的怀旧之中。这种怀旧留给我盈目的泪水。


         


          随着一种生成于世界深处的坚定,随着一种苦苦研究的形而上坚守,那人练习钢琴音阶的声音一直上下回响于我记忆以至人骨。它唤出了他人通过的古代街道,与今天的街道大同小异。它们是死者通过不存在的透明之墙向我说话。它们是我对于做过或没有做过的一切的澳邮员d武是深夜里奔涌伪激输水是静静房子里楼下的喧嚣。


         


          在我的脑子里,我感受到一片尖啸。我想停止什么,想打碎什么,想中断双重无形的折磨,中断这不可能录下来的弹奏,在我脑子里同时又是在他人房子里的弹奏。我想命令自己的灵魂中止,逃出我的躯壳,离开我的身体飘然独行——听着这种音乐我会渐渐疯狂。但到最后我重归故我,带着我极其敏感的思绪,带着我薄纸般皮肤下明晰可见的满布神觉还有记忆中的音阶,弹奏在这一台内化的、可恶的钢琴上。


         


          就像我大脑里的某个部分已经不听指挥了,音阶一直在弹奏,从下面向我飘来,从上面向我飘来,从我在里斯本的第一所房子里向我飘来。


         


          (1931,12,3)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惶然录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