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大学生小说网-小说在线阅读|小说txt下载手机电子书 - 尊宝娱乐网_点击进入>>>_尊宝娱乐网首页零审核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传记 > 《国际银行家》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十三回【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国际银行家》 作者:和佛祖一起打牌作品集

正文 第四十三回【下】更新时间:2015-11-20

    闲言少叙。书mí群4∴⑧0㈥5归宁之后,杨晟之查点行装,见一应物品早已被婉yù打理停当,自觉省心省力,择了日子携妻、侄儿杨林珍与梅书达等京城世家子弟一道乘船回京。婉yù将心巧、灵儿,并两个老妈妈留在抱竹轩里守房子,只将惯用的六个丫鬟留在身边,其余的则早早打发先行上京等候。

    婉yù头一遭远行,时常悄悄从纱窗子里向外看,见一路山水草木,秋sè澄澈,不由叹道:“怪道诗文里总咏山歌水了,如今一见才知诗里头写的远不及亲眼所见。”珍哥儿前两日格外新奇,日日磨婉yù让nǎi娘和丫头抱着他到船头玩耍。婉yù不愿拘着他,命人仔仔细细看着,珍哥儿玩了几日也腻了,又因吹了风发了热,只得蔫耷耷的在chuáng上躺着,婉yù着了慌,取出yào丸子,用热汤化了给珍哥儿服用,夜间见珍哥儿发汗,脉象也平稳了,方才放下心来,之后命珍哥儿不准出去,只在屋里安生歇着。

    这一日终到了京城。码头上早有下人备了轿子和拉行李的马车等候。一路无话。婉yù至杨晟之在京城置办的宅院一瞧,见果是一座三进三出的大宅,后huā园三面桃梨梅竹,引着半院泉水,绕着粉墙石桥潺潺流过,虽不甚大,却颇有意趣。

    杨晟之刚一回京就有铺子里的掌柜前来禀报,杨晟之自换了衣裳处理俗务,暂且不表。婉yù命人去请大夫给珍哥儿瞧病,又指挥身边几个得用的丫头、陪房、小厮整顿行李,打发人去梅书达住处送东西问好。

    杨晟之忙到掌灯时分才回来,进mén便瞧见婉yù靠在美人榻上,怡人正捧着本子念道:“金银器八箱,已入库;古玩瓷器三箱,已入库;缕金翠盘huā椅搭十六对,已铺礼和堂;绿凤尾潇湘竹帘十挂……”

    婉yù见杨晟之来了,忙对怡人道:“先不说了,你也下去歇歇,换灵儿这些小丫头子来伺候罢。”

    杨晟之摆了摆手道:“你们念你们的。”

    婉yù亲自给杨晟之倒了杯茶,又上前帮他脱换衣裳,口中道:“也收拾得差不多,着紧的物件都在咱们房里,其他的都已锁在库房里了,日后看府里哪处宅子缺什么,再从库里头取,每件物什都是登记造册的。礼和堂是你待贵客的地方,我去瞧了一眼,也忒素净了,不是咱们家里的气概,我摆了个青铜的瑞兽双耳大鼎和一个yù马彝,都是贵重的玩器,特特跟你说一声。”

    杨晟之见婉yù眼眶下已浮出青sè,想到妻子这几日舟车劳顿并未睡好,到府里又忙了大半日,有些心疼,握了婉yù的手道:“先不管那些了,东西就算不收拾也不会跑了,只管全都放库房里锁着就是,你累了罢?晚上让厨房做几个你爱吃的菜,吃了饭就早点歇着罢。”

    婉yù道:“厨房已做得了,珍哥儿身子骨还虚着,我先让人端了粥和几样小菜送到他房里,让他先吃了。”

    杨晟之道:“珍哥儿可好些了?若吃了yào还不见好,就赶紧再换个大夫瞧瞧。”

    婉yù道:“我方才打发人去问,说他睡得tǐng踏实的,想来没什么大碍。”说完命丫鬟摆饭,和杨晟之一同吃了,随后沐浴梳洗,夫妻二人早早就寝,暂且无话。

    第二日,杨晟之醒来时,婉yù早已把去翰林院的应用之物收拾妥帖。杨晟之道:“你怎么起这么早?咱们自己到京城单住,上无长辈,没有这么些规矩,你多睡会儿才是。”

    婉yù对着收拾好的包袱一努嘴道:“我要睡实了,谁给你整理这些东西呢?”

    杨晟之道:“不是有丫头打点么?”

    婉yù一面命丫鬟端巾帕进来服shì梳洗,一面打发人去厨房把熬了半宿的人参汤端来,口中道:“头一次还是我jīng心些,薄厚衣裳都备好了,你惯喝的茶叶放在蓝sè的包里,你这几天有点咳嗽,我给你带了瓶甘草润喉lù,不舒服时滴一茶匙,用温水调开了喝。我听说翰林院巳正才吃早饭,你先喝碗人参汤垫垫胃。这儿有两个捧盒,每个里头都各有两个菜和汤饭,回头让小厮们找地方给你和我二哥热了吃。午时我再打发人送饭去。”

    杨晟之笑道:“还是你心细,想得周全。午时不必打发人送吃的去了,我跟小舅哥与同僚有些应酬。等我走了你再多睡会儿,保重身子是着紧的,等我晚上回来跟你说话解闷儿。说完喝了参汤,穿戴停当往翰林院去了。

    婉yù送别杨晟之后也无睡意,换了件荔枝红绣牡丹的长褙子,腰上系着掺金珠线穗zǐgōng绦,下着天青sè裙裾,头上手上皆是一sè梅huā样式的金器,打扮极端庄。待卯正二刻准时坐堂内理事,府中的婆娘丫鬟媳fù都已到齐,婉yù顺着名册看了一遍,见府里只有一个还未留头的小丫头子、两个婆子和三个媳fù是原先杨晟之从杨家带来的家生奴才,余者皆是她从娘家带来的,心里不由一松,暗道:“家里人口倒简单,如此这般就好打理了。”想着将名册放置一旁,扬声道:“你们大多都是跟我娘家陪嫁来的,既是老人儿,也就该知道我的规矩和脾气,旁的话我也不再多说,只要事事依着原先的规矩行,自然是不错的,若仗着自己原先的老脸面做了不该的事儿,我一例处罚,旁人也不准求情。”

    众人听了齐声应道:“只听nǎinǎi吩咐。”

    婉yù命怡人念huā名册,按着惯例将人分配下去,哪个应mén,哪个管茶房炉火,哪个掌管杯勺碗碟酒皿,哪个打扫厢房厅堂等具个安排人选。末了把对牌发下去,打发人都散了。

    怡人上前道:“nǎinǎi忙了半日了,该吃点早饭歇一会儿才是。”

    婉yù捶了捶肩膀道:“是有些累了,这些天坐船就让人头晕脑胀的,昨儿个又忙luàn一回,觉着骨头都要散了。”

    怡人立即上前给婉yù捏肩,又朝mén口使了个眼sè,霁虹和金簪正守在mén口,见了赶紧把水盆巾帕和早饭端了进去。婉yù净了手,刚拿起筷子,又想到什么,问:“珍哥儿吃了没有?”

    霁虹道:“吃了,听孙妈妈说jīng神已经健旺。”

    婉yù方才放心,吃晚饭用香茶漱口,带了怡人和采纤在府中各处转了一圈,见人人各司其职,上下清明,不由微微点头。又指导哪一处地方要摆玩器,哪一处要换窗纱,哪一处该设什么家俱,哪一处要补栽huā木,立时就有婆子和管事媳fù来领钥匙,从库房中提了东西摆上。

    待用过午饭,婉yù歪在chuáng上小睡,忽感觉身上沉沉的,鼻间闻到男子气息,后有人凑上来shǔn住她的chún。婉yù一惊,登时醒了过来,只见杨晟之正搂着她亲昵。婉yù仍不惯与男子亲热,想挣扎又挣脱不开,杨晟之翻身将她压得严严实实,长长的亲了一记。末了细细亲着婉yù的脸儿,见她双颊红扑扑的,只觉全身火烫,伸手就要解婉yù衣扣。婉yù急忙攥住杨晟之的手道:“这还白天呢!”

    杨晟之亲着她的发鬓道:“待会儿把chuáng幔帐放下来,chuáng里就黑了。”说着手便探到她小衣里头去了。

    婉yù倒吸一口气,按住杨晟之的手央告道:“好人,别闹了,我跟管huā园的婆子和媳fù都说好了,未时三刻去园子里逛逛。回头她们过来问我怎么不去了,丫鬟说我跟你在一处……一处睡着,我,我还有脸没脸了!”

    杨晟之怀抱一团软yù温香,又见婉yù粉面融融羞sè,温声软语的央求他,像只咪咪叫的猫儿似的,只恨不得把她死死往骨子里róu,哑着嗓子道:“待会儿我陪你逛园子去,哪个敢笑你,我就把他轰出去。”说着一把扯下幔帐亲过来,强着婉yù依从。

    杨晟之身壮力强正值青年,又是新婚燕尔,正是贪欢的时候,眼瞧着婉yù星眸半合,檀口微张,两颊红霞晕染,乌发披散下来更衬着身如白yù凝脂一般,婉转娇yín处已有不胜之态,往日里端庄矜持的模样已全然不见了,心里愈发揣了团火,直nòng了许久方才将**散了,在chuáng上搂着妻子,仍没个餍足。

    婉yù捶了他一记道:“还不快起来,叫丫鬟打水梳洗,园子里还有人等着呢。”

    杨晟之道:“陪我再躺躺,今儿个就不去了罢。”

    婉yù红着脸,自顾自起身道:“那可不成,这已经不成体统了。”

    杨晟之从后一把抱住婉yù躺下来,道:“什么体统不体统的,难得今儿个下午学士告假,我们这才散了学,偷得半日闲,我只想跟你一处躺着。”说着手又不规矩起来。

    婉yù又羞又急,绷着脸道:“再闹我就恼了!”

    杨晟之住了手搂着婉yù笑道:“那把你方才求饶时唤我的那声再叫一回,我就放了你,陪你一同看园子去。”

    婉yù听了脸蛋登时红得好似滴血一般,垂着脸儿不说话。杨晟之轻轻摇晃,哄道:“乖婉儿,再叫一声让我听听。”

    过了好半晌,婉yù才呐呐的唤了一声:“好,好哥哥……”杨晟之浑身的筋骨都酥了一酥,婉yù又捶了一记,嗔道:“还不赶紧起来。”杨晟之这才笑yínyín的起身,唤丫鬟抬了木盆来,二人沐浴梳洗,重新换过衣裳,便往huā园去了。

    这厢一干婆子媳fù早已得了信儿,立在园子mén口守着,见晟、婉二人来了连忙引着向前走。只见迎面一座假山,削峰掩映,怪石嵯峨,颇有几分峥嵘之势,杨晟之道:“这山上有一亭,曰‘爱晚亭’,据说坐在亭中看晚霞再惬意不过,因此才得的名字,我却觉得落了俗套,命人把匾额摘了,夫人是才nv,想出的名目必然高明雅趣,不如你题个匾挂上罢。”原来杨晟之知婉yùxiōng中有些点墨,故如此说讨欢心,婉yù听了果然欢喜,笑道:“妙得很,既已是咱们家的园子了,原先的名儿还是不用的好。你是两榜的进士,比我有学问,还是你取罢。”

    杨晟之听婉yù如此说,便故意说了“含晖”、“吐月”、“堆霞”等俗名,婉yù果然摇头说不好,杨晟之便笑道:“别推让了,还是你取一个,待你取完了,我给题字。”婉yù抿嘴笑了笑,抬头一瞧,果见山上微lù凉亭一角,想了想道:“有古诗说‘霞石触峯起’,偏巧这山还是赏霞的佳处,不如用‘昂霞’二字。”杨晟之赞道:“好名字,壮丽又有十分的气势,就用‘昂霞’了。”

    说着与婉yù绕过假山往后去,只见款款一条石子小路,四周翠竹轻摇,待转弯步入抄手游廊,翠竹皆不见,满眼皆是郁郁葱葱的萝藤,游廊两侧各sèhuā木,桃梨杏树繁茂,垂柳依依,杨晟之指着对婉yù道:“这是茉莉槛,这是海棠畦,这是芍yào圃,蔷薇架后头的一处房舍小了些,本是处赏huā的地方,原叫‘桃huā坞’,夫人改一个罢。”

    婉yù赞叹道:“地方虽小,却盘旋曲折,种了这么些huā木,倒有咱们江南园子的风味了。诗词里频有‘不放chūn归去’之叹,这里不若叫‘锁chūn坞’罢。方才我想到一个上联,我说不好你可不准笑。”

    杨晟之眉目柔和道:“你只管说,我给你对下联。”

    婉yù道:“huā倚yù堂吐芳浅。”

    杨晟之接道:“风卷竹帘问chūn深。”

    婉yù“哎呀”一声,笑yínyín道:“你这‘问chūn深’可把我的‘吐芳浅’比下去了。”

    杨晟之笑道:“还是你的好,我是浑说的。”一面说一面走,只见游廊尽头竟与一水榭相连,那水榭小巧玲珑,开敞通透,屋中挂几幅字画,又设一八仙桌,凉台探向水面。婉yù走到台上,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一池碧水dàng漾,半池莲叶焦黄,假山拳石,径曲桥深,池边亭台轩阁雕甍绣栏,掩映huā木之间,满眼皆是胜景,不由心旷神怡。

    杨晟之道:“此处该书何文?”

    婉yù微微笑道:“在这水榭里刚好能赏这半池莲huā,月sè极佳的夜里,坐在这儿赏月听琴应是再妙不过的了。又有诗词‘荷huā娇yù语,笑入鸳鸯浦’,依我的意,就叫‘啸月鸳鸯榭’。”

    杨晟之道:“‘啸’一字太显刚烈,与‘鸳鸯’不搭了。不光要看月sè抒怀,更要揽景,夫人觉得‘揽月鸳鸯榭’怎样?”

    婉yù拍手笑道:“这个好,气度不凡,见大丈夫的xiōng襟,改一字就见风骨。这次你出个上联,我来对。”

    杨晟之略一想便道:“荷韵满袖谈风月。”

    婉yù笑道:“烟雨一榭叙古今。”

    杨晟之道:“这次你又比我做得好了。”凑上前低声道:“等天气好的时候,咱们晚上就来这儿赏月,若晚了,咱们就歇在这儿。鸳鸯榭里做鸳鸯,也不枉叫这个名儿。”

    婉yù脸又红了,“呸”了一声,转身朝水榭另一侧的游廊向别处去,行至不远便见十几株芭蕉,层层叠叠,与几十竿翠竹拥着一处房舍,墙下郁郁葱葱种的皆是碗口大的菊huā。

    婉yù一怔,杨晟之却笑道:“这是个佳处,你随我来。”说完引着婉yù走上前,推mén一观,只见屋中桌椅chuáng几一应俱全,另有书架子,上头零零散散摆着几套书,窗前的桌子上摆着棋盘,推窗便能看到芭蕉摇曳。

    杨晟之道:“刚买下这宅子时我就在这里宿了一晚,当夜便下雨了,听雨打芭蕉之声颇得古韵,我当时便想,若是能跟你在此处听雨下棋,不知该有多快活了。”

    婉yù嫣然笑道:“难不成此处要叫‘听雨轩’?”

    杨晟之笑道:“还真让你猜着了,原来确叫这个名儿,不过又俗套了。我原想叫‘绿幽馆’,但想想又觉得不新奇。”

    婉yù道:“此处有竹子有芭蕉,自然当得起‘绿幽’二字,古诗云‘蕉叶半黄荷叶碧,两家秋雨一家声’,又有‘听雨入秋竹,留僧复旧棋’。这里不如叫‘绿幽洗秋之馆’。”

    杨晟之脱口赞道:“好名字,清幽,比我高明多了。”

    婉yù娇嗔道:“这是你让着我呢,就算我就浑说你也赞好,罚你做个对联出来。”

    杨晟之见婉yù娇态已然痴了,想伸臂搂她,又想起mén外还站着丫鬟婆子,只好悄悄捏了捏婉yù的手,口中道:“旧棋人观青瑶影,枕上客听夜雨声。”

    婉yù点头笑道:“应景,还敢说自己不高明。”

    二人一同出了房舍,又有一亭,亭边栽得皆是桂树和枫树,此时节桂huā飘香,枫叶正红,满襟满袖皆是清爽,婉yù道:“此亭应叫‘点樨亭’或‘闻樨亭’。”杨晟之道:“前者更别致些。”

    说着眼前出现一石桥,原来池中央有一小洲,以石桥与岸相连。杨晟之同婉yù穿过石桥,行至小洲,只见洲上垒一土山,山上建一绣楼,崇阁玲珑,极尽jīng巧华美之意。杨晟之道:“夫人累了罢?咱们进这楼里歇歇。”婉yù走了半日也觉tuǐ酸,便扶了丫鬟进到绣楼中,见楼中空dàngdàng的,并无陈设,迈步攀木梯上至二楼,只见屋子正中摆了桌椅,怡人捧来坐蓐,婉yù在椅上坐了,杨晟之命人将绣楼四面的窗皆悉推开,对婉yù笑道:“这一处才是园中最胜之景。”

    婉yù展眼一观,果然园中景致一览无余,清风拂面,顿时jīng神一振。杨晟之笑道:“这园子本分为chūn、夏、秋、冬四季景,方才见过东面的锁chūn坞和垂柳桃杏等为chūn景;南方揽月鸳鸯榭和半池荷huā为夏景,西面绿幽洗秋之馆和点樨亭为秋景。”说完伸手点指北方道:“这一处为冬景。”

    婉yù走到窗前一瞧,只见北方有一座二层的阁楼,阁楼四周栽种几十株老梅并几棵松柏和翠竹。

    杨晟之道:“那处原名‘待雪庵’,是先前本家老太太的佛堂,故而清寒了些,便未带你过去。”

    婉yù道:“这一处却是极好命名的,你看这梅、松、竹恰是岁寒三友,就干脆叫了‘岁寒居不待杨晟之答话,又出联道:“红梅nòng雪对月语。”

    杨晟之立时对道:“翠竹和lù抱琴眠。”又笑道:“如此这般园子里的匾算齐全了。”想了想一拍大tuǐ道:“不对,还差一处,这绣楼还未曾命名呢。”

    婉yù道:“chūn有百huā,夏有荷,秋有桂菊,冬有梅。这小楼里一年四季都能观赏huā开,真好比huā间仙境了,当年淑妃省亲,命以‘huā间一梦’为题作诗词,我极爱这四个字,人之一生便好比梦幻泡影,转眼就是一世,这绣楼叫‘huā间一梦楼’如何?”

    杨晟之缓缓点头,命檀雪取来文房四宝,将匾额一一写了。金簪和霁虹端来果品细茶,夫妻二人在绣楼中赏景说笑,正浓情蜜意之时,只听有人来报道:“梅二爷来了!”

    yù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有话要说:恶趣味,咳,在逛苏州园林的时候,心里就在不断想,我要是园子里的主人就给这个地方取什么什么名>_<,当然更对红楼梦里“大观园试才题对额”那章印象深刻,总想自己写一个试试看

    大家总问我这文里描述的一些服饰和摆设是什么样的,晋江上不好贴图,我就开了个微博,先把我拍摄苏州园林的一些照片发了上来,做了点介绍。以后大概会陆陆续续的传的类似的图片上去,有兴趣可以去瞅瞅^_^

    地址:小禾微博点击穿越~

    ps:这文大概还有两块比较整的内容,然后就结束了,嘿嘿

    感谢观赏
国际银行家目录 上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和佛祖一起打牌作品集
国际银行家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