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若惜、将雨滴飞尽》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终章——迷茫的契机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若惜、将雨滴飞尽》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终章——迷茫的契机更新时间:2015-06-29

  (一)

    关于我们两个人的决定到底是谁错了?我不懂,甚至都懒得去思索。太多回忆让我无暇翻身,而我也顺其自然的躺着,静静地去回忆,去重温过去。

    那时的你、我、他,现在,我不愿清醒。你和他都死了,死在我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我又拥有了一切。是的,像个痴情的帝王,得到了天下,却失去了她;没有了她,总是坐拥天下又如何?我富有且贫穷着。我是一个穿着绫罗绸缎去乞讨的丐——太多人都太陌生——他们给我一枚两枚的硬币,这是他们对我的同情与怜悯,这是一种廉价的施舍!我才不要。可我想要的早已被我丢弃而遗失不见。

    (二)

    我睁开眼,仔细的审视着我眼中所看到的一切: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帘,白色的书架,白色的壁橱,白色的被褥……一切都是白色的,包括我的发。雪一样放着冷辉。

    这是哪里?这不是我的家。我只记得我昏沉着脑袋,撞开了一扇门,躺上了一张床,再然后我就醒了,看到眼前的这一切。

    呼喊,只有回声响应。我躺在床上睡了,不想做无谓的挣扎,所以,我睡得很熟。

    (三)

    他说他可以战胜孤单。他说他可以的,可以一个人去面对一切了,他撕下了冰冷的假面具。他说他要以一个全新的面孔来面对它所熟识的人和将要熟识的人。原来的那座冰山融化了,我笑了,他却不见了,是小A取代了他。小A回来了,小A说他在西藏遇到了她,她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她说她再也不要和他分开。小A很开心,他牵着一个让我很陌生的女孩的手。我想,这就是小A以前时常念叨的那个女孩了。小A还说,他们在西藏的布达拉宫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他们的关系很好,绝不会有第二次的破裂。女孩依偎着小A,很幸福的笑着。接着小A向我挥挥手,说他要去云南,然后就消失了。我拼命地喊他,可他已经不在了。我想告诉他,他在云南会被一条大蛇咬到,还差点丧命,我想让他提防着点,可他就这样消失了。

    悠悠?怎么是你?你回来了?在小A消失的地方突然出现了悠悠,我惊讶不已。悠悠冲我甜甜一笑,“我想你了,所以就回来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想了,所以就回来了。受了相思,我看着怀中的人,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害怕失去。

    (四)

    悠悠从我怀中消失,我伸手只抓到一把空气。睁开眼睛,只是又再重复昨天做过的梦。

    (五)

    细细算来,悠悠已经走了125天了,却在这125天中跨过了一年。我在今天这时针的最顶端和2008年说再见,应经来了2009年的第一个秒针。距上次和他见面已经相去二十五天,而小A也走了五天了。如今在这里,还有一个“我”在游荡,像个幽灵一样游荡着。过完全没有意义的日子,看完全没有营养的书,听着噪耳的音乐,说着污秽的言语用来敷衍我所遇到的的他们,而我又为了证明什么呢?

    (六)

    悠悠走时和我说,她会和雪花一起回到我的身边。所以一入冬,我就盼望着雪花的飘落。下来两场雨,气温还是一如既往的冷着,却没有一点下雪的迹象。

    (七)

    元旦嘛,他也回家了。他剪掉了长长的碎碎的发,很短,很干练的样子。

    (八)

    我和悠悠通了电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想说的话太多了,竟不知从何说起,而一时语塞。我们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呼吸声,沉默着,穿越了千里来写我们的回忆。淡淡的香草气息。

    (九)

    我还是想睡,我期待着梦中的悠悠,虽然不真切,彼此却可以贴近。

    (十)

    悠悠挽着我的臂走到我面前。不,我不是我!还是悠悠挽着的那个人不是我?我混乱了,此刻我只想醒来,可我的眼睛依然紧闭。我死在了我的梦中!一把匕首,从我的手中插进了我的心脏!

    (十一)

    挽着悠悠的我走到我的身边,掏出我的心送给了悠悠。这是一颗爱你的心,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你可以相信我爱你了吧?我看见了,悠悠从我手中接过我的那颗心,它突然之间碎了,被风化了,一片片零落,尔后消失。

    (十二)

    悠悠,你知道吗,其实我喜欢你。“我知道,其实,我也喜欢你。”这是我们相互的告白,单纯而充斥着欢欣。

    (十三)

    我还是醒了过来,走出空荡荡的房子。这是,只属于我和悠悠的地方,下意识的,我走到这个荒落的公园。这儿幽静,空气也很清新。因为近年来建的大公园、大广场太多,所以,来这的人越来越少,以至于荒废,慢慢也就变成了我们的约会圣地。

    (十四)

    悠悠说她将会在新年回来,我真的很高兴,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可我又害怕这一天的到来,虽然只有125天,但毕竟过了125天。我不知道时间会改变些什么,又会淡化些什么,这已经不是125天以前的一切了。我学会了怀疑,我不得不怀疑,哪怕是面对悠悠。

    (十五)

    他冷冷的目光看到我发怵。“好了,你回去吧,我也要走了。”好的,那你一路小心点,有事打电话给我。他头也不回地踏上回家的班车,留给我一路尘埃。

    他冰冷的目光始终刺痛着我,我一脸的茫然,那目光却变成了不屑。至此,他没有打来过电话,而一条短信,虽只有两个字,却可以说明一切——悠悠。

    (十六)

    悠悠问我为什么不说话了。我说我不知道,也许是该沉默了吧。

    (十七)

    我躲在被窝里和小A通着电话,他说他现在在黑龙江的漠河镇,这儿是我国的最北部,早已是一片冰天雪地了。近来大雪狂飘,也把他困在了屋子里。谁在炕上,喝点烧酒,就着熟花生,和东北的朋友唠家常,那敢情好啊。东北人就是豪气,两杯酒下去就是可以替你挨刀子,不像咱们这边人,一句话都能当成两句来使。小A说他爱上了东北这块黑土地和它滋润起来的汉子们。

    (十八)

    我挂断了悠悠的电话,缩进被窝,又有没有再打来。我却越睡越冷。

    (十九)

    也许吧,我们都错了,错在我们都没有一错到底的勇气!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若惜、将雨滴飞尽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