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科普 > 《魔鬼的面料》在线阅读 > 正文 注释(1)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魔鬼的面料》 作者:作品集

注释(1)更新时间:2014-08-31

  ?大学/生小|说网[1]这是《申命记》第二十二章中明确规定的:Non indueris vestimento,quod ex lana linoque contextum est (不可穿羊毛、细麻两样搀杂料做的衣服)(《申命记》,22,11)。[2]在本书中对条纹的符号学只从社会学的角度进行研究。毫无疑问,可以更加深入地进行条纹的结构分析。这将是下一本论著的主题。[3]事实上图像数目少使我难以展开论述,因此,我倾向于综合论述而不是对一系列例子进行详细的分析研究。我觉得,一开始,在这样一个几乎无人研究的领域,这是一个好方法,不过,我希望将来能在条纹和条纹表面的问题上奉献一部大型画册。[4]阿迪达斯体育用品的商标选择三道平行线条作为标志并非没有道理,商标被印在衣服和鞋上,向全世界出售。这三道线含有更快更棒的意思。[5]有关加尔默罗修会的历史,见安德烈?德?圣玛丽神甫的著作:《迦密山圣母会的历史研究》,(布鲁日,1910),至今没有能够替代它的新著。不过,梅尔基奥尔?德?圣玛丽神甫在《教会的历史和地理词典》第九编(巴黎,1949,col. 1070~1103)中对“加尔默罗修会”的解释更值得一读。[6]大概是纹章中“歪歪斜斜”的图案使人产生了斜条—盾形纹章中从右上角到左下角的图记—与私生子的联想。参见布利?德?莱斯丹:《印章之后的区分标记》,选自《瑞士纹章档案》第十编,1896,特别是124~128页;J?伍德瓦德和G?比尔内:《法国的纹章系统》,巴黎,1946,第115~123页;M?帕斯图罗:《纹章论》,巴黎,1979,第186~187页。有关“斜条”这个纹章学术语的旧有含义的解释问题,参见G?J?布罗:《早期纹章学,12和13世纪的纹章学术语》,牛津,第116~117页。[7]有关方济各会的服装及其在13世纪末和整个14世纪导致某些修士作出的过激行为的大量资料强调了带条纹的与“打补丁的”或“用坏的”之间的联系。在古法语和中世纪法语中,“划线条”一词已经有了“损坏”或“毁坏”的意思,颜色的多样性可以被认为是极度“贫穷”或“磨损”的标志。根据1336年的教皇谕旨,教皇伯努瓦二世请求那不勒斯国王将极度贫穷,尤其是在衣着方面极为简朴的“兄弟会”修士驱逐出他的王国:“…quidam perversi homines, se fratres de paupere vita et aliis nominibus appelantes,  qui diversorum colorum seu petiarum  variarum curtos et  deformes gestant vestes…”关于方济各会内部有关贫穷的争论:见D?朗贝尔:《圣方济各会修士的贫穷》,(伦敦,1961),以及 F?德塞斯瓦勒的论著中的有关章节:《圣弗朗索瓦修会通史:中世纪》第2卷,(布鲁塞尔,1940)。[8]E?法拉和J?巴斯坦:《吕特伯夫全书》,(巴黎,1959),第一编,324页,吕特伯夫指出加尔默罗修士们都是“肥头大耳”的,而不发愿的修女们拥有“轻便马车”。两座修道院位于现在的阿瑟纳区塞纳河右岸的则肋司定会所在地。在某些大城市,带“斜条”二字的街名比比皆是,比如古老的“斜条街”或“斜条修士街”。[9]E. Monsignano和J. A. Ximenez, Bullarium Carmelitanum,罗马,1715,第一编,col. 35b~37a及45b~46a; G?Wessels, Acta capitulorum generalium ordinis Beate Virginis Mariae de Monte Carmelo,罗马,1912,第一编。第8页。[10]参见齐默尔曼神甫在《加尔默罗修会的改革》一文中有关这一主题的阐述,选自《加尔默罗修会研究》,第十九编/2,1934年10月,第155~195页。[11]参见L?特里谢的《教士的服装》,巴黎,1986,第72~73页。[12]鲁昂,塞纳滨海档案,G.1885,第4号,感谢我的朋友克罗蒂娅?拉贝尔为我提供了这一资料。[13]谈到教士们的着装时,在俗教徒们常常意见一致。在《博韦西丝的服装》一书中,博马努瓦在1280年左右已经大声宣布:“衣着华丽的教士让人难以容忍”(第一编,第十章,§43,伯尼奥出版社,巴黎,1842,第173页)。[14]W. Koschorreck 主编,Der Sachsenspiegel in Bildern, 法兰克福,1977,pl. 94。参见R. Sprandel 的评论,“Die Diskrimierrung der Unehelichen kinder im Mittelalter”,选自J. Martin和A. Nitschke的Zur Sozialgeschichte der kindheit(慕尼黑和弗赖堡,1986,第492页,注释18)。感谢我的朋友让-克洛德?施米特告诉了我这个有趣的注释。[15]在众多论著中,我特别参考了J?Bumke的H歠ische kultur.Literatur und Gesellschaft im hohen Mittelalter, 慕尼黑,第4版,1987,第一编,第172~210页,第二编,第821~823页(重要的著作目录),以及注释41中提到的A?舒尔茨的旧作。[16]参见:L. C. Eisenbart的Kleiderord-nungen der deutschen St奷te zwischen 1350 und 1700, G歵tingen, 1962; D?O?于格斯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禁止奢侈法和社会关系》,选自J?博西主编的《争执和解决:西方的法律和人际关系》,剑桥,1983,第69~99页。[17]我衷心希望有关中世纪的西方强加给犹太人和穆斯林的可憎标记有新作出现。在许多问题上我们的认识是一片空白或充满矛盾的。尤利斯?罗伯特的古老著作《中世纪的可憎符号》,(巴黎,1891),今天看来已完全过时。寻找所有基督教徒共有排斥的或可憎标志体系似乎枉然。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地区,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时期到另一个时期,在12到15世纪,这类标志变化无穷。此外,这些标志并非到处都有,在有这些标志的地方,并非所有时期都强加于人。[18]M?帕斯图罗的《中世纪纹章中的贬义图案和颜色》,选自Communicaciones al XV  congreso de las ciencias genealogica y  heraldica(马德里,1982年9月19~26日),马德里,1983,第三编,第293~309页。还可参见讨论会会报中收集的论文《中世纪文化和文明中被排斥的人及排斥体系》,(埃克斯,1978《Sene-fiance》,第5卷)。[19]有关中世纪肖像画中《圣经》里的叛徒:R?梅林科夫的《犹大的头发和犹太人》,选自《犹太艺术日志》,第九卷,1983,第31~46页;M?帕斯图罗的《所有左撇子都是红棕色头发的人》,选自《人类》,第16~17卷,1988,第343~354页。[20]“对分为二”的衣服是指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颜色不同的双色衣服。有时,左边的袖子与右半部分颜色相同,右边的袖子与左半部分颜色相同。在肖像画中和中世纪社会对分为二的衣服常常等同于条纹衣服,或是条纹衣服的变体。有关这类衣服,参见V. Mertens的论文Mi-parti als zeichen. Zur Bedeutung von geteiltem kleid und geteilter Gestalt in der St妌detracht, in literarischen und bildnerischen Quellen sowie im Fastnachbrauch, vom Mittelalter bis zur Gegenwart, Remscheid,1983。Www.d x s x 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魔鬼的面料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