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科普 > 《魔鬼的面料》在线阅读 > 正文 注释(3)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魔鬼的面料》 作者:作品集

注释(3)更新时间:2014-08-31

生.小[说网}[46]参见F?T?普雷维特的有趣的汇编:《西部终点,号衣手册》,伦敦,1895。[47]证实这种新型vestes virgulatae引起的丑闻的史料很多(编年史,限制奢侈法,服装法令)。在奥迪勒?勃朗有关中世纪末期的服装论文(论文中有一章名为Enormis novitas论述了1340~1360年间这个丑闻问题)发表前,有A?舒尔茨的Deutsches Leben im XIV.und XV.Jahrhundert, passim可供参阅,还可参见上面注释16中提到的著作。[48]大改革家们在服装方面制定了许多规定,总是建议穿深色的、朴素的和体面的衣服。他们厌恶鲜艳的颜色和杂色,包括条纹衣服。参见我的论文:《宗教改革初期的教会和颜色》,选自《巴黎文献学院丛书》,t.147,1989,第203~230页。[49]V?梅尔藤斯,出处同前,第30~37页。还可参见H. M. M歭ler的Das Regiment der Landsknechte, 威斯巴登, 1976,和H?St歝klein的Der deutsche Nation Landsknecht,莱比锡,1935。[50]G?L?德?布丰的《自然史》,第三版,巴黎,1769。第十二编,第323~324页。[51]有可能美国的革命者们选择了一块象征奴隶制的条纹布(在1770年条纹衣服已经是宾夕法尼亚和马里兰的少年教养院的囚服)来表达打破枷锁的奴隶的概念,困此使条纹的规则发生了逆转:由于美国独立战争,条纹从剥夺自由的标志变成了获得自由的标志。关于美国星条旗的(模糊)起源,参见W?史密斯的《美国旗帜》,纽约,1975。[52]H?克卢佐和C?福洛的《法国的糊墙纸历史》,巴黎,1935;《糊墙纸的三个世纪》,装饰艺术博物馆展,巴黎,1967。[53]法国三色旗的起源不详,有各种说法。显然识别国籍的标志先于三色旗帜出现,不清楚三色旗帜在1789年7月14日和17日是如何出现的,特别是一开始白色、蓝色和红色表示什么意思。以前的解释(白色=国王的颜色,蓝色和红色=巴黎的颜色)在今天看来应该抛弃。在大革命前夕,巴黎已经很久不用蓝色和红色来作为城市的标志色了。至于拉法耶特,他常常吹嘘说自己在1789年7月17日以前设计出了三种颜色,给新成立的国民卫队(他是国民卫队的指挥官)找到了一种特殊标志(国王的绶带和巴黎民兵的双色带),他是在说谎。我觉得可以肯定的是三种颜色来源于美国独立战争,因为在法国大革命爆发时,它们已经是象征自由的颜色了。埃尔韦?皮诺托目前完成了一部名为《法国的象征》的书,他在书中对这一观点表示同意。还可参见R?吉拉尔代的不同意见,《三种颜色》,选自P?诺拉编辑的《记忆之地》,第一编,巴黎,1984,第5~35页。[54]甚至在1848年,主张红旗的路易?布朗还谴责三色旗是阶级社会的象征,与共和国信奉的平等原则相违背。参见M?阿居隆的《战斗的玛丽安娜》,巴黎,1979,第85~87页。[55]参见前面的注释[53]拉乌尔?吉拉尔代的研究,他揭示了三色旗的图案演变。还可参见C?阿克和G?利纳尔的《法国旗帜的历史》,巴黎,1934,它取代了D?拉克鲁瓦的《法国旗帜的野史》,巴黎,1876。[56]参见让-米歇尔?安贝尔的出色论文:《西方艺术中的埃及癖》,库伯瓦,1989。[57]所有被风鼓起的织物都是或可以是条纹织物:帐篷、风帆、营帐、旌麾、旗帜、挡风帘、风筝,等等。条纹布从来就不是完全静止的,它鼓起、瘪掉、活跃起来、变换位置、表示转换。因此常常在授职仪式和通行典礼上使用。[58]现代服装在视觉系统中形成了这样的文化惯例:一个肥胖的男人或女人从不穿横条纹衣服,横条纹似乎使体形显得矮胖,相反他们穿竖条纹衣服,竖条纹使人显得苗条,特别是窄的竖条纹。[59]相反,在苏联一直到最近还有人穿这样的衣服(至少某些西方报刊上发表的照片让我们这样认为)。[60]我承认无法确定这种服装的起源和一直到19世纪中叶之前的发展变化。有关这一主题的书十分有限。[61]M?布尔代-普莱维勒:《船役囚犯、流刑犯、苦役犯》,巴黎,1957,第128页;M?克莱尔,《苦役犯监狱中的日常生活》,巴黎,1973,第118~119页。[62]相反,在17世纪,红色对于进行这种区分和在被排斥的人或囚犯的衣服上,比如船役囚犯的外套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已经是一种成熟的颜色。相反,在战船上不使用条纹服装。参见A?齐施伯格,《战船时代的马赛》,巴黎,1983;同前,《国王的船役囚犯:法国战船上60000名苦役犯的生活和命运》,巴黎,1987。[63]除了注释[61]中提到的著作外,还有M?阿鲁瓦的《苦役犯监狱、历史、人和习俗》,巴黎,1845;J?德特朗的《执政府和帝国的集中营》,巴黎,1885;E?迪瓦多内的《苦役犯的生活》,巴黎,1932;P?扎尔纳的《自创建以来的苦役犯监狱史》,巴黎,1873。[64]海军—除了战船—在这方面起了作用吗?从水兵到叛乱者,从叛乱者到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犯人,很容易这样联想。就法国而言—不过比起英国海军和荷兰海军来,法国海军较少也较晚使用条纹—参见A?卡邦图的《古代法国海军的桅木和镣铐、反叛者和逃兵(17世纪~18世纪)》巴黎,1984。[65]我参考了米歇尔?富科的著作,特别是《古典时期的疯子史》,巴黎,1961;还有《监视和惩罚—监狱的诞生》,巴黎,1975。本段的标题受了这本书标题的启发。[66]语言学家不同意这一观点,任何一本德语的词源词典也不赞同这一观点。这些词典将“streifen”这个词与词根”ster-”(比如在stern中)联系在一起,并与铺开、陈列、散发的意思联系在一起,而不是与动词“strafen”(惩罚)这个大词族联系在一起。比如,参见L?Mackensen的Ursprung der W歳ter. Etymolog-isches W歳terbuch der deutschen Sprache,第二版,慕尼黑,1988。第374和376页。我还是相信streifen(条纹)与strafen(惩罚)属同一词族。[67]纹章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比如斯特拉斯堡的纹章:红纹银底纹章,即白色的背景上有一条红色的斜条纹。这大概是标志姓氏的图案,它在strasse(这里的意思是条纹)和strassburg(斯特拉斯堡)之间玩起了文字游戏。[68]C?T?奥尼永,《牛津英语词源词典》,牛津,1966,第876页。注意stripes(条纹)与strip-tease(直译为脱去衣服令人恼怒)之间的联系,二者都会令人感到耻辱。[69]参见A?埃尔努和A?梅耶的《拉丁语词源词典》,第4版,巴黎,1959,第656~657页。[70]对比只在家里穿的衣服—睡衣与可以当众穿的衣服—衬衫,可以看出与后者相比前者带有“集中营”的特点。如果是带条纹的,那么睡衣就仿佛是一只笼子,把睡觉的人关在里面,为的是将他更好地隔离。还要注意睡衣上的条纹与睡眠造成的间隙状态之间的关系;人行横道线、铁路轨枕、帐篷,等等,也让人产生这样的联想。条纹常常与中间场所和状态有关。/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魔鬼的面料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