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科普 > 《未来图书馆》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七十七章 入学(1)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未来图书馆》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七十七章 入学(1)更新时间:2015-03-26

      一路向北,除了在第二天晚上遇到了一点向下气流,飞空艇行驶的都很稳当。待到刺眼的阳光第二次穿过舷窗时,京州渠已然历历在目。

    京城地处全国膏腴之地,朝廷多年来兴修水利皆以都畿地区为重,京州渠可谓其中集大成者,自从前代夏惠帝殷荺将之建成后,灌溉范围已达4o余县,灌溉田亩8o万公顷,所产米粮不仅供应京师数十万居民日常所需,还支持着3o万以上的边军需求,从空中望去,条条支流汇聚散,有如叶脉一般。

    刘青霜身着盛装,凭窗远眺,淡红色的裙子拖在地上,仿若参加宴会一般。

    程晋州初时还有些奇怪,待飞空艇逐渐下降,看到两行百多人组成的队列,方才明白过来,不由讶然问道:“这是为了欢迎刘匡星术士?”

    “是也不是。”王龄鹤晒然一笑道:“姜璜星术士恋栈不去而已。”

    “怎么说?”程晋州不解的道。

    项欣在旁不屑的道:“皇家御用星术士,每年都可以通过朝廷布命令,搜集各种材料物资,组织学院学者进行研究,姜璜星术士舍不得如此好的条件,又担心师父夺了他的位置,故尔示威吧。”

    答案出乎他的意料,在他想来,星术士们似乎应该是不食烟火的域外修道人一般的存在,听到他们中也会出现争权夺利,感觉就好像第一次听说教授也要向人低头要赞助,象牙塔中也有潜规则一般,诧异之余又有点理所当然,甚至如释重负。

    刘青霜侧眼看见程晋州还是一脑袋浆糊的模样,不由莞尔道:“精通数理的星术士很多,但要成为皇家御用星术士,多半是需要朝臣支持的,自从三年前,支持姜璜星术士的宰相蔡襄世被贬外郡,他的位置就岌岌可危,刘匡星术士在外周半岛声望卓著,很有希望继任,故而受其嫉妒。”

    星术士之于任何官员,具是然的存在,但在帝王的面前,四级星术士也不能说一定就可以平起平坐,大夏朝毕竟是大6上的强国之一,多年传承,对于星术士也有各种制衡的措施与能力。星术士本身不事生产,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完全脱离社会而生存,哪怕人们称赞他们富可敌国,终究是不如整个国家的财富,更没有一个国家的动员能力。高高在上的星术士们,即使有挖矿种田的能力,难道还真能亲历亲为种田挖矿不成?故而成为皇家星术士,虽然要付出一些,损失一些,终究会有巨大的报偿,尤其对于晋级无望的星术士们来说,接受供奉亦是件很舒服的事情。

    当然,大6上皇家数量稀少,对星术以外的条件考虑更多,因而大多数时候,贵族世家就成了星术士们的养老之地,其财力与地位往往决定星术士们的选择。

    程晋州对此知之甚少,来了京师,他更关心支持刘匡星术士的是哪些朝臣,想想又咽进了肚中,以后有的是机会,也不必当着另两个星术士的面来询问,于是只道:“既然是三年前就有了变化,为何姜璜星术士仍然在位?”

    “星术士的变动总是很慢的。”身后传来刘匡浑厚的声音,他带着很重的低音道:“姜璜是真有才学,皇室也不会轻易更张皇家御用星术士,如果换一任宰相就要换一任星术士,那星术士不成了重臣之附庸?但拖的时间太久也不行,姜璜当年得罪的人太多,否则再结交大臣也不至如此。说到底是心胸狭窄之人。”

    他倒是不怎么在意程晋州的年龄,或许对星术士们来说,能够理解数理的都是**,不能理解的才是小孩,这个时代的人们还不会去考虑所谓智商情商的问题。

    程晋州装作明白的点点头,却从刘匡眼中看出一丝权利欲,这位先生,就连刘斌转运使的土地改革都敢参与,功利心怕是不弱于姜璜星术士。只是没想到乍到京师,就遇到这般“劲爆”的活动。

    飞艇出轻微的震动,上方的风帆缓缓的落下,覆盖住大半个艇身,外面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随后即见吕续擦着脸来到门前,放声道:“开门了?”

    刘匡整理了一下衣服,旋即点头。

    略显沉重的舱门徐徐滑开。

    程晋州躲在王龄鹤身后,看着两名穿着官场袍服的先生们状似开心的走上前来,一侧的小官猛打手势,顷刻间喜乐翻天,好像黄鼠狼娶鸡一般热闹非凡。

    项欣低头喊道:“我们先走一步吧。”

    她不喜太吵杂的环境,程晋州也想低调行事,连忙拉着刘青霜跟上,只是走的急了,却一把抓在了刘青霜的手上。

    大夏朝尚无宋代以来那般严肃的男女隔阂,可也远没有后世的自由奔放,刘青霜从未如此与亲人以外的男子接触过,刹时间羞的满面通红,走起路来也摇摇摆摆,像是只刚入赘到鸭子家的小鸡。

    小萝莉的柔荑轻巧嫩滑,程晋州感受到手掌上传来的丝丝绵软,趁着人多杂乱,将错就错拉着她快步走了起来。

    青霜美眉头使劲的勾下来,不敢去看其他人的眼神,她有些后悔自己为何要穿一身正装,没来由的容易被人现,思来想去,她却没有要怪责程晋州的意思。也是小程同学伪装的太好,大义凛然外加色心内敛,端的一副纯真小男孩姿态。

    飞空艇降落地点距离京城还有几公里的样子,附近人口并不算多,但各种换乘工具却是一应俱全,从船舶马匹到小轿轻车一应俱全,伙计们态度恭敬有加,不管是老少妇孺,不管衣着褴褛还是华贵盛装,都是一如既往的殷勤,程晋州就眼看着一名伙计趴在地上,让一名穿着麻衣的老头踩着脊背上了马——并不是京城的服务业达敬业如斯,而是在飞艇换乘点出现的任何人都高贵如斯,要说往来无白丁,谈笑有贵族,此地定然能够满足。

    穿过小半条街,总算是从欢迎的人群中脱离了出来,程晋州装模作样的抹着额头笑道:“幸亏不是每位星术士回来,都是如此阵仗,否则开个迎宾公司什么的,肯定很赚钱。”

    “公司?”刘青霜眨眨眼睛,不易察觉的将手从他掌中抽了出来,心里长长舒了口气。

    “行会组织之类的。”程晋州耸耸肩。

    项欣不以为然的看看身后,颇有些骄傲的道:“外周半岛并不只有师父一个四级星术士,但能得到这种程度欢迎和嫉妒的,就只有师父一个人了。”

    程晋州回应着挑挑眉毛。对刘匡星术士,他也不知道该报以何种态度。对方一向都是很看重他的,但从根本上来说,程晋州很不喜欢刘匡的品性。

    “先去弘文馆吧。”刘青霜轻声建议道,程晋州的名额来之不易,又与程父和程家息息相关,更应该早些确定下来。

    项欣无所谓的道:“师父要到晚上才有时间回外周半岛,我陪你们过去吧。”

    说着,她向远处伙计招手,喊道:“一辆大马车。”

    自从他们进门,伙计就用小心礼貌的眼神注意着,一挨有呼唤,足下生烟般的动了起来,片刻功夫就来报道:“三位爷儿,准备好了。”

    大马车是由两匹马以上拉的四人或六人马车,在绍南城那样的城市,城市街道很难容纳许多辆大型马车并行,故而程家就算用两匹马,也很少挂拽大的车厢,远没有此等能仰躺翻滚者舒适。

    清脆的皮鞭声中,马车穿过龙津桥和保康门,又经过相国寺与太学,继续向前数百米,就能看见朱雀门下的弘文馆。

    这里已经是整个大夏朝最中心的地区了。一直等到此刻,程晋州方才掀开帘子走下马车。他不想从马车上领略京城风物——夏京也许是这个时代最繁华的都市。

    深深的吸一口气,空中仿佛都弥漫着星星点点的帝都气息——好像龙的口气,浓重的未消化的权力味与财富味混杂着,飘荡着,腐烂着,燃烧着……

    “看起来,很漂亮——”程晋州只能用漂亮来形容,对于任何一个见惯了步行街的人,经历过摩肩接踵的旅游活动的后世人来说,繁忙的朱雀街,也就是不过如此罢了。他们建造了高大的4层酒楼,设计了可容5o人同时选购的成衣店,集中了数以万计的金银饰与古玩玉器,吸引了几百上千人在此流连忘返,用回古代的眼光来看,这里很出色,但作为生活在其间的人,用后世的经验来比较,多少会有些失望。

    程晋州的表情有些出乎项欣的意料,她奇怪的问道:“想不想去转转?”

    “今天方便入学吗?”程晋州不愿意去人堆中拥挤。飘扬的酒幡,巧手打造的雕塑,细致平整的花岗岩地面,在他看来更像是博物馆和仿古街,而不像是自己将要生活的地区,在绍南,他还有病秧子程的记忆去熟悉,他也更关心周围的人或事而非环境,不似如今,他希望留在熟悉的地方。

    “弘文馆允许随时入学。我来之前,已经嘱托朋友在朱雀街附近整出一个小院,你就住在那里吧,青霜可以和我一起住,距离朱雀街也不愿。”项欣毕竟是女性,准备的细心许多,她小心的遮住手腕上的刺青,一边走,一边还不忘给他介绍道:“京城有三道城墙,外城墙离此地尚远,朱雀门后方少许就是二城墙,过西华门是宫墙,你在学校期间,最好就在二城墙的范围内活动,如果有出城之类的,可以叫我。不要太相信当地的治安。我每天会与师父在分会做研究”

    “治安不好?”

    “贵族太多。”项欣简单的说了一句,相信程晋州也能理解。行为不端的贵族哪里都少不了,草菅人命诸事时常生,朝廷不能禁止,也不能期待贵族都是自觉的。

    程晋州先道谢后又问道:“那外周半岛呢?是什么地方?”

    “算是京城以及大夏朝的星术士们的聚集地,等到有时间了之后,我可以带你。进入是需要引荐的。投递协会成果就在那里。”

    “很多人吗?他们会不会购买或者出售一些星术士的商品,还有书籍之类的?”

    “有专门的市场,很复杂。还有人雇佣和招募星术士。”项欣随意的解释着。

    程晋州若有所思的点头,他从图书馆中弄出来的东西,的确很需要一个适当的“销赃”地点。

    “到了。”刘青霜牵着丫鬟的手,提醒两人。

    ……

    弘文馆并不大,或者说,它令人失望的小,宽仅三四米的仪门处在最外,上书理宗皇帝的“弘文馆”三个大字,除此以外,就很难从它低矮的围墙中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弘文馆的学生,考秀才一定是不愁的。”项欣半是介绍着道:“与外省比起来,京城的名额最多,馆内还有自己的名额,不过你还是要背下要用的经书才行,前两部分错了就很危险了。”

    程晋州苦笑连连,他根本就处于认识字的阶段,真的考起来,多简单都没用,这就如同前世的开卷考试——开卷考试也要抄袭的,开小抄考试才是孩子们最需要的。

    仪门前有军士守护,项欣上前说明了事情,又拿出学状给他看,自然有人飞奔着去通报,程晋州睁大着眼睛等在外面,感觉自己像是一名转学生。

    大夏朝的同志们是没有午休的,三五分钟,即有一名学官张着迷蒙的双眼,从门内走出来,看看外面问道:“新入程晋州是谁?”

    门外除了程晋州,再没有其他人,程晋州翻翻眼皮,答道:“是我。”

    看起来哪个世界的官僚们,都有不可救药的懒惰和不可一世。

    “其父8级文官,绍南州州府程允安是吗?”学官照着学状核对。

    “正是。”

    学官态度好了一些,能以8级文官的水平送儿子进弘文馆,也是不一般的人脉,哪知道程允安用掉了储备的政治资源,他确认了学状便道:“程晋州可以进去上课了,你跟着三班一起,记得不要随便在校内走动。”

    程晋州道谢一声迈步进入,项欣拉着刘青霜也想进,却被学官拦住道:“这位小姐你不能进入。”

    他说着,也奇怪项欣的大胆。

    仪门内有经过的学生也望了过来。项欣同学的小光头具有隔绝色狼的作用,但身后的小美眉却有吸引效应,很快即有贵族子摇头晃脑的走到近前,文质彬彬的解释道:“几位,弘文馆的规定,只有入学生员才能入内。或者特殊的几个人。”

    他把特殊二字咬的极重,期待的看着项欣。

    在几所官方中央学馆中,仅广文馆招收12级以上官员千金,其他包括弘文馆在内,均只招收男子,虽然还是歧视,做的却比程晋州所知的封建社会好上许多。

    小程同学待要劝说项欣,未料到后者根本就没理会贵族子的暗示,自己将右手衣袖拉起,露出半个小臂。

    一小节刺青自上而下延展而来。

    程晋州这才注意到,今天项欣并未着星术士袍服,而是一件淡蓝色的常服。正是大多数在外抛头露面,有职司的女性经常穿着的,相对而言更贴近男装的样子,只是裙摆更大,展示出些许的腰肢。

    盘旋而细密的刺青似乎还会反射太阳光,学官惊讶的抬起头来,却不贸然说话,还是那装模作样的小贵族笑着道:“在下沈聪,这位小姐是星术士还是星术士学徒?”

    原本对这边没什么兴趣的孩子们,也颠颠的跑了过来,各个仰头去看过来面对一名星术士,很有些围观的趋势。当然最强的还是这位沈聪,和星术士说话还能语有调笑,放在异地,那是想都不用想了。

    “一级星术士。”项欣将领章挂了上去。许是跟着刘匡四级星术士久了,她并不把自己的一级称号看的有多重,可实际上,一级星术士在任何地区都是当地行政长官的座上宾,甚至可以将之看做是国家级院士和oo7的综合体,即使做到刘斌转运使那种位置,也不会轻慢任何正牌星术士。

    学官不比弘文馆的学生,看着项欣绝无作假的领章,姿态转弱道:“星术士阁下可以进入,但要登记,这位小姐是……”

    “12岁的小女孩怎么可能是星术士。”那沈聪仍旧语气平常的笑着,又向程晋州礼貌的一点头道:“最近入学的,见过带着十几名骑士的,还没见到带着星术士的,我今年17岁,你呢?”

    “13。”程晋州尽量简短,免得说错话。

    弘文馆远没有程家老宅的规模宏大,项欣眼见着众人还算和善,干脆的道:“既然有规矩,那我就不进去了。”

    说着,向程晋州示意,自己带着刘青霜等在外面。

    沈聪又看了两眼刘青霜,伸手做熟络状拍拍程晋州肩头笑道:“你分在了几班,我带你。”

    ……

    鸟语:不知道看志鸟书的有多少还在读书,在此建议,未确定可以带着异能或者其他金手指穿越之前,大家一定要好好学习。虽然作弊作为一种技能,是应该熟练掌握的,但真的达人,是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作弊,然而不作弊仍可及格的人——只掌握一种技能的人是不完整的……

    ……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重生之神级学霸未来图书馆21世纪星际走私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