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科普 > 《未来图书馆》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直线的光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未来图书馆》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直线的光更新时间:2015-03-26

  在楼上的程晋州,还不知道自己又被人盯上了。二很私密,关上门之后几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在此伺候的反而有许多普通的仆役,他们会定时送饭进来,并清洁房屋,同时也是确定一下,里面的星术士仍然健在――不要小看后一点,历史上,进行危险实验的星术士不知凡几,被现死在家中的传说级人物,随便划拉一番,就能凑一个最冤枉的5o死星士名单。

    窗户照例是在三米的高度上,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下,程晋州选择坐在能被阳光照到的位置上。光斑在桌面上摆成不同的造型,一会儿聚集在一起,一会儿又分散开来。程晋州低头看书,也是不间断的胡思乱想,偶尔还会在纸上划上几笔。几何光学的前期并不复杂,就算忘记了,知道原理也能推导出来,而且实验都很简单,他所要考虑的,只是如何能获得更多的引用罢了。

    不能刺刻星阵,对于程晋州的冲击,远远比人们所想想的要大。

    其他人或许会认为,一个13岁的少年不能刺刻星阵是正常的,程晋州却免不了要担心更多――或许正是因为星阵的特殊性,使其就是不能在他身上表现出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成为一名纯粹的星级星术士,也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在戒子不可期待的时间里,能够拿出手的东西毕竟有限,如何利用这些知识,已经不仅仅是利益最大化的问题了。

    程晋州能够完整的复述的理论并不多,包括微积分和解析几何在内,大都是常用的经典理论,如此方能在反反复复的使用和学习中印象深刻易于拿出来的旁枝末节远不是他研究的重点。

    像是几何光学样的内容,几乎给他一种凤毛麟角的感觉。

    当然,程晋州并不真的着急从拜见了大理寺卿同志,事情就开始理顺了起来一旦其老爹能坐稳官位,程家先前的种种不妥自然也会灰飞烟灭。

    二星术也并非是不可期待的事情。就算是在兑换了大部分贡献点的情况下,程晋州仍然维持着强劲的上升势头。心情沉静下来,也让他能好好的感受一番星术士们的学术生活。

    学术这种东西,就好像水果起来多,消化之后才明白,其中大部分是水份――至于能生根芽的种子,就如同便宜快餐里的瘦肉一般可怜。

    星术士们在开始研究何光学的时候,自然会力图将每一个细节都写的清楚明白,例如一句应用范围可以讨论出十几篇甚至更多的文章,但等到尘埃落定之后,实质性的内容往往也就是结论的一句话罢了。程晋州读这些论文期刊,基本上也就是读读最后的结论。至于过程,他根本不用去看就知道对错。换句话说目前的内容,过程对他而言毫无意义,因此翻起文章来倒是迅不了多长时间,也将手头的东西看了遍。

    协会整理在门口书架上地内容是细分居多。真正能影响研究进程少。放在21世纪可以说都是骗论文表次数地文章。差不多看了几本合辑之后。大体地方向也就了然于胸了。

    “剩下地。似乎就是衍射了。”程晋抓着笔。搓着上面思考起来。

    光地衍射、干涉。即是指光线在遇到小孔或窄地缝隙时。它会离开直线路径。而绕到障碍物地阴影中地现象――用人正常地思维来考虑。这似乎是不容易想象地。光怎么可能拐弯。但在实验中确实得到了如此地结果。只是要求孔和缝隙很小。几乎接近或小于光地波长。在自然界中。这样地现象自然很难观察到。

    程晋州并不确定光地波动说。粒子说等等著名地理论。是否就是从几何光学自然而然地展开来。可是他心里明白。不管自己是否牵扯到相关地问题。对于光地性质。定然有人已经并将持续地出不断地问。只是先前地人们尚未有机会、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而已。

    如果要等到光学地一切基础准备完成。大约要19纪地程度。人们才会彻底地去讨论光地性质。星术士们地一项好处则在于。也许实验条件并不具备。但星阵却可以弥补这些。程晋州如此想着。干脆将著名地双缝干涉实验给写了出来。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催动地科技展。不会霍然脱时代地背景。却也没必要敝帚自珍――完全是可以买个好价钱地。

    程晋州坐在那里。将实验过程重新想了一遍。然后分别注明需要地东西。接着就是熟悉地实验过程和结果――仍然是坐着。大约1钟地功夫。他就用三张纸地长度。将之复述了一遍。至于真正地实验之类地东西。却是完全没有了。按照某些名人闻地说法。当年地伽利略先生。也是如此干地。

    都知道结论了,还做什么实验啊――程晋州在学校课堂上得到的最重要的启示即是:如果你认真的以先驱的心态做实验,以学校千锤百炼后的器材,很难得到与教学目标相同的答案,其结果很可能是个c或d,而若是你简略过程,编造一个相近的数据,结果很可能是个a。当然,教学方式是没有问题的,有问题的往往只是懒惰的教师和糟糕的实验仪器,他们往往只看结论,不看过程,就像是程晋州现在做的那样。

    决定了方向,写起来度就很快了,看着迅诞生的两篇论文,程晋州全身上下都是一阵爽快,仿佛看到的是一串串的贡献点。

    等他走下楼的时候,外面已是一片夜色。

    就像是后世的实验楼一般,星术士协会中的许多先生,都是不分昼夜的阅读再阅读,撰写再撰写。非的如此,他们很可能就再跟不上时代的脚步。相比之下实践路线的等级星术士们看起来清闲许多,在平常的日子里,二级三级星术士等等多就是为高等级的星级星术士打工,或干脆弄些之前的东西贡给协会而换取贡献点等等。协会千百年的机制,倒是能让双方达到一定的平衡。

    几名星术士看看走下楼梯的程晋州,很快又自己忙了起来。程晋州将装好了论文的信封包好,投进用来递交成果的铁箱中。说起来,作为一星术士已经能够直接向协会官员提交论文,并申请直接审核,大

    于幕后心态,让他不想去麻烦人家。

    一名坐在临时书架旁边的星术士,仔细的看了程晋州两遍,在他将要离开的时候出言问道:“是程晋州星术士吗?”

    “是我……。”程晋州迟疑了一下,他对这个称呼还有些不太熟悉。

    “我叫张庭华,最近都在读您的成果报告,不知是否有时间,我们这里有些东西想请您看一下。”和他坐在一起的三名星术士都扭过身子位是与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另有两人大约有三四十岁的模样,四人关系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他们的桌子上都堆着书仅有戳着协会章子的书,还有不少看起来是自己带来的不由的让程晋州想起了自己的研究生时代,那时候凡是同学,似乎并不真的在乎年纪,反而越是年龄大的学生学习更为刻苦,有些时候,他也会被脱去图书馆温习――当然,他往往是考前在图书馆做小抄。

    程晋州回忆着往“峥嵘岁月”,很有些缅怀味道的笑道:“当然。”

    张庭华露出一丝欣喜的表。如果仅有一个贵族身份,程晋州根本别想让一名星术士出声相询,更别说因为其答复而高兴。就此而言,他已经得到了极大的进步。只是随着身份提高,遇到的问题却并不会减少,世事往往并不总是尽如人意。

    张庭华:是一星术士,也是名一级星术士,他的朋友皆是一星术士,但是一级星术士的只有一位。其实倒不是一级星术士稀有,只是在星术士协会的资料馆中,星级星术士的密度更高一些,就像是公共厕所和海鲜馆里的腹泻更多一些。

    程晋州也不急着回去,干脆坐在了子的另一侧,与四人互相介绍,得到授意后,拿起他们的讨论记录看了起来。

    记录上,大部分是关于的折射的,正是程晋州最熟悉的部分,让他立刻安心下来。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要玩光学,他还真有些舍我其谁的自信。

    张庭华待程晋州看了大半,方才低道:“我们现,在折射的过程中,光线似乎并不能非常非常的精确,所以产生一种想法,光似乎有可能不是直线的。”

    光当然不是绝对的直线,所谓的波长,它其实就是在上下波动的,几何光学也是建立在费马原理的基础上――还是那个费马,17纪水平难以回避的人物―它提出了最短光时的原理,从而让几何光学在此基础上展。再过几百年,人们也许会为了更准确而推倒它,可让人难以理解的是,17纪似乎完全没有必要。

    程晋州紧紧的皱着眉头道:“你们认为光不是绝对的直线?”

    “从广义上来看是的,但它并不始终保持着直线。”

    程晋州记得这位年纪较大的星术士叫秦坤,同样是位有闲贵族,提出的问题也是闲的牙疼。他不知道对方了解多少,抖抖肩膀,先将手上的讨论记录迅翻完,然后才道:“不知道你们是在什么情况下,有这样的认识的。”

    正常人看美女,是绝对不会现光线扭曲的,下半身扭曲倒是有可能。

    “我们观测灰熊星座的时候,觉得光线有变化。”秦坤与其他人互相看看。

    果然是天文,程晋州拍拍脑袋,想了片刻,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过几天给你们答复如何?”

    假是问到其他的问题,他也许会含糊过去,但既然是光学的内容,他倒是有心指导一下,如果能顺从自己的研究方向,自然是再好不过。

    张庭华连忙将自己等人的联系方式写在纸上,不仅有详细的住址,还有认证石的信息。程晋州这才想起来,拿出认证石,与他们互相碰上一碰。

    程晋州摇摆着走出了协会大门,四名星术士重新将头塞在了昏暗的光线中。

    侍只能等在外间的休息区,他连喝了数杯浓茶,眼睛绿的和茶叶一样,等到程晋州出来,一脸庆幸的跑了过来,道:“三哥儿,海事商行的人来找了您几趟。”

    晚间9点以后,程晋州正是头脑清醒的时候,瞥了侍砚一眼道:“你收了人家的钱?”

    “我……”侍砚唬的一跳。

    程晋州一摆手道:“门包什么的,你想收一点也没事,但你让主家受损,就小心一些。”

    他语气平平淡淡的,话里的内容却让侍砚直接跪了下来。

    “起来,说事情吧。”程晋州暗自得意,他与海事商行并没有谈妥交易,如果侍砚没拿人家的钱,自然不会满脸焦急兴奋,担心误事的模样――对两方而言,他能误的也只能是海事商行的事情了。

    侍咽了口唾沫,低声道:“他们说是想要些糖,多少不论,请您过去商谈……”

    他倒是想说些什么,却懦懦说不出来。也不知道对方的多少事情,暗自后悔拿到手的5~两银子。

    程晋州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价格呢。”

    侍轻轻摇头。

    “那就交给你去谈吧。”程晋州瞪了他一眼道:“仔细的问清楚了。”

    “是。”侍砚见程晋州没有大雷霆,摸不清他脾气,愈的小心了起来。

    程晋州自己则思量着,海商大抵要求货物量大,对方既然说出多少不论的话来,说不定存着结交的意思――他倒也不是自我膨胀,程家嫡子再加一星术士的头衔,在弘文馆的一群中算不得顶尖的身份,可是在整个夏京,或所谓的商人世界,却绝对是不小了。他要是现在就回绍南一趟,搞个小家族都是没有问题的。

    若不是上次见到有贵族参与,他指不定已经与之交易数次了。想到这里,程晋州也想充分利用戒子,再次吩咐道:“你再去租几处码头,地方要大,清静一些,方便进出的。”

    “是。”

    “以后,和海商行会的事情,就由你来谈。”程晋州语气加重道:“若是再出问题,就卖你去极西。”

    侍的绿茶脸登时变成了乌龙茶。

    ……

    字数以外:月票紧急,大家手上若还有票,还请支持一二。

    ……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重生之神级学霸未来图书馆21世纪星际走私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