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科普 > 《未来图书馆》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大牌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未来图书馆》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大牌更新时间:2015-03-26

      北汉的可怜人们。出门打猎小带的人手竟然没有别人闲必利叭多。活该被包了饺子。

    德安的先生们则有了理由大肆庆祝。

    除了文瑞受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悄亡,面对两万铁骑,不能有更好的结果了。

    程晋州将自己心有余悸的躲在一旁。看着众人欢呼雀跃,古老而又现实的残酷战争。远距离的杀戮和数千人的死亡,让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刘青霜在夏装外裹着一件薄薄的红色披肩来到程晋州身边,见他神情不属,便亲自为他帮茶,即便在战场上,浓香的茶味似乎也会让人精神放松。

    战争让女人走开,但在真正生的时候,女人依旧留在城里。在那种紧张情景里,程晋州只来得及将城外人送进城里。

    喝着暖暖的开水,奔波了一天一夜的程晋州也被暖热了,少有的问候道:“你还好吗?”

    语气出于真诚,又带着淡淡的疲惫。

    星力全都用完的感觉,绝对不好。

    刘青霜用大大的眼睛瞅着程晋州,有些奇怪,更多的是好奇。她就像是那些官家的大小姐们,在未嫁的时候能怨意的玩耍、任性,可是一旦订亲,就要开始学习各种各样的礼仪,遵守各种各样的礼仪。对于未婚夫,现在的程晋州,感觉也就变的奇妙起来。

    似乎应该是亲近的,但实际上是疏远的。有种心理上的微妙情绪。

    两个年轻人,谁都未曾经历过类似的情景,期望能够完美的处理,几乎是不现实的。

    或许是认真观察的成果,刘青霜用很细的声线回问道:“你还好吗?”

    “听了一整天男人们的呼喝叫声,还好。”程晋州仿佛是忽然之间。才察觉到未婚妻的动听嗓音的。不是所谓银铃般的,也不是性感的沙哑或者磁性,而是很清爽的柔和的声线,就像是她的名字。

    刘青霜轻轻笑了起来,道:“我本来组织了一些民妇,准备收治伤员,没想到是完胜。”

    “如果让人冲进来了,也不会有什么伤员了程晋州说着拍拍她放在膝盖上的手。

    个很随意的动作,顿时让青霜美眉的脸红似那披肩一般。

    小程同学也觉动作轻佻,讪讪的笑了两声,自个在心里回味着,又道:“实际上也没什么危险的。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们至少能守住城墙。到时候组织的人手就能挥作用了,很高兴不用到那一步

    刘青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看着脸色苍白,从前线转回的士兵们。低声问道:“战场上的情况不好?你要去看看吗?”

    他们在冲击地带后的一公里处。附近已经到处都是商贩们违章搭建的房子。

    程晋州使劲摇摇头,道:“最好不看。”

    事实上,自第二个千人队冲击开始,他就不再观察战场情况了。

    如果说火炮和机枪在一战的时候造成了屠杀,那么在冷兵器时代,从天而降的硝酸甘油简直是屠宰线。快的骑兵纵队就像是飞奔跑的流水线,没有经历过轰炸的他们小甚至连俯身弯腰等躲避方式都不明白。而在高杀伤力时代。哪怕是坚硬的坦克装甲,最好也能动的快一点,方才能躲开大多数的攻击。

    在战斗结束之后打扫战场,兴许是一场战争中第二肮脏的活计。

    就算是曾经亲手砍过人,程晋州也难以承受战场上的血腥变化。

    打扫战场,花费的时间比作战要久的多。

    如同天空中的刘匡和姜璜,用来观察程晋州的时间,远比直接与他交谈的时间多。

    躲避战祸的绍卉商人们,66续续的回返家园。

    在表面上看,突如其来的战争仿佛结束了,但在人们的心里,一次危及生命的事件,大约是终身难忘了。

    击退2万骑兵的大事件,而且又有数十名星术士亲自参与。便是朝廷亦不能坐视不管。

    于是不等程晋州二级星术士的庆祝仪式开始,政事堂又开始议论该给他如何评定新的官职了。

    按照大夏贵族军功至上的原则。加封爵位都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入侵,以及突如其来的胜利,让大夏都为之震动。至少在旧年内,这是整个夏朝最辉煌的胜利。

    各地民众因此而兴高采烈,但上层的星术士协会和朝廷,却各有各的不爽。

    数名星术士的阵亡,并且包括三级一星星术士的损失,同样是夏京星术士协会近年来少有的,作为目前唯二的四级星术士刘匡,自然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偏偏他又因为姜璜,以及萎璜的话而作不得。

    另一方面,朝廷对程晋州的胜利更是保持着相当大的戒心。做皇帝的,不怕臣下有野性,不怕臣下有需求。但他明明知道程晋州有想要的东西,却越来越看不透他想要什么。在这种情况,李绍林李尚书带着满身的问题和职责,来到了德安。“助名御林军走在德安的街道上,鲜亮的盔甲让他们显的犹如反光的玻璃人一样。“

    政事堂参政加礼部尚书的李绍林,其位高权重更是引的儿、夹道欢迎。在礼教深入人心的时代,礼部最顶尖的位尾。、表的可是“文曲星选拔委员会委员长”端的是位高权重,平民想要看上一眼回去吹嘘小沿途的商人们更是自的设香炉祈求平安。便是金”省的巡抚卫大人,亦顾不得路途颠簸,急匆匆的赶来。

    然而,程晋州连接待的动作都没有。

    他住在扩建后的县衙里,里面亭台水榭,可以划小船,可以钓鱼,可以捞鱼,可以找星术士研究学问,顺便找星术士打牌下棋搓麻将,虽然看不到电视剧,周围却全是明星级别的小丫头伺候,真人擦擦碰碰,自然都是可以的。

    他甚至在县衙组织了一只蹴鞠队和一支马球队,两者均是大夏的传统节目,以往只在夏京等大地方,才有普通平民的队伍。小程同学稍稍赞助一点,自然就成了德安的阿布扎莫维奇。

    在口世纪的环境中生活一段时间,程大博士似乎也逐渐明白过来。无论是引世纪的富豪,或者是1泄纪的富豪,最好玩的永远都是人一娱乐的本质就是玩人。现代娱乐产业,不过是最大程度的开了公共被玩的人而已。

    在口世纪的现代人。照样能玩的很于心。

    娱乐掩盖了程晋州本身的焦虑和不安,招待上官的工作,自然就全落在了县承大人身上。

    徐龟年在他这辈子,除了做举人想当官,参加大这时见到了高阶官员。便再没有见到一位三品以上的大员,从一品的礼部尚书,对他来说就像是曾祖父的兄弟的曾祖父那么遥远。

    现在一下子要面见礼部尚书,甚至要长时间的留在他身边,对徐龟年来说简直是梦幻般的噩梦,清楚而又实在。

    “天可怜见,我只是想要退休。”徐龟年已经不止一次的如此想了,却根本没有成功。

    跟着李绍林一起来到绍南的,那些礼部和吏部的年轻有为的官员们,大约也从来没见过正八品的接待官。

    作为中央官员中的核心存在,吏部和礼部的官员,不光是要两榜进士,而且会试和殿试的成绩还得优秀才行,二甲末尾或者同进士出身的,早早的就被打到外地做县令去了。每三年的幸运儿中的幸运儿,才有机会在翰林院中熬上三五年,再按部就班升到正六品进入各部,至于跟随礼部尚书一起出巡的先生们,少说都是正五品甚至正四品的官员,高徐龟年整整口个台阶,并且是后者永远都攀不上去的。

    尤其是号称天朝第一衙门的吏部,里面的六品主事就敢指着外地来晋见的四品大员的鼻子骂,如今在德安,正四品的吏部官员,前面领路的却是不入流的衙役按照县城的等级哉分,刃余名在吏部挂号的吏员是仅次于不入流的典史的高级衙役。那些正六品的来访官员,出去就只有白员一类的临时工招待了。

    徐龟年带着李绍林四处溜达,后面一串人里,连拿草纸的官吏都比他级别高其实就是级别一样又如何,地方上的县令见了吏部不入流的小吏,那都是要弯腰问好的。

    然而,程晋州不说话。金州省和南陵也不好派员来接手招待的事情,整个“代表团。”便在一片和谐友好的氛围中,享受着不对等的接待。

    这一等,就是一个月。

    李绍林知道星术士的大牌,知道刘匡星术士对他都没什么办法,心中纵有脾气亦不出来。可时间拖的太久,却也让他承受不起。政事堂的职位有限,皇帝陛下纵使不填补新人进去,离开权力中心亦是很糟糕的事情,更别说长时间完不成工作,很容易被挂上无能的标签。

    不得已,挑了今天气晴朗的日子,李绍林准备了重重的两个金裸子,亲自塞在徐龟年手上。道:“徐大人,无论如何,且让李某先见程大人一面吧。北汉赳赳之军,都被星术士大人击溃,我等实在是神往。朝廷的嘉奖,不好耽搁太久。”

    礼部尚书给正八品的县承送礼,这样的事情在哪里都没听过。

    徐龟年捧着两只金徒。嗓子塞的说不出话来。

    那不是激动的。完全是吓的。

    他等了好半天。见没有人冲进来大喝“拿下”之类的话语,方才不相信的捏捏自己的腿。然后在疼痛中道:“程大人每天都要研究星术的,实在是时间紧叭,”

    他一面说着,一面想要将金裸子递回给李绍林。

    大夏的官场上。除了皇帝陛下,谁敢收政事堂诸公的金裸子。

    李绍林却不是一点接的意思都没有,他用温暖的手,亲切的合拢徐龟年捧着金裸子的手掌,让他将金键好好的握在手中,方才带着和蔼的笑声道:“今天不是有马球比赛吗?李某年轻时候,亦是京城鼎鼎有名的马球手呢,不知能否有幸参加一下,当然。赛中还要请徐大人再通传禀告一番。”

    徐龟年谦卑的看着须皆白的李绍林,然后在他狠狠的眼神中,轻轻的“哼哼”了两声。

    北汉的可怜人们。出门打猎小带的人手竟然没有别人闲必利叭多。活该被包了饺子。

    德安的先生们则有了理由大肆庆祝。

    除了文瑞受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悄亡,面对两万铁骑,不能有更好的结果了。

    程晋州将自己心有余悸的躲在一旁。看着众人欢呼雀跃,古老而又现实的残酷战争。远距离的杀戮和数千人的死亡,让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刘青霜在夏装外裹着一件薄薄的红色披肩来到程晋州身边,见他神情不属,便亲自为他帮茶,即便在战场上,浓香的茶味似乎也会让人精神放松。

    战争让女人走开,但在真正生的时候,女人依旧留在城里。在那种紧张情景里,程晋州只来得及将城外人送进城里。

    喝着暖暖的开水,奔波了一天一夜的程晋州也被暖热了,少有的问候道:“你还好吗?”

    语气出于真诚,又带着淡淡的疲惫。

    星力全都用完的感觉,绝对不好。

    刘青霜用大大的眼睛瞅着程晋州,有些奇怪,更多的是好奇。她就像是那些官家的大小姐们,在未嫁的时候能怨意的玩耍、任性,可是一旦订亲,就要开始学习各种各样的礼仪,遵守各种各样的礼仪。对于未婚夫,现在的程晋州,感觉也就变的奇妙起来。

    似乎应该是亲近的,但实际上是疏远的。有种心理上的微妙情绪。

    两个年轻人,谁都未曾经历过类似的情景,期望能够完美的处理,几乎是不现实的。

    或许是认真观察的成果,刘青霜用很细的声线回问道:“你还好吗?”

    “听了一整天男人们的呼喝叫声,还好。”程晋州仿佛是忽然之间。才察觉到未婚妻的动听嗓音的。不是所谓银铃般的,也不是性感的沙哑或者磁性,而是很清爽的柔和的声线,就像是她的名字。

    刘青霜轻轻笑了起来,道:“我本来组织了一些民妇,准备收治伤员,没想到是完胜。”

    “如果让人冲进来了,也不会有什么伤员了程晋州说着拍拍她放在膝盖上的手。

    个很随意的动作,顿时让青霜美眉的脸红似那披肩一般。

    小程同学也觉动作轻佻,讪讪的笑了两声,自个在心里回味着,又道:“实际上也没什么危险的。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们至少能守住城墙。到时候组织的人手就能挥作用了,很高兴不用到那一步

    刘青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看着脸色苍白,从前线转回的士兵们。低声问道:“战场上的情况不好?你要去看看吗?”

    他们在冲击地带后的一公里处。附近已经到处都是商贩们违章搭建的房子。

    程晋州使劲摇摇头,道:“最好不看。”

    事实上,自第二个千人队冲击开始,他就不再观察战场情况了。

    如果说火炮和机枪在一战的时候造成了屠杀,那么在冷兵器时代,从天而降的硝酸甘油简直是屠宰线。快的骑兵纵队就像是飞奔跑的流水线,没有经历过轰炸的他们小甚至连俯身弯腰等躲避方式都不明白。而在高杀伤力时代。哪怕是坚硬的坦克装甲,最好也能动的快一点,方才能躲开大多数的攻击。

    在战斗结束之后打扫战场,兴许是一场战争中第二肮脏的活计。

    就算是曾经亲手砍过人,程晋州也难以承受战场上的血腥变化。

    打扫战场,花费的时间比作战要久的多。

    如同天空中的刘匡和姜璜,用来观察程晋州的时间,远比直接与他交谈的时间多。

    躲避战祸的绍卉商人们,66续续的回返家园。

    在表面上看,突如其来的战争仿佛结束了,但在人们的心里,一次危及生命的事件,大约是终身难忘了。

    击退2万骑兵的大事件,而且又有数十名星术士亲自参与。便是朝廷亦不能坐视不管。

    于是不等程晋州二级星术士的庆祝仪式开始,政事堂又开始议论该给他如何评定新的官职了。

    按照大夏贵族军功至上的原则。加封爵位都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入侵,以及突如其来的胜利,让大夏都为之震动。至少在旧年内,这是整个夏朝最辉煌的胜利。

    各地民众因此而兴高采烈,但上层的星术士协会和朝廷,却各有各的不爽。

    数名星术士的阵亡,并且包括三级一星星术士的损失,同样是夏京星术士协会近年来少有的,作为目前唯二的四级星术士刘匡,自然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偏偏他又因为姜璜,以及萎璜的话而作不得。

    另一方面,朝廷对程晋州的胜利更是保持着相当大的戒心。做皇帝的,不怕臣下有野性,不怕臣下有需求。但他明明知道程晋州有想要的东西,却越来越看不透他想要什么。在这种情况,李绍林李尚书带着满身的问题和职责,来到了德安。“助名御林军走在德安的街道上,鲜亮的盔甲让他们显的犹如反光的玻璃人一样。“

    政事堂参政加礼部尚书的李绍林,其位高权重更是引的儿、夹道欢迎。在礼教深入人心的时代,礼部最顶尖的位尾。、表的可是“文曲星选拔委员会委员长”端的是位高权重,平民想要看上一眼回去吹嘘小沿途的商人们更是自的设香炉祈求平安。便是金”省的巡抚卫大人,亦顾不得路途颠簸,急匆匆的赶来。

    然而,程晋州连接待的动作都没有。

    他住在扩建后的县衙里,里面亭台水榭,可以划小船,可以钓鱼,可以捞鱼,可以找星术士研究学问,顺便找星术士打牌下棋搓麻将,虽然看不到电视剧,周围却全是明星级别的小丫头伺候,真人擦擦碰碰,自然都是可以的。

    他甚至在县衙组织了一只蹴鞠队和一支马球队,两者均是大夏的传统节目,以往只在夏京等大地方,才有普通平民的队伍。小程同学稍稍赞助一点,自然就成了德安的阿布扎莫维奇。

    在口世纪的环境中生活一段时间,程大博士似乎也逐渐明白过来。无论是引世纪的富豪,或者是1泄纪的富豪,最好玩的永远都是人一娱乐的本质就是玩人。现代娱乐产业,不过是最大程度的开了公共被玩的人而已。

    在口世纪的现代人。照样能玩的很于心。

    娱乐掩盖了程晋州本身的焦虑和不安,招待上官的工作,自然就全落在了县承大人身上。

    徐龟年在他这辈子,除了做举人想当官,参加大这时见到了高阶官员。便再没有见到一位三品以上的大员,从一品的礼部尚书,对他来说就像是曾祖父的兄弟的曾祖父那么遥远。

    现在一下子要面见礼部尚书,甚至要长时间的留在他身边,对徐龟年来说简直是梦幻般的噩梦,清楚而又实在。

    “天可怜见,我只是想要退休。”徐龟年已经不止一次的如此想了,却根本没有成功。

    跟着李绍林一起来到绍南的,那些礼部和吏部的年轻有为的官员们,大约也从来没见过正八品的接待官。

    作为中央官员中的核心存在,吏部和礼部的官员,不光是要两榜进士,而且会试和殿试的成绩还得优秀才行,二甲末尾或者同进士出身的,早早的就被打到外地做县令去了。每三年的幸运儿中的幸运儿,才有机会在翰林院中熬上三五年,再按部就班升到正六品进入各部,至于跟随礼部尚书一起出巡的先生们,少说都是正五品甚至正四品的官员,高徐龟年整整口个台阶,并且是后者永远都攀不上去的。

    尤其是号称天朝第一衙门的吏部,里面的六品主事就敢指着外地来晋见的四品大员的鼻子骂,如今在德安,正四品的吏部官员,前面领路的却是不入流的衙役按照县城的等级哉分,刃余名在吏部挂号的吏员是仅次于不入流的典史的高级衙役。那些正六品的来访官员,出去就只有白员一类的临时工招待了。

    徐龟年带着李绍林四处溜达,后面一串人里,连拿草纸的官吏都比他级别高其实就是级别一样又如何,地方上的县令见了吏部不入流的小吏,那都是要弯腰问好的。

    然而,程晋州不说话。金州省和南陵也不好派员来接手招待的事情,整个“代表团。”便在一片和谐友好的氛围中,享受着不对等的接待。

    这一等,就是一个月。

    李绍林知道星术士的大牌,知道刘匡星术士对他都没什么办法,心中纵有脾气亦不出来。可时间拖的太久,却也让他承受不起。政事堂的职位有限,皇帝陛下纵使不填补新人进去,离开权力中心亦是很糟糕的事情,更别说长时间完不成工作,很容易被挂上无能的标签。

    不得已,挑了今天气晴朗的日子,李绍林准备了重重的两个金裸子,亲自塞在徐龟年手上。道:“徐大人,无论如何,且让李某先见程大人一面吧。北汉赳赳之军,都被星术士大人击溃,我等实在是神往。朝廷的嘉奖,不好耽搁太久。”

    礼部尚书给正八品的县承送礼,这样的事情在哪里都没听过。

    徐龟年捧着两只金徒。嗓子塞的说不出话来。

    那不是激动的。完全是吓的。

    他等了好半天。见没有人冲进来大喝“拿下”之类的话语,方才不相信的捏捏自己的腿。然后在疼痛中道:“程大人每天都要研究星术的,实在是时间紧叭,”

    他一面说着,一面想要将金裸子递回给李绍林。

    大夏的官场上。除了皇帝陛下,谁敢收政事堂诸公的金裸子。

    李绍林却不是一点接的意思都没有,他用温暖的手,亲切的合拢徐龟年捧着金裸子的手掌,让他将金键好好的握在手中,方才带着和蔼的笑声道:“今天不是有马球比赛吗?李某年轻时候,亦是京城鼎鼎有名的马球手呢,不知能否有幸参加一下,当然。赛中还要请徐大人再通传禀告一番。”

    徐龟年谦卑的看着须皆白的李绍林,然后在他狠狠的眼神中,轻轻的“哼哼”了两声。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重生之神级学霸未来图书馆21世纪星际走私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