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探险小说 > 《地底奇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部:秘密揭开龙争虎斗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地底奇人》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十部:秘密揭开龙争虎斗更新时间:2014-06-08

      我在指出白奇伟这一套错误之际,心中也以为第一和第二句的次序颠倒,无关宏旨。

    可是给白奇伟那么一说,我心中大不服气,立即道:“你怎么知道没有关系?”我一面说,一面心中才想是啊,这四块石碑,在二十五块钢板之后的文字中,有著次序的,那次序是否有关系呢?

    白奇伟却冷冷地望了我一眼,不再睬我。

    我又将他写在地上的那几句话,看了几遍,在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我心中,陡地一变!

    阳光!对了,只有阳光,才配得上“光芒”,那么,共透金芒,一定是那四个孔眼,共同为阳光射过了,那一定是在阳光升起的十几小时之中,有那么一刹那,阳光是共同射过那四个孔眼,而聚在一个地点的,所以了叫“共透金芒”!

    我心头大喜,搓了搓手,可是,我只高兴了几分钟,心中却又冷笑了下来。

    原来,我立即发现,那四块石碑所竖立的方向,绝不可能向时透过阳光。除非天上有四个太阳,从四个不同的方向来照射!

    我颓然地在地上坐了下来。

    然而,我心中却知道,我已向事实迈进了一步,因为我已经想到了,“金芒”乃是指阳光而言。

    我一面思索著,一面看著白奇伟。

    只见白奇伟忽然一跃而起,抬头看了看天上,面上现出欢喜的神情,又向那四块石碑望去,但没有多久,他面上欢喜的神情,也化为乌有了!

    我一见了这等情形,心中不禁好笑!

    从白奇伟的神情来看,他分明也和我一样,想到了阳光,但是也随即发现,要阳光同时射过石碑上的孔眼,是没有可能的事。

    我笑了一下,道:“最好有四个太阳,是不是?”

    白奇伟面露惊讶之色,似乎颇奇怪我能够看穿他的心事,顿了一顿,恶狠狠地道:

    “你见过四个太阳么?”

    我心平气和地道:“没有,但是我见过几个月亮。”我本来是和白奇伟开玩笑的,见他怒视不言,我立即道:“杭州西湖的三潭印月,那三个空心的铜柱,不是可以将月亮的影子,在湖面之上,化为九个”我才讲到此处,我自己的心中,便猛地一动!

    而看白奇伟时,他的身子,也是猛地震动了一下!

    我们两人,在旋地一呆之后,几乎又在同时,“啊”地一声,叫了起来,我自地上,一跃而起,道:“你也已经想到了?”

    白奇伟望了我半晌,道:“我想到是我的事,你问我作什么?”

    我道:“好,我也并没有说你想到了,是因为我的话的提示,但我们至少是同时想到这一点的。”白奇伟道:“究竟是不是,如今也不知道,又有什么可以多争的?”

    我又想了一想,道:“除非这笔财富,不在泰肖尔岛上,要不然,除了这次想到的办法之外,绝不会再有第二个办法了。”

    白奇伟道:“你倒说说,是什么办法?”

    我一笑道:“你何不先说说?”我们两人僵持了片刻,当然谁也不肯先说。

    过了五分钟,我道:“好,我想到的这个办法,在寻找宝藏的地点之际,要动用一件小小的道具。”白奇伟道:“我想到的也是这个办法。”

    我道:“好,那么我们不妨翻过身,背对背,然后,将这件道具,取在手中,再拿出来比一比,看看大家所想到的可相同。”

    白奇伟忙道:“好!”我们两个人,一齐转过了身去。

    我伸手在衣袋中,取出了一件东西,握在手中,然后道:“你准备好了没有?”白奇伟沉声道:“我早已准备好了!”

    我道:“好,那我叫一二三,一齐翻过身,伸出手来。一二三”

    我那个“三”宇,才一出口,身子一转,转了过来,看到白奇伟也已转过身来。然而,就在我们要互一伸手之际,只听得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同时,眼前突然呈现了血也似的红色,只见白奇伟的整个人,像是一个火人一样,而也就在那同时,我们的身子,都晃动了一下,仆倒在地上!

    直到跌倒在地上,我才定了定神,只见那种充满了死气的红光,笼罩著整个泰肖尔岛,我自己全身,也变成了这种暗红色。我伏在地上,定眼看去。

    只见那种光芒,是从那个火山口所发出来的,那火山口附近,有著蠕蠕而动,暗红色岩浆,向下流去,而大大小小,如同烧红了的煤块也似的石块,却如同正月里的花炮一样,向半空之中射出,落下之处,树木都起火烧了起来。轰轰隆隆的声音,震得人脸门也发涨。我站了起来,才听得无线电对话机,“滴滴滴”不断地在发著响声。

    我连忙走了过去,才一开掣,便听得白老大的声音,在叫道:“ 撤退,快撤退,撤退,快撤退!奇伟,卫兄弟,你们听得到我的声音么?撤退,快撤退,快撤退!”

    同时,只听得白素焦急地道:“爹,怎么没有他们的回音啊?”

    我连忙道:“我们全没有事。”我一面说,一面望了望白奇伟,只见白奇伟面色苍白,茫然地站著。白老大道:“快退!”

    我摇了摇头当然白老大是看不见的道:“不,只要天一亮,我们便可以找到准确的藏宝地点,在找到了准确的藏宝地点之后,我们两人合力,如果顺利的话,有两个小时,便可以发现宝藏了!”

    白老大不等讲完,便道:“放弃了这笔宝藏吧,你们两人,再在这岛上,太危险了!”我道:“这要看奇伟兄的意思如何。”

    白奇伟大踏步地向而走来,道:“不!”

    我立即道:“我也同意,现在已经是凌晨三时了,再过五六个小时,如果没有过剧的变化的话,我们就可以发现宝藏了!”

    白老大道:“不行,我命你们,立即撤退。”

    只听得宋富道:“白老大,他们两人,既然不愿,你又何必相逼?我看,我们这环形岛,也未必是安全的地方哩!”

    白老大厉声道:“奇伟,你听到我的话?”白奇伟突然一俯身,捧起了一块大石,在我还来不及阻止他之前,他已经将那块大石,向著通话机砸了下去,将通话机砸成了粉碎,白老大的话,当然也听不见了!

    我呆了一呆,自然知道他这样做法的意思,是不愿意撤退。我站了起来,道:“好,我们要大家拿出来看一看的东西是什么,该揭晓了!”

    他点了点头,我们一齐伸出手来。

    在我们伸出手来的时候,我们是还握著拳头的。然后,我们将手一松,各自向对方的手心之中看去。只见两人的手心中,全是一面小小的镜子!

    白奇伟面上的神色,微微一变,道:“如果我们的想法不错的话,那么,这一次比试,又是不分胜负了?”我哈哈一笑,道:“以后还怕没有比么?”

    白奇伟道:“既然我们两人的想法一样,那我们应该合作才是。”

    我道:“我也正这样想,岛上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甚至整个岛上也可能陆沉,我们的动作,越快越好,但首先要等太阳升起。”

    白奇伟点了点头。

    我续道:“我的看法是,那白凤之碑上的孔眼,是向著东方的,在太阳升起之后不久,阳光一定会从孔眼中透过,从白凤之眼中透过的阳光,以镜子折射,引到朱雀之眼中去,令之在朱雀之眼中透过,再以镜子,引到白虎之眼,然后,到最后,从青龙之眼中射出的光芒,所照射的地点,便是正确的地点了。”

    白奇伟点头道:“我想的也正是这样。”

    我四面望了一望,忽然发现,就在附近的一个山头之上,几排树木,正在摇晃著。

    我不禁陡地一呆,然而,就在我一呆之际,那几株又粗又大的树木,却像是被一只无形无质的手掌,当作小草一样地连根拔了起来,抛向一旁!

    而紧接著,如同火车头一样,山头上的深坑之中,冒出了白烟,立即,巨响便传了出来,红光迸射,暗红色的岩浆,已像开锅一样地涌了出来!

    这一切,可以说前后还不到一分钟!

    我和白奇伟两人,都不禁看得呆了。

    由于那个新爆发山头,就在附近,因此,我们所占的这个小山,也摇晃得特别厉害。而不断涌出的岩浆,向山下缓缓地泻来,眼看要将我们存身的这个山头,尽皆包围了起来!我立即向白奇伟望去。

    只见白奇伟面色变了白,昂头望著天,道:“咱们如今,来此比勇气。”

    我心中倒也的确十分佩服白奇伟的这股子劲,这股子硬干的劲,白奇伟总算也有可取之处。

    我自然不甘示弱,道:“好得很。”

    我看了看手表,离天亮还有些时,便向山下奔去,这时候,邻近山头的那个大洞,已越来越大,岩浆已不是涌出,而是喷了出来,我在向山下奔去之际,好几次,险些为岩浆或是激射而出的石块射中,我好不容易,来到了山脚下,只见岩浆已经涌了过来!

    原来是一条小溪的地方,已经满是冒著火焰,流著死意的岩浆了!

    我一见到这等情形,便知道极其可能,在两个小时,甚至不用两个小时,我们所在的这个山头,便会全为岩浆所围,而没有了出路!

    而且,附近的山头,既然已经冒出了岩浆,我们所在的那个山头。也是随时随地,可以冒出熔岩来的!我一面想,一面仍在接近著熔岩。

    熔岩的温度,高达摄氏数百度,我未来到近前,已经是满面油光,身子热到了极点。我心中在急速地转念,思忖著是不是要立即召唤白奇伟,趁有退路之际离开。

    当然,我知道白奇伟既是一味蛮干,我招他撤退,也非向他认输不可,这却是我所不愿的,然而,比起退路为熔岩所封来,是不是值得呢?

    我正在想著,只听得白奇伟叫道:“快上来快上来”我昂起头来,白奇伟的声音,更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道:“不必等天亮了”

    我一个转身,向山头奔了过去,但是只奔了两步,便听得身后,传来了白素的声音,叫道:“理”我一听得白素的声音,突然传入了我的耳中,不禁大大吃了一惊。

    我连忙回过头来,只见白素披头散发,衣衫破烂,样子十分狼狈,正在如飞向山脚之下掠来,我连忙向前迎了过去,一面奔,一面叫道:“你怎么也”

    可是,我下面“来了”两个字,尚未出口,只听得泰肖尔岛的四面八方,都传来了轰隆隆、轰隆隆的震动之声,而脚下的地面,更如同风浪中的小舟一样,剧烈地抖动了起来!

    我因为正在向前飞奔,所以身子一个站不稳,便仆倒在地上。

    我立即以肘支地一跃跃了起来,只见眼前,一片浓烟迷漫。在浓烟之中,隐隐可见远处冒起了两堆红色的、蠕蠕而动的物事,可知熔岩已不止从一个火山口处,冒出来了。

    我一跃起来之后,立即大叫道:“白素!”

    只听得就在我的身旁,也在同时,响起了白素的声音道:“斯理!”

    原来我们两个人,相隔不到两尺,但因为天动地摇,浓烟密布,灼热的空气,涌挤而来,更形成了一股力量奇大的强风,令得树拔草偃。如果真有所谓世界末日的话,那么我们所处的这个环境,便是真正的世界末日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令得我和白素两人,相隔虽然只有两尺,却在相互大声呼叫。

    我一听得白素的声音就在近侧,便立即转过身来,刚好,白素也转过了身来,我们两人,立即紧紧地拥在一起,白素喘著气,樱唇煞白,道:“……快走……快走!”

    我忙道:“你来的时候,路上情形是怎么样?”

    白素顿足道:“别再多问吧,总之,再要不走的话,就没有出路了!”

    她一面说,一面便要拉著我向外走去。

    我忙道:“不行,你哥哥还在山上哩!”白素立即扬头叫道:“哥哥,哥哥!”但这时候,岛上充满了不正常的旋风,白素的声音一发出来,立即便被旋风卷走了,根本就不可能传到山头上。

    我忙道:“不必多耽搁时间了,我上去叫他,你在附近,勘察退路。”

    白素点了点头,紧紧地捏了捏我的手,道:“你小心!”我一个转身,便向山头上冲去,速度之快,连我自己,也有点出乎意料之感。

    我一到了山头上,便看到白奇伟正将马达灯,固定在“白凤”之眼上,电光由“眼”中射出,到达他挖出大铁箱的地方,他人已蹲在那地方,以一面小镜子,承接著光芒,将光芒反射到“朱雀之眼”中去,光芒已从“朱雀之眼”中透过,落在另一处地方。

    他见我来,便立即道:“来得好,你快将那道光芒,以镜子折射到‘青龙之眼’,我已经算出,日光只有在如今灯光所照的这个角度,才能由‘白凤之眼’中射过。”

    我连忙来到了他的身边,道:“你妹妹也来了!”

    白奇伟道:“好啊,我们正少一个人帮手哩。”

    我立即道:“咱们不找这个宝藏了,快撤退吧!”白奇伟抬起头来,道:“为什么,宝藏眼看就可以到手了,为什么不找?”

    我道:“我上山来的时候,我们这个山头,也有的地方,在冒白烟,白素来时,已经十分困难,再要不走,我们都停在这里化为灰烬了!”

    白奇伟突然“啊哈”一声,道:“我知道了,看你面色发青,你一定是害怕了,是不是?”

    我不禁被他的态度和他的话,激得无名火起,道:“谁害怕了?”白奇伟道:“自然是你,你要走,你只管走好了!”

    我实是忍无可忍,一跃而前,反手一掌,便已向他的肩头攻出,白奇伟身手一侧,一拳反击我的腰际。

    我因为看出白奇伟其人,不可理喻,和他多说,只有多耽误时间,不如将之击倒,带著他下山,尽快离这个可以随时将我们化为灰烬的泰肖尔岛再说,所以我这一掌,出手极重。

    但是,我在急切之间,却忘了白奇伟也是在中国武术之上,有著极高造诣的人,我是不能三拳两脚,便将他击倒的!

    这是我所犯的最大一个错误。

    因为,如今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对我们的逃生来说,都是极其宝贵的,而我和白奇伟两人,一动上了手,在山头之上,却足足打斗了十多分钟!

    在这十多分钟中,虽然我占著上风,但白奇伟却是一直缠斗著,我们两人,都打得极其凶狠,直到再一下大震动,将我们两人震倒在地,我们才不得不停下手来,相互狠狠地对视著。

    也就在此际,白素匆匆地奔了上来,她一眼便看出我们两人,曾经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打斗,她柳眉倒竖,道:“你们还在打架?”

    白奇伟冷笑一声,道:“好妹妹,没有将你的心上人打坏了!”

    白素顿足道:“哥哥,山下面,已全是熔岩了,只有一处地方,还可以通行,但我看,不到两个小时,一定也被岩浆填满,你走不走?”

    我竭力遏制著心中的怒意,道:“而且,岛上其它地方的情形怎样,还不知道,快走吧。”

    白奇伟却一声冷笑,道:“半个小时,再有十分钟,我便可以发现宝藏了,谁害怕的,谁就请便,又没有人拉住你们!”

    白素失声叫道:“哥哥!”

    白奇伟冷冷地道:“你心中那有什么哥哥,当心你的卫先生,莫给他吓破了胆!”

    在这个时候,我犯下了第二个错误,我怒不可遏,和这个性格近乎疯狂的白奇伟斗起气来,一声冷笑,道:“笑话,看看我和他两人,是谁先害怕,谁先想离开!”

    白素稍一失色,失声道:“你们两个人,可是都疯了么?”

    我不再回答她,一个箭步,来到了“白虎之眼”的那块石碑之旁,喝道:“将灯光折过来!”

    白奇伟蹲下身去,移动著小镜子,对于在一旁失声叫嚷的白素,一点也不加理睬。

    我看到白奇伟的面上,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神采,我心中也不禁有一点后悔。但是我却不能再退缩了,因为我实是无法忍受白奇伟狂妄的态度。

    不一会,光芒已经从他手上那面小镜子中,折射了过来,从“白虎之眼”中穿过,落在一处地方,我赶到了那个地方,取出小镜子来,光线射在镜子上,立即反射了出去。

    这时候。我移动著镜子,令那股光线从“青龙之眼”中。射了出去!每块石碑的“眼”中,都有光芒透过,正合了“共透金芒”这一句话!

    我定眼从“青龙之眼”中透出的光线看去,只见光线停止在一块岩石上。那块岩石的位置,是在这座山头唯一的一面峭壁之上。

    这山头的上面,都十分平坦,上落也容易,要不然,里加度也没有法子将掘土机搬了上来,我和宋坚,也不能滚下山去逃命了。但是。那山头却有一面峭壁,而且,十分陡峭。

    我和白奇伟两人,一见光线落在那块岩石上,都一齐叫了一声,向那块岩石扑去。

    我们扑到了一半,只见人影一闪,白素已经拦在我们的面前。

    我立即停下来,但是白奇伟却身形一侧,绕过了白素,继续向前扑去!白素道:“你们究竟是不是疯了!”我沉声道:“刚才的情形,你是看到的了,我有什么法子!”

    我一面回答白素的话,一面抬头向白奇伟看去,只见白奇伟已经来到了那块岩石的旁边,正抱住了那块岩石,在用力摇晃。

    也不知道是我眼花,还是这时候,根本是整个山头,都在动摇,我竟看到,在白奇伟的摇晃之下,那块大岩石,正在动摇。

    我连忙飞奔著向前赶去,也就在我将要赶到之际,突然间,又是一阵轰隆隆地响处,整个山头,都动了起来,我被一股不知由何而来,不可抗拒的大力,掀翻在地。也就在此际。我看到那块大石,陡地向峭壁下跌了下去。

    而由于白奇伟本来,是抱住那一块岩石的,所以,他虽然松手得快,但是被那块岩石,向下跌去的势子一带,再加上山头在震动不已,身子向外一斜,也向峭壁之下跌去!

    我一见这等情形,没命也似,向前扑去,手伸处,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

    不知是由于我用的力道太大,还是他下跌的势子太猛,我伸手一抓之间,虽然将他的衣服抓住,但是“哇”地一声响过处,他衣服,却裂开来!

    衣服一裂,白奇伟的身子,自然仍向下跌了下去,但是,却总算给我阻了一阻下跌的势子,我再伸手一捞间,恰好来得及将他的足踝抓住。

    但是这一来,我的身子,却也被拖得向前一俯,几乎跌下峭壁去。

    我紧紧地抓住他的足踝,不敢放松,俯首由下看去,只见白奇伟也正扬起头来看我。

    他的身子被倒吊著,一点凭藉也没有,若不是我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他的足踝,他早已向下落去了,而在峭壁之下,熔岩像小溪一样,冒出暗红色的火焰,在向前缓缓流去。

    那块大岩石,已经落在熔岩之上,白奇伟落了下去,自然是尸骨无存!

    所以,当白奇伟扬起面,和我打了一个照面之际,他的面色,显得十分尴尬。

    我回过头去,叫道:“快来!”白素一个箭步赶到,和我两人,合力将白奇伟拉了上来,白奇伟向我望了一眼,像是要说什么话,但是,他却又没有说出来。

    正在此际,只听得白奇伟叫道:“你们看!”

    我们一齐循他所指看去,只见那块岩石坠下之后,原来耸立著岩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洞,有著石级,通向下面去!

    我和白奇伟两人,又互望了一眼。

    毫无疑问,谁都可以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这个洞,便是通向于廷文埋财富之所的。

    但是,我们的发现,却是在这样的一个时候!

    白素连忙道:“快走!快走!”但是白素尽管催促得十分认真,我和白奇伟两人,却都默然不应。白素急道:“你们究竟怎么啦?”

    白奇伟吸了一口气,道:“妹妹,我没有什么意见,一切听卫大哥调派如何?”

    白素直视著我,道:“你别在发神经了!”我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充满了火焰的灼热的味道,也充满了死亡的危机。

    我的心中,实在也难以决定!

    试想,我们费尽了心机,经历了多少斗争,才得以找到了那笔财富埋藏的正确地点。眼看一笔庞大已极的财富将可以落人我们的手中了,如果就此离去,实在难以甘心!

    但是,眼前的情景,又是如此危急,迟一分钟走,危险的程度,便增加一分!

    白素见我们两人,尽皆不出声,怒极而笑,道:“亏你们还是男子汉大丈夫,这有什么决定不下的?要钱就不要命,要命就不要钱!”

    我立即道:“你这话可不对了,钱又不是我们自己的,奇伟可能还有份,我连份儿都没有!”白奇伟叫道:“卫大哥,咱们别听妇人之言!”

    白素“呸”地一声,道:“哥哥,你胡诌些什么,你得想想,若是你死在岛上,爹那么大的年纪,怎受得起打击?”

    白奇伟道:“爹是奇人中的奇人,他什么打击,都受得起的!”

    我听到他们兄妹两人,在这样紧要关头,还在争论不休,心中实是又好气又好笑,忙道:“有时间争论,不会去寻一寻么?”

    我的话才一出口,整个山头,突然又传来了一阵激烈的震动!

    我们三人 本来就是站在那个地洞的口子上的,山头一阵震动,我们三人,都站立不稳,身子一侧,便向洞中跌了下去。

    我们三个人,一齐跌进了洞中,我首先一个翻身,跃了起来,但也已滚下了十七八级石级,已经来到了洞底上,白奇伟“哈哈”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妹妹,你也不必反对了!”

    白素叹了一口气,我和白奇伟两人,早已四面察看形势。

    石级下面,乃是由大石块砌成,不过丈许见方的一间斗室。

    在那间石室中,除了一个壁角上,堆著三只老大的麻袋之外,空无一物,而石室的四壁,也全是石块,若来毫无别的通道。

    这时候,虽然我们身在这间石室之中,但是山头的震动,我们仍然可以感觉到,我们像是被关在一只笼子中,而那只笼子,却在不断地震荡一样,我们三人,都在东跌西撞,才能站稳身子。

    白素大声道:“什么也没有,我们该走了,再迟,什么都来不及了!”

    白奇伟面上露出不可相信的神色,不断地道:“什么都没有,不应该什么都没有的啊,不应该什么都没有啊!”

    我心中也是奇怪之极,因为我们所发现的一切,无疑是正确的埋藏宝物的地点,但是何以,斗室之中,只有三只麻袋呢!

    我一想到麻袋,心中便猛地一动!

    那三只麻袋,涨鼓鼓地,塞满了东西,又何以见得麻袋中的,不是财富呢?宝藏是不一定要放在藏宝箱中,也可能放在麻袋中的啊。

    就在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白素已经一把抓住我的肩头,向外拖去,白奇伟望著我苦笑,道:“卫大哥,不得了,还未曾拜堂,便打老公了!”

    白素怒道:“哥哥,到这时候,你还在瞎嚼什么舌根子?”

    我的一面身子,被白素拉得向后退去,一面伸出手来,指向那三只大麻袋,叫道:

    “奇伟,那三只麻袋!”

    白奇伟显然未曾明白我的意思。他正站在那三只麻袋的旁边,一听我指著三只麻袋叫喝,提腿便是一脚,踢在一只麻袋之上,道:“冒著生命危险,却得了三只”

    他下面的话,尚未讲出,便突然收住了口。

    而在那霎时之间,我和白素两人,也不禁为之旋地一呆!

    只见那只麻袋 被白奇伟踢的一脚,滚动了一下,麻袋缝上的麻绳,立时绷断,从麻袋中滚出来的,全是一扎一扎的美钞!

    白奇伟呆了一呆之后,立即俯身,拾起了两扎来,叫道:“五百元的,一千元的,全是大面额的美钞!”在那一霎间,我也呆了。

    因为我们事先,虽已料到了这一笔财富,为数十分地庞大。

    但是我们却未曾料到两点。第一,未曾料到会全是现钞。那当然是于廷文昔年南来之际,已将一切的宝物,都变成了美钞的缘故。

    第二、我们未曾料到,现钞的数字,竟然会庞大到这一程度!

    五百元面额的,一千元面额的美钞,一百张一扎,装满了三大麻袋!我相信除非是银库的管理人,否则,实是任何人难以有机会见到那么多的现钞的!

    我们三人,在发现了那三麻袋美钞之后,不知不觉地发著呆。

    这一段时间,大约有十来分钟,而我们都几乎忘了环境之险。

    我们三人之中,还是白素最先省起,猛地叫道:“还不走么?”

    在我们未曾发现这笔财富之前,心中只是记挂著费了那么大的心血,不应该就那样半途而废,所以对于白素的催促,总是未曾放在心上。

    但这时候,我们两人,一听得“还不走么”四字,却不由自主,一齐跳了一跳,白奇伟连忙负起了一只麻袋,道:“一人一只,快!快!”

    既然财富已被发现,带不带走,都是一样,白素自然也不会反对。

    我们三人,一人负著一只麻袋。那一麻袋美钞,大约在一千五百万到两千万上下,若不是我们三人,都自小便受过严格的中国武术的训练,如何负得它动?

    我们三步并作两步地出了地洞,又站在山头之上。

    然而,我们尚未起步向山下走去,只是四面一看间,我们都不禁呆了。

    从我们被震跌下那山洞,到如今负著美钞,又到了山头,其间只不过是半小时不到的时间。然而,就在这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中,泰肖尔岛上的情形,竟已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我们所站的这个山头上,已经没有什么树木了,放眼望去,浓烟四起。向下面看时,许多地方,都在蠕蠕而动,暗红色的岩浆,几乎已经截住了每一个去处。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倒是白素显得最是镇静,她立即道:“跟我来,刚才,我曾勘探到一条道路,这时大概还可以通行。”

    我们立即跟在她的后面,向山头之下奔去,一路上,跃过了几道大裂缝,裂缝中,“嗤嗤”地冒著白烟,好不容易到了山脚下,熔岩像是伦敦火车站的路轨一样,纵横交错,四面八方全是,向前流动著,但奇怪的却是,各有各的“路线”,并不混乱。

    如果这些熔岩,不会威胁我们生命的话,那的确是一种空前未有的壮观,有好几次,我们不得不跃过一道一道,宽可三五尺的熔岩,向前觅路。在熔岩上跃过之际,我们都有自己已经是烤饼的感觉。

    到了山脚下,又走了五分钟,白素才道:“你们看!”

    我们循她所指,向前看去,只见她所指的,是一道土崩。那道土岗蜿蜒向前通去,因为高出地面四五尺,所以,土岗上面,还没有熔岩。

    我们心中一喜,白奇伟一声欢呼,身形一展,已经跃上了那土岗,向前疾驰而出。

    我和白素,也跃了上去,我问道:“这土崩可以通向何处?”

    白素显然还在负气,道:“别问我,我们离不开这个岛,也不是我的错。”

    我叹了一口气,心中暗想,真的要是离不开这个岛,那我们自然是百死无生了,多难过著急,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不如将心情放乐观些好,因此,我便笑道:“我们离开了岛,第一件要办的大事是什么?”

    白素自然知道我的意思,“呸”地一声,并不回答,便向前奔出。转眼之间,我们已到了那土岗子的前面。

    向前望去,我们不禁放下心来,因为前面,呈现著一片绿色,看情形地面上连裂缝也没有,树木也未曾被连根拔起。

    我们三人,一齐向前奔驰著,越是接近海边,我们便越是兴奋,因为我们,终于将可以离开泰肖尔岛了不是空手,而是带著当年由青帮司库于廷文经手埋藏的钜大财富!

    可就在这时,只见一道其宽无比的熔岩,就横亘在我们的前面!

    而到了这地方,地面的震动,也是剧烈到了极点,我们简直不是向前走著,而像是被地面的震动,推得向前,跌出去的。

    前面有熔岩阻路,自然难以越过。我们又顺著这道熔岩的去向,飞奔而出。

    因为熔岩前流的速度,并不是太快,如果我们追上了它的头,便可以绕过去了。

    奔出了几十步,我们已到了那股熔岩的尽头。

    这时候,我们三人,都已经满身大汗,额上更是汗如雨下,连视线都为之迷糊了。

    我们索性不去抹汗,因为抹了也没有用,转眼之间,汗又淌下来了。

    找到了熔岩的尽头,我们便立即绕了过去,向著海边奔去。

    我喘著气,道:“奇伟,如果我们出不了这个岛,那其错在我了。”

    白素道:“关你什么事?”她显然还在责怪她的哥哥。而白奇伟则一声不出,只是向前飞奔,我们只拣高地走,没有多久,便已经可以看到海了!

    白奇伟一马当先,奔上了一个土墩,停了下来,大声欢啸!

    我们离海只有百来码了,实在也值得欢啸,我和白素,来到了那土墩上之后,也停了下来。

    我们都望著海,都想立即便可以带著三麻袋美钞,离开泰肖尔岛了。

    然而,一切的变化,都是那样地突如其来,在几秒钟之内,就已经什么都不同,什么变化都完成了!

    我们首先,只觉得异乎寻常的一阵震荡,接著,便是震耳欲聋的声音,我们三个人,一齐仆在地上。当我们再站起来时,我们发觉,我们所站立的那个土墩,四面全被熔岩所包围了!

    包围著我们的熔岩,宽达十公尺,土墩上的草木,迅速地焦黄。

    那种死亡的灼热,那种难以想像的旋风,令得我们在片刻之间,不知怎样才好。

    海就在面前了,海水也十分平静,但是我们,却陷入了岩浆的包围之中!还幸亏我们在土墩上停了一停,要不然,这时候我们已被熔岩吞没了!

    白奇伟回过头,向我望来。白素的声音,却显得十分平静,道:“还是那句话,要钱不要命,要命不要钱!”白奇伟道:“这是什么意思?”

    白素一耸肩,放下肩上的麻袋,道:“这三大麻袋美钞,可以供我们垫脚!”

    我和白奇伟两人一听,不禁呆了!

    但是,土墩上连石头也没有一块,除了这个办法之外,实是别无他法!白奇伟叫道:“不!”但是白素一挥手,已将她手中的麻袋,抛了出去,落在丈许开外,我立即飞身跃起,落在她抛出的麻袋之上,手一振,又将我肩上的麻袋,向前抛去。白奇伟一声怪叫,连跃而下,和我站在同一只麻袋之上,抛出他的那一只麻袋,白素也在这时,跃了过来。

    靠著那三麻袋美钞的垫脚,我们总算跃过了这一道宽达十公尺的熔岩。

    我们向前奔出了十几步,回过头来,那三麻袋美钞,正在发出老高的火焰。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珍贵的火焰了!

    尽管我们想凭吊一番,但我们却不敢久留,奔到了海边,向环形岛游去。

    我们离开了泰肖尔岛,但却是两手空空!

    两天后,我们一行人,回到了马尼拉。四天后才回去。宋富在下机时,拍了拍我的肩头,道:“我答应过告诉你一个秘密的,那就是近几年来,活跃国际的大毒贩就是我!”

    我陡地呆了一呆,宋富又道:“我决定洗手了,一个月后,你可以向警方报告,说消灭了这庞大的贩毒机构,是你的功劳!”

    我和他紧紧地握了握手,依依说道:“祝你和红红快乐。”

    他和红红,连停都不停,就马上联袂飞往东京去了。

    我回到了家中,白老大仍旧过著他地底的生活,白奇伟和我已言归于好,但是和白素却还时时争论。

    争的当然还是泰肖尔岛上的事,一个说如果听他的,便能将钱带出,另一个别说不听他的,只怕连人也变成灰烬了。

    我则保持“中立”,因为这两个人,谁也不能得罪,白素已俨然是我的未婚妻了,你敢得罪未婚妻和未婚妻的哥哥吗?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少年卫斯理钻石花地底奇人妖火蓝血人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