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探险小说 > 《钻石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三部:高手过招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钻石花》 作者:作品集

第十三部:高手过招更新时间:2014-06-08

  只见他们两人,各自退出了三步,可见功力相若,我大师伯在一退出之后,手扬处,一枚金莲子已然向石轩亭头部射出。

    石轩亭手指一弹,“拍”地一声,也弹出了一枚金钱,“铮”地一声,正弹在金莲子上,两件暗器,一齐迸散了开来!

    我大师伯大喝一声,道:“来得好!”双手齐洒,十枚金莲子,分成十道金光,向石轩亭一齐罩下去,石轩亭“哈哈”一笑,十枚金钱,也已然连翻飞过,一时之间,只听得“铮铮”之声,不绝于耳,二十枚暗器,四下迸射,金光缭绕,蔚为奇观!

    我大师伯呆了一呆,道:“想不到阁下在暗器功夫上,也有这等造诣!”

    石轩亭冷笑道:“岂敢!”

    他对大师伯,言语之间,不敢十分无礼,当然是他知道大师伯的武功,和他实在是不相伯仲之故。我大师伯双掌一错,又待攻向前去,忽然听得黎明玫娇声道:“不要打了!”

    她才一出声,我大师伯身形一闪,便已然退后丈许,黎明玫向前走了几步,她身上仍然披著名贵的貉皮披肩,阳光之下,她面容虽然显得出奇的苍白,可是那种美丽,仍是无法形容的!

    她向前走出了两步,道:“十五年未曾见面了,你好啊!”

    石轩亭一见黎明玫走出来,面上便掠过了一丝十分惊恐的神色。

    但是片刻之间,他面色重又凛然,喝道:“叛师之徒,还有甚么面目见我?”

    黎明玫突然笑了起来,道:“我为何被踢出北太极门,可要当著众人,说一说么?”

    我看到石轩亭在听到说这一句话之后,全身陡地一震,面色也为之一变!

    我心知他们两人之间,一定有著极其奇特的关系,石轩亭是石菊的父亲,而黎明玫又亲口对我讲过,她是石菊的母亲。

    她又和我说过,她最恨的人,就是石轩亭。

    然则,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呢?

    只见石轩亭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指著黎明玫,道:“你……你……你……”

    黎明玫“格格”笑道:“你怕甚么?你怕甚么?”石轩亭又向后退去,刚才的豪气,已经不知去向了。

    黎明玫道:“你怕被我们的女儿,知道了你的行为,也不齿你为父么?”

    我一听这话,又是一怔,向石菊望去,只见石菊也睁大了眼睛,愕然望著她的父母。

    黎明玫向石轩亭逼了近去,道:“十七年了,我装著叛师的罪名,无非是为了希望女儿能够长大,如今,女儿已经安全了,我……我……”

    黎明玫讲到此处,眼中射出了怒火。我听了不由得又呆了一呆,她口中的“女儿”

    ,自然是石菊,那么,“女儿已然安全了”一语,又是甚么意思呢?黎明玫顿了一顿,又道:“我花了极大的代价,才换得了女儿和她心爱的人的安全……”她抬头望著青天,面上露出了笑容,道:“他们如今,已然该在很远的地方了!”

    一讲了这句话,她突然又低下头来,双眼直逼石轩亭,一字一顿,道:“如今我要与你拚命!”石轩亭在黎明玫越来越是激厉地讲话之际,身子僵立,一动也不动,而他的面色,也越来越是难看,我看得出他面色的变易,一半是因为发怒,但另一半,却是为了其他的原因!当黎明玫讲完之后,石轩亭猛地震了一震,陡然之间,手臂一圈,一掌已然向黎明玫疾拍而出!

    那一掌,去势之快,不是眼见,当真不能令人相信,黎明玫陡地一呆,像是想不到石轩亭会立即向她出手,而就在那一呆之际,石轩亭的一掌,离她胸前,已只不过半尺!在一瞬间,我忘记了大师伯就在旁边,我不能现出原形,也忘记了我左肩上的剧痛,我简直忘了一切,大叫道:“明玫,快避!”我一面叫,一面足点处,右掌扬起,已然向石轩亭背后,直扑了过去!我那一扑,用的力道是如此之大,以致片刻之间,我眼前变得什么都看不到,而我的心中,也只有一个意愿,那就是要将黎明玫救下来,至于我自己会因此产生甚么后果,根本不在考虑之列!等我扑到了一半的时候,我才能看清眼前的情形,这时候,离我那一下叫唤,至多只有两秒钟,我听得大师伯大喝一声,向前冲来。

    石轩亭左手向后一摆,也已然一掌击出。

    石轩亭因为左手一摆,向后击到,他突然之间,向黎明玫攻出一掌,便慢了一慢,黎明玫陡地觉醒,但是,她想要避开之际,却已然不及,立即手腕一翻,也是一掌拍出!

    只听得“砰砰”两声,我和黎明玫,各自向外,跌出了三四步。

    我只觉头昏眼花,胸口发热,一跌出之后,便坐倒在地上,然而,我刚一跌倒,便见我大师伯,目中怒火迸射,已然来到了我的身边,手起处,一掌已然向我的头顶击下!

    就在我毫无抵抗能力,危险已极之际,只听得黎明玫大叫道:“别下手!”

    她当然也在我刚才那一声叫唤之中,辨出了我是甚么人,因此她才叫得那样凄厉,而令得大师伯的一掌,在刹那间停在半空之中,没有向我的头顶,击了下来,保住了我的性命。

    可是,黎明玫退出之后,只顾及叫我大师伯不要下手,却忘了石轩亭就在她的面前,无声无息,向前滑了过去,一掌又已向她胸前击到。我吸了一口气,尚未叫出声来,只听得“砰”地一声响,“死神”扬起了手中的手杖,他的手杖,本来就是一柄铸造奇特的枪,一颗子弹,正射入了石轩亭的右胸,石轩亭面色一变,左手立即按在伤口上,可是,在那一瞬间,他仍来得及狠狠一掌,按在黎明玫的胸口上!

    那一掌,简直比按在我自己的胸口上,还要令我感到痛苦!

    石轩亭和黎明玫两人,一齐倒了下来。黎明玫的面色,变得难看之极。一时之间,四周静到了极点!

    在如今的武侠小说中,常常可以读到“这一切,只不过是电光石火般,一瞬间的事”这样的句子,当时我们的情形,也的确是如此。

    一切,全发生得那么快,连给你去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变故已然生出来了,事情已然发生了,整个世界对你,也似乎完全不动了。我看到黎明玫的面上,已然泛出了死色,我连忙连滚带跃,向她扑去。

    她一等我来到身边,向我望了一眼,突然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是如此的凄厉,令得我不知如何开口,向她安慰才好!只听得她厉声叫道:“唐天翔,你过来!”她叫出了六个字,口角已然有鲜血流出,我霎时之间,呆了一呆,不知道她在叫谁。但我立即就明白了,因为“死神”立刻来到她的身边,屈下一腿,跪了下来,急急地道:“明玫,我是不得已,我实在是爱你的!”

    黎明玫又是“哈哈”一阵大笑,道:“好!我一生之中,遇到了两个男人,原来都是骗我的!石轩亭!”

    石轩亭中了一枪,伤势极重,鲜血不断地从他指缝中涌出,他听到黎明玫厉声叫他,只是“哼”地一声。黎明玫又道:“石轩亭你十七年前,诱惑我的时候,对我说过甚么话来?”

    石轩亭眼珠翻了翻,却没有说甚么。

    石菊一听得黎明玫的话,连忙一跃而起,道:“爹,她说甚么?”

    石轩亭勉力侧过身子,伸手向石菊招了一招,道:“菊儿,你……过来。”

    石菊向前走了几步,在石轩亭的身边,蹲了下来。石轩亭艰辛地抖著,在石菊的面颊上抚摸著,道:“孩子,她……是生你的母亲。”

    石菊“啊”地一声,石轩亭又道:“可是你别忘记,她是一个下贱无耻的女--”

    他下面一个“人”字,尚未讲出,喉间突然“格”地一声,手指仍然指著黎明玫,便已然气绝身死!

    黎明玫扬声大笑,道:“我总算眼看你死去了,你到阴司地狱,不妨再去骗骗无知少女!哈哈!”她一面笑,一面口角流血。

    石菊呆呆地站了起来,望著黎明玫。

    黎明玫的声音,突然平静了许多,望著石菊,道:“在我像你那样年纪的时候,被老贼欺骗……生下你来之后,老贼想要……杀人灭口,却给我逃了出来,如今,你……

    也像我这么大了……”

    石菊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知道,因为眼前的事情,对她实在是太不可想像了,她不知何所适从,便只好呆呆地站著。

    黎明玫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唐天翔,你……骗得我好哇!”

    “死神”满头是汗,道:“明玫,我一直不想杀他们,但是他们老和我们作对,明玫,我是爱你的,你信我这一句话!”

    “死神”的面色,是如此地惶急,语音震颤,和他平日的为人,绝对不同,我不知黎明玫信不信他的话,但是我却是相信的。

    同时,我也知道,黎明玫现在是爱我的,她离开我,和“死神”在一起,甚至和“死神”结婚,全是为了我和石菊!因为她知道“死神”立意要将我和石菊除去,当然她也知道,“死神”手下能人之多,如果他立意要将我和石菊除去的话,我们两人,实是毫无求生的机会的。所以,她才答应下嫁“死神”,而以“死神”不再侵犯我们为条件!

    在不知不觉中,我的眼睛润湿了,我低声叫道:“明玫!明玫!”

    黎明玫转过头来,望了我一眼,闭上了眼睛,好一会才睁了开来,又望了我一会,才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对不起你,我被人骗了!”

    我想过去将她扶了起来,但是我自己也站不直身子,只得向她靠近了一步。

    她握住了我的手,我道:“明玫,好了,现在,一切全都过去了!”

    她低声道:“是的,一切全都过去了……过去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受人…

    …骗了……”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我大吃一惊,叫道:“大师伯,快救救她!你将我怎么样都可以,快救救她!”

    我大师伯在丈许开外,冷冷地道:“你不必求我,她已经没有救了!”我大声地叫了起来,道:“不!”

    也就在那时,我感到黎明玫握住我的手,突然紧了一紧,但是却又陡地松了开来,我回头向她望去,只见她直视天空,已然死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天上像是有轧轧的机声,可是是甚么声音,对我都没有意义了。

    黎明玫死了!我呆了好一会,才按上了她的眼睛。

    我望著黎明玫,不知过了多久,“死神”的咆哮才惊醒了我,他大叫道:“卫斯理,是你害死了她!”我回过头来,想起刚才的情形,如果黎明玫不是为了叫我大师伯不要下手,她当然不会中石轩亭的一掌的。

    我心中感到了阵阵的绞痛,但是我直视著满面油光的“死神”,以极其冷酷的声音道:“唐天翔,你心中知道,是谁害死她的。那不是我,是你!”“死神”的身子,猛地一震,陡地站了起来。

    他面如死灰,眼中射出兽性的光芒,怒道:“是你!是你!快下手将他们全都打死!”大师伯和那个胖子,互望了一眼,一步一步,向我逼了过来。“死神”仍然不断地叫道:“杀死他!杀死他!”可是,不等大师伯和蔡胖子逼近我的身前,那自天而降的“轧轧”之声,突然盖过了他的叫声,同时,一个洪亮的,显然由扩音机传出的声音,自半空中传了来,道:“每一个人,都举起手来!”

    我们一齐抬头看去,只见三架直升机,已然离地面极低,每一架直升机上,都有枪口向外面露出著。大师伯和蔡胖子呆了一呆。从一架直升机上,已然跳下了三个人来。

    那三个人落在麦皆堆上,迅速地滚了下来,两个是警察,另外一个正是纳尔逊先生!

    两个警察举著枪,我们这些人,全都呆立不动,纳尔逊先生来到了“死神”的面前,冷冷地道:“先生,这一次,我们有了证据,谋杀!我们在直升机上,用远距离摄影机,拍下了全部事实的经过!”

    “死神”的面部抽搐著,但没有多久,便已然恢复了镇定,向石轩亭一指,道:“是这个人先向我妻子动手的,我是为了保卫我的妻子。”纳尔逊先生摸出手铐来,道:

    “这些话,留到法庭上再讲吧!”“拍拍”两声,“死神”的双手,已被铐住,“死神”回头叫道“你们快走!”他自然是想叫我大师伯和蔡胖子逃走。

    但是此际,三架直升机都已然著陆,总共有四十名武装警察,包围在我们的周围。

    我大师伯和蔡胖子,插翅也难以飞出了。纳尔逊先生想得十分周到,他甚至带来了医务人员,医务人员在检查了石轩亭和黎明玫后,说了两个十分简单的字,道:“死了!”

    纳尔逊向我们望了一眼,道:“将他们一齐带走!”我因为受了伤,所以由两个警察,扶著我上了直升机。我和石菊、和“死神”在一架机上,那四个大汉、黄俊、施维娅和尸体,在一架机上,蔡胖子和我大师伯两人,在另外一架机上。纳尔逊可能以为我大师伯和蔡胖子是两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因此只派了六个警察看守他们。但两个小时之后,纳尔逊先生便知道他犯了一个极重大的错误了!

    因为,在直升机起飞之后的两小时,当直升机来到海面上的时候,我大师伯和蔡胖子两人,轻而易举地制服了那六个警察,从高空跃到了海中,纳尔逊和我,我们所有的人,都眼看著他们两人,跃到了海洋之中,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对于大师伯和蔡胖子两人的逃脱,我实在是又惊又喜,“死神”的面上,却泛出了微笑,并且恶意地向我,望了半晌。直升机在法意边境的一个小城降落,我们立即被转送到巴黎。在巴黎,我被送入医院。在医院中,我做了不知多少奇怪的梦。甚至于,我希望这所有的事情,完全是梦!

    第二天,我事实上已经复原,纳尔逊先生来了。和他一齐来的,还有黄俊、施维娅和石菊。石菊见到了我,便哭了起来。

    纳尔逊趋前,向我握了握手,道:“你们几个人,并未曾被控,虽然,警方可以控告你们聚众殴斗的罪名的。”

    我苦笑了一下,道:“‘死神’呢?”纳尔逊先生笑道:“国际警方,早巳想将‘死神’关入监牢中了,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想不到他这次会以杀人罪被控,他是从不亲自出手杀人的,他被控杀人罪,和阿尔・卡邦以欠税罪被控,一样的幽默!”我听了纳尔逊先生的话之后,半晌不语。

    纳尔逊十分高兴,以为这次可以令得“死神”身系囹圄了。因为他掌握了那么完美的证据,在那个大仓库旁所发生的事,他全用活动摄影机,拍了下来!

    但是我当时,便觉他的目的,并不一定能够达得到的。

    因为,“死神”在打出那一枪的时候,刚好是石轩亭一掌击向黎明玫的胸口之际。

    纳尔逊又道:“卫先生,控方要你做一个证人,希望你在巴黎,多留几天。”

    我点了点头,道:“可以的。”

    纳尔逊先离了开去,黄俊和施维娅和我谈了一会,我和他们约定,巴黎的事情一完,立即去见他们,他们也走了。

    只剩下石菊和我在一起了,她不说话,我也好久不说话。好一会,她才道:“卫大哥,你说,妈葬在什么地方好?”我眼睛又湿了起来,道:“随便吧!那朵钻石花,放在她的身边,你说好么?”

    石菊默然地点了点头,忽然又哭了起来。

    她哭了好一会,才道:“卫大哥,我是太孩子气了。”我苦笑了一下,道:“那你还回不回西康去?”石菊点了点头,道:“我自然要回去,掌门令牌,已然在我这里了,卫大哥,你可有空来看我?”我想了一想,道:“如果我有空,我一定会来看你的。”我才讲完这句话,忽然发现病房之中,又多了两个人!

    我猛地吃了一惊,因为那两个人,从何而来,事先毫无迹象,我定了定神,才发现那两人,正是大师伯和蔡胖子!

    一时之间,石菊和我,都呆住了。我大师伯道:“我们要劫狱,要你们帮忙。”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希望的,他是最重要的犯人!”

    大师伯道:“如果他因此被判死刑,我就绝不会原谅你!”我想了一想,道:“大师伯,你可能保证,如果他无罪释放,你们绝不令他再犯罪?”

    我大师伯面上,现出惊讶的神色,好一会,道:“你有办法么?”我点头道:“我有。”大师伯道:“好,那我们两人,也能保证。”

    他讲完这句话,立即退了出去。石菊惊讶地问我:“卫大哥,你准备救‘死神’?”我叹了一口气,道:“菊,我希望你明白,我救‘死神’,并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安全,而是为了他的的确确爱黎明玫!”石菊像是听懂了似地点了点头。

    “死神”的案子开审了,他的辩护律师,力指他是为了保卫他的妻子,而开枪伤人的,可是辩护律师的声调,显然很软弱,因为电影放出来,石轩亭只不过是一掌击向黎明玫,法官和陪审员,都不能相信一掌能击死人,所以“死神”的行动,分明是蓄意杀人。当审判进行到最高潮的时候,辩护律师召我们辩方的证人,我竭力不和“死神”与纳尔逊的目光接触,我只是叙述了中国的武术的神奥,不要说一掌打死一个人,便是一掌打死一头牛,也有可能的。主控官狠狠地问我:“你能吗?”

    我平静地答道:“我能的。”

    法官宣布退庭,第二天,在安排好的地方,我一掌将一头牛震毙,“死神”是为了保卫他的妻子,被判无罪。事后,纳尔逊问我:“为甚么?”

    我答道:“你的目的是在消灭一个罪徒,我相信我已做到了。”他似信似不信地走了。

    “死神”也来到了我的身边,问我:“为甚么?”我们两人,对视了好一会,我才答道:“为了你也真爱黎明玫!”

    他面上现出一个极其难以形容的表情,毫无变化,然后,他一言不发,便离了开去。从那次之后,许久未曾和他见面,直到再和他相见时,那又是另外一件事了。我和石菊,又到锡恩太村,找到了施维娅,她领著我们在海底下找了七八天,我又找到一颗钻石,但是却别无所获。我深信隆美尔当年,的确有过惊人的、价值三亿美金的珍宝,藏在海底,但是如今,却已然散失了,散开在整个大海的底下,有许多,可能已然进了鱼腹!我们放弃了再寻找的企图,将钻石花和黎明玫一齐安葬。石菊黯然离我而去。我在开始的一个月,几乎每天都徘徊在黎明玫的坟前,低声地叫著她的名字,回忆著她和我在一起时的每一件细小的事,而每每在不知不觉中,泪水便滴在她的墓碑之上。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少年卫斯理钻石花地底奇人妖火蓝血人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