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作者:作品集

第77章更新时间:2014-09-14

..生.小.说.网.
         


          随着维持生命的口粮的盒数渐渐减少,我也减少了自己的摄入量,最后完全按照求生指南的指示,每隔八小时才吃两块饼干。我总是饿。我着了迷似的想着食物。我吃的越少,梦里面食物的分量便越多。我想像中的饭菜变得像印度那么大。像恒河水那么多的木豆汤。像拉贾斯坦邦那么大的热的薄煎饼。像北方邦那么大的一碗碗米饭。能淹没整个泰米尔纳德的浓味小扁豆肉汤。堆得像喜马拉雅山一样高的冰淇淋。我的梦变得相当专业:所有菜的配料都是新鲜的,而且大量供应;蒸笼或煎锅的火候总是恰到好处;所有东西的比例总是完全正确;没有任何东西被烧糊了或是没烧熟,没有任何东西太烫或是太冷。每一顿饭都是完美的——只是我吃不到。


         


          我的胃口越来越大。刚开始的时候,我挑剔地取出鱼的内脏,把鱼皮剥下来,但是很快我便只把鱼身上滑滑的黏液冲掉,就一口咬了下去,很高兴自己的两排牙齿之间能有如此美味。我记得飞鱼非常好吃,肉是白色的,透出玫瑰红,很嫩。鯕鳅的肉更紧,味道更浓。我开始吃一点儿鱼头,而不是把头扔给理查德·帕克,或是用做鱼饵。我发现不仅能从大鱼的眼睛里,而且能从脊椎里吸出新鲜的汁液,这真是个了不起的发现。以前我用刀粗粗地把海龟壳撬开,然后把海龟扔到船板上给理查德·帕克,就像给他一碗热汤。而现在,海龟成了我最喜欢的食品。


         


          似乎很难想像,有一段时间,我把活海龟看成一桌有十道菜的美味佳肴,是吃了那么多鱼以后令人愉快的新鲜口味。但事实的确如此。海龟血管里流淌着的是仿佛酸乳酪一般甜甜的血,刚从脖子里喷出来时就得立刻喝掉,否则不到一分钟它就凝固了。陆地上最好的干咖喱和肉汁咖喱菜都不能与海龟肉相比,无论是经过加工的棕色还是新鲜的深红色。我尝过的任何一种豆蔻乳米糖都没有奶油般油滑的海龟蛋或经过加工的海龟油那么甜,味道那么香浓。把剁碎的心、肺、肝、肉和洗净的肠子放在一起,上面撒上碎鱼块,再浇上血清和蛋黄做成的汁,这就是一大浅盘无与伦比的吮指留香的美味。有时在覆盖玳瑁壳的海藻里,我能找到小螃蟹和甲壳动物。海龟胃里的东西都成了我的口中食。我啃鱼鳍关节,把骨头咬开,吸食里面的骨髄,就这样度过了许多快乐时光。我的手指不停地抓扯着附着在龟壳里面的干了的油和干了的肉,像猴子一样机械地仔细翻找着食物。


         


          海龟壳用起来很方便。没有这些海龟壳可真不行。它们不仅可以做盾牌,还可以用做切鱼的砧板和搅拌食物的碗。当大自然把毯子毁坏得无法修补时,我就把两只海龟壳相对着支起来,然后躺在下面,保护自己不被太阳晒伤。


         


          饱肚子和好心情之间的联系紧密得可怕。后者完全取决于前者:食物和水有多少,心情就有多好。好心情真是一种很难保持的状态。我是否微笑完全受海龟肉的支配。


         


          最后一块饼干吃完的时候,任何东西都变得好吃,不管口味如何。我可以把任何东西放进嘴里,嚼一嚼,吞下去——无论它是鲜美、恶臭还是淡而无味——只要不是咸的就行。我的身体对盐产生了强烈的反感,直到今天仍然如此。


         


          有一次,我试图吃理查德·帕克的粪便。那是在很早的时候,那时我的消化系统还没有学会忍受饥饿,我的想像力还在疯狂地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刚把太阳能蒸馏器里的淡水倒进他的桶里。他一口气把水喝完以后,就消失在了油布下面。我继续料理锁柜里的一些小事。刚开始的那些日子,我总是过一会儿就朝油布下面看看,以确保他没在搞什么名堂。这一次,我又像往常一样看了看。嗨,瞧,他是在搞名堂。他正蹲在那儿,背部弓起,两条后腿分开,尾巴竖了起来,把油布往上推。这个姿势说明了问题。我立刻就想到了食物,而不是动物卫生。我认定这没什么危险。他正朝着另一个方向,他的头根本看不见。如果我不破坏他的平静,也许他甚至都不会注意到我。我抓起一只舀水的杯子,把胳膊向前伸过去。杯子在关键时刻伸到了地方。就在杯子伸到理查德·帕克的尾巴根部的那一刻,他的肛门张了开来,从里面掉出来一团黑色排泄物,像泡泡糖吹出的泡泡。这团东西当地一声掉进了我的杯子里。如果我说这声音在我听来就像一枚五卢比的硬币丢进乞丐的杯子里的声音一样悦耳,那么毫无疑问,那些不明白我所受折磨的人一定会认为我放弃了最后一点人性。微笑在我的双唇绽开,裂口流出了血。我对理查德·帕克深为感激。我把杯子拿回来,用手指把粪球拿起来。粪球很温暖,但气味并不强烈。大小就像一只牛奶球,但没那么软。实际上,它硬得像块石头。如果你把它装进火枪里,能打死一头犀牛。


         


          我把粪球放回杯子里,在杯里加了一点儿水,然后盖上,放在一边。我边等边流口水。当我无法再等下去的时候,我把球扔进了嘴里。我没法吃下去。有股辛辣味,但这不是原因。我的嘴立刻得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没什么可吃的。那的确是废渣,没有任何营养。我把它吐了出来,因为浪费了宝贵的水而感到悔恨。我拿起鱼叉,开始搜集理查德·帕克的其余的粪便。这些粪便直接喂了鱼。

w w wd x s x sc o 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