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探险小说 > 《苦儿流浪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水灾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苦儿流浪记》 作者:作品集

第四章 水灾更新时间:2014-09-18

??-说.网
        第二天早上,我们又在矿井见面了。


        “怎么样?老夫子,”加斯巴尔大叔问,“这小家伙还能叫你满意吗?”


        “呵,当然。他很会听。我希望他很快就学会看。”


        “在等着他学会以前,我倒希望他马上就能有两条有点力气的胳膊。”加斯巴尔大叔说。


        他让出一块地方,要我过去帮他把一大块被他用镐从底部挖松了的煤从煤层上掰下来。这种时候,挖煤工总是需要推车工帮忙的。


        在我把煤车第三趟推往圣阿尔封齐纳井的时候,听到从这口井的方向传来一种可怕的声音,是一种吓人的隆隆声,是一种从我下井以来还从未听到过的可怕的声音。是塌顶还是总崩塌?我听着。噼哩啪啦的响声继续在各个角落回响着。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害怕,我想马上奔到梯子那边去逃命,可是,从前别人经常笑我胆小,如今我拔腿就逃,这使我感到难为情,我停了下来。这是井下的一次爆炸还只是有辆煤车在井里掉了下来?也许只不过是溜槽中有些废石块在掉下来也未可知。


        突然,有一群老鼠从我的两条腿中间擦着窜了过去,它们似乎惊恐万状,就象一队骑兵在逃命。接着,我好象听到有流水在巷道中冲击着地面的奇怪的沙沙声。我站着的地方,地面是干的,这水声实在无法解释。


        我拿着矿灯到近处的地面上照了照,想看个究竟。


        这真的是水。它正从井口的方向流来,正在巷道中逐渐升高。那大得吓人的轰隆隆的声音,是因为有瀑布般的大水正从井口向井下倾泻着。


        我把煤车扔在铁轨上,向采区奔去。


        “加斯巴尔大叔,矿井进水啦!”


        “又说假话了。”


        “蒂汶纳河底下有了漏洞啦!快逃命吧!”


        “别闹了!”


        “您听呀!”


        我的喊声十分激动,加斯巴尔大叔把短镐放下,也认真地听了起来。同样的声音继续响着,而且越来越响、越来越可怕。小家伙没有弄错,确实有水在冲过来。


        “快跑!”他对我喊道,“矿井进水啦!”


        加斯巴尔大叔一面抓起矿灯,这永远是一个矿工的第一个动作,一面大声喊着“矿井进水啦!”他在巷道里非常机敏地奔跑着。


        我还没有走出十步,就看见老夫子也从采区下到了巷道里,想弄明白这使他惊讶的声音。


        “矿井进水啦!”加斯巴尔大叔喊着。


        “蒂汶纳河下面有漏洞啦!”我说。


        “你真是傻瓜!”


        “快逃吧!”老夫子喊道。


        水面在巷道中迅速上涨,现在已经没到我们的膝盖,我们跑不快了。


        老夫子也和我们一起跑了起来。我们三个人在跑过一个个采区的时候,大声喊着:“快逃命吧!矿井进水啦!”


        水面继续迅猛地上涨,但很幸运,我们离梯子不远,要不然,我想我们这一辈子也休想再够得着它了。老夫子第一个跑到,但他停了下来。


        “你们先上。”他说,“我最老,再说,我的灵魂很平安①。”


        现在不是讲谦让的时候,加斯巴尔大叔第一个上,我跟在他后面,老夫子最后上。在他后面隔着相当的距离,又有几个工人跟了上来。


        我们到了第二水平。现在必须赶紧爬上第一水平。


        从第二水平到第一水平之间的这段四十米的距离,从来也没有这样迅速地跑完过。但是,在到达最后一个梯级前,一股大水劈头冲了下来,把我们的矿灯扑灭了。这简直是瀑布。


        “站稳了!”加斯巴尔大叔喊道。


        他,还有老夫子和我,我们牢牢地抓住梯级不放,可是走在我们后头的人却被卷走了。如果我们象他们一样,还有十多个梯级要爬的话,那肯定也会被冲走的。因为我认为是瀑布的那股大水,其实并不是瀑布,而是正在汹涌地冲下井口的,比瀑布更凶猛的泥石流。


        到了第一水平了。但是我们还不能算得救,因为还须穿越五十米的距离才能走上地面,而大水已经淹没了这里的巷道。我们又没有照明,矿灯已经熄灭。


        “我们完了。”老夫子的声音几乎是平静的,“祈祷吧!雷米。”


        就在这时,巷道中有七、八盏灯火正朝着我们的方向移动。水已没到我们的膝盖,用不着弯腰就能碰到水面。这不是静止的水,而是一股洪流,也不止是洪流,而是能把它所经过的地方一切都卷走的一个大漩涡。我看到一段段的木头象羽毛一样在水面上打着旋。


        我们看到的那些提着矿灯的工人正向我们这边跑过来,他们想顺着巷道走到梯子跟前去,因为到了梯子跟前,也就上了台阶了。但是在这样的激流面前,这是做不到的;怎么能迎着这股激流前进呢?怎样去顶住激流的冲击和迎面冲来的坑木呢?


        这些人喊着老夫子喊过的话:“我们完了!”


        他们来到了我们身边。


        “对了。从那边过。”老夫子若有所悟地喊道,他似乎是我们中唯一头脑还清醒的人,“有一个地方我们可以躲一躲,在废井那边。”


        废井是一个久已废弃的矿井的一部分,除了老夫子以外,谁也没有去过,他在寻找收藏品的时候经常去。


        “往回走!”他喊道,“给我一盏灯,我给你们带路。”


        平时他一开口,人们不是当面嘲笑他,就是转过身去耸耸肩。但是,眼下最强壮的人也已失去他们引以自豪的力量,他们在五分钟之前还嘲笑这个老汉,现在一听到他的声音,却只好听从了,他们都本能地把各自的矿灯递了过去。


        他一手迅速地抓住一盏灯,一手拉着我,走在我们这伙人的前头。由于我们是顺着激流的方向走的,我们行进的速度相当快。


        我们沿着巷道走了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是几分还是几秒,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他停了下来。


        “我们来不及了,”他喊道,“水涨得太快。”


        水确实在飞快地追赶我们,它已经从我们的膝盖涨到腰部,又从腰部涨到了胸口。


        “我们应当躲到一个上山眼的工作面上去。”


        “以后怎么办?”


        “到了上山眼,可就哪儿都不通了。”


        到上山眼的工作面里去实际上是死路一条。但是我们没有等待和选择的余地。要么去上山眼工作面,那样我们就还有几分钟可以活下去,也就是说,还有逃生的希望;要么继续沿着巷道跑,那是注定要被水淹没的,几秒钟之内就会被吞没。


        老夫子在前面领路,我们走进了一个上山眼工作面。但是有两个伙伴不愿跟着我们去,他们继续沿巷道走去,我们以后再也没有见到他们。


        我们刚一恢复生命的知觉,便听到一种使我们震耳欲聋的响声,这是从我们开始逃命以来还从未听到过的声音:矿井的塌陷声、漩涡的呼啸声、洪水的倾泻声、坑木的断裂声以及被挤压的空气的爆炸声,我们被整个矿井中的这种恐怖的喧啸声吞没了。


        “这是‘洪水’②!”


        “世界末日到了!”


        “天主啊,可怜我们吧!”


        我们来到这个工作面以后,老夫子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思想不在这些无益的悲叹和诉苦上。


        “孩子们,”他说,“我们不应当把自己累垮了。手脚老这样使劲抓着,连动也不敢动,不用多久,我们就会精疲力尽的。我们应当在煤层页岩上挖一些放脚的坑。”


        老夫子的建议无疑是正确的,但实现起来却有难处,因为我们在逃命的时候都忘了带上短镐,我们现在每人都有一只矿灯,但谁也没有刨坑的工具。


        “大家用矿灯上的铁钩挖。”老夫子接着说,口气已经近乎是在发命令。


        于是每个人都着手用矿灯上的铁钩刨地。这工作非常难,工作面又陡又滑,只要一滑下去,就是死亡,这是谁都明白的,正因为这样,大家都产生了机智和力量。不到几分钟功夫,我们每人挖好了一个可以站住脚跟的小坑。


        坑挖好以后,大家喘了一口气,这才互相认识了。我们一共七个人:老夫子,最靠近他的是我,另外是加斯巴尔大叔和巴契、贡贝鲁、贝关乌这三个挖煤工,还有一个叫卡洛利的推车工。其余的矿工都在巷道中失踪了。


        笔墨也难以形容的可怕的、强烈的声音继续在矿井中轰隆隆地响着,就是大炮的轰鸣夹杂着霹雳雷鸣和天崩地塌也决不会产生比这更可怕的响声。


        我们惊恐万状,面面相觑,都想在旁边的人的眼睛里找到在自己脑子里所想不出来的解释。


        “这是‘洪水’。”一个人重复说。


        “一场大地震。”


        “矿井的神明发怒了,是报应吧。”


        “是矿井中的积水造成的水灾。”


        “我们头顶的岩层上有了漏洞,这是蒂汶纳河的河水。”


        最后的这种假设是我想出来的,我坚持我的“漏洞”说。老夫子什么也不说,他挨个儿看了看我们,耸耸肩,那副样子同他在大白天桑树下面吃着洋葱头谈论问题时一样。


        “这肯定是一场水灾。”他终于最后一个开口说话了。


        他还刚刚说了这一句,其余的人就都争着重复各自已经说过的话:


            “是地震引起的。”


        “是矿神的旨意。”


        “从废井来的积水。”


        “是从我们头顶上的漏洞里灌进来的蒂汶纳河的河水。”


        “这是一场水灾。”老夫子和大家一样,也重复了他说过的话。


        “那您就说下去,水是从哪儿来的?”几个声音同时问他。


        “不知道。说到矿神,这是蠢话;说是废井的水,那它只能淹没第三水平,可现在连第二、第一水平也都淹没了。你们知道得很清楚,这水不是从下面涨上来的,它一开始就是从上面泻下来的。”


        “上面岩层上有了一个漏洞。”


        “一个漏洞是不会造成这样大的水灾的。”


        “是地震。”


        “我不知道。”


        “那好。常言道:‘您不知道,就免开尊口。’”


        “我知道是一场水灾,是一场从上面来的水灾。要知道,这是能说明一点儿问题的。”


        “废话!这也用得着说?水在跟着我们跑哩!”


        打从我们到了这块干燥的地方以后,我们有了一种安全感,水也不再上涨了,大家也就不愿再听老夫子的了。


        “别装出那副有学问的样子,你并不比我们懂得更多。”


        他在危急情况下表现出来的果断所给予他的权威已经消失,他默不作声了。


        为了压住喧啸的声音,我们声嘶力竭地讲活,但是,说也奇怪,我们的声音彼此听起来并不清楚。


        “说点什么吧。”老夫子对我说。


        “您要我说些什么呢?”


        “随便。你讲吧,你现在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我说了几句话。


        “好。现在,再说得轻一点儿看看。对。正是这样,很好。”


        “你丢魂了吧?嗯,老夫子!”巴契说。


        “你吓疯了吧?”


        “你以为你死了吗?”


        “我相信水不会再淹到我们这里来了,如果我们会死,至少不会是淹死。”


        “你是说……老夫子?”


        “瞧瞧你的矿灯吧。”


        “嗯,它在燃着哩!”


        “象往常一样吗?”


        “不,火苗很亮,但很短。”


        “那里面还有瓦斯吗?”有一个人插了一句。


        “不。”老夫子说,“不用担心没有瓦斯,也不用担心水的威胁,水现在决不会再涨一尺。”


        “不要再装神弄鬼了。”


        “我没有装神弄鬼。我们是在一个充满空气的钟型空间里,是压缩的空气阻止了水位的上升。我们是在一个顶端封闭了的工作面中间,就好象在一口潜水钟里一样;被水挤压的空气现在都聚积在这个工作面里,它抵挡着水的上升,把水推开。”


        听着老夫子的解释,说我们好象在一口潜水钟里,因为空气的阻挡,水才没有涨到我们的位置。有人便嘀嘀咕咕地表示了怀疑。


        “听听这蠢话!难道水的力量不比什么都大吗?”


        “对了,如果水在外面随意泛滥的话,那确实是这样;可是,当你把一只杯口向下的玻璃杯,扔到一只盛满了水的桶里去的时候,难道水能一直升到杯子的底部吗?不能,对吗?杯底还有一块空隙。那好,这个空隙是由空气占据着,我们这里也是同一个道理。我们现在就在杯子底部,水不能淹没我们。”


        “这个道理,我懂。”加斯巴尔大叔说,“现在我认为你们都错了,你们这些人哪,常常讥笑老夫子,可他懂得我们不懂的东西。”


        “那我们得救了。”卡洛利说。


        “得救?我可没这么说。我们不会被淹死,这我能向你们保证。救我们的,是这个封闭着的工作面,因为空气跑不出去。可它既能救我们,也能致我们于死地。它是关闭着的,我们也被关闭在里面了,我们出不去。”


        “水退了之后可以出去。”


        “水会退吗?我不知道。要知道这一点,先要知道水是怎么来的,谁能回答这个问题呢?”


        “这不是一场水灾吗?”


        “对,但那又怎么样呢?这确实是场水灾,可水是从哪儿来的呢?是蒂汶纳河的河水漫到矿里来了吗?是暴雨?还是泉眼裂开了或者是地震?这只有到了外面去看过以后才能弄清楚,不幸的是,我们却关在里面。”


        “可能连城市都被卷走了吧?”


        “可能……”


        接着是片刻的沉寂和恐惧。


        水声停止了,只是间或可以听到地面上传来的沉闷的轰鸣声,我们有一种被震动的感觉。


        “矿井大概灌满水了,”老夫子说,“因为水不再往里面涌了。”


        “唉,马利尤斯!”巴契绝望地喊了起来。


        马利尤斯是他的儿子,跟他一样是挖煤工,在井下的第三水平干活。直到现在,他因为自身难保,还没有来得及想到他儿子。但老夫子的“矿井大概灌满了”这句话使他惊醒了过来。


        “马利尤斯!马利尤斯!马利尤斯!”他的声调撕人心肺。


        没有回答,甚至连回声也没有。在这口潜水钟里,声音减弱了,压低了的声音不可能从水里传出去。


        “他也会找到一个上山眼工作面的,”老夫子说,“一百五十人都淹死,这简直太可怕了,不会的,仁慈的天主也不愿意啊!”


        我感到他说这话的声音并不那么自信。至少有一百五十人早上下了矿井,那么有多少人能从井口出去,或者至少能象我们这样找到个藏身之所?我们所有的伙伴,他们失踪了,是全叫大水淹了?是不是全都死了?没有人敢回答哪怕只是一个字。


        但是,处在象我们这样的情况下,支配我们的心灵和头脑的并不是同情和怜悯。


        “那么我们呢?”经过片刻沉默后,贝关岛问道,“我们将怎么办呢?”


        “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别人也这样问。


        “只有等待。”老夫子回答。


        “等待什么?”


        “等吧。你想用你矿灯上的铁钩,穿透这四、五十米使我们不见天日的土层吗?”


        “我们会饿死的。”


        “饥饿不是最大的威胁。”


        “你瞧瞧,老夫子,你倒是说呀,你尽吓唬我们。威胁在哪儿?什么是最大的威胁?”


        “饥饿是对付得了的。我在书本上读到过,有些工人也跟我们一样,意外地被水堵在矿井里,他们在那里待了二十四天没有吃一口东西。这是许多年以前的事了,大概是宗教战争年代的故事。可是,要是这是昨天发生的事,那也一样。使我害怕的并不是饥饿。”


        “那你在担心什么呢?你不是说水不会再涨了吗?”


        “你们觉得脑袋发沉和耳鸣吗?你们呼吸好受吗?我反正感到不好受。”


        “我头疼。”


        “我胸闷。”


        “我的太阳穴跳得厉害。”


        “我的脑袋象一盆浆糊,不管事了。”


        “对了。这就是眼下的危险所在。我们在这样的空气里能生活多久?我不知道。如果我是一个学者而不是无知的人,那我就可以告诉你们了,可是我不知道。我们是在地下四十米深的地方,在我们上面大约有三十五到四十米深的水,这就是说,空气承受着四至五个大气压。人们在这样的压缩空气里,怎样才能活下来,能活多久?这是应当知道的,也许我们能从我们的遭遇中学到这些知识。”


        我对什么叫压缩空气一无所知,也许正因为如此,我非常害怕老夫子的那些话;我的同伴对这些话并不懂得比我多,无知也在他们身上产生了同样的效果。他们感到非常恐慌。


        而老夫子呢,在我们绝望的情况下,他并没有失去理智,尽管他已看出这里面所包含的一切危险,可他想的只是该采取什么办法来使我们共同得救。


        “现在,”他说,“最重要的是我们怎样才能安全地待在这里,而不要滚到水里去。”


        “我们已经有了踩脚的地方。”


        “那么你以为老是这样在原地站着不动,不会感到疲劳吗?”


        “你认为我们要在这儿待很久吗?”


        “我怎么知道!”


        “人们会来救我们的。”


        “这当然。但是,人们来救我们之前,首先要想出用什么方法救,这是需要花些时间的。需要多少时间呢?那只有地面上的人才能说清楚。我们在地下,应当好好安排一下,尽可能减少危险。谁要是滑了下去,他只有死。”


        “我们应当捆在一起。”


        “那得要有绳子。”


        “我们应当互相手拉着手。”


        “我觉得最好是挖一个象两级台阶那样的平台,我们是七个人,挖一个这样的平台,大家就可以都站在上面了。四个人站在第一级上,三个人站在第二级上。”


        “用什么挖?”


        “我们可没有镐头。”


        “软的地方用灯上的铁钩挖,硬的地方用小刀。”


        “我看永远也挖不成。”


        “巴契,别这么说。在我们这样的处境下,为了活命,什么都应当干。眼下的情况是:谁只要打个瞌睡,谁就会掉下去再也活不成了。”


        由于他的冷静和果断,老夫子渐渐在我们中间赢得了威望,他变得非常有威信,他的勇气使他显得高大、完美,不能不使人对他肃然起敬。我们都本能地感觉到,他的精神力量正在同灾难较量,而我们的确已被这场灾难所摧毁,因而正需要他的这种力量来拯救我们。


        现在大家的看法已经一致,我们须要做的第一件工作是挖出一个平台,它应该有两级谈不上舒适、但起码能保证我们不掉进面前的深水里去的台阶。我们点亮了四盏矿灯,亮度够了,我们便动手于起来。


        “找不太难挖的地方动手。”老夫子说。


        “听着,”加斯巴尔大叔说,“我向大家提个建议。现在,我们中间只有老夫子一个人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当我们大家乱成一团时,他却始终保持着冷静的理智;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人,他心肠也好,他还象我们一样,当过挖煤工,但很多东西他比我们懂得多。我要求他当我们的头,领着我们干。”


        “老夫子?他!”卡洛利嚷了起来。“他不过是一只畜生那样的玩意儿,拉车的牲口,他除了推煤车那几下子外,还有什么别的本事?我不也象他一样是推车工吗?选推车工当头,他行,我干吗不行?”


        “听着!畜生!我们选的不是推车工,我们选的是个最了不起的人。在我们所有的人中间,他最能干。”


        “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


        “昨天我和你一样,是个笨蛋。我和别人一样,嘲笑过老夫子,不承认他比我们懂得多。今天我要求他来领导我们。暧,老夫子,你想让我干什么?你是知道的,我的胳膊很有劲。还有你们大家呢?”


        “你瞧,老夫子,大家听你的。”


        “大家以后都听从你。”


        “大家听着!”老夫子说,“既然你们要我当头,我愿意当,但有个条件,必须我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干。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很长时间,甚至很多天,我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就象在一个木排上的遇难者,甚至情况比这还严重,因为在木排上,人们至少有空气,还见得到天日,可以呼吸和观看。如果要我做你们的领头人,那么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都得听从我。”


        “我们以后都听你的。”大家异口同声说。


        “以后,当你们相信我的话是正确的时候,那你们当然会听从我;如果你们不相信呢?”


        “大家会相信的。”


        “大家都知道你是个正派人,老夫子。”


        “一个勇敢的人。”


        “一个对什么事情都懂得清清楚楚的人。”


        “老夫子,你可不要把嘲笑你的事往心里去呀!”


        我当时还远没有我后来所具有的经验,因此,我异常惊讶地看着,这些在几个钟头以前还在用各种各样的玩笑话去羞辱他的人,现在突然间都承认了他的高贵品质,我真不知道,环境竟然能如此迅速地改变某些人的观点和感情。


        “肯定吗?”老夫子问。


        “我们起誓!”大家同声回答。


        于是大家更认真地干了起来。我们所有的人口袋里都有小刀,那是很好的小刀,有结实的柄和锋利的刀口。


        “三个人,三个最强壮的人挖工作面。”老夫子说,“力气小的人,雷米、卡洛利和我,我们清扫场地。”


        “不。不用你干。”巨人般的大个子贡贝鲁打断了他的话,“老夫子,你身体不壮实,不该干活;你是工程师,工程师是不干力气活的。”


        所有的人都支持贡贝鲁的意见,说老夫子既然是我们的工程师,那就不应该干活;大家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老夫子的领导作用,因此大家都乐于照顾他,使他避免危险和事故;他是我们的掌舵人哪!


        如果手头有工具,那干我们这种活是再简单也没有了;但是用小刀挖,那就又难又费时。实际上,我们必须在煤层的页岩上挖出一个相当于有着两级台阶的平台,才能使我们不至于从工作面的斜坡上滚下去,那就需要一个相当宽的平台,在那上面,有一级要容下我们中间的四个人,另一级容下三个人。眼前大家干着的这个活,就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


        两个人在各自的位置上挖工作面底上的页岩,第三个人把碎岩片扔下去。老夫子一手拿着灯,从这一头到另一头来回忙着。


        正在挖着的时候,有人发现在碎煤渣中埋着几根坑木,这东西用来挡住我们工作面外沿的填方、不让它们滚到水里去是大有用处的。


        一刻不停地挖了三个钟头以后,我们终于在这个上高下低的、倾斜的工作面上挖成了一个台阶式的平台,大家可以坐在上面了。


        “现在够了。”老夫子命令说,“一会儿我们还要把平台加宽一点,让我们能够躺下来;但不应当一次消耗太多的体力,以后还用得着它哩。”


        大家安顿了下来;老夫子、加斯巴尔大叔、卡洛利和我在这个平台的低的一头;三个挖煤工在平台高的一头。


        “我们的灯油该省着点用。”老夫子说,“大家把灯都灭了,只留下一盏。”


        命令一传达下来,立即就执行了,大家正要把多余的灯都灭掉时,老夫子却示意停止。


        “等一等,”他说,“气流有可能把我们的灯吹灭,这种可能性不太大,但要以防万一。谁有点灯用的火柴?”


        尽管在矿井中严禁点火,然而几乎所有工人的口袋里都有火柴;再说,现在也没有检查违章的工程师在场,所以一听到“谁有火柴”的问话时,四个人同时回答说“我有”。


        “我也有,”老夫子说,“但泡湿了。”


        别人的也一样,因为每个人的火柴都放在裤兜里,而水一直淹到我们的胸口,甚至直到肩膀上面。


        卡洛利在理解力方面,反应比别人迟钝;他的话,出口也总是最慢。他终于也开口了:“我有火柴。”


        “湿了吗?”


        “不知道。我是放在帽子里的。”


        “那把你的帽子递过来。”


        人家让他把帽子递过去,他没有把他的那只肥大得象集市上土耳其人戴的水獭皮软帽那样的帽子递过去,而只是递过去一盒火柴。我们被水淹的时候,他的火柴盒幸亏是在头顶上,所以没有被泡湿。


        “现在把灯灭了吧。”老夫子说。


        只留下一盏点燃着的灯,恰恰够把我们的水牢照亮。


        ----------------------------------


        ①这句话,用在这个场合,意即:即使我不幸遇难,我良心平安,毋用去找神父做临终忏悔。


        ②《圣经》中挪亚方舟的故事。据说在挪亚时代,发生过一次吞没整个世界的洪水。


         

www.dsxsx.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苦儿流浪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