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探险小说 >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二章 碰上了沉船和杀人犯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 作者:作品集

第十二章 碰上了沉船和杀人犯更新时间:2014-09-18

*小**说*网
        最后到达岛子下边的时候,已经快深夜一点钟了.看来木筏子是走得挺慢的,要是有船开过来,我们准备坐上独木小舟,冲向伊利诺斯州的河岸去,幸亏没有船来.我们没有想到要把枪藏在独木小舟里,也没有想到把钓鱼竿放在小舟里钓鱼吃.急忙慌乱之余,这些我们并没有想到.当初想把什么都放到木筏上,这确实并非是个好主意.


         


          要是人家找到岛上去的话,我推测他们一定会找到我生起的火,在那边守候整整一个晚上,等着杰姆出现.不论怎么说吧,反正我们把他们调来了.我生的火如果没有骗他们成功,那也不能怪我.我对他们要的花招,也够绝的了.


         


          天擦亮了,我们就在靠伊利诺斯州这边一个大湾的旁边,找了个沙洲靠了岸,用斧子砍了一些杨树枝,遮起木筏子.这样,看上去仿佛河岸在这里塌了一块似的.沙洲是一片上面长满了白杨的沙土岗子,浓密得象耙齿一般.


         


          密苏里沿岸山岭起伏,伊利诺斯一边是密密的白杨树,航道在这里沿着密苏里一边,所以我们并不担心会被什么碰到.我们一整天躺在那里,看着一些木筏子和轮船顺着密苏里河岸向下游驶去,看着朝上游驶去的轮船在大河的河水中央使劲搏斗.我把我跟那个妇女瞎侃的话一五一十全讲给杰姆听,杰姆说,这个妇女很精明,还说,要是让她来搜捕我们的话,她准定不会停下来坐等在火堆旁边不,她会找好一只狗来.我说,那么她为何不叫她的丈夫找好一只狗呢?杰姆说,以他看,那几个男人准备动身的时候,她肯定会想到找条狗.他相信,这些人一定是为了一条狗到镇上,这样,他们就把时间全耽搁了,不然的话,我们此刻就不会来到下游离村子十七八英里的沙洲上了,不,一定不会这样.我们只会又回到我们老家那个镇上了.我就说,不管是什么原因吧,反正他们没有能逮住我们.


         


          天快黑下来了,我们在白杨枝杈里探出脑袋,朝四周围左右张望了一番,什么也没有见到.杰姆便拿起了木筏子上层的几块木板,搭起了一个小窝棚面且很舒适,好歹在太阳热辣辣的时候或者下雨的时候,能有个保持东西干燥的地方.杰姆还在窝棚底下安了个地板,比木筏子高出一英尺多,这样,毯子啦和其他全部什物,都不会被开过来的轮船激起的水浪冲湿.在窝棚的正中间,我们铺了四五英寸的土,安了个框架子,严严实实地把四周围住,好在刮风下雨的天气生起火来,火光能由窝棚给遮掩起来,从外边望也望不见.我们还做了一把备用的掌舵的桨,以备万一碰上暗礁什么的把原有的桨碰坏了.我们挺起一根矮树杈子,在上面挂上了旧灯,因为每当有轮船往下游开来,我们必须点亮这盏灯,防止它把我们撞翻.不过,有上水的轮船开来,我们不用点灯,除非我们发现自己被漂到了人家所说的"横水道"上,因为河水还没有退,最低的河岸还有一小部分淹没在水下,因此上水的船往往不冲这个水道,而寻找流得慢一些的水道走.第二个晚上,我们漂了大约七八个钟头,水流四英里每小时.我们捉鱼,聊天,或者为了打破瞌睡,下水游它一会儿,沿着这静静的大河往下漂,仰卧在筏子上数着星星,倒是一件带着庄严意味的事.我们这时候无心大声说话,嬉笑的时候也挺少,只不过偶尔低低地哈哈两声就是了.我们遇到的全是好天气,那天夜里一切太平,第二天,第三天,就这样过着.


         


          每个晚上,我们都要漂过一些镇子,其中有一些是在上边黑呼呼的山脚底下,除了一些灯火之外,见不到一座房屋.第五个晚上,我们路过圣路易,顿时仿佛满世界都点上了灯.在圣彼得堡那边,人们总说圣路易有两三万人之多,这些话我一直不信,但是到那个晚上,在两点钟的时候,亲眼见到了那奇妙的灯海,这才信了.在那里,没有一丝儿声音,各家各户都熟睡了.


         


          如今我几乎每个夜晚,在十点钟左右,都要溜上岸去,到一个小村子上去,买一毛.一毛五分钱肉或者咸肉,或者别的食品,间或碰上一只不喜欢躺在鸡笼子里的小鸡,便顺手提了回来.爸爸总说,机会来时,不妨顺手逮住一只小鸡,因为,如果你不愿干,别人也会干.再说,做了一件好事,人家永远会记着的.爸爸不愿吃鸡那类事,我可从未见过.不过他乐意那么说就是了.


         


          一清早,天大亮前,我就溜进玉米地,借一只西瓜或是甜瓜,或是南瓜,或者几个刚熟的玉米,诸如此类.爸爸老说,借借东西,只要你存心在有的时候偿还人家,也算不了什么.不过,那位寡妇说,那不过是偷东西的好听一些的说法罢了,正派人没有一个爱干这样的事.杰姆说,以他看,寡妇说的有一部分也是对的,你爸爸说的也有一部分道理,最可行的办法是我们搞好一份清单,从中挑出两三种东西,先借到手,然后说明,往后不再借了照他看,这样一来以后再借别的东西就不碍事了.我们就这样商量了一整晚,一边在大河上朝下游漂过去,一边准备拿个主意,看能否不用借西瓜,或者香瓜,或者甜瓜了吧.商量到天大亮,圆满解决了所有问题,决定不借山里红和柿子,把这两项从单子上删除.在这样决定以前,大家心里多少有点儿不大痛快,决定以后,大家都觉得心里好受了.能这样作出决定,我也异常高兴,因为山里红根本不好吃,柿子呢,熟透还要等两三个月.


         


          我们有时候用枪打下一只早晨起得太早或是夜晚睡得太迟的水鸟.把种种情况归结起来说,生活非常愉快.


         


          在第五个晚上,小船开到了圣路易下面.半夜以后,雷电交加,大雨倾盆,大雨仿佛象一股股水柱子倾倒下来.我们躲在窝棚里,听任木排往前漂去.电光一闪,只见前面是一条笔直的大河,大河两岸高耸的山岩好不吓人.后来我叫了起来,"喂,杰姆,往前看!"前边是一只轮船撞到了一处岩石之上,陷入了绝境.我们的木排正朝着它直往前漂.电光闪处,照得清清楚楚.这条船已经一侧倾斜,上舱一部分浮在水面上.电光一闪,栓烟囱的一根根小铁链看得很清晰.还有大钟旁边一把椅子,背后还挂着一顶垂边的旧礼帽.


         


          时已半夜,风雨交作,气氛很神秘.我这时的想法,跟一般孩子眼看到一只破船深夜在河上悲惨孤单的光景时是一样的.我要爬上去,偷偷遛一遭,探一探上面的情况如何.因此我说:


         


          "让我们去,杰姆."


         


          可是杰姆开头并不同意.他说:


         


          "我可不乐意到破船上去瞎浑(混).我们一路上平安无事,让我们象圣书上说的,还是保持沉默吧.破船上说不定还有一个看守的人呢."


         


          "去你奶奶的看守,"我说,"除了'德克萨斯,和领港房之外,任何事都不值得看守.象这么一个深更半夜,眼看船快裂开,随时随刻会沉入河底,你说,有谁会肯冒生命危险,只为了'德克萨斯,和领港房?"杰姆无言以对,闷声不响.我说,"再说,说不定我们还能从船长卧室那边发现点儿什么也未可知.雪茄烟,是稳稳的并且是六分钱现钞一支.轮船的船长总是阔老,八十大洋一个月,要知道,只要他想要,一件东西不论值多少钱,他们不在意.你口袋里装好一支蜡烛.杰姆,我们要是不在上面好好搜它一遍,我决不死心.你想想,汤姆.莎耶要是遇到这样的事,他会错过机会么?他才不会呢.他会把这个叫做历险这是他定的名字.他准会爬上这条破船,就是会死也要上.并且,他还要摆一摆他的那一套派头出来他肯定会显露这个,不然那才怪呢.你肯定会认为,那是哥伦布在发现新大陆这样的气派呢!但愿今天有汤姆.莎耶在这里,那才好."


         


          杰姆唠叨了一会儿,可是终于同意了我的意见.他说,我们千万别再说话了,要说,也要说得轻声一些.刚好又是电光一闪,我们趁机抓住了轮船右舷的起货桅竿边,把我们的筏子系好.


         


          甲板被翘得很高.我们在黑地里轻手轻脚顺着那个坡度遛下那个'德克萨斯,,靠着脚问路,靠双手摸,拨开吊货的绳索,因为黑洞洞的无法看清.没有多久,我们摸到了天窗的前边一头,爬了进去,下一步到了船长室的前边.门是打开的.哎哟,不好,从顶舱的过厅里望过去,但见一处灯光!与此同时,好象听到了那边传来的低低的声音!


         


          杰姆低声跟我说话,还说他感到很难受,要我还是一块回去吧.我也表示同意.正准备往筏子那边走去,却听到有人哭着说:


         


          "哦,伙计们,不要这样.我发誓决不告发!"


         


          另一个声音,在大声地说:


         


          "你这是谎言,杰姆.透纳.你以前也表演过这一手的,每次分油水,你总要在应得的一份之外多赚一点,而且每回都必到手,就凭你所说的,要是得不到,就威胁着要告发.不过,这一回,你说也没用.你可算得上这个国度里最卑劣.最歹毒的牲畜了."


         


          这时候,杰姆朝筏子那边去了.我这份好奇心简直控制不住.我跟我自个儿说,此时此刻,汤姆.莎耶决不会向后退缩,那我也不会.我要在此时此刻,看个究竟,看下边会怎么样.在狭窄的过道里,我四肢并用,在黑暗中爬行,爬到离顶舱的过厅只隔一间官舱那个地方.接下来,在那里,我看到了地板上躺着一个男子,手脚都给捆绑住了,边上站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一手举着一盏暗幽幽的灯,另一个手里举着一只手枪.这个男子把手枪顶着地板上躺着的人的脑袋,说:


         


          "我真想把你毙了,我也该毙了你,你这个该死的死东西!"


         


          地板上的那个男子吓得缩成一团,叫道:"哦,别,求求你,比尔,我一定不说出去."


         


          每次他这么说,手提着灯的人就会一阵大笑,一边说:


         


          "你当然不会说喽!这样的事,你从来就是撒谎,不是么?"后来又说:"听他这么苦苦哀求!可是,要不是我们制服了他,用绳子捆住他,他肯定会把我们两人都给杀了.又为的什么呢?不为别的.就为了我们要争夺我们的权利仅此而已.不过啊,杰姆.透纳,我料想你从此也威胁不了什么人啦.比尔,收起手枪."


         


          比尔说:


         


          "不行,杰克.巴卡特.我要把他毙了他不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对付老哈特菲尔特?他不是理应该得此下场么?"


         


          "不过,我可不想叫他被杀死.我有我的理由."


         


          "说这番话,上天会保佑你的,杰克.巴卡特!只要我活一天,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你!"地上的那一个带着哭腔说.


         


          巴卡特没有理睬这些话,只是把灯挂在一只钉子上.在一片漆黑中,他朝我藏身的地方走过来,一边招呼比尔也过来.我赶紧拼命往后爬,往后缩了两码.可是轮船船身越倾越厉害,我一时间爬不多远.为了不致被他们踩在身上,被逮住,我爬进了上舱一间官舱里,巴卡特在黑暗里用手摸着走,摸到了我在的那间官舱.他说:


         


          "这里到这里来."


         


          他进来了,比尔也跟着进来了.不过啊,在他们进来以前,我爬到了上铺,不能再退了.这时我真后悔,我真不该爬上了这条船啊.接着,他们站在那里,手扶住了上铺的护栏,说起了话来.我看不到他们,不过凭借他们一直在喝的威士忌的气味,能知道他们在哪里.我幸亏没有喝威士忌,这是该庆幸的事.不过话说回来,喝不喝也无所谓,因为我多半时间里,连气也不敢喘,我不会被他们挡住.再说,一个人要这样听人家说话,自己就不能喘气的.他们说话的时候,说得声音极低,可说得十分认真.比尔想杀透纳.他说:


         


          "他说过他要告发,那就是说,他是会告发的,我们这样跟他吵了一架,又这么狠狠把他揍了一顿,如今即使把我们的那两份都给了他,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他会到官府去作证,把我们给招出来.现在你还是听信我的话吧.我建议来个斩草除根,一了百了."


         


          "我也这么想,"巴卡特说,说得十分坚定.


         


          "他妈的,我还以为你不是这么想的呢.那好,就这么定了.开始动手吧."


         


          "等一会儿,我还没有把我的话说出来呢.你听我说.枪毙是个好办法.不过,如果事情势在必行的话,还有更加静谧的一条路呢.也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事过以后,得上法庭,把脖子往绞索上套,那可不是个好主意.如果你要办到的事,用别的方法,照样能办到,办得结局也不会改变,同时又不致于给你带来什么风险,不是更好么?你看是不是这样?"


         


          "那当然.不过事到如今,你又如何是好呢?"


         


          "嗯,我的想法是这样:我们赶紧动手,到各间舱房去把我们忘了的东西都收拾好,搬到岸上,给藏起来.然后静候着.我说啊,要不了两小时,这条破船便会裂开来,沉入河底.懂了吧?他就会给淹死,还谁都怨不得,只能怨他自己.以我看,这比杀他好得多.只要有一点法子可想,杀人,我不同意.这不是个好主意,也不道德.我说的不对吗."


         


          "对我看你说得对.不过,船根本不裂开,不沉呢?"


         


          "那,我们不妨再等它两小时啊,等着看着啊,不是么?"


         


          "那好吧,来吧."


         


          他们就动身了,我也逃了出来,冷汗出了一身.我向前爬过去,眼前是漆黑一片,不过我哑着嗓子轻声地喊,"杰姆!"他应了声,活象有病在呻吟.原来他就在我的身边呢.我说:


         


          "快,杰姆,这可不是磨磨蹭蹭.哼哼唧唧的时候了.那里是一帮杀人犯.要是我们不能把他们的小船找到,放掉,随它在大河上随着潮流往下漂走,好阻止这些家伙从破船上逃走的话,那么,他们中遭殃的也只会是一个人.但是我们能找到他们那条小船,放走它,那就能叫他们全体都遭殃听候警察来抓他们.快赶快!我由左舷找,你由右舷找,你从木筏子那儿找起"


         


          "哦,天啊,天啊!木筏子?怎么看不见了!它散开了,给水冲走了!把我们给丢在这儿啦!"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汤姆索亚历险记百万英镑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