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探险小说 >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七章 认识格兰杰福德一家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 作者:作品集

第十七章 认识格兰杰福德一家更新时间:2014-09-18

生.小[说网}
        大约过了半分钟,窗下好象有个什么人在说话.但他并没有探出头来,只是说:


         


          "快准备好,孩子们!外边是谁?"


         


          我说:


         


          "是我."


         


          "'我,到底是谁啊?"


         


          "我是乔治.杰克逊,先生."


         


          "你想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先生.我只想走过去,可是你的狗不让我过去."


         


          "夜这么深,你东荡西游,干什么来着?"


         


          "我不在东荡西游,先生,我不小心从轮船上跌入水中."


         


          "哦,是么,真是么?你们哪一个在那边点火.你刚才说你的姓名是什么来着?"


         


          "乔治.杰克逊,先生.我还只是个孩子."


         


          "听我说,你说的要是真话,那你就不用害怕没有人会伤害你.但是你不要动,就站在你那个地方.你们哪一个去把鲍勃和汤姆给我叫起身来,再把枪带来.乔治.杰克逊,告诉我还有什么人跟你在一起?"


         


          "没有,先生,真的没有任何人."


         


          这时我听见屋子里人们在走动,还看到了几处烛光.那个人喊道:


         


          "快把那根蜡烛拿开,贝茵,你这个傻冒你还有点儿头脑么?把它放在前门后边的地板上.鲍勃,如果你跟汤姆准备好了,就站到你们的位置上去."


         


          "我已经准备好了."


         


          "嗯,乔治.杰克逊,你认识歇佛逊家的人么?"


         


          "不知道,先生我从来没听说过他们啊."


         


          "嗯,或许是这样,或许又并非是这样,好,都准备好.乔治.杰克逊,再往前走一步,要注意啦千万别急要慢慢地慢慢地走过来.如有什么人跟你在一起,叫他靠后要是他一露面,就得挨枪.好,走过来.慢慢地走,把门给打开,你自己开只开那么一点点,够挤进来就行了,听见了吗?"


         


          我却一点也没有发慌,着急也没有用,我慢慢地一次走一步.什么声音都没有,只听得见我的心砰砰地跳.狗静得跟人一个样,不过紧盯在我的后面,等到我走到了由三根圆木搭的台阶时,我听到了开锁.拉开门闩.去插销的声音.我把一只手按住大门,轻轻推了一点点,又一点点,到后来有人在说话了,"好,行了,把你的脑袋伸进来."我照着做了,可是我还害怕人家会把它"摘"下来呢.


         


          蜡烛放在地板上,他们的人全都在场,他们望着我,我也一样望着他们,这样僵持十几秒钟.三个大汉枪对我瞄准着,吓得我哆哆缩缩,你知道吧.年纪最长的一个,头发灰白,六十岁左右,另外两个四十多岁全都长得一表人才还有一位非常和蔼的头发染霜的老太太,背后还有两位年轻妇女,我看不太清楚.这时老绅士说:


         


          "好吧我看没有什么,进来吧."


         


          我走进屋子,老绅士就锁了大门,把门闩上,把插销插好.他让那些带着枪的年轻人往里边去,他们就全聚集在地板上铺着百衲地毯的一间大厅里.他们都挤在一个拐角上,那里,从前面窗口朝里打枪是打不到的因为两旁是没有窗的,他们举着蜡烛,对我细细打量了一番,异口同声地说,"哈,他不是歇佛逊家的人啊不是的,他身上一点儿也没有歇佛逊家人的味道."接下来,老人说,要搜一搜身,看有没有武器,希望不要介意,他是完全出于善意,并无恶意不过是要弄弄清楚罢了.所以他没有搜我的口袋,只是用手在外面摸了摸,摸后说没有什么问题,他要我别害怕,一切象在自己家里,把自己的身世全都讲一讲.可是那位老太太说:


         


          "哎,你呀,苏尔,这个可怜的孩子浑身湿透啦.再说,你看他会不会已经饿慌了吧?"


         


          "你说得很有理,拉结我给忘了."


         


          老太太便说:


         


          "贝茜(这是女黑奴的名字),你赶快给他拿点吃的,这个让人心疼的孩子.你们哪位姑娘去把勃克给叫醒了,告诉他说,他来了.勃克,把这个小客人带去,把他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把你自己身上的干衣服给他穿上."


         


          勃克看样子跟我差不多大,十三四岁光景,但是比我长得块头大一点儿.他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衫,头发松松的,打着呵欠走进来,一个拳头揉搓着眼睛,另一只手里拖着一支枪,他说:


         


          "有没有歇佛逊的家人来过?"


         


          他们说没有,说只是一场虚惊.


         


          "好啊,"他说,"要是有的话,我看我肯定能打中一个."


         


          大家都一齐笑了起来.鲍勃说:


         


          "啊,勃克,象你这样慢慢腾腾出来,人家说不定会早把我们的头皮都揭开了."


         


          "哦,根本没有人来叫我啊,这可不行.我老是被留下,捞不到表现一下的机会."


         


          "别担心,勃克,我的孩子,"老人说,"像这样的孩子一定有一天会出人头地,急什么.现在你去,按妈对你说的去做."


         


          我们走上楼进他的房间,他给了我一件粗布衣裳和一件短茄克,还有他的一条长裤.我穿上了身.我正换衣服的时候,他问我的名字,可是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他就急着对我说,他前两天在林子里捉到一只蓝喜鹊和一只小兔子.他还问我,蜡烛灭的时候,告诉我摩西在哪儿?我说,我不知道,过去也从未听说过这件事.


         


          "那你可以猜猜,"他说.


         


          "我怎么猜得着?"我说,"因为过去从没有听说过."


         


          "不过你能猜着,不是么?很容易猜的."


         


          "哪一支蜡烛啊?"我不解地问.


         


          "怎么啦,随便哪一支啊."他说.


         


          "我不晓得他在哪里啊,"我说,"他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他在黑暗中呢!那便是他所在的地方."


         


          "既然你知道他在哪里,你问我有何用?"


         


          "哦,真是的,这是一个谜语吗,你不知道么?听我说,你在这里准备待多久?你非得长久呆下去不可.我们会过得快快乐乐的如今也没有什么学校了.我依稀记得你有一条狗的吧?我有一条这条狗能跳进河里,把你扔进河里的小木片给叼回来.在星期天,你乐意把头发梳得光光的,以及干这样的傻玩意儿么?对你说,我是不乐意的,可是我妈逼我这么干.这些旧裤子可真厌烦死人,我看最好还是穿上吧,虽然我不喜欢.挺热的.你都搞好了么?好来吧,老伙计."


         


          凉的玉米饼,凉的腌牛肉,黄油,和酪乳他们那儿会给我吃的就是这些.我吃过的东西,从来没有比这一些更好的了.勃克,他妈,其他所有的人,全都抽玉米轴烟斗,除了那个女黑奴,她走了,还有那两位年轻妇女.她们全都一边吸烟,一边说话.我呢,是一边吃,一边谈论.那两个年轻妇女都披着棉斗篷,头发披在背后.他们都问我一些问题.我回答他们说,我爸爸.我和一家人是如何在阿肯色州南面一个小农庄上的;我姐姐玛丽.安怎样出走,又跟人结婚,从此再无消息;比尔怎样出去到处寻找他们,连自己也从此没有着落;汤姆和摩尔也死了;除了我和我爸爸,我们就再没有别的人了;爸爸磨难重重,也穷得一无所有.所以等他一死,既然庄子不属于我们所有,我就把剩下的一点点东西带着走了,打了统舱往上游去,可又掉进了水里,这才投奔到了这儿.他们就说,我完全可以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这时天快大亮,大家都去睡觉了,我和勃克睡一床,早晨一觉醒来,坏了,我把我自己的名字给忘了.我躺着想了一个小时.勃克睁开眼时,我说:


         


          "你会不会拼字母,勃克?"


         


          "一定会,"他告诉我.


         


          "我想着你才不会拼我名字的字母呢,"我说.


         


          "我敢说,你会的东西,我都会,"他说道.


         


          "好吧,"我说,"那你就拼拼看."


         


          "可治杰克逊那会怎么样,"他说.


         


          "还行,"我说,"拼出来了,我本来以为你不行呢.这名字不疙里疙瘩,不用费力就能拼得出来."


         


          我偷偷地把他们的名字写下来,因为下一回可能会有人让我拼出来,我得记住了,一张嘴就能咔嗒咔嗒说出来,仿佛习惯了似的.


         


          这是蛮不错的一家人,屋子也是像人一样可爱可亲的屋子.以前在乡下可没见到过这么可爱的,如此有气派的.大门上既没有安装铁门闩,也不装带鹿皮绳子的门闩,用的是可以转动的铜把手,镇上的人家也都是这样的.客厅里没放床,也没有铺过床的样子.可是在某些镇子里,大厅里铺着床的可有的是哩.有一个大壁炉,底下铺了一层砖的,这些砖上面可以浇水,用另一块砖在上面磨擦,就擦得干干净净,鲜红红的.他们抑或抹上一种叫做西班牙赫石的红色颜料,用这个来洗擦,和镇子上的人家一个模样.壁炉的铜架大得可以放一根待锯的圆木.炉台中间放着一只钟,钟的玻璃罩下半部画着一个镇子,玻璃罩的中部,画着一个圆轮,就说那是太阳了.在那个后边,你能看见钟摆在摇动.听到钟的滴嗒声,那是够悦耳的.有时会有走乡串镇的工匠来擦洗一遍,整得象模象样的,它竞然能一口气敲响一百五十下,这才累得停下来.这样的一台钟,即使你愿出很大价格,他们也不肯卖.


         


          钟的两旁各放着一只有点儿样子奇怪却很可爱的大鹦鹉,是用白垩般的什么东西雕成的,颜色涂得红红绿绿的.在一只鹦鹉的边上,有一只瓷猫;另一只鹦鹉的旁边,有一只瓷狗;在这些东西的身上一摁,就会哇哇地叫起来,只是嘴并不张开,也不变样,也没有什么表情,是从肚子里发出来的.在这一系列东西的后面,正张开着几把由野火鸡翅膀做成的大扇子.屋子中间有一只令人喜欢的瓷篮子,里边装着一堆堆苹果.橘子.桃子.樱桃,颜色比真的还更红抑或更珍贵,也更可爱.诚然这些不是真的,从破损处露出里面的白垩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就可以看得很分明.


         


          这张桌子铺着一张漂亮的漆布,上面镶着红蓝两色展翅翱翔的老鹰,旁边点缀许多五颜六色的花.人家说,这是从老远的费城运来的,还有一些书,堆得整整齐齐,排在桌子的四角上.其中一本是大开本的家用《圣经》,附有许多的图画.一本叫做《天路历程》,讲的是一个离家出走的人的,至于为何原因离家,上面可没说.我有时拿来读读,已经读了很多.书上的句子难懂,可是还算有趣.另一本叫做《友谊的献礼》,几乎都是绝美的文字和诗歌,不过诗歌我没有读.还有一本是亨利.克雷的演讲集.另一本是昆恩博士的《家庭医药大全》,是讲一个人得病或死了该如何办的事.还有一本《赞美诗集》以及其它别的一些书.屋子里有几张柳条编成的椅子,还挺挺的,并没有象旧篮子那样中间陷下去或者裂缝.


         


          墙上挂有一幅画大多是关于华盛顿.拉法耶特和一些战役的,还有"高原上的玛丽",有一幅标明为"独立宣言签字式".有几张他们的炭画,是一位已故的女儿亲手画的.她去世的时候才只有十五岁.她这些画跟我过去看过的不一样,大多数比一般的要黑一些.其中一张画的是一个妇女,身穿瘦长的黑衣服,头上戴一顶又大又黑.象煤铲似的遮阳帽,帽子上挂着一张黑面纱.纤细的腕子上扎着黑丝带.一双黑色的精巧的便鞋,活象两把凿子.她正站在一棵垂柳下面,用右肘斜靠在一块墓碑上,作沉思状,另一只手在另一侧往下掉着,拿着一条白手帕和一个网线袋.画的下边写着"谁料想,竟是一朝永别."另一幅画,画的是一位年轻漂亮姑娘,头发从四边拢到头顶上,在一把梳子前挽了一个结,象椅子靠背一样.她正用手帕掩着脸哭泣.她左手托着一只死鸟,安详地躺着,两条腿升向天空.这幅画下面写着"婉转鸣啼,竟成绝唱."在另一幅画上,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正凭窗仰望着月亮,眼泪顺着腮帮往下淌,一手拿着一封已经拆开的信,信封的一头还有黑色的火漆.她用力把带链子.装照片的鸡心盒子贴在嘴上.在画的下面写着:"难道就从此永逝了么?唉,永逝了啊,多么悲伤!"据我看,这些画都画得很好,不过,我好象不大喜欢这些画,因为每当我心里不愉快的时候,这些画总叫我更加心神不宁.她的离去会所有的人痛惜.因为她已经打算好要画更多的画,人们从她已经作出的贡献,可知这损失有多大.不过我又猜测着,以她的禀性,在坟墓里也许还开心些.人家说,她生病的时候正在用力做她那幅最伟大的画.她每天每晚祈祷的,便是能恩赐她把这画画成功,遗憾的是,没有能如愿以偿.画上是一位年轻的姑娘,身穿一件白色长裙,站在一处桥头栏杆上,已经准备好,要纵身一跃.她披肩秀发,仰望明月,泪流满面.她双臂抱在胸前,另有双臂朝前伸开,又另有双臂伸向明月原意是想要看一看,哪两个双臂画得更好些,定好以后,于是把其余的给涂掉.不幸的是,正如我所说的,在她打定主意以前,突然逝世.家人如今把这幅画挂在她卧室的床头上.每逢到她的生日,他们在上面放了花.平时是用一块小小的幔帐给遮了起来.画上的年轻姑娘,脸又巧又甜,只是胳膊似乎太多了,我仿佛觉得有点儿象蜘蛛似的.


         


          这位年轻姑娘生前有一本剪贴簿,把《长老会观察报》上的讣告,伤亡事故和有些人默默地忍受熬煎的事迹保留下来,还诉说自己的情怀,写下了诗篇.这首诗写得清新隽永.有一首诗是为一个名叫斯蒂芬.道林的男孩不幸落井而死写的:


         


          悼斯蒂芬.道林.博茨君难道妙龄的斯蒂芬病了?


         


          难道妙龄的斯蒂芬死了?


         


          难怪悲伤的人啊,正愈加哀痛?


         


          难怪吊唁的人啊,在哭泣失声?


         


          不,年少的斯蒂芬.道林.博茨君,


         


          他并没有遭到这样的命运


         


          周围的人虽然哀伤得愈来愈深,


         


          他可没有因为病痛而丧身.


         


          并非他的身子被百日咳所折磨


         


          并非他被可怕的麻疹害得斑斑点点布满周身,


         


          并非是因为这样病痛啊,


         


          这才夺走了斯蒂芬.道林.博茨君的令名.


         


          这并非单相思啊,


         


          折磨了这长着鬓发的年轻人,


         


          并非肠胃的什么病痛啊,


         


          害得斯蒂芬.道林.博茨险些一命归阴.


         


          哦,都不是的,你便流着热泪倾诉.


         


          当你听到我把他的命运诉说,


         


          他的灵魂已从这冰冷的世界逝去,


         


          只因他可怜掉入了井中.


         


          虽捞起了,还挤出了肚子里的水,


         


          可是恸哭吧,都只为迟了一步,


         


          他的灵魂已经飞逝远方,


         


          在那至善至纯的圣境.


         


          如果说哀美琳.格伦基福特能在不满十四岁时便能写出这样的诗来,那么,以后,她若是不死,会写出怎么样的好诗,那便是可想而知的了.勃克说,她能出口成诗,不用费力.她不需停下来深虑的.他说,她无意间一出手就是一行.这时,倘若她找不到能为下一句押韵的,她便把那一句抹掉,重新开始.她题目不限,不论你出了什么题目,要她写,她就能写.只要是写悲痛的便行.如果世上有一个男的悄然离去,或是一个女人死了,或是一个孩子死了,尸骨未寒,她便已把"挽诗"送来了.她把这些诗称做挽诗.邻居们都说,最先到场的是医生,随后是哀美琳,再后面是殡仪馆里的人殡仪馆里的人从没有能赶在哀美琳前面的,除了一回,押死者惠斯勒这个名字的韵,多耽搁了些功夫,这才来迟了.从这以后,她大不如前了.她从来没有怨天尤人,只是从此消瘦了下去,没有能活下来.可怜的人,可已经下了很多次的决心,到她那生前的小房子去,找出她那本叫人伤悲的剪贴簿来阅读啊.那是在她的那些画使我感到心情郁闷,甚至对她有些情绪的时候.我喜欢他们全家人,死去的,活着的,决不让在我们之间有什么隔阂.不幸的哀美琳活着的时候曾为所有的死者写下壮丽诗篇,如今她走了,但是没有什么人为了她写诗.这也许是件憾事吧.因此,我曾千方百计,要为她写一首挽诗,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诗总是写不出来.哀美琳的这间房间,家里人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保持着她生前喜爱的那个样子.从没有人在这间房间里睡过.老太太亲自照料着这间房间,虽然她身边的每一处都是女奴.她常常在这里做针线,阅读她的那本《圣经》.


         


          至于说到那间大厅,一扇扇窗户上都挂着漂亮的窗帘.是白色的,上面画着画,象城堡,藤萝在城墙上往下垂;象走下河边饮水的牛群;等等.大厅里还有一架小小的旧钢琴.我猜想,钢琴的里面,一定有不少的白铁锅吧.年轻的姑娘们唱着一首"金链寸寸断",弹着一曲"布拉格战役",那是再悦耳也没有了.各间房间里的墙壁都是刷过的,大部分地板上铺了地毯.这座房子在墙外一律粉刷得雪白.


         


          这是一座二合一的大屋子,当中有一块宽敞的空地,上边也有屋顶,下边也有地板,有时候在中午时分在那里摆开一张桌子,确实是个阴凉.舒坦的去处,没有比这更好的去处.何况饭食既美味,又尽你吃饱哩!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汤姆索亚历险记百万英镑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