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探险小说 >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当了英国牧师的国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十四章 当了英国牧师的国王更新时间:2014-09-18

生小说网
        第二天黄昏时分,我们在河心一个长满柳树的小沙洲靠岸了.大河两岸各有一个村庄.公爵和国王开始设计一个方案,要到镇上去施展一番.杰姆呢,他对公爵说,他希望能只去几个小时,因为不然的话,他得整天捆绑在窝棚里,无所事事,又烦又闷.知道吧,我们每回留下他一个人的时候,就得把他捆起来,因为,要是碰巧有人发现就只是他一个人,却没有捆绑着,他就会仿佛是个逃亡的黑奴似的,你知道吧.公爵就说,每天给捆绑着,这的确有点儿难受,他得想出一个办法来,免得老受这个罪.


         


          他这人绝顶聪明,公爵就是这号人,他一会儿就想出了一个办法.他用李尔王的衣服把杰姆打扮了起来那是一件碎花布长袍,一套黄马尾做的假发和大胡子.他又取出了戏院里化妆用的颜料,在杰姆的脸上.手上.耳朵上.颈子上,全都涂上了一层阴阳怪异的蓝色,看上去好象一个人已经淹死了几天之久.这种从未见过的最怪异的模样才吓人呢.接下来,公爵拿出来一块木板,在上面写着:有病的阿拉伯人只要他不发疯,是不会伤害别人的


         


          他把木板钉在一根木桩上,这木桩就立在窝棚前面,离四五英尺左右,杰姆大为满意.他说,这比被捆绑住的时候,每天度日如年,只要听到什么动静,就全身打颤,要强一些.公爵对他说,不妨自由自在一些.要是有什么人来近处打扰,那就从窝棚跳将出来,装模作样一番,并且象一头野兽那么吼叫一两声.依他看,这样一来,人家会溜之大吉,尽管让他自由自在.这样的判断,理由倒很充分.倘若是个平常人,不必等他吼出声来,就会撒腿便逃.因为啊,他那个模样,不只是象个死人,而且看起来比死人还要难看十分哩.


         


          这两个流氓又想演出《王室异兽》那一场,因为这能捞到大钱.不过他们也认定不安全,因为直到现在,上游的消息传闻,或许已经一路传开了.他们一时捣鼓不出最适合的妙计,因此临了公爵便说,暂时放一放,给他几个钟头,让他再动动脑筋,看能否针对这个阿肯色州的村落,想出一个绝好的办法来.国王呢,他说他准备到另一个村子去,不过心中倒并无什么确切的计划,单凭上天帮忙,指引一个捞钱的路子据我看,这意思是说,靠魔鬼帮忙吧.我们在上一站都从铺子里增添了一些衣服,国王这会儿便穿戴起来.他还要我也穿起来.我自然而然就照办了.国王的打扮一身是黑色的.看起来果然颇有气派.我过去从未想到过服饰会把一个人变成另一个样子.啊,实际上,他本象个脾气最乖异的老流氓,可如今呢,但见他摘下崭新的白水獭皮帽子,一鞠躬,微然一笑,他那种又气魄,又和善,又虔诚的模样,你准以为他刚从挪亚方舟里走出来,说不定他原本就是利未老头儿本人呢.杰姆把独木舟清理干净了,我也把桨准备好了.大约在镇子上游三英里的一个滩嘴下面,正停靠着一只大轮大轮停靠了好几个小时了,正在装货.国王说:


         


          "看看我这身打扮吧.以我看,最好说我是从上游圣.路易或者辛辛那提,或者其他有名的地方,最好是大些的地方来到这里.赫克贝里,朝大轮那边划过去,我们要坐大轮船到那个村庄去."


         


          当他听到说要去搭大轮走一趟,我不用吩咐第二遍,便划到了离村子半英里开外的岸边,然后沿着陡峭的河岸附近平静的水面上快划.不大一会儿,就碰见一位长相很好.涉世不深.年纪轻轻的乡巴佬.他坐在一根圆木上,正拭着脸上的汗水,因为天气确实很热,并且他身旁还有几件大行李包.


         


          "船头朝着岸边靠",国王说,我照着办了."年轻人,你要到哪里去啊?"


         


          "搭乘大轮.要到奥尔良去."


         


          "那就上船吧,"国王说."等一等,让我的佣人帮你提你那些行李包吧.你跨上岸去,帮一下那位先生,阿道尔弗斯."我明白这是指我.


         


          我照着办了,随后我们一起出发了.那位年轻人感激万分,激动地说大热的天提着这么重行李真够累.他问国王往哪里去.国王对他说,他是上游来的,今天早上在另一个村子上的岸,如今准备走多少英里路,去看看附近农庄上一个老朋友.年轻人说:


         


          "我一看见你,就对我自个儿说,'肯定是威尔克斯先生,一定是的,他刚刚差一步,没有能准时到达.,可是我又对自个儿说,'不是的.以我看啊,那不是他.如果是这样,他不可能打下游往上划啊.,你不是他,对吧?"


         


          "不是的.我的名字叫勃洛特格特亚历山大.勃洛特格特亚历山大.勃洛特格特牧师.我看啊,我该说,我是上帝一个卑贱的仆人中的.不过吗,不管怎么说,威尔克斯先生没有能准时到达,我还是替他惋惜,要是他为此丢掉什么的话我但愿事实并非如此."


         


          "是啊,他不会为此丢失什么财产,因为他照样可以得到财产,但是他却失去了在他哥哥彼得瞑目以前最后见上一面的机会啊或许他哥哥不会在意.这样的事,谁也说不好不过他哥哥会为了能在临死之前见到他最后一面,付出他在世上的任何代价.最近几个星期来,他谈论的就是这件事了,此外没有什么别的了.他从小时候起便没有和他在一起了他的兄弟威廉.他根本从没见过那是个又聋又哑的威廉,该还不是三十岁,或许三十五岁.彼得和乔治是移居到这里的两个.乔治是弟弟,结婚了,去年夫妻双双死了.哈维和威廉是弟兄中仅剩下来的人了.就象刚才说的,他们还没有及时赶到诀别啊."


         


          "有没有什么人给他们捎去了信呢?"


         


          "哦,送了的.一两个月前,彼得刚生病,就捎去了信.这是因为当时彼得说过,他这一回啊,怕是好不了啦.你知道吧,他很老了.乔治的几个女儿陪伴他,她们还太年轻,除了那个一头黄发的玛丽.珍妮.因此,乔治夫妇死后,他就不免觉得孤零,也就对人世很少依恋了.他心里急切想的,是和哈维见上一面,再和威廉见上一面因为他是属于那么一类的人,这些人说什么也不肯立什么遗嘱之类.他给哈维留下了一封信.他说他在信中说了他偷偷地把钱放在了一个秘密地方,也讲了他希望怎样妥善地把其余的财产分给乔治的几个闺女因为乔治并没有遗留下其他的文件.至于这封信,是人家想方设法叫他签了名的文件啦."


         


          "依你看,哈维为何事没有来?他住在哪里?"


         


          "哦,他住在英格兰在歇费尔特在那边传教还从没到过这个国家.他没有很多空闲的时间再说呢,也可能他根本没有收到那封信啊,你知道吧."


         


          "太可惜了,可怜的人,不能在阴间见到我可怜的兄弟,太可悲了.你说你是去奥尔良的?"


         


          "是的.不过这是我要去的一处罢了.下星期二,我要搭船去里约.热内卢.我叔叔家在那儿."


         


          "那可是很远的路途啊.不过,走这一趟是很有趣的.我恨不得也能去那里.玛丽.珍妮是最大的么?其余的人有多大呢?"


         


          "玛丽.珍妮十八,苏珊十四,琼娜十二光景她是最倒霉的一个,是个豁嘴."


         


          "可怜的孩子们.孤孤单单地给抛在了这个无情的世界上."


         


          "啊,否则,她们的遭遇还可能更糟呢.老彼得还有几个朋友.他们不会听任她们受到伤害.一个叫霍勃逊,是浸礼会的牧师;还有教堂执事洛特.霍凡;还有朋.勒克.阿勃纳.夏克尔福特;还有律师勒未.贝尔;还有罗宾逊医师;还有他们的妻子儿女;还有寡妇巴特雷还有,总之还有好多人,上面是彼得交情最深的,他写家信的时候,常常提到过他们.因此,哈维一到这里,会知道到哪里去找朋友的."


         


          哈,那老头一个劲地问这问那,差不多把那个年轻人肚子里都掏空了.这个倒霉的镇子上一个个的人,一件件的事,以及有关威尔克斯的所有的事迹和彼得的生意情况,他没有详细地问个彻头彻尾,那才算是怪事一桩呢.彼得是位鞣皮工人.乔治呢,是个木匠.哈维呢,是个非国教派牧师.如此等等.那个老头儿接下来又说道:


         


          "你愿意赶远路,一路走到大轮那里,那又是何事呢?"


         


          "因为这是到奥尔良的一只大船.我担心它到那边不肯停岸.这些船在深水行进时,你尽管打招呼,它们也不会肯停岸.辛辛那提开来的船肯定会停.不过现在这一只是圣.路易来的."


         


          "彼得.威尔克斯的生意还兴隆么?"


         


          "哦,还兴旺.他有房有地.人家说他留下了四五千块现钱,不知道他把钱藏到了什么地方."


         


          "你说他何时死的啊?"


         


          "我没有说啊,但是那是昨晚上的事."


         


          "明天出丧,应该是这样吧?"


         


          "是啊,大抵是中午时分."


         


          "啊,多么凄惨.不过呢,我们一个个都得走的,不是这个时辰,便是另一个时辰.因此我们该做的事,便是做好准备,这样,就不必担忧了."


         


          "是啊,先生,这是最好的法子.我妈总是这么个说的."


         


          我们划到轮船边的时候,它装货快装好了,很快就要开了.国王一点也没有提我们上船的事,所以我最终还是失去了坐轮船的运气.轮船一开走,国王嘱咐我往上游划一英里路,划到一个没有任何人的地方,然后他上了岸.他说:


         


          "现在立刻赶回去,把公爵给带到这儿来.还要带上那些新买的手提包.要是他到了河对岸去了,那就划到河对岸去,把他找到.嘱托他要丢下一切上这儿来.好,你就赶快吧."


         


          我知道他心里打啥主意,不过我自然不吭一声.我和公爵调转以后,我们就把独木舟藏了起来.他们就坐在一根原木上,由国王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了公爵听,跟那位年轻人说的完全一样简直一字不差.在他讲述的过程中,始终象一个英国人讲话的那个道道儿,而且学得惟妙惟肖,也真难为这个流氓.要学他那个派头,我可学不起来,所以也就无心学了,不过他确实表现得很生动.接下来,他说:


         


          "你打扮成又聋又哑的角色,感觉怎样,毕奇华特?"


         


          公爵说,这包在他身上就是了.说他过去在舞台上表演过又聋又哑的角色.这样,他们便在那儿守候着轮船开过来.


         


          傍晚,开来了几只小轮船,不过并非从上游远处开来的.最后开来了一只大轮,他们就喊船停下.大轮放下一只小艇,我们于是上了大轮.它是从辛辛那提开来的.等到他们知道我们只要搭四五英里路就要下船,就气极败坏,把我们臭骂了一顿,还扬言说,到时候不放我们上岸.不过公爵倒很镇静.他说:


         


          "要是两位先生愿意每英里路各付一块大洋,用大轮船的一只小艇来回接我们,那大轮就让他们坐了吧,你们说呢?"


         


          这样,他们就心软了,说好吧.刚到那个村子,大轮就派小艇把我们送上了岸.当时有二十来个人聚集在那里,一见小艇开过来,就靠拢过来.国王说:


         


          "你们哪一位先生能够告诉我彼得.威尔克斯先生住哪里?"他们就你看着我,我看到你,点点头,好像在说,"我说的怎么样?"然后其中一人轻声而斯文地说道:


         


          "对不起,先生,我能对你说的,只能是他昨天傍晚曾经住过什么地方."


         


          一眨眼间,那个老东西.下流胚就连身子也撑不住了,一下子扑到那个人身上,把脸颊贴在他肩膀上,冲着他的后背大哭起来,说道:


         


          "天啊,天啊,我们那可怜的哥哥啊他走啦,我们竟没能够赶上见一面.哦,这叫人怎么受得了啊!"


         


          然后他一转身,哽咽着,向公爵打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手势,于是公爵就把手提包往地上一丢,哭将起来.这两个骗子要不是我看见过的最混蛋的家伙,那才怪呢.


         


          人们为了对他哀悼,于是聚到一起来,说了种种安慰的话.还给他们提了手提包,送上山去.还让他们靠着自己的身子哭.又把彼得临终前的情况统统告诉他们.国王就做出种种手势,把这些告诉了公爵.这两个人对鞣皮工人之死那种悲哀啊,就好像他们失去了十二门徒一般.哼,我要是以前见过这样一类的异怪,那就罚我当一名黑奴吧.真叫人为了人类可耻啊.

w w w.d x sxs c 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汤姆索亚历险记百万英镑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