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探险小说 >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一个藏钱的好地方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十七章 一个藏钱的好地方更新时间:2014-09-18

小-说.网!
        我爬到了他们房间的门前去听,除了一阵阵呼噜声以外什么也没有再听见,我就一路踮着脚尖,慢慢地下了楼梯.四周一点声响也没有.我从饭厅一道门缝里往里望,见到守灵的人都在椅子上睡着了.门向客厅开着,遗体放在客厅里.两间屋里都各点了一支蜡烛.我走了过去.客厅的门敞着的.不过除了彼得的遗体外,我没有见到那里还有什么别的人.于是我继续朝前走,可是前门是上了锁的,钥匙不在上边.正在这个时刻,我听到有人从我背后的楼梯上下来.我便奔进客厅,急忙往四周张望一下,发现眼下唯一可以藏钱袋的地方只有在棺材里了.棺材盖移开了大约有一英尺宽,于是就可以看到棺材下面死者的脸,脸上盖着一块潮湿的布.死者穿着尸衣.我把钱袋放在棺材盖下面,正好在死者双手交叉着的下边.害得我全身直发抖.死者双手是冰凉凉的.接着我从房间的这一头跑回到房间的另一头,藏在门背后.


         


          下来的是玛丽.珍妮.她轻手轻脚地走到棺材边跪了下来,向里边看了一下,然后掏出手帕掩着脸.我看到她是在哭泣,虽说我并没有听到声音.她背对我,我看不见她的神态和表情.我偷偷溜出来.走过餐厅的时候,我想确定一下,看我有没有被守灵的发现.所以我从门缝里看了一下,见到一切正常,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动弹.


         


          我一溜烟上了床,心里有些不高兴,因为我费尽了心思,又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却只能弄成这个样子.我在心里思忖,假如钱袋能在那里安然无恙,我到大河下游一两百英里地以后,便可以写个信给玛丽.珍妮,她就能把棺材掘起来,把钱拿到手.但是嘛,事情不会是这么简单的.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人家来钉棺材盖的时候,钱袋给发现了.这样,国王又会得到这笔钱.从这以后,要找个机会,从他手里搞出来,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从他手里找出来.当然,我一心想溜下去,把钱从棺材里取出来,可是我没有这样做.天色每一分钟都渐渐亮起来了,守灵的人,有一些会很快醒来的,我说不定会给逮住啊逮住时手里还明明有六千块大洋,而且谁也没有雇我看管这些钱.这样的事,我却不愿意牵扯进去.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早上我下楼梯的时候,客厅的门是关了的,守灵的人都回家了.四周没有别的什么人,只剩下家里的人,还有巴特雷寡妇,还有我们这帮家伙.我仔细察看他们的脸,看有没有发生什么情况,但是看不出来.


         


          快正午的时候,承办殡葬的那些人到了,他们把棺材搁在屋子中央放在几把椅子,又放好了一排椅子,包括原来自家的和向邻居借的,把大厅.客厅.餐室都塞得满满的.我看到棺材盖还是以前见到的那个样子,不过当着四周围着这么多人,我没有往盖子下面望一望究竟.


         


          然后人们开始往里挤,那两个败类和几位闺女在棺材前面的前排就坐.人们排成单行,一个个绕着棺材慢慢走过去,还低下头去看看死者的遗容,这样每人有几分钟的光景,一共三十分钟,有些人还掉了几滴眼泪.一切都又安静,又静谧,只有姑娘们和两个败类手帕掩着眼睛,垂着脑袋,发出几声呜咽.除了脚擦着地板的声音和擤鼻涕的声音以外,没有任何别的声音因为人们总是在丧仪上比在别的场合更多地擤鼻涕.除了教堂.


         


          屋里挤满了人,承办殡葬的人带着黑手套.轻手轻脚地到处张罗,作一些最后的安排,把人和事安排得有条有理,同时又不出多大的声音,好像一只猫一般.他从来不说话,却能把人们站的位置安排好,能让后来到的人挤进队伍,能在人堆里划出行走的通道,而一切只是通过点点头.挥挥手.随后他背贴着墙.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我委实从未见到过某个人能这么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动作灵活.毫不声张就把事情安排得如此熨熨帖帖的.至于笑容吗?他的脸就象一条火腿一般,与笑容并没有多大的联系.


         


          他们借来了一架风琴,尽管这一架风琴有毛病.等到一切安排妥当,一位年轻的妇女坐在钢琴前弹起了钢琴.风琴象害了疝气痛那样吱吱吱地呻吟,大伙儿全都随声唱起来.依我看,只有彼得一个人落得个悠闲.随后霍勃逊牧师语气缓慢而庄重地开了个场.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地窖里有一只狗高声嗥叫,这可大杀风景.光只有一条狗,大伙儿却已吵得六神无主,而且狗总叫个不停.闹得牧师不得不站在棺材前边一动不动,在原地等着甚至连自己的思想,自己都不再了解不再知道.这情景着实叫人难堪,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是没过多么时间,只见那个腿长长的承办殡葬的人朝牧师做个手势,好象在说,"一切有我呢,不用担心,"随后他弯下腰来,沿着墙滑过去,人们只见他的肩膀在大伙儿的脑袋上面移动.他就这么滑过去.与此同时,狗叫声越来越刺耳.后来,他从屋里两边的墙滑过,消失在地窖里.然后,一瞬间,只听得"啪"的一声,那条狗最后发出了一两声十分凄凉的叫声,就一切死一般地寂静了.牧师在中断的地方重新接下,去说他庄重的话语.几分钟以后,再次看见承办殡葬的人,他的背和肩膀又在大伙儿的脑袋后面移动.他就这么滑动,划过了屋子里面三堵墙,随后站直了身子,手掩住了嘴巴,伸出脖子,向着牧师和大伙儿的脑袋,用他低沉的噪音对周围的人说,"它逮住了一只耗子!"随后又弯下身子,沿着墙滑过去,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我看得很清楚,大伙儿都很满意,究竟是什么个原因,他们自然都想知道.这么一丁点儿小事,本来说不上什么,可正是在这么一点点儿小事上,关系到一个人是否受到尊重,招人喜欢.在整个这个镇子上,再也没有别的人比这个承办殡葬的人更受欢迎的了.


         


          啊,这回葬仪上的布道说得挺好,就是说得太冗长,叫人不耐烦.接下来国王挤了进来,又搬出一些陈腔滥调.到最后,这一些总算完成了,承办殡葬的人拿起了拧紧螺丝的钻子,轻手轻脚地朝棺材走去,我浑身是汗,着急地仔细看着他怎样动作.可是他一点都没有多事,只是轻轻把棺材盖子一推,拧一拧紧,直到拧好盖严为止.这下子我可被难住了!我根本不知道钱在里边,还是不在里边.我自个儿心里在想,万一有人暗中偷走了这个钱,那怎么办!如今我怎么才能决定究竟该不该给玛丽.珍妮写信呢?假定棺材被她挖掘了起来,结果一无所获那她又会怎样看我呢?天啊,说不定我会遭到追捕,关进监牢哩.我最好还是不吱声,瞒着她,根本不给她写信.事情如今搞得越来越复杂啦.本想把事情做圆满,却弄得搞糟了一百倍.我存心想做好事,可是原不该瞎管这闲事啊!


         


          大家把他下了葬,我们回到了家,我又再一次仔细察看所有人的脸这是我自个儿由不得自己的,我还是心里不安啊.可是,结果仍然一无所获,从人家的脸上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傍晚时分,国王到处走访人家,叫每个人都感到舒服,也叫他自己到处受人欢迎.他是要给人家有个印象,就说他在英国的那个教堂急需要他,因此他非得加紧行事,马上把财产的事解决掉,及早回去.他这样地急促,连他自己也是过意不去.大伙儿呢,也都是一样.他们原希望他能多住一些日子.不过他们说,他们也明白,这是做不到的.国王又说,当然喽,他和威廉会把闺女们带回家去,这叫大伙儿听了每个人都欢喜,因为这样一来,闺女们可以安排妥当,又跟亲人们生活在一起.姑娘们听了也很高兴逗得她们高兴得不得了,以致根本忘掉了她们在人世间还会有什么烦恼.她们还对他说,希望他能赶快把东西拍卖掉,她们随时准备出发.这些可怜的孩子感到如此快乐和幸福,我眼看她们这样被愚弄,被欺骗,实在万分心痛啊.可是我又看不到有什么可靠的办法能帮上一把,使整个局面能扭转过来.


         


          啊,天啊,国王果真贴出招贴,说要把屋子.把黑奴.把所有的家产统统立即拍卖在殡葬以后实行拍卖两天.不过,如果有人愿意在这以前个别来买,那也是可以的


         


          所以在下葬以后的第二天,在中午前后,那些姑娘们的欢快心情首次受到了打击.有几个黑奴贩子前来,国王以合适的价格把黑奴卖给了他们,用他们的话说,是收下了三天到期付现的期票,把黑奴卖了.两个儿子被卖到了上游的孟菲斯,他们的母亲则卖到了下游的奥尔良.我感到,这些可怜的姑娘啊,这些黑奴啊,会多么悲伤,连心都要破碎啊.她们一路上哭哭啼啼的景象十分凄惨,我确实不忍看下去.那些姑娘说,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们全家会活活拆散,从这个镇上给贩卖到别处去啊.这些可怜的姑娘和黑奴,彼此抱住了脖子哭哭啼啼的情景,将使我永世难忘.要不是我心里明白,也许这笔买卖不会成交,所以黑奴们一两个星期内就会返回,要不是这样的话,我早就会忍不下去,将会跳出来,告发这群骗子.


         


          这件事在全镇也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很多人直接了当说这样拆散母女是造孽.骗子们听到这样的议论有些招架不住了,不过那个老傻瓜不管公爵怎么个说法,或者怎么个做法,还是一直坚决要干下去.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那个公爵现在已经慌得很哩.第二天是拍卖的日子.早晨天大亮以后,国王和公爵上阁楼来,我也被他们喊醒了.我从他们的脸色就猜到已经出事了.国王说:


         


          "前天晚上你到我的房间里去过?


         


          "没有啊,陛下,"这是在边上没有旁人只有我们这几个人的时候我经常这样称呼他.


         


          "昨天或者昨晚上,你没有去过吗?"


         


          "没有去过,陛下."


         


          "事到如今,要说老实话不要撒谎."


         


          "说老实话,陛下.我说的是真话.在玛丽小姐领你和公爵看了房间以后,我就从没有走近过你的房间."


         


          公爵说:


         


          "那么你有没有看到别人进去呢?"


         


          "没有,大人,我记不起有什么人进去过."


         


          "你仔细想想."


         


          我考虑了一下,想到我的机会来了,于是说:


         


          "啊,我看见黑奴们有几次进去了."


         


          这两个家伙听了都跳了一下,那神气好像说,这是他们没有猜想到的;一会儿以后,那神气又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个似的.然后公爵说:


         


          "怎么啦,他们全都进去过吗?"


         


          "不是的至少不是全部一起进去的.我是说,我甚至从没有见他们同时从房里一起走出来,只除了一回."


         


          "啊那是在什么时候?"


         


          "就是殡葬那一天,是在早上,不是很早,因为我醒得太晚,我刚要从楼梯上下来,我见到了他们."


         


          "好,说下去,说下去他们干了些什么?他们有什么动静?"


         


          "他们也没有干什么.反正,拿我看到的来说,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事,也没有多大动作.他们踮着脚尖走了.我当然认为他们是进去整理陛下的房间的.他们原认为你已经起身了,结果看到你还没有起身,他们就想慢慢走出去,以免惊扰你,惹出麻烦来,如果他们并非已经把你吵醒的话."


         


          "老天爷,真是他们."国王说.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有点儿傻了眼的样子.他们站在那里不知想些什么,直抓脑袋.然后公爵怪模怪样地笑了几声说道:


         


          "黑奴们这一手多么漂亮.他们还装作因为要离开这片土地而伤心什么似的!我相信他们是伤心的.你也这么相信.大伙儿个个都这么相信.别再告诉我说黑奴没有演戏的天才啦.哈,他们的表演真是够精彩的事,完全可以糊弄任何一个人.依我看,在他们身上,可发一笔财.我要是有资本.有一座戏院的话,我不要别的班子,就要这个班子可现在我们把他们卖了,简直是白送.我们没这份福气,只会白送啊.喂,那张白送的票子在哪里那张期票?"


         


          "正在银行里等着收款呢.还能在哪里呢?"


         


          "好,谢天谢地,这期票就保险了."


         


          我这时插了话,好像胆小怕事地说:


         


          "是出了什么事么?"


         


          国王突然一转身,十分生气地对我说:


         


          "不关你的事!不许你管闲事.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只要你还在这个镇子上,这句话,你可别给忘了,你听到了吗?"接着他对公爵说,"我们只有把这件事硬是往肚子里咽,决不声张.我们只能默不作声."


         


          在他们下楼梯的时候,公爵又偷偷地笑起来,说:


         


          "卖得快来赚得少!这笔生意真不赖真不赖."


         


          这时国王回过头来,凶狠地对他说:


         


          "我正尽力而为嘛,正尽快拍卖掉嘛.就算最终捞不到赚头,或是倒贴了不少,什么都没有能带走,那我的过失也不一定比你大多少,难道不是么?"


         


          "当时要是能听从我的劝告,那他们就会还在这屋子里,而我们就会早走了."


         


          国王强词夺理地回敬了他几句,转身把我当成出气筒.他责怪我看见过黑奴从房间里那样走出来的时候没有过来告诉他说再傻也会知道是出了事啦.然后又转过去对自己骂了几句,说全怪自己没有迟一点儿睡,早上就自然可以多歇一会儿,他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傻事了.他们就这样唠唠叨叨走了,我呢,高兴得快死了,我把事情推在黑奴身上的路子生了效,黑奴呢,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哈克贝利.芬历险记汤姆索亚历险记百万英镑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