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圣者为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八回 太子回朝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圣者为凰》 作者:作品集

第八回 太子回朝更新时间:2018-07-09


    人界,大商国朝歌城



    此时朝歌王宫内仍是一片歌舞升平,本该早朝的时间,文武百官都在九间殿等候却迟迟不见纣王。丞相比干叹道:“这一个月来,大王都不按时上朝,我等空有满腹话说却是连大王面也见不到,哎!不用想,此刻大王一定又在寿仙宫中!”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无奈摇头。



    突然间,一道浑厚如雷的声音响起:“众位!老臣回来了!”话一落音,闻太师手持先王所赐打王金鞭昂首阔步走上朝堂。



    众人一见是闻仲仿佛见到了中流砥柱一般,纷纷迎道:“原来是老太师回朝!莫非西岐叛军已经剿灭?”



    闻太师没有回答,径直走上殿,见纣王不在,问:“大王何在?”



    比干摇头道:“此刻想必在寿仙宫中,太师在时大王尚且听劝,太师一走便成了这样。”



    闻太师将手一挥,对众人说道:“今日我闻仲回来乃是有一件大事要宣布!”说罢将身子一让冲着殿外单膝跪地,双手捧鞭,拜道:“老臣恭迎太子千岁回朝!”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太子?什么太子?”



    那边,只见殷郊一抖衣袍昂首踏入大殿立在众人面前。今日的殷郊束发额冠,身穿只有太子才能穿的淡金衣,上面绣有螭龙纹,外边罩着一袭绛色外袍;因为殷商是金德,故而王室衣饰皆以白、金为主,天子为蟠龙纹,储君为螭龙纹。



    殷郊面对群臣手中亮出太子玉佩,朗声说道:“七年前,我殷郊与弟弟殷洪被奸人所害,险些丧命,但我命不该绝,今日回来就是要劝谏父王废妲己、正朝纲!保我大商江山!”群臣一听先是愣了,紧接着大殿上一阵寂静鸦雀无声。



    过了片刻,不知谁先说了一句:“此玉佩是真的!此人正是殿下!”“对,有殿下在,大商有救了!”



    有闻太师跪拜在先,只见文武百官纷纷跪拜在地,山呼千岁!百官却有两人面如土色,这二人叫做费仲、尤浑。此二人当年奉妲己之名捏造证据陷害殷郊生母姜王后,如今见殷郊回朝顿时双股颤颤、心胆俱寒!



    费仲窃窃私语道:“尤大人,你快去通报给娘娘知道啊!好让她早做准备,她要是倒了,咱们俩脱得了干系吗?”尤浑岂能不知道,赶忙悄悄的退出大殿,一溜小跑的跑去寿仙宫报信去了。



    闻太师对比干等一众重臣说道:“请诸位与老臣一道陪同殿下前往寿仙宫面见大王,将是非曲直说个明白。”



    比干愤然而起,叫道:“老夫等这一天等了许久了!”一众人便随殷郊一起前往寿仙宫面圣。



    此时的纣王尚不知晓太子殷郊回朝,只听有人来报:“大王,闻太师回来了,还带领比干丞相和一众臣子前往寿仙宫而来。”



    “什么?”纣王一听顿时不悦,将手中铜杯摔个稀烂,骂道:“这是要造反了吗?没有孤的旨意怎敢来此?”



    一旁的妲己娘娘和新入宫的嫔妃胡喜媚正温香软玉伏在纣王脚边,一听群臣要来,添油加醋道:“闻太师仗着是三朝元老,已经不把大王你放在眼里了,这次一定要给这老头一个教训!”



    生气归生气,纣王此刻衣不蔽体成何体统?赶忙换上朝服,整理了衣冠,让歌姬们都散了去。



    过了半柱香,尤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的来到寿仙宫,但是又不敢进去,只在门外一个劲的给妲己使眼色。妲己见了知道有事,找了个借口出来。



    见了尤浑,妲己问道:“看你大惊失色的,不就是闻仲回来了么?怕成这个样子!废物!”



    尤浑抹了抹额头的汗,低声说道:‘娘娘不知啊,这次不光是闻仲回朝,他带了殷郊太子回来!现在那殷郊一呼百应,要来寿仙宫找娘娘你算账啊!’



    “什么?”妲己听到‘殷郊’二字先是一愣神,问道:“你说的是那个姜王后的贱种?他兄弟二人不是在七年前失踪了么?”



    尤浑哪里知道因果,直把头摇得像不浪鼓。妲己媚眼一转,盘算道:‘当年我还奇怪这两个小子居然逃过一劫,看来殷郊这次回来一定是有备而来,加上有闻仲、比干这些人撑腰,得小心应付……’随即定了定神,吩咐道:“你先回去,我知道了,本宫自有办法应付。”



    且看这边刚收拾好,那边群臣已经涌上了寿仙宫。不言其他,殷郊刚一踏入便隐隐感觉到两股妖气。此时的殷郊已经道行匪浅,借法眼一看依偎在纣王脚边的妲己和胡喜媚,只见妲己身上隐隐现出九尾狐的影子,胡喜媚身上则现出一只九头雉鸡精来,正摇头晃脑。



    妖族中,妖法越高则妖气隐藏的越深,越不容易发觉。这只千年九尾狐妖法道行颇深,不知怎的附在了入宫的苏妲己身上,迷惑了纣王七年之久。而九头雉鸡精道行尚浅,一眼就被殷郊看的清清楚楚。



    殷郊再看阔别七年的父王,此时的纣王面色焦黄,双目浑浊,形如枯槁,虽然披着螭龙袍,但也早已不复当年的英明神武。七年来,纣王夜夜笙歌,酒池肉林,就算是人中之龙,也被妲己搞得油尽灯枯了。



    看到纣王如今的模样,殷郊来时满腔的愤恨此刻也泛起了一丝同情:‘父王当年英明神武,能够托梁换柱,搏杀狮虎,如今变得好似一个废人……我说父王怎么昏庸至此,原来是有妖孽作怪,迷惑父王!’不禁将拳头攥紧,怒视妲己。



    同样,妲己身上的九尾狐见眼前这殷郊浑身散发仙气、精光内敛,修为显然在自己之上,顿时面上扫过一丝惊慌,心头一阵狂跳:‘这小子不但没死还修炼的如此厉害,这下麻烦了……’



    见了纣王,闻太师手提金鞭上前一步朝纣王行了君臣之礼,随即问道:“大王,今日为何不上朝?”



    纣王见了金鞭也有些紧张,毕竟这金鞭乃是先王所赐,上打昏君、下打馋臣。纣王捂着头,面色不悦道:“寡人……寡人昨日饮酒过多,今日头疼的厉害,故而没有上朝。”



    闻太师叹道:“只怕是自从老臣离开朝歌之后便没有再上过朝吧?”



    此言一出纣王沉默不语,旁边的妲己面色不悦,幽幽道:“闻仲,你好大胆子,竟敢如此质问大王?你奉命出征,大王并未召你回朝,为何匆匆回来?莫非是前方战事不利一败涂地?”



    纣王好容易找到台阶下,赶忙问道:“对啊,太师为何突然回来?”



    闻太师见妲己发难,也不与她辩解,将身子一让,让出殷郊,问纣王:“大王可还认得他?”



    阔别七年,纣王与殷郊再次相见。父子终归是血亲,虽然七年不见,但是一见到殷郊,纣王浑浊不清的眼神中还是闪过了一丝清醒,不由得张了张嘴,惊讶道:“你……你是郊儿?”



    纣王枯黄的脸上一扫以往的暴戾之气,竟然眉头有些舒展,脸上微微露出了喜色。这一幕让一旁的妲己心中却是一个咯噔:‘大王见了殷郊一反常态……莫非真是血浓于水,减弱了我媚功的控制力?’



    有道是:虎毒不食子。七年前纣王被妲己蛊惑,迷失了心智要诛杀二子,事后想想险些断了大商血脉,也有些后悔。虽然七年来专宠妲己,但是妲己是妖,不可能怀上胎。如今殷郊没死,纣王心中倒是有些宽慰。



    殷郊心中自然还记恨纣王,此刻只微微颔首,冷冷道:“原来父王还记得孩儿,我还以为七年前父王已经与孩儿断绝父子之情了。”



    纣王拾起君王的威严,哼了一声,板着脸问:“你……你回来干什么?”群臣见父子二人如此冷漠,顿时气氛有些紧张。



    殷郊也不掩饰,目光如鹰般盯着妲己,一字一句道:“杀妲己,为母亲报仇!正朝纲,保大商江山!”这目光如电看的妲己、胡喜媚二妖胆战心惊。



    毕竟妲己是千年狐狸,也有些道行,见殷郊灵光闪现,知道已经修为颇深,自己恐怕不是对手,要保命便要牢牢依靠纣王这颗大树,随即双目含泪道:“大王,当年姜王后谋逆一事,凶手姜环死无对证,殿下却无端认准是我诬陷姜后,妾身冤枉!请大王为妾身做主啊!”



    “住口!”殷郊大喝一声打断妲己,怒道:“你这妖孽!七年前我杀不了你,但是今天任你巧舌如簧也难逃一死!”说罢将手掌一翻祭出番天印来。



    因为众人上殿面圣都不能携带兵刃,所以殷郊没带兵器只带了番天印。此印一出,顿时仙气爆发,将二妖冲击的差点离开躯壳。见殷郊要动手,二妖瘫软在纣王脚下叫道:“大王,殿下要当着您的面行凶啊!”纣王拍案而起,大怒道:“放肆!妲己和喜媚乃是本王爱妃,你敢打杀?”



    虽然看似妲己命悬一线,实则有惊无险。妲己这千年狐狸的媚功十分厉害,纣王被媚功浸淫了这些年早已成了提线木偶,只要关乎妲己性命的时刻,妲己一眨眼就像启动了机关,纣王就会不由自主的全力阻止,所以连闻太师也没有办法。



    纣王大叫道:“护驾!”少时,殿前将军殷破败率领三千甲士将寿仙宫团团围住。



    闻太师高举金鞭大喝:“谁敢妄动?”



    殷破败知道金鞭是先王所赐,也不敢贸然帅兵冲上来,呆立在原地。



    纣王将手一指闻仲,怒道:“闻太师,连你也要造反不成?”



    闻太师横下心,拍着胸膛说道:“大王,老臣忠心从未改变,如今诛杀妲己乃是正朝纲的关键,妲己不死,大商危矣!老臣就是冒着犯上之罪今日也要支持太子诛杀妲己!”



    此言一出,众臣热血沸腾,纷纷下跪道:“千岁和太师所言极是!请大王下旨!”



    纣王身上的媚功发作,头疼不已,狂躁道:“你们……你们都反了吗?混账!”随即冲着殷郊喊道:“逆子,七年前你提剑闯宫,今日有本事便打死孤王!”说罢拔出腰间佩剑来。



    殷郊虽然痛恨纣王,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生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岂能真的下手?此刻手举番天印却不敢再动手。



    妲己见殷郊犹豫不定,眼珠一转,赶忙添油加醋道:“殷郊,你今日带着群臣前来原来是逼宫来的!如此威逼大王,分明是要篡位!简直是大逆不道!”说着暗暗发起媚功,殷郊一接触妲己的眼神顿时头有些晕,仿佛喝了酒一般,顿时惊讶道:‘没想到这千年狐狸的媚功如此厉害,连我都差点抵挡不住,别说父王了……’



    殷郊猛然圆瞪双目,一道灵光从灵台迸出,将妲己的妖法冲散。他此时知道纣王中的这妖法已深,非一时三刻能解,如果今日非要杀妲己,一定会伤到纣王,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丞相比干见双方胶着不定,上前一步拦在殷郊身前说道:“殿下报仇心切,老臣理解。但是如此与你父王刀剑相对非人子所为。我有一法,说与大王与殿下听。妲己和胡喜媚祸乱朝纲、残杀忠臣,人所共知,不如先将二人关押起来,待老臣将二女确凿证据一一书写,让大王过目之后再行处决。如何?”



    殷郊想了想,心思:‘只要能将这二妖先关押起来,父王远离二妖自然慢慢会恢复神志,那时再杀二妖也不迟……’随即点头答允。



    妲己面色一变,心思:‘若我落到了这殷郊手里哪还有活路?不能听这老头的。’便双眼闪烁,催起媚功逼纣王。纣王本来已经头疼难耐,被这九尾狐全力逼迫之下,猛然狂叫一声颓然倒地,昏迷不醒。



    这下轮到妲己暗叫不秒:‘想是我逼的紧了,把大王迫晕了过去,没了这护身符如何是好……’



    见纣王昏倒,闻太师赶忙传唤太医,又对众人说道:“大王昏厥,就先按比干丞相的意思办,把妲己二女押下去。”金鞭在上,谁敢不从?甲士上前将妲己和胡喜媚二人捆了押往天牢。



    一场宫斗暂时告一段落……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圣者为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