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圣者为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二回 东皇钟的新主人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圣者为凰》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十二回 东皇钟的新主人更新时间:2018-07-09


    几万年来从未有过的死亡阴影笼罩在陆压心头,陆压又惊又怒,骂道:“臭婆娘!竟然找来寒冰箭杀我!跟你拼了!”随即拔下日金轮拼命朝着云霄打了过去。云霄见金轮飞来不敢大意,一抖手祭出金蛟剪,两件法宝相碰顿时发出一声巨响,一道金光过后,各自不知飞散到何处出去了。



    陆压暗暗叫苦:‘没想到这婆娘竟然能找来射日弓和玄冰箭!失策!’此刻命悬一线也顾不得驾驭东皇钟了,双手赶忙去拔那玄冰箭;哪知道触体生寒,两手竟然被寒气封住!陆压不敢再犹豫,若一时三刻拔不出箭,自己必死无疑,赶忙忍着剧痛一跺脚展翅飞走了。



    云霄见陆压中了玄冰箭竟然还能逃,也惊叹不已,可惜自己也没有第二支玄冰箭了。若是当初的陆压这一箭早就死了,但是陆压这十几万年来修行积累了不少仙力,故而能撑住不死。



    云霄不见殷郊,料他必是被东皇钟吸了进去,也不知道生死,赶忙飞身上前摘下浮在半空上的东皇钟,往地上一磕。只听一声钟响,钟内的殷郊感觉脚下好似空无一物,身体骤然下沉,就地一滚落在了地上。



    刚一逃出生天,殷郊还不知道钟外边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云霄不见陆压,不禁握着灭神枪四下看去,奇怪道:“仙子,陆压呢?”



    云霄幽幽道:“方才我见陆压的真身就是金乌,猛然想起来后羿死后,射日金弓和最后一支玄冰箭被他的妻子嫦娥带回了广寒宫。我方才便偷偷潜入广寒宫将两件东西偷了出来,果然能克制金乌,就算陆压不死也身受重伤,难以作恶了。”说罢又看了看手中的射日弓,惋惜道:“只可惜世上再没有玄冰箭了,这弓也就没用了。”



    云霄心中有些不解,问殷郊:“方才见殿下竟然有凤凰传说中的涅槃之力,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不知道殿下是怎么获得这等神力的?”



    殷郊也不隐瞒,将凤凰的事情尽数告诉了云霄。云霄听罢想了片刻,将东皇钟递给殷郊,说道:“殿下既然是凤凰与凡人的混血,拥有凤凰的神力便说的通了。想当初开天辟地之后,鸿蒙内能与圣人并驾齐驱的寥寥无几,凤凰乃是其一。殿下若然将神力全数发挥出来应当有接近圣人的力量。七日后是我截教与阐教决战的日子,这东皇钟是上古神器,便交给你吧,希望你到时能助教主一臂之力。”



    殷郊推辞道:“若不是仙子杀退了陆压,我还被困在钟里不知如何脱身,这东皇钟还是仙子留着防身吧。”



    云霄劝道:“我前日在黄河阵中与元始天尊交过手,我这等修为离圣人差的太远,就算有东皇钟在手也是浪费。”



    殷郊想想觉得有理,也不再推辞,接过了这昔日曾称霸鸿蒙的神器。东皇钟在云霄手中毫无反应,但是刚一落入殷郊的手中突然放出一阵光华,照亮了山谷。仿佛这沉寂了数万年的上古神器也十分中意这位‘新主人’。



    回说昨日夜里,就在殷郊和云霄刚去西岐大营不久,便有一人一马入了佳梦关而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殷郊思念至深的黄灵儿。



    原来当日在两军阵前,黄灵儿身不由己说了违心的话,见殷郊因为自己吐血,心痛不已。正好姬发被邓婵玉的五彩石打伤,带着黄灵儿回到西岐城内修养;黄灵儿挂心殷郊,坐立不安,经过一番痛苦挣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便偷了父亲黄飞虎的出城令牌,借着夜色一路出了西岐赶往佳梦关来见殷郊。



    哪知道黄灵儿风尘仆仆却来的不巧,此时殷郊正和云霄正在西岐军营之中寻找陆压。



    邓婵玉这晚在总兵府等候殷郊的消息,听得有人来报,说一个女子求见殿下。邓婵玉心思:‘这么晚了,不知是哪里来的女子?’便让人带来。等黄灵儿进了府中,二人四目相对,顿时气氛尴尬起来。



    邓婵玉不禁眉头一皱,心头一动:‘怎么是她?她来干什么?’随即冷言冷语道:“这不是姬发的未婚妻么?你胆子倒不小!敢深夜来到敌城?给我拿下!”



    黄灵儿虽然不知道邓婵玉早已对殷郊情根深种,但是当日邓婵玉手中飞石本来要打的便是自己,如今又不由分说便要抓人,黄灵儿早已心中有气,此刻强压怒火,叫道:“等一等!我是来找殷郊殿下的,让我见了殿下,再动手不迟!”



    邓婵玉背过身去,哼了一声:“你这朝三暮四的女人,殿下根本不会见你!”说罢将手一挥示意拿下。



    黄灵儿何时受过这等气?噌的拔出佩剑,将银牙一咬:“你信口雌黄!今日见不到殷郊殿下,我黄灵儿绝不离去!”说罢挥剑朝着迎面冲来的几名侍卫遮挡。



    邓婵玉冷笑一声:“总兵府轮的到你撒野?”说罢将手中捏了飞石朝着黄灵儿脸上便弹了过去。黄灵儿正对付侍卫哪能抵挡?只听铛的一声,一条金鞭突然挡在黄灵儿身前将飞石震开。



    身后一人说道:“都不准动手!”



    邓婵玉要拿飞石打黄灵儿,却被一条金鞭挡下,来人正是闻太师。



    “太师?”邓婵玉见是闻太师也不敢再出手了。



    黄灵儿扭头一看是闻仲,也缓缓垂下宝剑,口中叫道:“闻太师!”



    闻太师冲着黄灵儿说道:“你这小娃儿,又胡闹什么!”口气似是责怪,又透出几分关心。因为黄灵儿和殷郊自小玩耍,闻仲是看着二人长大的,黄飞虎又是闻仲的爱将,自然念及旧情。



    “太师……我……”黄灵儿见了闻仲,触景生情,双目泛出泪光。



    闻仲知道黄灵儿深夜冒险前来自然是为了殷郊,说道:“你这女娃,肯定是因为殿下而来,不过殿下外出确实不在城中。你就在府中安歇,所有的事等明日再说。”说罢吩咐人去给黄灵儿安排一间房,让她休息。



    邓婵玉见闻太师竟然护着外人,等黄灵儿走了,忍不住发问:“太师,她当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承认自己是姬发的未婚妻,这让殿下颜面何存?为何把她留下?”



    太师知道邓婵玉对殷郊芳心已许,叹了口气,劝道:“你可知道殿下与灵儿自幼青梅竹马,早有婚约,谁知道后来天各一方,苦了这对有情人了!今日灵儿肯来投大商,必然是违背了父兄之命,此一来,便没有回头路了,你知道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说罢转身而去。



    邓婵玉不禁细细回味太师所说的话,心中若有所思。



    话说黄灵儿夙夜离开西岐,在房间里留下了两封信,一封留给父亲黄飞虎,一封留给姬发。正巧黄飞虎寻找女儿,四处找不到人;来到房间一看,只见到桌子上呈着一封信,上书‘父黄飞虎亲启’。



    黄飞虎心知不妙,打开一看,见信中写道:‘父亲大人在上,请原谅女儿不孝,我已经离开西岐去找殷郊殿下了。女儿此生心系此一人,无论他是太子还是庶民,我也要跟着他。哪怕大商终有一日亡国了,我也会陪伴他。请父亲原谅!’落款——不孝女,黄灵儿。



    “混账!”一声怒吼从武成王的府邸传出。只见黄飞虎抓起桌上黄灵儿留下的信,气的一掌将桌子拍了个粉碎,泪水夺眶而出,叹道:“不孝女啊!我黄家一门从未做过背信弃义的事,武王对你一片真心,五日后便是大婚之日,你让我跟武王怎么交代?”前思后想,觉得这事也瞒不住,索性拿起另一封信去找姬发禀报。



    此时姬发正在王宫府邸,见黄飞虎深夜来访,知道肯定有要事。



    黄飞虎见到姬发‘咚’一声单膝跪地,一脸惭愧道:“黄某家教无方,不孝女黄灵儿夙夜离开西岐了……这是小女留给大王的信。”



    姬发听了神色黯然却也没有十分惊讶,抬手让黄飞虎起身,随即打开信,见信中写道:‘大王,灵儿感激大王的一片真情,奈何灵儿心中早有了殷郊殿下,此情至死不渝。若有来生灵儿再报答大王恩情……’姬发缓缓折上信,一言不发。



    黄飞虎惶惶道:“灵儿年幼不懂事,我这就点齐兵马将不孝女追回来。”



    其实姬发早有了预感,此刻东窗事发只淡淡的将手一摆,望着窗外叹道:“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灵儿既然心有所属,何必强求?可能她注定是不属于我姬发的,别追了。此事任何人不得再追究。”说罢示意黄飞虎退下。



    第二天晌午,殷郊和云霄返回佳梦关。闻太师听说二人回来,出府迎道:“殿下辛苦了,可有收获?”云霄说道:“果然是那个陆压使得诡计,不过草人已经被我们毁了,我兄长性命无忧矣。”闻太师大喜:“那便太好了,请仙子即刻去救赵兄性命!”



    云霄自去照顾赵公明。闻太师一把拉住殷郊,说道:“殿下,跟我来。”随即带着殷郊来到一间房前。太师只说道:“殿下,屋内有一位故人等你,你自己进去吧。”说完告退而去。



    “故人?”殷郊挠了挠头,自语道:“太师什么时候也开始故弄玄虚了……”随即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一开,只见一个女子正在铜镜前梳妆打扮,手中握着梳子,一绺秀发垂下;听到有人推门而入,这女子抬头一望,见是殷郊不禁将手中梳子掉在了地上。



    “灵儿?”殷郊呆立当场。



    黄灵儿站起身双目含泪,轻启朱唇道:“殿下,我……”



    殷郊什么也没说,一个箭步上前将黄灵儿拥在怀中,含情脉脉道:“我知道你必不会负我!”



    黄灵儿此刻什么也不想解释了,只想融化在殷郊的怀中……



    殷郊双手搭在黄灵儿肩上,细细打量着黄灵儿的脸,看的黄灵儿有些不好意思,娇嗔道:“怎么了,殿下不认得我了?干嘛这么看我?”



    殷郊轻轻抚摸着黄灵儿的头,叹道:“灵儿,这次真是为难你了,你只身来找我,黄元帅一定急死了。”



    黄灵儿将头靠在殷郊肩头,淡然道:“我已经给父亲留了书信,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跟你在一起。记得十年前的那天,灵儿独自去围场打猎结果遇迷了路,马儿又受惊跑了,我被困在密林中不知方向。殿下知道后不顾安危的来找我,不嫌弃灵儿的满身污泥,不顾太子的身份,与灵儿同骑一匹马回营,我还记得当时殿下还即兴赋诗,说我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真是有趣!打那天起,灵儿就决定此生非你不嫁。”



    灵儿再次回到自己身边,殷郊此刻心中自然欢喜,但一想到七日后的决战不禁叹了口气:“灵儿你对我情深义重,我殷郊绝不负你。只是七日之后,阐截两教大战关乎我大商命运,此战生死未卜,我实在是没有把握……”



    见殷郊神色黯然,黄灵儿知道一定是到了紧要关头,将玉手贴在殷郊的胸膛,温柔的说道:“殿下,不如明日你我就成亲吧。成了亲,无论生死你我此生也了无遗憾了。何况你是大商唯一的子嗣,灵儿也想替你留下一儿半女,以续宗血。”



    “成亲?”殷郊想了想,爽快的一点头:“也好。反正你我早有婚约,虽然你我父母不在,但是闻太师是看着你我二人长大的,也算半个亲人,就让他主持你我的婚事吧。”不说二人互诉衷肠,直到傍晚。



    殷郊成亲的消息一出众将士皆大欢喜,城中立刻张灯结彩,只是苦了另一位佳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圣者为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