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圣者为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七十回 诛魔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圣者为凰》 作者:作品集

第七十回 诛魔更新时间:2018-07-09


    殷武庚平复了心神,将剑一指红线,对付这等邪魔他丝毫不用犹豫要不要用诛仙剑。



    “如何,该轮到你这妖人亲自上阵了吧!”殷武庚怒目相视。



    红线捂着脸,遮掩的粉面之下不知在想些什么,只听她淡淡说道:“你以为打败了多宝就完了吗?哼!你太天真了,奴家还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殷武庚心中一紧,不知道这妖孽又搞什么花样,不由攥紧了诛仙剑。突然间红线背后的一块山岩轰然碎裂,山岩之中飞出一道金光挟着万钧雷霆之势向殷武庚打来!



    “小心!”殷武庚一掌推开琼霄,仓促间回身一掌用仙力将那金光凝在身前。金光虽被截下但无匹的气劲仍然将殷武庚压得后退了一步。待金光散去现出一枚三寸见方的古印来!这印殷武庚岂会不认得?乃是昆仑十二金仙广成子的法宝——番天印!



    据说这番天印乃是元始天尊用断掉的半截不周山所化,故名‘番天’。广成子又是十二金仙中的撞金钟首仙,深得教主喜爱,便将这法宝赐予广成子。此宝乃是玉虚宫第一法宝,若被这番天印打中纵然是太乙金仙也要一命呜呼!封神之役中不知多少神仙死在这番天印之下。



    “番天印?”殷武庚心中顿时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



    果然如殷武庚所想,一个身披白袍的道人凌空而至,其陡张的五指间流动着仙力,正在驾驭着那番天印。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番天印的正主——广成子。



    想殷武庚刚出道之时就曾拜在广成子门下,虽然后来二人再无瓜葛。在其眼中,广成子虽然有些迂腐,但也是一位仙风道骨、正气凛然的前辈。可惜此时的广成子怒目相视、须发狂舞,已没有了半点仙人的样子。



    “广成子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龙吉不是说已经放了诸仙回山了?难道……”殷武庚猛然回头看到红线的右手翻飞,心中百转千回不得其解,‘又是她搞鬼!这红线到底用的什么厉害妖法?竟能同时操控两位上仙……’



    殷武庚刚才大战多宝道人已经虚耗了不少法力,而诛仙剑杀伐之力过重,殷武庚将剑收入仙匣暂时不能再用。如今被广成子全力施为,那番天印正一寸一寸的压向殷武庚。



    琼霄被殷武庚推开后回头一看,银牙一咬飞身上前想将番天印一掌推开,不想这番天印的威力无穷,更兼包裹了殷武庚和广成子的法力,岂是琼霄能撼动的?就连三尺也近不了。



    正在二人胶着不下之时,远处山石突然乱石崩开!一道人影飞出落在了殷武庚和广成子头顶。琼霄见了这人顿时粉面一惊:这人正是刚才被殷武庚击倒的多宝道人,他竟然此时醒了过来!



    “糟了……”殷武庚不由觉得心底一阵发凉,自己全力一击竟然没能重创多宝道人,眼下寸步难移当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哈哈哈哈!”一旁的红线得意的哈哈大笑:“阐截二教两大上仙联手,你殷武庚今日焉能不死?”



    一旁的琼霄岂能眼睁睁看着殷武庚死掉?虽然明知道不是多宝道人的对手仍然仗剑而上。多宝道人轻轻挥舞拐扁已将琼霄手中的碧水寒击个粉碎,顺势回身一记正打中琼霄后背,只打的三魂出窍跌落尘埃,人已不知生死。



    “琼霄!”殷武庚见状不由心急如焚,大喊了一声。多宝道人收拾了琼霄,身形一动已飘至殷武庚身前,幽幽道:“不用担心她了,你马上也要命归黄泉呢!”说罢举起了手中的拐扁朝着殷武庚天灵砸下。



    “可恶!”殷武庚提起一口仙气,准备用八九玄功硬接这一击。



    ‘铛’的一声响震耳欲聋!奇怪的是,那拐扁并没有打在殷武庚的天灵之上,而是打中了身前的番天印!只见那番天印被这一打犹如一道离弦的箭朝着一人飞去。让殷武庚万没想到的是,多宝道人的目标竟然是——红线?



    红线哪里料到番天印竟然朝着自己打来,大叫一声:“你……你干什么!”猝不及防之下只得举臂硬挡。也亏得红线修为非同小可,只被打得双臂折断一个筋斗跌在了地上,诶呦的痛叫了起来。



    “殷武庚!祭剑!”多宝道人大喝一声。殷武庚一瞥之下发现多宝道人双目已经变得清澈,顿时心领神会,其一掌震开广成子,随即那诛仙剑化作一道金光飞起‘咔嚓’一声将红线的双手齐齐斩下!



    “哇!我的手!”红线顿时惨叫一声满地打滚。但肉体的痛楚远比不上心中的震惊:我本来稳操胜券的,怎会变成这样?



    红线拼命爬起身便要逃走。刚一抬头多宝道人早拦在头顶祭起拐扁砸下,一击打中她右肩让其跌下尘埃动弹不得。



    多宝道人飘在身前大骂道:“妖人!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把贫道害的这么惨,还想逃么?”



    “你……你怎么能逃脱出我天魔血蚕丝的控制?”红线趴在地上不由咬牙问道。



    多宝道人哼了一声,“那还要多亏刚才殷武庚那一脚,误打误撞破了我泥丸宫的万魂锁心钉,这才让我的元神醒来。话说回来你这法术当真歹毒!”



    “你想怎样?”红线虽然倒在地上口气却半分不弱。



    多宝道人问:“你口中的尊主究竟是谁?他现在在何处?”



    “哼!”红线冷哼了一声不再答话。但刚才打伤红线的番天印正落在二人不远的地方,只见那番天印竟然缓缓浮起。原来广成子还没有清醒过来。殷武庚只顾专心救治琼霄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只见半空中的广成子将手掌一翻,那番天印猛然砸向多宝道人后脑。



    “哈哈哈哈!你以为斩了我的双手就无法操控天魔血蚕丝了?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吧!”红线忍不住大笑起来,只是笑容僵持了半秒后变作了吃惊。只见多宝道人天灵之上涌出一道白光化作了三朵青莲,那番天印被三朵青莲托住岂能落下?



    “哼哼!”多宝道人不由笑道:“当年这番天印尚不能伤我,何况今时今日?不知究竟是谁愚蠢呢!”



    “妈的,一拍两散!”红线拼尽所有的魔力大喊一声:“出来!”只见身下一道圆形的黑洞打开,少时,一个通体赤红的魔界巨蛛钻了出来,足有三丈高,十几丈宽窄,几乎占了大半个擂鼓山。那巨蛛要吞多宝,多宝见来势凶猛赶忙退开。



    红线趴在巨蛛背上叫道:“杀了他们!”巨蛛晃着八只眼的巨大脑袋朝几人扑来,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一道金光迎面一闪,硕大无朋巨蛛连背上的红线立刻被诛仙剑一分为二,惨叫一声后化成了一大滩血肉。



    殷武庚一剑杀了巨蛛,抱着琼霄走了过来。多宝道人看了看殷武庚怀中的琼霄,捋须笑道:“我刚才只用了三分力道,琼霄上神应该无大碍。稍事休息便可复原。”



    二人说话间却看到广成子依旧浑浑噩噩立在原地,仿佛失了魂一般。殷武庚不由问道:“红线一死,那天魔血蚕丝应该消失无踪了,为何广成子仍未醒来?”



    多宝道人说道:“想必他体内尚有封印未解所以仍旧无法醒来。你去扶他过来。”殷武庚闻言小心翼翼将琼霄放在一旁,而后扶着广成子来到多宝道人身前。二人一起运起神通查看寻找‘封印’。



    殷武庚往眉心一点,运起‘天眼’观看广成子,只见泥丸宫中广成子的元神正被一道金黄的东西缠住。再定睛一看,殷武庚不由吓了一跳:那东西有眼有足,好似一条金蚕盘在元神之上!



    “这是什么东西!”殷武庚问道。



    多宝道人也不知晓,只说道:“必须想办法把这东西逼出来,让我来一试。”多宝道人运起纯阳天罡指,一指点在天灵,少时一道纯阳仙气缓缓的渗入泥丸宫中。那金蚕一般的东西闻到仙气仿佛受了惊一般松开元神,少时竟然从广成子的耳朵缓缓钻了出来,‘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殷武庚和多宝道人细细一看,竟然是一条通体金黄的金蚕虫!足有两寸长短,上百对足,正要往地缝里钻。



    “这就是封印?恶心的东西!”殷武庚将口一张,一道三昧真火喷出将那金蚕化为灰烬了。



    封印一解,广成子混沌的眼神渐渐变得清晰起来。看到殷武庚和多宝道人正立在身前盯着自己,不由张口问道:“你们?我……贫道怎会在此啊?”多宝道人随即将来龙去脉对广成子说了一番,广成子听完仍然心有余悸,不过这次被殷武庚救了,证明此子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心中还是略感几分安慰。



    殷武庚问二人:“两位师伯,可还记得是如何被这红线暗算的?”



    多宝道人想了想,将之前的事简单说了一番。



    “糟了,玉虚宫!”广成子想起了什么,拍着大腿说道:“我想起来了!前几日,那龙吉公主放我等回山,我们八人一起回玉虚宫却遇到了一个可怕的妖人!跟多宝道友遇到的一模一样,他自称是魔尊扶摇,这些魔将就是他的手下。”



    殷武庚没想到局势如此危机,连昆仑圣境都没能免于魔爪,不禁叹道:“这么说,玉虚宫已经被那魔尊占了?看来那个假殷洪也是魔将之一……”



    多宝道人不由仰望九天之上说道:“三大教主都在大罗天紫霄宫听鸿钧讲道,我等又不能贸然打扰,如何是好?若不知道那魔尊的根底贸然前往只会再受暗算。”



    殷武庚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些个魔将个个身怀诡异法术,还有秘宝傍身,十分难对付。何况那魔尊必然厉害百倍,若正面硬拼无疑是胜算不大。”



    多宝道人想了想说道:“我倒有一个建议,我听闻西方教在西方极乐之地,那二位教主法力广大,加上有四位阐教门人不是也去了须弥山么?我们便去西方走一遭,拜会二位教主,看能否找出应对之法。”



    玉虚宫被占,碧游宫也不安全,殷武庚此时也无处可去,遂同意一同往须弥山去。但是殷武庚心中还牵挂着一个人,就是敖青。



    敖青迟迟没去碧游宫,殷武庚猜测她极有可能去西方寻找师父慈航道人去了。正好借此机会去寻她一番。



    “你们二人可以同去,不过贫道还是先回九仙山去。”广成子不愿意去须弥山,其实原因也简单,自己毕竟是十二金仙中的撞金钟首仙,是众人中的大师兄,又深感元始天尊大恩,自然绝不肯投身西方教。广成子不肯,二人知道原因也不好多说。



    “不过,大师伯。”殷武庚看着身旁昏迷的琼霄对多宝道人说道:“可否请师伯先行一步,容我照顾琼霄姑娘到明日,明日一早将她送回天庭后便去须弥山回合。”多宝道人点头答允了,三人便各自去了。



    就在三人说话之时,不远处正有一个人影隐在山林中窥视。那人面白如玉,头戴金冠,身披锦袍,腰束一条兽纹锦带,嘴角微微一动发出一阵阴沉的冷笑:“争功?我看你是争着送死而已!”说话这人正是化身成洪锦的蜃。只因前番红线百般挖苦蜃,如今一命呜呼,蜃心中倒是说不出的畅快呢。



    蜃虽然开心了,但此时玉虚宫中却有一人伤心的大哭。只见北溟伏在地上大哭道:“红线死了,尊主。是被那个叫殷武庚的小子杀死的!”



    扶摇坐在九龙沉香辇上暗思:‘这殷武庚是什么人?竟然让我折了烛阴和红线两员大将……’不禁面色一沉。



    北溟抹去眼泪,恶狠狠说道:“尊主,除了广成子之外,那七个道人还被我们关在后殿等待发落,不如杀了他们替红线和烛阴报仇!”



    扶摇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冤有头债有主,我们的敌人是女娲和天帝!除了广成子非死不可,不要把其他仙界的人牵扯进来,我不能同时对付仙界和神界。”说罢将手一摆吩咐道:“去后殿放了那些道人。另外,传话给蜃,让他马上回来,暂时不要盯着殷武庚那小子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这……尊主三思啊。”北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一触到扶摇的眼神,赶忙清醒过来,颤巍巍应道:“末将遵命!”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圣者为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