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圣者为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百零五回 封神的真相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圣者为凰》 作者:作品集

第一百零五回 封神的真相更新时间:2018-07-09


    且说殷武庚带着五仙回到碧游宫,众仙吵嚷着要处死长耳定光仙,但殷武庚已经答应了杨眉大仙不会杀戮仙界众人,遂将长耳定光仙锁在了紫芝崖的地牢之中,让其面壁思过。



    入夜时分,长耳定光仙抬头看到洞顶依稀散落进来的月光,显得格外的凄凉。少时,一道人影立在洞顶遮住了半边月光。



    “谁?”长耳定光仙看不分明,问道。



    那人将手一挥,地牢洞顶的精钢打造的栅栏以及四面贴着的符印一起揭了起来。“出来吧,我有话问你。”说话这人倒是让长耳定光仙吃了一惊,因为这人正是殷武庚。



    长耳定光仙似乎猜到了殷武庚为何会来,轻点脚尖飞出了地牢,打量着眼前这位年轻的截教大师兄。



    “相信你应该猜到我想问你什么吧?”殷武庚淡淡道。



    长耳定光仙捋了捋长须,答道:“你莫非要问我为何当年要背叛截教?是么?”



    殷武庚点了点头。



    “呼~”长耳定光仙摸了摸耳朵,说道:“昔日我只是一只兔子修炼成精,后来有幸拜入截教,跟随教主修习道德,磨炼仙术,也有了七八万年的道行。并非是我不念教主的教诲之恩,只是教主他老人家……实在是不念截教众门人的前途,妄自尊大。面对阐教与西方教联手,依然要以卵击石,最后导致截教几乎覆灭。我当时只是已经预料到了这悲惨的结局,所以才临阵退缩,投靠了西方教,以求保全性命。可以说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啊!”



    殷武庚背手而立,月光照在脸上有些清冷,他问:“以你所说,截教当时的败亡已经是不可逆转了?”长耳定光仙答道:“上有女娲娘娘要改朝换代,外有四大教主围困,内有阐教奸佞申公豹作祟,我截教如何能不败?再者,教主不明,这封神之战不是较高下,正玄门,而是判生死啊!当时摆十绝阵时,不对武王下杀手;摆黄河阵擒住昆仑十二仙时,也不下杀手;在我等占尽优势时却对敌人心软,结果等老子和元始天尊出手时,便如风卷残云,截教便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至于真正败亡的原因嘛……还是道行不济啊!”长耳定光仙抬头道:“若教主有你现在这等法力修为,或许结果会不一样吧。”



    “无论东方仙界还是西方佛界,实力始终才是最终的底牌。”殷武庚叹了一声,似乎明白了截教之前的命运已是注定的。



    “谢谢你。”殷武庚看了长耳定光仙一眼,“你能如此坦诚的对我说这些,十分难得。”



    长耳定光仙轻笑一声,“其实我本来没想跟你说这么多,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你眼中看到了一些与其他截教门人都不同的地方,你心高但不气傲,讲理而不古板,更重要的是你的坎坷身世让你开窍的早,知道这大道的残酷。我倒是有一言相劝。”



    殷武庚点点头,“但讲无妨。”



    “截教门人虽多,但是鱼龙混杂,炼气士、散仙不少,但太乙金仙寥寥无几,更别说大罗金仙了,说到底还是根性差,道行浅,所以广收门人之下亦要慎重。另外,弟子一多,管束的便松,导致有些门人好勇斗狠,不尊门规,反而坏了截教的名声。你若要重振截教,便要注意这些事。”长耳定光仙顿了顿,又说道:“如果你要更清楚的了解封神之战背后的阴谋,你可以去找一个人。”



    “谁?”殷武庚问。



    “东海分水将军——申公豹。也是昔日姜子牙的师兄。”



    “他?”殷武庚听说过这个人,又问:“他在哪里?”



    长耳定光仙笑道:“就在这东海的海眼。他也入了封神榜,成了受天庭管辖的诸神之一。不过分给他那个苦差事相信他是极不乐意的。”



    殷武庚心中有了数,对长耳说道:“我会去找他的,不过你还是要留在这地牢里……直到有一天教主亲口原谅你的背叛行为,你才能重获自由。”



    “呵呵,我明白。”长耳定光仙也没有多说,径直跳入了地牢,重新盘膝而坐入定去了。



    殷武庚正要离去,突然想起一件事,低头冲地牢中问道:“有件事我还要问你,当年教主交给你的那六魂幡何在?”少时,地牢中传出一个声音:“那恶幡过于歹毒,已经被西方教主毁了。”殷武庚得知后,不再多问,转身离开了紫芝崖。



    第二天黄昏时分,只见东海最东方的海眼处,一道人影从水府中踏浪而出,立在海面上挥舞皂旗,整个东海海面翻波开始退潮。这人面目精瘦,嘴边两撇小胡子,一双精明狡诈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远方;再看他身披鱼鳞甲,外边斜披青袍,随着手中挥舞的皂旗,整个东海潮起潮落尽在掌控。



    “分水将军申公豹!”突然一声呼喊吓得这人一跳。他扭头四下看去,嘴上问道:“谁?谁喊我的名讳?”



    一道人影着跨九头狮子从头顶而落下,申公豹见这威势不禁退了一步,细细打量来人。这人面如冠玉,两鬓斑白,内罩白衫,外披绛袍,天灵有金光,周身有淡淡紫气萦绕,显然不是等闲之辈。



    “咦?这道人年纪轻轻,但看他金光罩顶紫气萦绕,这景象只有几位教主才有啊?这是何人?”申公豹知道对方来头不小,拱手行礼道:“不知上仙是哪位?来这海眼找小神又有何干?”



    殷武庚听了哈哈大笑:“素闻当年申公豹有执掌封神榜的雄心,助商灭周的壮志,曾气吞四海八荒,凭三寸不烂之舌邀三山五岳道友围攻姜子牙,今日一见与传言大相径庭呢!”



    被殷武庚奚落了一番,申公豹也不生气,只冷笑了一声:“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说它做什么?莫非上仙专门是来消遣小神的?”



    殷武庚摇头道:“我乃截教门人殷武庚,今天有几件事想要问你。”



    申公豹一听这名讳,不禁面色一变吃惊道:“你就是殷武庚?”说着又打量了眼前这人一番。



    “你认得我?”殷武庚问。



    申公豹捋着两撇小胡子笑道:“岂能不知?我虽然在下界水府当神,但是三百年前魔尊围攻天庭,这么大的事我又岂能不知道呢?你是纣王的第三个儿子,大商的三殿下。”其叹了口气,伤感道:“其实当年老夫曾入宫谒见过纣王,还与你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你那时候还年幼……唉,真是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啊!”



    “不过听说后来你还当了截教的大师兄,真是可喜可贺啊!不知道三殿下有什么事要问小神?”



    殷武庚摆了摆手说道:“我已入了仙道,与尘世无干了。就别再以三殿下称呼在下了。”殷武庚又将手一指远处的一座无名岛,对申公豹说:“我是有几件事想问你,请将军跟我一起到那小岛上找个干净的地方落脚,咱们慢慢道来。”



    “好!”申公豹收了皂旗,跟随殷武庚一起去往无名岛。



    这小岛虽然无名,但是景色甚佳。岛上树林茂密,鸟语花香,二人找了个宽敞的地方,殷武庚将手一挥变出一张石桌,又吩咐黄巾力士四处去摘些仙果来。二人遂对面而坐攀谈了起来。



    申公豹看着眼前的殷武庚,心思不定,开口问:“不知道上仙想要问些什么?”



    殷武庚淡淡道:“听闻当年将军还是阐教门人时,曾与姜子牙一起拜在元始天尊门下,本来应该协助姜子牙助周伐纣,为何违背了元始天尊的法旨,反而帮助截教对付阐教?这个中是何缘由?”



    提起此事,申公豹仍是一脸不服,撇嘴道:“哼,那姜子牙区区道行岂能跟我比?不过此人憨厚老实,最听师父的话,故而师父偏心与他,将封神榜交给了他。我气不过,自然要与他为难。”



    “哈哈哈哈!”殷武庚突然笑了起来,对申公豹说道:“将军看来是不愿对在下说实话呢。你说的这理由世人皆知,但却恐怕不是真相。”说罢看了申公豹一眼,只见他的目光中透出一丝狡黠,似乎隐藏了不少的秘密。



    “申将军。”殷武庚继续说道:“当年你是阐教,却后来转投了截教,还成了教主面前的红人,甚至万仙阵教主都交给你和多宝道人一起执掌,这份殊荣恐怕许多辈分比你高的门人都没有吧?我听说你曾经被元始天尊拿住,他本来要杀你,却又把你放了。以你这等聪明人,按说那时早应该知道截教已经是大势已去,你却依然不遗余力的鼓动截教与阐教为难,甚至最后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这是为何?难道只是一时糊涂么?”



    此言一出,申公豹顿时一阵沉默。少时,发出了一声长叹:“奈何!老夫也是被人算计了!”



    “是谁算计你?”殷武庚觉得似乎已经追问到了关键点。



    申公豹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说出一个人的名字——“元·始·天·尊!”



    这个名字浮出水面,其实殷武庚并没有太过惊讶,之前龙吉已经将一些封神大战的内幕告诉了他,他想知道一些自己还不知道的事。



    申公豹说出了这个名字似乎是卸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反而轻松了起来,幽幽道:“封神之战为何会突然爆发?又为何会将神道、仙道、人道以及西方都牵涉进来?我就与你说道说道。大约二十万年前,伏羲为六界领袖,号天皇,建立天庭统领众神,同时泽被人界;那时候也是仙道的黄金时代,因为如今阐截二教的诸多仙人,比如赵公明、云霄三姐妹以及昆仑十二仙都是在天皇时入道或得道的。不过在大约三万年前,伏羲退隐火云洞,他退隐前和女娲共同推举昊天为第二任天帝,统领天庭。期间上古战神刑天不服,与昊天争夺帝位,后来被昊天斩首于常羊山,至此昊天继任帝位,号‘昊上天帝’。不过从那时开始,人界尚未大兴,有修道者不多,且大多投身仙道,入神道者寥寥无几;直到三千年前轩辕出现,击败九黎魔族的魔尊蚩尤,一统华夏,被六界尊位‘人皇’。随后人间五帝定伦,夏、商随即更替,人界大兴,已经成为六界之中最为重要的一股力量……”



    “你殷商的祖先也是轩辕之后,部族兴于一千年前,立国与七百年前,开国先祖为成汤。从大商开始,商人不信神道,不尊女娲、天帝,而奉皇权,自号天子。这无疑让仙道与神道的执掌者都要想办法来左右人界,而此时截教奉行的正是‘入世’,于是诸多截教门人纷纷下界辅佐大商,建功立业,以期与人道相辅相成,同气连枝。最有名者便是太师闻仲,乃大商三朝元老,麾下魔家四将、余化、张桂芳等人皆是截教门人。如此一来,截教在人间大兴,而信奉‘出世修身’的阐教自然籍籍无名,如何传道?再者,神道也无法在人间建立香火,自然也无人供奉。介于鸿钧老祖乃仙教首领,女娲与天帝不敢贸然问罪仙教,只好定下了一计,由女娲娘娘开罪纣王,以此为名义使人间改朝换代;而同时,天帝则下诏命阐教十二金仙上天庭为官,扩充神道,以补不足。但是元始天尊老谋深算岂能不知这一石二鸟之计?岂肯轻易让门人弟子入神道?于是便上奏鸿钧,让阐截二教连同人道一起编入封神榜,名义上是逢神仙杀劫,让诸仙应劫分辨玉石;实则是拉截教下水,为座下的十二弟子寻找垫背的,同时又向鸿钧老祖讨要来了封神榜的执掌权。通天教主也预感到了这一战会动摇自家根基,故而下令教下门人不准出山。如此,却又正好中了元始天尊的计谋,元始天尊则肆无忌惮的让教下门人全部下界助周伐纣,占了先机,随后一步一步的将截教门人拖下水……”



    殷武庚打断道:“截教门人也不都是愚昧无知之辈,比如云霄,她是截教唯一的一位大罗金仙,深谙因果,岂会轻易犯险?若不是将军你拿了赵公明的遗物去劝说她替兄长报仇,她三姐妹也不会下界。”这话中分明带着一丝愤怒和质疑。



    申公豹面上一红,叹道:“我……我也是无奈!只因元始天尊早已对我秘密嘱咐过,让我赴三山五岳去邀请截教门人下界,以充封神榜。截教多一人上榜,阐教自然就少一人上榜。天尊允诺我,事成之后不会让我上封神榜,可继续留在阐教修行,地位更在十二金仙之上。哪知道……唉,全是一场空而已。”



    殷武庚神色一阵黯然,原来封神之战中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是身不由己,面对这些圣人的算计和斗争,每一个人都是棋子罢了。



    “罢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殷武庚轻叹了一声,这一声叹息中不知埋没了多少英雄豪杰、忠臣孝子,又不知断了多少神仙的仙根……



    殷武庚收拾了心情,好歹知道了不少事情的内幕,也对这些鸿蒙中的圣人们有了一个更加清楚的认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可惜圣人并未做到无喜无悲,不争不杀,这,也是六界的悲哀吧。



    “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殷武庚心中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大哥殷郊他……到底去了哪里?”



    “殷郊殿下么?”申公豹捋了捋须,摇头道:“我只知道昔日他去西岐刺杀姬发,然后便失踪了,当中的真相恐怕只有圣人才知晓了。可惜啊!他若在……大商当年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吧。”



    连申公豹也不知道真相,殷武庚叹了口气,辞了申公豹,返回碧游宫。那截教的五大上仙,马遂、乌云仙、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一同立在门口迎接,又有奎牛、灵曦和紫云仙在侧,唯独不见了龙吉。



    殷武庚似乎了有什么预感,赶忙问道:“诸位,龙吉呢?”



    马遂面上有些无奈,答道:“殷兄弟,方才宫外阴云密布,诸多天将堵在宫门处,为首的托塔天王李靖手持天帝手谕,说龙吉姑娘私自下界,命她即刻返回天庭。我等本想拖到你回来后再做定夺,但是龙吉姑娘不愿跟他帝父闹冲突,所以跟随天王先走了一步。她对你留有话说‘不要上天庭找我,日后有缘,自会再见’……”



    ‘龙吉回天庭了?’



    殷武庚抬头望天不禁心中有些失落,毕竟截教百废待兴,龙吉若留在殷武庚身边能发挥很大的作用,此刻她走了,殷武庚心中仿佛失去了一根重要的支柱一样,空落落的。



    ‘你怎么在这个时候离我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圣者为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