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圣者为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回 擒妖皇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圣者为凰》 作者:作品集

第一百一十七回 擒妖皇更新时间:2018-07-09


    第二天下了早朝,天帝架起九龙车径直来到瑶池会见金母。二人在百果园中一边散步一边商量龙吉的终身大事。天帝问金母:“你觉得这桩婚事如何?”金母手中捧着金如意,若有所思,少时答道:“陛下,那殷武庚本就是人间帝王之后,血脉也算尊贵,加上他现在的本领六界皆知,连那人间的王宫中都奉有他的烟火,更别说仙界和神界了。如此人物如果还配不上你家公主,哪还得找什么人啊?”



    天帝点了点头,对金母说道:“既然如此,你去与龙吉再谈谈,若无异议,这事就算定下来了。稍后去找月老,择一个黄道吉日为他二人办了此事。也好为这天宫增添些喜气。”



    “那我这就去凤鸾楼见见龙吉。”金母随即辞过天帝,手捧金如意,命八名侍女抬着御轿朝凤鸾楼而去。须臾之间便到了地方,阁前亭中的碧霄和琼宵二女见到金母驾临赶忙迎接。金母下了轿子,让二人免礼退下,独自一人上了凤鸾阁去。



    龙吉知道金母来了,刚忙理了衣冠,挂了玉珏,焚了香,前去迎接。



    “龙吉拜见母亲!”见了金母,龙吉上前拉住金母的胳膊娇声问道:“母亲今日来是不是有好消息?”



    金母见龙吉这副着急的样子,不禁伸手轻点了下龙吉的鼻子,笑道:“你这丫头,我看是真的急着嫁人了!哪有点公主的样子?”



    龙吉脸上一红,将头扭过一边,嘴上说道:“哪有?母亲就不要取笑女儿了!”



    “好了好了!”金母让龙吉坐下,一字一句的说道:“昨日那殷武庚到披香殿提亲,你帝父今日来瑶池与我商议你的婚事了。”



    “真的?”龙吉激动的叫了出来,一秒之后又谨慎的问道:“那你们……同意了么?”



    金母看着龙吉,问道:“女儿啊,你是真心喜欢殷武庚么?”



    龙吉点点头,坐在金母身边,幽幽道:“我自然是真心!女儿这辈子非他不嫁。何况我与殷师兄如此有缘,这姻缘乃是天定啊。”



    金母不禁轻声的笑了起来,“女儿啊,你的心机可不在你帝父之下!如果不是你让殷武庚来争夺紫微大帝之位,你们俩的姻缘可就真的难说了。他是仙道,自有戒律,不能如凡人一般娶妻,只有阴阳双修一条路可行;他唯有入了神道才能打破这戒律,否则你干吗非要让他去争夺这紫微大帝的位子?”



    金母一语道破天机,龙吉顿时两颊绯红,低声应道:“女儿的这些心思岂能瞒过母亲……”金母抓起龙吉的手轻轻**着,嘴上说道:“罢了。我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稍后便让月老挑一个黄道吉日为你们成亲。”龙吉一听大喜不已。



    先不说二人婚事如何。且说妖皇离开不周山之后回到自己藏身的一处洞府落脚。以妖皇修为可以将妖气完全遁去,不留任何蛛丝马迹,想找到他谈何容易?



    妖皇回了洞府坐在宝座上歇息,心思:‘那诛仙天罗耗了我近一半的妖力,需要尽快补充回来,否则万一女娲那婆娘或者九天玄女找上门来到时不好应付……’随即闭上眼,大口一张,将这方圆百里内的所有生灵的灵气全部吸入口中。放眼看去,无论是天上正在飞翔的飞鸟还是地上奔跑的走兽,纷纷被吸干了精气化作了一具具的白骨。



    ‘不行,这里的活物已经被我吸得七七八八,所剩无几,这点精气不足以弥补损失的妖力。’



    妖皇无法满足,遂站起身来走到洞外,只见其将五指一张深深的抓入土中,口中念念有词:“九天十地的妖魂,都听本皇号令!速速来此汇聚!”刹那间阴风四起,昔日那些埋葬在九天十地的妖类阴魂都被妖皇吸了出来,围着山谷漫天飞舞将山谷耀的通红。妖皇大为满意,只见那些妖魂都嚎叫着被吸入了妖皇的鼻窍和口中,被吸食了足足一刻钟方才满意罢手。



    三天之后,妖皇突然感应到了一股强烈的召唤感,仿佛冥冥中谁在呼唤自己。“是招妖幡?”妖皇猛然从宝座上站了起来,胸膛起伏不定,他再次闭上眼睛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感觉。



    “没错,是招妖幡!”



    妖皇口中的招妖幡乃是妖族之中首屈一指的宝物,同时也是由妖皇掌握妖族的关键。有了这招妖幡,须臾之间便能召唤天下群妖前来参见,一直是妖族首领手中不可或缺的法宝。不过数十万年前,妖皇被女娲与诸神设计镇压在炼妖壶里,那招妖幡变成了女娲手中的法宝。打那以后,妖族群龙无首,但凡妖力强大的妖,要么投身了仙教(奎牛、乌云仙、灵牙仙、金光仙、虬首仙、羽翼仙、龟灵圣母以及奎木狼二十八星宿等),要么隐藏在人间(孔宣、梅山七圣)。妖力平平的妖,便要每月按时被招妖幡召去,去女娲宫朝拜女娲娘娘。所以妖皇逃出生天后便一直想夺回招妖幡,奈何女娲远在大罗天,妖皇自然上不去,就算能上去也没把握能敌得过女娲,只好作罢。



    直到今天,妖皇第一次感应到了招妖幡的力量,而且离得不算太远。“不行,这一定是女娲那婆娘弄的陷阱,她知道我想要招妖幡,故意以招妖幡为诱饵引我出来,我才不会上当!”妖皇猜到了几分,但是架不住那感应仿佛一只小手一直在抓挠自己的心坎,让自己心猿意马。少时便改了主意:“罢了,我远远的去看看,若是有陷阱马上离开便是。”



    想到这,妖皇展身而去,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座山谷。妖皇不敢靠的太近,随即以妖气化了个分身潜入山谷之中。只见那山谷呈莲花状,中间有一个凸起的天然石台,那石台上盘膝坐着一位白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九天玄女。妖皇透过妖灵见九天玄女正在台子中心闭目养神,而她的一侧插着一根幡,光分五彩,瑞映千条。妖皇一眼就认得了,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招妖幡!



    “好家伙!真的是招妖幡……”妖皇再借妖灵细细观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仙气或神力埋伏在侧,心思:‘莫非只有这九天玄女一人在此歇脚,若是如此便是我天大的机会。’不过妖皇生性谨慎,还是不肯以真身出现,随即让那分身先去探探路再说。



    那分身与妖皇一模一样,只见其猛然从林间飞出伸手去抓那招妖幡,九天玄女顿时睁开双眼,喝道:“好妖孽!竟敢来偷招妖幡!”随即飞起一脚将妖皇分身的手踢开,护在了招妖幡前面。



    那分身凌空翻了个滚落在地上,指着九天玄女笑道:“臭丫头!你追了老子三百年也没能奈何我!乖乖交出招妖幡,不然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好大的口气!”九天玄女冷哼了一声,将手一翻祭出宝莲灯。口中叫道:“妖孽!认得这宝物么?”



    “宝莲灯?”妖皇分身顿时面色一紧,手中凭空抓来兵器狼牙棒,恨恨道:“少虚张声势,你的道行驾驭的了这法宝么?”随即将狼牙棒一挥,无数妖魂从地下涌出凝聚在兵器上,让那张开巨口的兽头喷出更加浓烈的妖火。



    九天玄女不甘示弱,“那你就试试吧!”将宝莲灯朝妖皇劈头砸去。宝莲灯是女娲娘娘的随身之宝,威力堪比紫雷锤,不过九天玄女不到二十万年的道行只能发挥出五成的威力,即便如此也不是妖皇分身能够抵挡的。



    那宝莲灯如山岳般落下,其五色光华瞬间将妖魂全部驱散,硬生生砸在了妖皇分身的头顶上,砸的脑浆崩裂,残肢断臂散了一地,少时被风一吹化作一阵妖气散去了。



    “咦?妖皇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玄女觉得有些不对,突然头顶一股更加强大的妖气冒出。玄女赶忙抬头,只见妖皇一掌迎头打下,“好家伙!这个才是真的!”赶忙挺掌相迎。一股阴寒刺骨的妖气顺着手臂蔓延而下,玄女心头一惊赶忙将宝莲灯吸入左手,借宝莲灯的神力对抗妖力。



    “妖皇!你终于肯现身了!”玄女仗着宝莲灯的神力跟妖皇渐渐持平,张口喝问。



    妖皇冷笑一声,“老子对你没兴趣,就算你有宝莲灯在手也别想赢我。还是乖乖让我取走招妖幡,我放你一马不跟你纠缠。”



    “做梦!今天我一定要封印你!”玄女将宝莲灯护在胸口,左手取出一个蓝盈盈的炼妖鼎来。



    妖皇并不惧怕,讥讽道:“炼妖鼎么?你的道行在我之下,你镇压不住我的妖力,根本便无法使用这炼妖鼎。”



    就在妖皇自信满满之时,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道:“她镇压不住你,贫道如何?”



    妖皇扭头一看不禁面色大惊,只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穿着大红道衣的矮胖道人,那道人手中托着一个葫芦,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陆压?”妖皇认得这神秘的上古大仙,他是东皇太一的第十个儿子。自东皇太一死后,妖皇自立为妖界首领,引得陆压极度不满,二人昔日早大打出手势成水火。不过妖皇后来被女娲封印,这才平息了风波。



    今日陆压这‘仇敌’突然出现,妖皇不禁入坠冰窖,大叫道:“九天玄女,你……你竟然请这等帮手!”说着便要抽手而退,哪知道手掌被玄女牢牢扣住,无法撤出。



    “可恶!给我放手!”生死关头妖皇全力施展,将五指一张吸来狼牙棒,继而将全部的妖力聚在妖兵之上,顿时间山摇地动,这一击比刚才的分身厉害百倍!



    ‘这妖孽要拼命了!’九天玄女不敢大意,全力祭出宝莲灯抵挡,只听‘铛’的一声巨响,诺大的山谷被这冲击力削去了一半,四面山壁传来隆隆的倒塌之声。



    这一拼之下,宝莲灯和妖兵狼牙都被震的脱手飞出,玄女也浑浑噩噩跌倒在地上。妖皇反而借着一拼的反震之力纵身飞上半空准备逃走。



    “妖皇,哪里走?”陆压早拦在了妖皇身前,轻轻揭开了葫芦盖子,只见一道白光飞出恍如闪电,光中有一飞刀,有眉有眼,眼中放出两道白光将妖皇的元神钉住。妖皇顿时浑浑噩噩,不知东南西北,呆呆飘在空中。



    这斩仙飞刀能钉住人妖仙的元神,元神被钉住,任你本事再大也无法逃脱了。不过陆压并不打算取妖皇的首级,只听他对玄女喊道:“九天玄女,快用炼妖鼎收了他。”



    玄女听到陆压呼唤,清醒了一些,赶忙从腰间取出炼妖鼎,随即揭开盖子,那妖皇的妖力被镇住无法反抗,瞬间被吸入炼妖鼎中,再也难见天日。



    “终于收了这妖皇!”玄女方才被震伤了五内,赶忙借宝莲灯镇住伤势,少时吐出一口浊气。见陆压翩翩而来,玄女朝着陆压拜道:“多谢上仙出手相助,否则玄女今日绝难以收伏此妖。”



    陆压收了飞刀,对玄女说道:“我昔日为妖族,后投身仙道,女娲娘娘既往不咎于我有恩。娘娘吩咐之事我自会出手相帮,不必言谢。能收伏此妖对六界也是莫大功德,辛苦一趟又何妨?你速速将这炼妖鼎与招妖幡交回女娲宫,以免再有祸患。”说罢拂袖而去。



    “弟子遵命!”玄女应了一声,目送陆压远去。等陆压走了,玄女暗念口诀,击了两下掌,从地上招出两名黄巾力士,随即将炼妖鼎和招妖幡交给二人,吩咐道:“你们速速将这两样东西送到女娲宫,交给女娲娘娘。就说弟子玄女在下界多留几日,等帮助殷武庚尊上降服了魔尊便回。”两名黄巾力士诺诺而去。



    玄女将宝莲灯小心收入掌中,心思:‘妖皇已除,只剩下魔尊扶摇了,我现在不如去碧游宫找殷武庚,商量下如何引魔尊出来……’正要离去时,忽闻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刚才你是说要降服我么?”



    “你?”玄女猛然扭头,面上浮现了一道惊讶的神情……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圣者为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