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魔戒(第一部):魔戒再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第六节:老林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魔戒(第一部):魔戒再现》 作者:作品集

第一章 第六节:老林更新时间:2014-08-27

eshengxiaoshuowang佛罗多突然间醒了过来。房间里面依旧一片黑暗。梅里一只手拿著蜡烛,一只手猛力敲著门。「好啦!什么事?」惊魂未定的佛罗多说。「还敢问什么事!」梅里大喊道。「该起床啦。都已经四点半了,外面一片大雾。快点!山姆已经在准备早餐了。连皮聘都起床了。我正准备去把替马上鞍,顺便把驼行李的那匹马牵过来。记得帮我叫醒那个懒虫小胖!至少他得要起床送我们吧!」六点之后不久,五名哈比人就已经整装待发。小胖博格哈欠连天的跟著送行。他们蹑手蹑脚的走出屋子。梅里带头牵著驼行李的负重马,沿著屋后的小路走,然后穿越了几块草地。树叶因为晨露和雾气而闪闪发亮,连树枝都在滴著水,青草则是沾著灰蒙蒙的露珠。四下万籁俱寂,让远方的声音也变得十分清晰:野鸟在森林中啁啾,远方的住户有人用力的关上大门。他们到马厩里面牵出小马:这些正是哈比人喜欢的结实马种。它们虽然跑得不快,却耐操劳,适合整天的劳动。一行人骑上马,头也不回的骑进大雾中。浓密的雾气似乎不情愿的在他们面前分开,又迫不及待的在他们身后阖上。在沈默了一小时之后,高篱突然间出现在他们面前。结实的篱笆上挂著挂著许多银色的蜘蛛网。「你怎么让我们过去?」佛瑞德加说。「跟我来!」梅里说,「你们就会知道了。」他转过身,沿著高篱往左走,很快就来到一个篱笆沿著一座谷地往内弯的地方。距离高篱不远的地方有条小路蜿蜒的朝著高篱延伸,缓缓往下倾。这条小路两边有著缓缓升高的砖墙,走到一半,两边的砖墙就在小路上会合,底下是一个钻过高篱的隧道,通往另一边的谷地。小胖博格在这边停了下来。「再会,佛罗多!」他说。「我真希望你们不要走进森林里。但愿你们不会在天黑以前就需要别人救援。祝你们日日天天都好运!」「只要前方没有比老林更糟糕的未来,我就已经算是好运了,」佛罗多说。「告诉甘道夫沿著东方大道快点赶上,我们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走上大路,尽可能的赶路。」最后,他们一起大喊「再见!」,骑马走下斜坡,钻入隧道,消失在佛瑞德加的视线中。隧道里面又黑又湿。另一端则是一扇由厚重铁条所打造的栅门。梅里下了马,打开门锁,当所有人通过之后,他将门一拉,锁喀达一声的扣上了。这声音听起来充满了不祥的感觉。「你们看!」梅里说。「你们离开了夏尔,来到外面的世界了。这里就是老林的边缘。」「有关老林的传说都是真的吗?」皮聘问道。「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些故事,」梅里回答。「如果你说的是小胖的保母常说的鬼故事,有关什么地精和恶狼之类的传说;那我的答案是否定的。至少我不相信这些鬼故事。但这座森林的确有些古怪。这么说吧,这里的一切事物都彷佛自有主张,对外界的变动更敏感,和夏尔的环境大不相同。这里的树木不喜欢陌生人。它们会注意著你。通常,只要天还是亮著的,它们就只会看著你。偶尔,对动物最有敌意的老树可能会刻意丢下枝干、伸出树根绊人、或是用须根缠住你。但人家告诉我,晚上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如果是以晚上来说,我只有来过这边一两次,而且都不敢离高篱太远。我感觉所有的树木好像都在窃窃私语,用无法辨认的语言交谈著各种阴谋和计画。几乎每一株树的枝枒都鬼气森森的无风自动。我听人说,这些树木真的会移动,而且会把陌生人团团围住。事实上,很久以前它们曾经攻击过高篱。它们将自己根深蒂固的移植到篱笆旁边,以树干的重量压上去。后来,哈比人为了保护家园,砍掉了成百的树木,在老林里面放大火清地,在高篱东边烧出了一条长长的空地来。在那之后,树木就放弃了攻击的行动,变得更不友善。距离那场大火不远的地方至今都是寸草不生。」「这里对人有威胁的只有树木吗?」皮聘问。「在另一边住著很多奇怪的生物,」梅里说,「至少人家是跟我这样说的。不过,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些家伙。我只能确定,这里有些生物会制造出足迹和兽径。随时随地只要进来这座森林,你都可以找到明显的痕迹。但这些痕迹和兽径似乎会照著奇怪的规律进行变动。离这隧道不远的地方以前有条很宽的大路,通往篝火草原,然后它会再往我们要走的方向延伸,往东,再往北。我要找的就是这条路。」一行人离开了隧道口,骑上空旷的谷地。在谷地的对面有条不太明显的小径通往森林中。这条路大概长几百码左右,但一到森林边缘路就消失了。穿过森林中浓密的枝枒往回看,众人还依稀看得见高篱的位置。在他们前方则只剩下各式各样的树干:有直的、有弯的、扭曲的、斜的、瘦的、宽大的、纤细的、光滑或是充满树瘤的。唯一的共通点就是所有的树皮上都长满了黏呼呼的苔藓。只有梅里看起来很高兴。「你最好赶快带路找到方向,」佛罗多提醒他。「不能让我们走散,或是搞不清楚高篱在哪个方向!」他们骑著马在树林中穿梭,小心的躲开地面交错的树根。地上寸草不生,地势也变得越来越高。随著他们越来越深入林中,树木看来也变得更黑暗、更高耸、更密集。除了树叶上凝结水气滴下的声音外,整座森林没有任何其它的动静。暂时,这些树木还不会窃窃私语、轻举妄动;但是,所有人都有种不安的感觉,彷佛正被人以敌视的眼光监视著。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不断滋长,不久之后,每个人都开始疑神疑鬼的四下打量,彷佛担心会遭到神秘力量的攻击。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出现任何小径的踪迹,树木似乎不停的挡住四人的去向。皮聘突然觉得再也忍受不了,毫无预警的大喊:「喂!喂!」他说。「我一点恶意也没有,麻烦你们让我过去好不好!」其他人都吃了一惊,纷纷停下脚步。这声喊叫彷佛被重重的廉幕给掩盖住一般含糊。森林中没有任何的回音和回答,只让人觉得一切都变得更为拥挤和提防。「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样做,」梅里说。「这对我们有害无益。」佛罗多开始怀疑这次到底能不能找到路径,自己决定踏入这恐怖森林的抉择是否正确。梅里不停的张望,似乎也不确定该往哪边走。皮聘注意到对方的神情。「你真厉害,没花多久的时间就让我们迷路了,」他说。不过,梅里却同时吹了声口哨,指著前方说。「幸好!幸好!」他说。「我就觉得这些树木真的有在移动。我想前面应该就是篝火草原了,原来的小径却不知道移到哪里去了!」随著他们朝著草原前进的脚步,附近的天色变得越来越亮。他们接著走出了树林的包围,来到了一块圆形的空旷草地上。他们抬头一看,惊讶的发现天空竟然是清澄的蓝色。因为,原先他们在森林的茂密植物阻挡之下,连大雾的消失和升起的太阳都无法得见。不过,太阳这时还没有高到足以越过四周的植物,照进这块空地中。在靠近这块草地周围的地方,树叶显得额外茂密和集中,似乎想要滴水不露的阻隔这块土地。这块空地上几乎都是低矮的杂草和一些较高的野生植物,包括了:茎叶特别发达的毒胡萝卜、木茎的西洋芹,在散布四处的灰烬中茂密生长的火迹地杂草、猖獗的蕁麻和蓟类植物。这地方看来确曾饱经劫火,但和四周的森林比较起来,却成了一座让人轻松许多的美丽花园。哈比人们感到振奋许多,纷纷翘首期盼温暖的阳光照进这空地。在草地的另一端,由老树所构成的铜墙铁壁间有一道空隙,众人可以清楚的看见一条小径深入密林。小径不窄,顶上也难得的有足以让阳光照入的空隙;不过,里面那些邪恶的老树有时摇动著诡异的树枝,遮住这难得的空隙。不久之后,他们沿著这条小径再度进入密林。虽然这条路依旧不平坦,但这次他们进发的速度快多了,心情也开朗许多。因为,在他们的眼中看来,森林终于退缩了,会让他们不受阻碍的通过。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森林中的空气开始变得凝滞、燥热。两旁的树木越来越靠近,让他们再也无法看见远方的景象。此时他们更能够强烈的感受到整座森林的恶意向他们直扑而来。在这一片寂静中,小马踏在枯叶上的蹄声和偶尔被树根阻挡的声音在哈比人们耳中回响著,成了一种煎熬。佛罗多试著唱歌激励大家,但不知为什么,他的声音变成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嗫嚅声。*喔!漫步在黑暗之地的旅行者,别绝望啊!黑暗不会永远阻隔,森林不会永无止尽,最后定可看见阳光照在小径:不管是太阳落下或升起,黄昏晚霞或是美丽晨曦。无论东南西北,森林不会永无止尽???*止尽─连他自己唱完最后两个字都无法继续下去。四周的气氛彷佛突然沈重下来,连说话都觉得有种莫名的压力。就在他们身后,一根巨大的枯枝从高处落下,轰然砸在地面。聚拢的树木似乎再度阻挡了他们面前的道路。 「它们多半是不喜欢什么森林不会永无止尽的说法,」梅里说。「我们现在还是先别唱。等我们走到森林边,看我们再给它一个大合唱!」他兴高采烈的说著,即使内心有什么忧虑,也没有表现于外。其他人默不吭声。他们觉得十分沮丧。佛罗多觉得心头压著千斤重担,每走一步就对自己向这些树木挑釁的愚行感到后悔。事实上,他正准备停下来,如果可能的话,甚至提议众人回头;但就在那一刻,事情有了新的转机。小径不再蜿蜒上升,道路变得平坦许多。黑暗的树木往两边后退,众人这时都可以看见面前宽阔、平直的道路。他们甚至可以看见一段距离之外有座翠绿的小丘,上面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的树木,在这一片森林中显的十分突兀。这条小径似乎就直朝著那小丘而去。 众人眼看可以暂时脱离森林的笼罩和压迫,于是重新打起精神拼命赶路。小径下倾了一段距离,接著又再度往上爬升,终于带他们来到了陡峭的小丘底部。小径一出树林就混杂在草地中,变得不再那么明显。小丘四周的树林包围著它,彷佛像是秃头周围一圈浓密的头发一样诡异。哈比人牵著马儿往上爬,一路来到了山丘顶。他们从山顶眺望四周。附近在太阳的照耀下尚称明亮,但还是有些迷蒙雾气飘浮在远方,因此,哈比人们也无法看清远处的景象。近处的雾气几乎全都散去了,但四周还是零星点缀著一些浓雾。在他们的南边,森林中有条看来十分蜿蜒的凹陷,浓雾像是白烟一般的持续从中冒出。 「那里,」梅里指著那个方向说,「就是柳条河。柳条河从山上流下来,往西南方走,穿越森林的正中央,最后和烈酒河于篱尾处合流。我们可不能往那边走!柳条河谷据说是整座森林中最诡异的地方,根据传说,那里是一切怪事的根源。」其它人纷纷朝著梅里指著的方向看去,但除了浓密的雾气和深谷之外什么也看不见;在河谷之外,森林的南方也隐没在雾气中。太阳现在已经升到了半空,让山上的众人都觉得热了起来。现在多半已经十一点了,但秋天的晨雾依旧没有完全散去,让他们无法看见远方。往西看去,他们最多只能看见高篱的依稀影像,在其后的烈酒河就已经完全无法辨认。让他们抱持最大希望的北方则是连他们的目的地:东方大道的影子都看不见。一行人彷佛站在树海的孤岛上,四周都成了一片迷蒙。 东南方的地势则是十分陡峭,山坡似乎一直延续到浓密的森林中;这真的就像从海中升起的海岸一样。他们就这样坐在坡上,俯瞰著这一片绿色的密林,吃起了午餐。等到太阳越过了天顶之后,他们终于可以看见东方老林边缘外的山丘轮廓。这让他们大为振奋,能看见森林边境之外任何的事物都是好的;不过,如果有别的选择,他们是不会往那个方向靠近的。古墓岗在哈比人的传说中是个比森林更邪恶的地方。 不久之后,他们终于下定决心继续前进。带著他们来到这座小丘的道路又再度出现在山的北边。不过,他们没走多久就发现这条路一直往右偏,很明显的是通往柳条河谷:这可不是他们想要去的地方。经过一段讨论之后,他们决定离开这条路,直接往北边走:因为他们虽然在山丘上看不见东方大道,但它一定就在那个方向,距离也不应该太远才对。除此之外,北边看起来也比较乾燥、比较开阔,山坡上的树木似乎也少一点;在那边松树和柏树取代了这里的橡树和白杨木,看来让人安心许多。 一开始这决定似乎非常正确:众人前进的速度很不错,唯一让人有些担心的问题是每当他们看到太阳的方位时,都会有种道路持续往东方偏的感觉。不过,不久之后,树木却又开始合拢起来。怪异的是,这正是从远处看来树林开始变得稀疏的同一个位置。道路上更开始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深沟,彷佛是被巨大车轮碾过的痕迹一样,在这些深沟中还长满了大量的荆棘。而这些深沟每每都是毫不留情的切过他们所走的道路,导致每次一行人都必须牵著马匹狼狈的走下,再艰辛的爬出。小马们非常不适应这样的跋涉和地形。每当他们好不容易下到深沟中时,眼前都一定会是浓密的矮灌木和纠结的野生植物。不知道为什么,如果他们往左边走,所有的植物就会纠缠在一起,让他们无法通过;只有当他们往右边走的时候,这些植物才会让步。往往他们还必须在深沟中跋涉相当的距离之后才能够找到路爬上对岸去。每一次他们爬出深沟之后,眼前的树木就显得更为蓊郁、更为幽暗;只要一往左、往上坡走,眼前的路就会显得难以通过。最后,他们只得照著这股莫名的意志不停的往右、往下坡走。 大概过了一两个小时之后,他们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只知道从很久以前一行人就已经偏离了北方的方向。他们只能够照著一条安排好的道路向东南前进;而这是由外来的意志替他们决定好的。他们只能别无选择的朝著森林的中心而去。 快傍晚的时候,他们又走进了一个比之前的深沟都要陡峭、深邃的地堑。它的坡度陡到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根本无法牵著马和行李再爬出来。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只是沿著深沟往下走。地面开始变软,有些地方甚至如同沼泽一样发出恶臭,两边的沟壁也开始冒出泉水。很快的,众人的脚下就出现了一条穿梭于杂草间的小溪。接著,地势急遽下降,小溪的水流变得越来越急、越来越强。众人这才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天空都被树木遮蔽的溪谷中。在踉跄的前进一段距离之后,他们突然走出了狭窄的空间,彷佛走出地牢的大门一般,哈比人终于再度看见了阳光。在他们走到空地上之后才发现,他们所脱离的是一个陡峭的几乎如同悬崖一样的峡谷。在峡谷出口处是一块长满了杂草的空地,远方也可以看到另外一个同样陡峭的山壁轮廓。金色的阳光懒洋洋的照在两座山壁之间的空地上。在空地正中央的是一条看来十分慵懒的褐色小溪,两旁夹杂著古老的柳树。柳树替这条蜿蜒的小溪遮档著阳光、河中也倒著许多枯死的柳树,充塞著无数掉落的柳叶。这块空间彷佛全部被柳树所占据;河谷中吹过一阵温暖的秋风,所有的柳叶都在枝枒上飘动著、草地发出窸窣的声音、柳树的枝干跟著咿呀作响。「啊,至少我现在终于知道这是哪里了!」梅里说。「我们走的方向跟计画完全相反。这就是柳条河!让我先去打探一下状况。」他一溜烟的钻进阳光照耀下的野草中。不久之后,他跑了回来,向大家报告山壁和小河之间的土地蛮结实的,有些草地甚至一路长到河岸边。「还有,」他说,「河的这边有道很类似脚印的痕迹。如果我们往左走,跟著那足迹,我们应该可以从森林的东边钻出去。」「可能吧!」皮聘说。「但前提是那脚印必须一直走出森林,不会带著我们走到沼泽里面才行。你想会是什么人、为了什么原因留下脚印?我觉得那恐怕对我们没什么好处。我对这座森林和里面的一切都抱持著怀疑,而且我也开始相信这里的传说都是其来有自的!况且,你知道我们要往东走多远才会走出森林吗?」 「我不知道,」梅里说。「我从来没这样走过。这次我根本连走进柳条河多远了我都不知道,更别提怎么会有人来到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弄出足迹来了。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我只能说暂时看不出有别的脱困方法。」既然别无选择,他们也只能把这足迹当做唯一的希望。梅里领著众人踏上他所发现的足迹。此地的杂草、芦苇兴盛蓬勃,放眼望去几乎都比他们还要高。不过,这道足迹开辟出了一条小路,让他们走起来不会太辛苦。而且,这条小路还非常聪明的避过了许多恶臭的池水和沼泽,让一行人免除了身陷沼泽的危机。这条小径穿越了许多河谷,延伸进入柳条河流出森林的河口;每当他们遇到这样无法徒步渡过的阻隔时,就会看见面前有著经人刻意摆放的树干或树枝搭成的简陋桥梁。 众人开始觉得非常的燥热。各种各样的苍蝇在他们的眼前和耳朵旁边乱飞,下午的烈阳毫不留情的照在他们的背上。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一个有著遮荫的地方:许多粗大的灰色枝枒遮住了小径上头的天空。一进去这个区域,他们就觉得举步维艰。睡意彷佛从地面流进他们的血管中,更从空气中降落在他们的头上和眼中。 佛罗多感觉到下巴垂了下去,头也不住的点著。走在他前面的皮聘四肢著地的趴了下去。佛罗多被迫停了下来。「没用的,」他听见梅里说。「我们不休息就再也走不动了。一定得小睡片刻才行。柳树底下好阴凉。苍蝇也少多了!」佛罗多不喜欢这种感觉。「清醒一点!」他大喊道。「我们还不能够睡觉。我们一定得先走出森林才行。」此时,其他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力,根本无法了解坚持的重要性。站在旁边的山姆也开始打起呵欠,惺忪的双眼不住的眨动。佛罗多自己也突然觉得非常想睡。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四周一片死寂。苍蝇不再发出嗡嗡声。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只能听见有个温柔的声音在哼著,彷佛有首轻柔的摇篮曲在他耳边萦绕,这一切似乎都是从头上的枝枒中传来的。他勉力抬起沈重的眼皮,看见头上有一株巨大的老柳树。这棵柳树巨大的可怕,树枝如同拥有细长手指的灰色手臂一样,纵横交错的伸向天空;扭曲生瘤的树干则是穿插著巨大的裂缝,如同狞笑的大嘴,配合著枝枒的移动发出咿呀声。在明亮天空衬托下飘扬的落叶让佛罗多觉得十分晕眩,脚步一个踉跄就仰天在草地上躺了下来。 梅里和皮聘拖著脚步往前走,头靠著柳树干躺下来。树干上的裂缝悄然无声的张开,让两人在它怀中沈睡。两人抬起头,看著灰黄的树叶在阳光下摇动著、发出美妙的乐音。梅里和皮聘不约而同的闭上眼,似乎听见有个难以辨认的声音正述说著清凉的河水和沈眠。他们在这魔咒的笼罩下不再坚持,在灰色的老柳树脚下沈沈睡去。 佛罗多躺在地上,和一波波袭来的睡意不断搏斗;最后勉强挣扎著再度站起身。他突然对冰凉的溪水有了强烈的渴望。「等等我,山姆,」他结巴的说。「我要先泡泡脚。」他神智不清的走到老树靠河的那边,跨过那些盘根错节、如同毒蛇一般伸入水中饥渴啜饮的树根。他找了条树根坐下来,将滚烫的小脚放进冰凉的褐色溪水中,就这样靠著树干突然睡著了。 山姆坐下来,抓著脑袋,拼命的打哈欠。他觉得很担心。天色越来越晚,这突如其来的睡意实在很可疑。「让我们想睡的一定不只是太阳和暖风的影响,」他嘀咕著说。「我不喜欢这棵大树。我觉得他很可疑。这棵树好像一直在对我们唱催眠曲!这样不行!」他奋力站起身,蹒跚的走去察看小马的情形。他发现有两匹马已经跑离了小径,正好赶上将它们牵回另外两匹马的身边。此时,他突然听见了两个声音:一个很大声,一个很低微却十分清晰。大声的是有什么沈重的物体落入水中的哗啦声,清晰的是彷佛有扇门关起来的咿呀声。 他急忙冲到河岸边。佛罗多就坐在水里面,有根粗大的树根正把他往水里压,但他毫无抵抗之意。山姆一把抓住他的外套,死命的将他从树根下拉出,拖到岸上去。历劫余生的佛罗多几乎立刻就醒了过来,不停的呕吐和咳嗽。「山姆,你知道吗,」他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这个树妖怪把我丢进水里!我可以感觉的到!它把树根一扭,就把我压到水里去了!」「佛罗多先生,我想你应该是在作梦吧,」山姆说。「如果你想睡觉就不应该坐在那种地方。」「其他人怎么样了?」佛罗多慌乱的问。「不知道他们在作什么梦?」他们立刻绕到树的另一边去,山姆这才知道刚刚听见的咿呀声是什么。皮聘消失了。他刚刚躺的那个裂隙阖了起来,把他完全吞了进去。梅里则是被困在树缝内:另外一道裂缝像是钳子一样将他的上半身给夹了进去,只剩下两只脚露在外面。 佛罗多和山姆起先死命的敲打皮聘原先躺著的地方,然后又试著撬开咬住梅里的可怕裂缝。这两次尝试都是白费力气。「怎么会这样!」佛罗多狂乱的大喊。「我们为什么要进这个可怕的森林?我真希望我们现在都还在溪谷地!」他用尽全身力气,使劲踹了树干一脚。一阵十分微弱的晃动从树根一路传送到树枝,树叶晃动著、呢喃著,似乎在嘲笑著两人徒劳无功的努力。 「佛罗多先生,我们行李里面有斧头吗?」山姆问。「我带了一柄小手斧来砍柴火,」佛罗多说,「要对付这种大树实在派不上用场。」「我想到了!」山姆一听到柴火立刻想到新的点子。「我们可以点火来烧树!」「或许吧,」佛罗多怀疑的说。「但也有可能把皮聘给活活烤熟。」「至少我们可以先威吓或是弄痛这棵树,」山姆激动的说。「如果它胆敢不放人,就算用啃的我也要把它弄倒!」他立刻跑回马匹旁,带回两个火绒盒和一柄手斧。两人很快的将乾草和树叶以及一些树皮收集起来,将一堆树枝聚拢成一堆。他们将这些柴火通通搬到人质的对面去。山姆用火绒盒一打出火花,乾草立刻就被火舌吞食,开始冒出白烟来。火焰发出劈啪声,老树的树皮在火焰的舔食之下开始变的焦黑。整棵柳树开始不停的颤动,树叶似乎发出愤怒和疼痛的低语声。梅里突然大声惨叫,而树干的深处也传来皮聘含糊的吼声。 「快把火灭了!快灭了它!」梅里大喊著。「如果你们不照做,它会把我夹断。这是它说的!」「谁?什么?」佛罗多赶忙跑到树干的另一边。「快灭火!快灭火!」梅里哀求道。柳树的枝枒开始不停的晃动。四周的树木突然间纷纷开始颤动,彷佛有阵愤怒的微风从老柳树为中心往外扩散,让整座森林都陷入了暴怒之中。山姆立刻踢散了柴火,踏熄了火焰。佛罗多慌乱中下意识的沿著小径狂奔,大喊著*救命!救命!救命!*连他自己都听不太清楚这呼救的声音,柳树枝叶所掀起的狂怒之风几乎将它完全掩盖住了。他觉得走投无路,感到无比绝望。 突然间他停下了脚步。他觉得自己彷佛听见了回音,但这回答是从他身后,森林的更深处所传来的。他转过身仔细倾听著,很快的他就确定不是自己的耳朵在作祟:的确有人再唱歌。一个低沈、欢欣的声音正在无忧无虑的唱歌,但歌的内容却是随口的胡诌:呵啦!快乐啦!叮铃当叮啦!叮铃当叮啦!跳一跳呀!跟著柳树啊! 汤姆?庞,快乐的汤姆,汤姆?庞巴迪啦!*佛罗多和山姆半是害怕、半是期待的呆立当场。突然间,那声音在呢喃了一连串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的言语之后,又唱了起来:嘿!快乐来啦!罗哈哈!亲爱的哇!季节的风如同羽毛一般轻柔的啊。沿著山坡飞舞,在阳光下跳舞,在门前等待著冰冷星光的替补。我的美人儿啊,河妇之女啊,纤细一如柳枝,清澈好比泉水哇!老汤姆为你带来盛开的莲花,步履轻盈的往家跑,你是否听见他的歌声啊?嘿!快乐来啦!罗哈哈!快乐的受不了,金莓,金莓,快乐的黄莓笑!可怜的老柳树,快把树根收! 汤姆急著要回家。夜色赶著白天走!汤姆摘来莲花送回家。嘿!来啦罗哈哈!你是否听见他的歌声啊?*佛罗多和山姆著魔一般的站著。怒风止息下来。树叶软垂在无力的树枝上。接著,在另一段歌声的伴奏下,佛罗多眼前的小径上出现了一顶高高的旧帽子,它的帽缘很宽,帽带上上还插著长长的蓝色羽毛。戴著帽子的人手舞足蹈的跳了出来。虽然两人不太确定这人的种族,但至少知道这家伙的身材对哈比人来说太高、太壮了些。不过,他的身高似乎还没有高到足以加入大家伙的行列,但他所发出的声音却毫不逊色。他粗壮的腿穿著一双黄色的大靴子,一路横冲直撞的彷佛像是要去喝水的大水牛。这人蓄著一脸褐色的胡子,穿著蓝色的外套,双颊红的跟苹果一样,还有一双又蓝又亮的眼睛。他的脸上有著无数由笑容所挤出的皱纹,手中则是拿著一片大树叶,上面盛著许多的白荷花。 「救命啊!」佛罗多和山姆不约而同的冲向他。「哇!等等!等等!」那老家伙举起一只手示意,两人彷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挡了下来。「两位小家伙,你们气喘吁吁的要去哪儿啊?这里是怎么一回事?你知道我是谁吗?在下汤姆?庞巴迪。告诉我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汤姆要赶路哪!别压坏了我的荷花!」「我的朋友们被柳树给吃了下去,」佛罗多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梅里先生快被夹成两半了!」山姆大喊著。「什么?」汤姆?庞巴迪跳起来大喊道。「是柳树老头?这可真糟糕啊!别担心,我很快就可以解决。我知道要用什么调子对付他。这个灰噗噗的柳树老头!如果他不听话,我会把它整的死去活来。我会唱出一阵狂风,把这家伙的树枝和树叶全都吹光光。可恶的老柳树!」他小心翼翼的将荷花放在草地上,跑到树旁去。他刚好看见梅里伸出的双脚,其它的部分几乎全被老树给拉了进去。汤姆把嘴凑进那裂缝,开始用低沈的声音歌唱。旁观的两人听不清楚歌词,却注意到梅里被这声音给惊醒了,他的小脚也开始死命的乱踢。汤姆跳了开来,顺势撞断了一根柳树的枝干。「柳树老头,快放他出来!」他说。「你倒底在想些什么?你不应该醒来的。好好的吃土、深掘你的树根!大口喝水!沈沈睡去!庞巴迪劝你不要多事!」他一把捉住梅里,将他从突然打开的裂隙中拉出来。 嘎吱一声,另一个裂隙打了开来;皮聘从里面飞出来,彷佛被人踢了一脚。裂隙喀达一声再度阖上,一阵颤动从树根传到树枝,最后陷入一片死寂。「谢谢你!」哈比人争先恐后的道谢。汤姆?庞巴迪哈哈大笑。「哈哈,小家伙们!」他低头看著每个哈比人的面孔。「你们最好跟我一起回家!桌上摆满了黄乳酪、纯蜂蜜,白面包和新鲜的奶油。金莓在等我回家哪。等下吃饭的时候我们再好好聊。你们放开脚步跟我来!」话一说完,他就拿起荷花,比了个手势示意大家跟上,又继续手舞足蹈的沿著小径往东走,口中还唱著那些胡诌的小调。哈比人们对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一时间还是无法适应,只能默默不语的尽快跟著跑。但这还不够快,汤姆很快的就消失在它们面前,歌声变得越来越遥远。突然间,他的声音又精神饱满的飘了回来!快跑啊,小朋友,沿著柳条河走!汤姆要先回家点起蜡烛火。太阳西沈,很快就得摸黑走。当暮色笼罩,家门才会打开,窗户中透著暖暖黄光。别再害怕夜色!别再担心柳树阻挡!别怕树根树干捣乱!汤姆就在前方。呵嘿!快乐的啦!我们就在前方!*这段歌声一结束,哈比人们就什么也听不见了。太阳也凑巧的在此时落下。他们想到了烈酒河沿岸的万家灯火,雄鹿家窗户中透出的温馨气氛。许多的阴影遮挡在小径上,两旁的树枝彷佛都虎视眈眈的瞪著他们。白色的雾气开始从河上升起,笼罩在两岸的树林间。从他们脚下还升起了许多的雾气,和交错的树根混杂在一起。很快的,小径就变得十分模糊难辨,一行人也觉得无比的疲倦。他们的腿跟铅一样重,两旁的树丛和杂草间传来各种各样诡异的声音。如果他们抬起头,更可以看见许多多瘤、扭曲的面孔从小径旁低头看著他们,脸上露出狞笑。众人开始觉得这一切都是一个恶梦,他们只是在一个永远无法醒来的恶梦中跋涉。正当他们想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发现小径的坡度开始慢慢的上升。潺潺的水声传进他们耳中。在黑暗中他们似乎可以看见小河汇聚成了一座瀑布,白色的泡沫搭配著溪水哗啦啦的往下落。就在这里,森林到了尽头,迷雾也不再围绕。一行人走出了森林,踏上了一圈翠绿的草地。河水到了这边变得十分的湍急,似乎笑嘻嘻的迎接他们;而天上的星光照耀在跃动的河水上,让他们看见了新的奇观。他们脚下的草地又软又整齐,似乎有人经常在整理。背后的森林被修剪的整整齐齐,好似一座篱笆一样。小径现在成了两旁点缀著石头的美丽道路,一路通往一座圆丘的顶端。在更远处是另一座山坡,以及温暖的灯火。小径跟著上上下下,沿著和缓的斜坡通往那灯火。接著,一片黄光从开启的门内流泄而出。那就是汤姆?庞巴迪的家。小丘后面则是一座陡峭的高地,之后则是绵延进东方夜空的古墓岗。哈比人们和小马都急匆匆的赶向前。他们的疲倦和恐惧彷佛都消失于无形。*嘿!快乐的来啦!*这首歌是欢迎他们前来的歌。嘿!快乐的来啦!亲爱的朋友快点来! 哈比人!小马儿!我们都喜欢朋友来,宴会开!精彩节目快开始!好听歌儿一起唱!*接著是另一个清澈、如同春天一样充满活力、包容一切的声音。那声音彷佛是从高山上清晨中流泄而出的泉水,银亮亮的在这夜色中欢迎他们:歌儿快开始!我俩一起唱歌颂太阳,星辰,雨水和迷雾,还有多云的天气和月亮,露水落在羽毛中,光芒照在树叶上,风儿吹过石南花,清风拂大岗,荷花漂在水面上,深池旁边杂草长,老庞巴迪和那河之女儿一起唱!*在那歌声中,哈比人全站在金黄的灯光照耀下,动也不动的倾听著。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魔戒(第三部):王者无敌魔戒(第二部):双城奇谋魔戒(第一部):魔戒再现魔戒3:王者无敌魔戒2:双城奇谋魔戒1:魔戒再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