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45章 邀得二三知己在,谈古论今说华年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作品集

第445章 邀得二三知己在,谈古论今说华年更新时间:2018-06-09


    “是我输了。”



    此话一出,语惊四座。



    “这,怎么回事啊?”宋老板表示这戏他演不下去了,完全一脸懵逼啊!



    快走到桌前的吕大师冷不丁听了这么一句,脚下一个趔趄,还好及时扶住了桌沿才站稳。



    旁边站着的小徒弟连忙上来扶他,吕大师一拂手,推开了他的搀扶。



    刚才吕大的那句话,在他耳膜里轰轰乱响。



    他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直瞪瞪地看着自己儿子的脸,露出怎么也抓不住要领的神情。



    对于这个结果,他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感觉像是走到台上领奖的时候突然被告知自己落榜的茫然和不知所措,那种落差简直让人抓狂。



    “怎么会?”他喃喃道:“你这个分明……”



    “爸。”吕大有些烦躁地打断了他,用最后残留的一丝理智慢慢将茶壶放在桌面:“你看一下就知道了。”



    时间,何为时间?



    如吕大这般,直接做出计量时间的工具,在表面上是没毛病的。



    但是真要计较到文字上面,这日晷仪只能说勉强切题。



    而赵崇杉的作品,却是直接将时间都压缩了进来。



    论技艺,论功底,吕大师都是坚信自己儿子绝对不可能弱于其他人的。



    但是为什么吕大看一眼就自己认输呢?



    这么年轻的男孩子,难道还真能体会到何谓时间何为岁月?



    带着这样的疑问,吕大师定了定神,伸手拿起茶壶。



    轻而小巧的茶壶盖,拿在手里恍若无物。



    吕大师看向过中,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是什么啊……



    深褐色的壶体,里面竟然有一条一条浅而细的纹路,盘旋着,于中心会合。



    那些纹路上,又着有大量细而碎的闪光点,莹莹闪烁。



    尤其当他轻轻摇晃茶壶的时候,那些光点竟然也会随着移动,却始终都在那细细的纹理上,仿佛正在慢慢运转。



    他情不自禁地被它所吸引,仿佛置身于空茫的太空,飘飘然已忘了此时身处何时何地。



    吕大师本身也好茶,不管是为了风雅还是真心喜爱,他也是收藏了不少茶壶的。



    茶壶属于四大艺术的总和,融诗、书、画、印为一体。



    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茶壶,会是这样制作的。



    这是真正的静若处子,灿若银河。



    捧着这一个茶壶在手里,仿佛托起了一整个星空。



    但是当盖上盖子以后,那一片星空却又成为了心里最深处的秘密,没有任何人能窥探。



    通体雅致细腻,打磨得极为光滑,手感颇为舒适。



    吕大师忍不住多摩挲了几下,心里颇为感叹。



    这个茶壶,它竟将华夏文化的精髓统一在了一起,完美地体现出了“淡泊和平,超世脱俗”的气质。



    虽然不想说得太过残忍,但是……



    那个日晷仪与这茶壶放在一起的话,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它太美,太有灵气。



    不同于日晷仪的表面文章,这茶壶是真正将日月放入了壶中。



    吕大师甚至有了一种将其据为己有的冲动,如果能邀上二三好友,用这茶壶来泡茶,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情!



    那可是真正的“邀得二三知己在,谈古论今说华年”了……



    真的还会有人拿它来喝茶吗?



    如果真的拿来装茶,却又感觉没有任何茶叶配得上它。



    放什么茶叶都是对它的亵渎。



    “爸,你怎么看?”吕大的声音打断了吕大师的思路。



    恍然回过神来,竟好像已经渡过了漫长的岁月一般,呆了十来秒才总算找回了自己的神思。



    “这个……”吕大师为难了。



    如此精妙绝伦的作品就在眼前,要他昧着良心说是自己儿子赢的话,那真的不可能。



    不说还有裁判还有直播间里的观众,就说吕大自己这一关就过不去。



    真要这样做的话,就是从根本上,对他的羞辱。



    一个手艺人,可以败,但不可以耍赖。



    败了就去学,这不耻辱。



    但是耍阴谋诡计,去强行夺取不属于自己的荣耀。



    那不是聪明,而是自己在拿前程开玩笑。



    就算能获一时之利,等到了天下扬名之日,这过往便会变成一根耻辱柱。



    死死地将其钉在上面,永远不能脱身。



    吕大师打了个寒颤,忽然有所领悟。



    看向赵崇杉依然平静的眉眼,他很认真地探询着,想看出点什么。



    但是,没有。



    什么也没有。



    没有鄙夷,没有愤恨,更没有恼怒。



    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心境,他不成功谁成功?



    吕大师眼底的疑惑转为欣赏,轻轻地放下茶壶,拍了拍赵崇杉的肩膀:“赵先生是吧?真是不错啊,我宣布,这一局,依然是你赢了。”



    “谢谢。”虽然在道谢,但赵崇杉脸上一点感激的神色也没有。



    本来嘛,这是他该得的!



    他谢他做什么。



    没等吕大师高兴完,赵崇杉幽幽地看着他:“那,请问吕家有谁是玉雕师吗?我师兄已经准备好了。”



    吕大师脸上的笑容,彻底僵住了。



    这死孩子!



    偏偏吕二少不知死活,大大咧咧地道:“没啦!只有我爸会玉雕,我哥只会做木雕!”



    “原来是吕大师,失敬失敬。”方毅一脸诚恳地看着他:“您先请。”



    我呸。



    吕大师心里忿忿不平,凭什么他要和这毛头小子比试?



    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一个级别的!



    看出他的想法,赵崇杉嘻嘻一笑,一边收拾着工具,一边状似无意地道:“咳,挑战帖一旦发出,就必须走完流程哦!”



    是啊,他们接了帖子,万没有比到一半又不比了的。



    那说出去感觉更丢人!



    真是恼火!



    怎么就搞到了这个地步了?



    吕大师忽然想起,是自家那个不成材的二愣子把这人给招来的,顿时恨恨剐了二儿子一眼。



    满脑门官司的吕二少表示很茫然,他爹又怎么了?明明他一直站这看着哪都没去啥都没干啊!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权衡了多方的因素,将所有问题都想了一遍。



    吕大师最后走回座位,拿过帖子,微笑着道:“不必比了。”



    “嗯?”赵崇杉和方毅都怔住了。



    “我明白陆大师的意思了。”吕大师挺直脊背,目光悠远,眉宇间竟没有什么怨恨之情:“他是想通过你们告诉我,匠人为匠,应忠于技艺,行有所止,练技先炼心……我懂了。”



    “……啊?”



    大师你想多了,师父没有这个意思!



    看着他俩震惊的神色,吕大师自认为是猜中了,爽朗一笑:“好!承蒙陆大师看得起,第一家来挑吕家,我吕某人先行谢过,改日再登门道谢!”



    “……”



    话说到这份上,方毅也没再坚持要和他比试。



    酝酿了一下,方毅还是笑着道:“吕大师果然博学多才,师父曾说,匠人就是手和心合二为一的劳动,当时我没大明白,今日听了吕大师这番话,倒是瞬间就明白了。”



    若是换成旁人,这样的吹捧之言绝对会一马屁拍到马蹄子上。



    但是由方毅说出来,却无比的顺耳。



    吕大师难得的笑得满脸慈祥,虽然因为向来板着脸,脸上的纹路极深,笑比哭还吓人,但是还是很难得了。



    至少他的心情是真的挺愉悦的。



    旁边的赵崇杉很没眼色地补上一句:“另外,吕二先生昨天得的一块金丝楠木料,是在宋老板店里拿错了的……”



    那一瞬间,风起云涌。



    不止吕大师变了脸色,就连吕大也瞬间明白了今天这灾是怎么来的,眼刀子梭梭飞,吓得吕二少脸都白了。



    “啊,您放心,我明天就让犬子亲自给您送过去,哎呀真是抱歉,还让你们亲自来一趟。”吕大师努力维持着笑容,坚持得很是艰难。



    寒喧一番,吕大师亲自送他们出门,并约好了等陆子安回来就上门拜访。



    从吕家出来的时候,方毅还带着和煦的微笑。



    等坐到了车上,他脸上的笑容就瞬间冷了下来,凉凉地盯着赵崇杉。



    “师兄……”赵崇杉脖颈上的汗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浑身发炸:“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呵。”方毅打量他一眼,玩味地笑:“不错啊,这么嚣张的是吧,很有自信是吗?出门前大师兄怎么说的?必须十拿九稳!你就是这么稳的?”



    一听这话音,赵崇杉就知道坏事了。



    他刚才比试的时候托大了,师兄要来清算总账了。



    “不是,师兄你听我解释啊!”赵崇杉嚷嚷着,理直气壮地道:“高手过招,点到为止嘛!你看,别人都以为我会赢得很艰难,但我就不,我赢得很轻松!所以那吕大师才那么狡诈,比都不敢比了,你看这是不是省了好多力气!”



    “胡说八道!”方毅一巴掌糊他脑门儿上了:“你这叫什么点到为止?没看到吕大脸都阴沉得要滴水了吗?”



    赵崇杉的行为,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比试了。



    这是打击,从根本打压了吕大的自信。



    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轰轰烈烈地将他对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通通碾成了渣渣。



    “我错了我错了。”赵崇杉抱着脑袋没地躲,哎呀哎呀叫得欢:“我就是想另辟蹊径嘛!你看,在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的时候,却漫不经心抛出了小玩意儿,以不变应万变,下次去挑别人的时候他们保准吓得屁滚尿流!”



    见方毅露出深思的神情,他又得瑟起来了:“要是多来几个像吕大师这样不战而降的,我们能省多少时间!到时师父就很快就能回来了!”



    听了这句,方毅眉头一肃,咳了一声,瞥了眼前头开车的宋老板。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直播之工匠大师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