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传记 > 《梦汇英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雁夜的意志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梦汇英魂》 作者:作品集

第九十七章 雁夜的意志更新时间:2016-05-30

    (这章还原最真实的雁夜,他是我最敬重佩服的男人,为了喜欢女人,为了她开心一点,为了她脸上多一分微笑,为了她幸福多一毫,他选择自己牺牲。

    我打心底佩服他,因为我也是深深爱上一个女孩,说再多没用,雁夜的故事我再次放映出来,我对我爱的那个女孩感情也是这样,即使最后不能走到一起,但是看到他开心幸福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看到远坂凛喜爱的模样雁夜也是很高兴。

    “叔叔,谢谢你,这个我一定会珍惜的。”年幼的远坂凛摇着两只可爱的马尾道。

    “哈哈,既然你喜欢,叔叔也很高兴。”雁夜十分高兴傻傻摸了摸头,并偷偷看了眼葵,发现她瘦削的脸颊露出一丝丝笑容,心中也是十分高兴。

    他一边摸着凛的头,雁夜一边找另一件礼物要给的人。可是不知为何,公园里哪都没看见。

    “小凛,小樱在哪呢?”雁夜低头问道。

    一听到这个,凛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从来没有见过悲痛之色。

    那是一种小孩子被强迫接受了无法理解的事实后,大脑停止思考的表情。

    “樱她,已经,不在了。”

    带着空洞的眼神,凛一字一句地回答道,然后就像逃避雁夜的追问一般,跑回了刚才一起玩耍的孩子们中间了。

    “……”

    雁夜无法理解凛的话,然后他忽然发现,自己正用询问的视线看着凛的母亲,而她神色黯淡,就像逃避什么似的,涣散的眼光找不到一处焦点。

    “这是怎么回事……”

    “樱呀。她再也不是我的女儿,也不是凛的妹妹了。”

    干硬的口气,但比女儿要坚强。

    “那孩子,已经去了间桐家。”

    间·桐——

    那熟悉到让他感到忌讳的姓氏,一下子撕开了雁夜心头的旧创。

    “怎么会……到底是怎么回事,葵!?”

    “不用问也知道了吧?特别是你。雁夜。”

    凛的母亲——远坂葵,压抑住一切感情,看也不看雁夜,用冰冷的语气淡淡说道。

    “间桐家为什么需要有魔导师血统的孩子来继承家业,你应该十分清楚。”

    “为什么……为什么要答应呢?”

    “这是他·的·决·定。由远坂家长久以来的盟友——间桐提出的要求,他作为远坂的一家之长决定答应的……根本没有我插嘴的余地。”

    因为这样的理由,母与女、姐与妹血肉分离。

    她们当然无法接受,但葵和年幼的凛,都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一个魔术师。只能这样活下去。雁夜最了解这份命运的残酷。

    “……这样真的好吗?”

    雁夜的质问忽然变得十分强硬,对此葵也只能报以苦笑。

    “当我决定嫁入远坂家的那一刻开始,当我决定成为魔术师的妻子那一刻开始,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身上流着魔导之血的一族,没可能追求哪怕最平常的家庭幸福。”

    然后,对还要说点什么的雁夜,魔术师的妻子温柔而坚定地制止了他:

    “这是远坂和间桐之间的问题,对于脱离了魔术师世界的你来说。没有任何关系。”

    ——一边轻轻地摇着头,说完了这段话。

    一句话。把雁夜说得如同公园里的盘根大树,动弹不得,无力与孤独堵满了胸膛。

    从青春少女、到为人妻、到为人母,葵对雁夜的态度从来没有改变过:年长三岁的青梅竹马,一直像亲生姐弟一样亲密无间,关心他照顾他。

    这样的她。刚才却第一次说出那么绝情的话。

    “如果你能见到樱的话,请好好照顾她。那孩子,很亲你呢。”

    在葵目光的前方,凛活泼地、像是要把刚才的悲伤都发泄出去一般地尽情嬉戏。

    就像是说答案都在她身上一样,就像是跟无言伫立的雁夜保持距离一样。远坂葵带着身边所有母亲脸上应有的慈祥,只把侧脸亮给雁夜。

    但这一切,也被雁夜看在眼里,放在心里。

    坚强,冷静,接受命运的远坂葵。

    饶是如此,她的眼角也禁不住荡漾出些许泪珠,晶莹剔透。

    ***************************************这片故乡的景色,雁夜以为自己一生中已经再也不会再看到了,可是现在他正急步奔走在故土之上。

    无数次回到过这里,但从来没有过河踏进过深山镇。回想起来已经有十年了吧,与日新月异的新都不同,这里仿佛时光被停止一般,没有任何改变。

    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静谧街道,然而对于雁夜来说,放慢步子去看的话,唤醒的记忆没有什么值得高兴。把无用的乡愁抛在身后,他心中所想的,只有大约一小时之前与葵的问答。

    “……这样真的好吗?”

    意想不到的责问,让葵低下了头。这几年以来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口中会发出这么可怕的声音。

    不引人注目地、不留痕迹地……小心翼翼地活下去。愤怒、仇恨,这些都被雁夜留在了这个深山镇的寂静街道上。离开故乡后的雁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无论多么卑贱的事情、多么丑陋的情形,比起过去在这片土地上憎恶过的种种,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所以——对,像今天那样连声音都带上感**彩的情况,一定是在八年前。

    那时候的雁夜,不就是用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话向同一个女孩气势汹汹的吗。

    “这样真的好吗?”——那时候也是这么问的。面对着年长的青梅竹马,在她冠上远坂姓氏的前一天晚上。

    一辈子也忘不了,那时候她的样子。

    有点为难,有点抱歉,但脸上染满绯红的飞霞,点了点头。面对那份矜贵的微笑,雁夜败下阵来。

    “……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没可能追求哪怕最平常的家庭幸福……”

    这些话,都是假的。

    八年前的那天,当她接受那个年轻魔术师的求婚时,那份笑容明明写满了对幸福的期盼。

    而正是因为相信了那份笑容,雁夜才甘愿认输。

    决定要娶葵的男人,也许只有他,才是那个唯一能为她带来幸福的人。

    但他错了。

    他不该犯这个致命的错误,因为他本应比任何人都切身理解什么是魔术。所谓魔术,是如此地让人厌恶,是如此地应该被唾弃。正因为明白了这一点,雁夜才拒绝了自己的命运,诀别了亲兄弟后离开了这里。

    也许有人说这是无关的,但问题是他默许了。

    他明知魔术有多么可怕,他明明因为害怕而选择了逃避……但他偏偏把自己最重要的女孩,让给了那个魔术师中的魔术师。

    现在雁夜胸中燃烧着的,是无尽的悔恨。

    他一次又一次地,说错了话。

    他根本不该问什么“这样真的好吗?”,而是应该坚定地告诉她“这样不行!”

    如果八年前的那天,他这么说而不让葵走的话——也许今天就会是另一个样子。如果那时不和远坂结婚的话,她也许会与魔术师那被诅咒的命运绝缘,过上最普通的生活吧。

    还有今天,如果他在下午的公园里,没有这么凶狠地质疑远坂与间桐之间的决定的话——也许她只会难过半天,也许她会把这当风凉话忘掉,但即使如此,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葵如此地责怪自己。没有那番话,她就不会难过得强行忍住自己的眼泪了。

    雁夜无法原谅自己,原谅自己一次又一次犯错。为了惩罚自己,他要回到已经诀别的旧地。

    在那里,有一个办法,可以偿还自己的过错。自己曾经摆脱的世界。为了保全自己而逃离的命运。

    但今天,他决定去面对。他要让那个男人付出代价,伤害他深爱女人代价,无论怎么样,他雁夜除非死不然会守护她到底。

    只为这世上那唯一一个,不想让她哭泣的女性,虽然她不爱他,但是他却一直爱着他。

    黄昏降临的夜空下,耸立在郁郁葱葱之间的街道前,停下了脚步。

    时隔十年,间桐雁夜再次站在了自己老家门口。

    ***************************************门内一番简明扼要而步步紧逼的唇枪舌战后,雁夜自己走进了熟悉的间桐府中,坐在了客厅的座垫上。

    “我似乎说过,不想再见到你那张脸了。”

    在雁夜对面坐下,冷淡嫌恶地扔下一句话的矮小老人,就是间桐一族的家长——间桐脏砚。此人秃头与四肢都有如木乃伊一般的干瘦,但深陷的眼窝中露出矍铄的精光,无论从外貌还是行为上讲都是异于寻常的怪人。

    老实说,连雁夜也无法确定这个老人的真正年龄。好笑的是在户籍上写着他是雁夜兄弟的父亲,然而在家谱上,他的曾祖父,乃至三代之前的先祖都写着脏砚这个名字。这人到底跨越了多少代人一直统治着间桐家呢?

    通过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可怕手段一次次延长自己的寿命,老而不死的魔术师,雁夜避之不及的间桐血脉的统治者,活在当今世上的不折不扣的妖怪。

    “有些话都传到我耳边了,你还真能给间桐家丢脸。”(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梦汇英魂
尊宝娱乐